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621940.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5 是马超?
    可乔兔是怎么知道的呢?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她自己看到的,要么就是别人告诉她的,想到这,我心里一紧张,脑子也没怎么动我就问陈冲他们了,问他们是不是给乔兔告密了啥的,不过问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屋子里这几个人,跟我那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我们之间有啥事的话,那是不可能给别人告密的,他们都说没有,而且还埋怨我大晚上的把他们给吵醒了,刚迷迷糊糊的睡着。

    我没理会他们,而是给乔兔说:“你问的是不是我今天帮曹园园干仗的事啊?”

    给乔兔发完这话后,我努力让自己镇定起来,其实说句实话,我帮曹园园干仗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顶多就是没有跟乔兔汇报而已,承认也没啥的,乔兔回我:“你自己这不也很清楚吗?之前咱们两个不是说好了么,你要是去见她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啊,这都帮完人家的忙了,而且今天晚上我都提醒你好多次了,你自己就是不知道主动坦白啊,非得我跟你挑明啊!”

    我赶紧给乔兔道歉,说人家给我打电话我就去帮了个忙,帮完忙之后我们就走了,也没跟她多聊啥的,我寻思这也就是个小事,所以就没跟乔兔说。

    乔兔给我发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然后说:“对啊,这本来就是小事啊,如果你提前跟我说,我肯定也不会多想,也不会生气的,可你现在才承认,这在我看来就是大事了!”

    说真的,乔兔这时候这么跟我说话,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久以前我跟夏雨好的时候我们因为小事吵架时的感觉一样,这让我很不安,我给乔兔说我知道错了,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的话,我肯定给你说,这次就别生我气了。

    同时也让我比较庆幸的是,乔兔跟夏雨不同的是,她挺懂事的,也不是那种揪着一件事不放的人,她很快就原谅我了,不过告诉我真的没有下一次了,不然她就对我太失望了,至于她是怎么知道我帮曹园园干仗了,她说她只知道一半,并不是全知道。

    她说她舍友今天路过体育场的时候,见我跟人打架了,而且干仗之前还一直跟一个女生说说笑笑的,看起来关系很不错的样子,长得也好看,我听到这心里暗骂了几句,乔兔她舍友也真够添油加醋的,居然还说我们说说笑笑的。

    乔兔还给我说,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我是帮曹园园干仗的,也就是刚才我说的时候她才知道,所以才说她只知道一半,我说曹园园现在年纪还小呢,就跟咱们上高中那会一样,干事比较冲动,她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干仗,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而且曹园园的对象也在呢。

    我之所以在这里提曹园园的对象,也是希望能让乔兔放心,告诉她曹园园有对象,我跟曹园园没什么可能的,乔兔也明白我意思了,这时候还斥责我,说:“咋了,人家有对象咋了?有对象你就能乱来了是吗?”

    我说我真是冤枉啊,我哪是这个意思,乔兔可能也是觉得这个话题太影响心情,后来就不跟我说这个事了,不过她倒是给我说了另一件事,她说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个陌生的号码给她发短信,说了一堆特别恶心猥琐的话,反正整个话里面都是在意淫乔兔呢,她说她也不知道那人是谁,现在想起来真是恶心生气呢。

    我听完也气得不行,我让乔兔把那个电话给我,我打过去看看是谁,乔兔说没用的,她今天打了半天,那边就是不接,我说你打的人家肯定不接啊,你把电话给我,我给你问问,看看能不能问处是谁来。

    乔兔随后就把电话给我了,同时提醒我,说这个人可能是她认识的人,我要是查出来的话,别着急去找人家麻烦呢,先给她说一声,我说我知道。

    说真的,我当时都快气疯了,得到那个电话号码后,本来打算立马就打过去电话呢,但是后来一想,我这时候打过去的话,估计情况跟乔兔一样,那边一看是个陌生号,肯定不会接的,我寻思过两天再给他打,或者想一个诱敌之计,最好是能让他上当,就跟我们之前用这招勾引将教官一样。

    当时想到能帮我忙的也就是陈雅静了,她在对付这方面的事上应该很有把握,不过后来一想还是算了,陈雅静跟乔兔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要是让陈雅静帮忙的话,估计这丫头会有意见,而且乔兔肯定也不想我去找陈雅静帮忙,所以考虑片刻后,我决定让行君颖帮我的忙。

    第二天早上上课的时候,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行君颖,让行君颖帮帮忙,结果行君颖告诉我一个更好的消息,她说她有个表哥是移动公司的,可以让他表哥帮忙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登记的名字是谁,到时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行君颖这么一说,我激动了,我说那就拜托她了,完事把电话号码给行君颖看了下,随后她给她表哥打了个电话,不过可能那边在忙,一直没人接,一直到了这天中午,我跟王百万和娘娘腔往住处走的半路上,行君颖给我发了个短信,当看到短信里面的内容时,我傻眼了!

    行君颖说她哥已经查出来了,而这个人的名字,居然是马超。

    我当时看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大一的马超来了,不过仔细一想应该不会是他,他跟乔兔根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怎么能是他呢,估计也是个叫马超的人,跟我认识的那个马超同名罢了。

    我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乔兔,乔兔说她们班没有马超,但是别的班的有,她之前跟那人接触过,特别老实,看着根本就不像是能发出这种短信的人,所以乔兔的意思是,应该另有其人。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让乔兔去查了下他们学校那个马超的电话,结果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个人,这时候我就又重新考虑到我认识的这个马超身上了。

    忽然间我想起来了,之前黑熊可是找人欺负过乔兔的,这件事鹰钩鼻跟马超应该也是知道的,那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在这期间,马超得到了乔兔的电话,然后这时候发贱了呢?

    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只可惜我没留过马超的电话,不知道我所知的这个电话,是不是大一马超的。

    因为我所认识的人,也就只有黑熊鹰钩鼻能跟马超联系上了,所以黑熊跟鹰钩鼻如果能帮我忙的话,那就简单多了,但明显这条路走不通,我们现在虽然不起冲突了,但还没到和好那一步,后来我想起马雯雯了,如果让马雯雯在黑熊那打听,应该能打听出来的。

    想到这,我给马雯雯打了个电话,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她,马雯雯说她等会就给黑熊打电话问问,我还一再叮嘱马雯雯,千万不能说这件事是我让问的,马雯雯说她明白。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马雯雯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已经查清楚了,电话就是大一那个马超的,而且马雯雯还给我说了一个小意外,她说黑熊知道了是我要问的,我问她黑熊咋知道的,她说她问黑熊电话里面有这个人不,黑熊说有,完事问马雯雯是谁让问的,马雯雯说是朋友,然后黑熊直接就猜到是我了,反正不管马雯雯怎么说,黑熊都说肯定是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