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62908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6 打马超

正文 496 打马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马雯雯还问我会不会因为这个生气,我说这有啥生气的,黑熊知道就知道吧,反正只要我确定这个电话是大一马超的就行了,完事马雯雯还给我说:“黑熊知道是你问的之后,依然告诉了我电话号码是马超的,看样子他心里还是挺乐意帮你的,不然也不会告诉我了!”

    马雯雯这话说的也倒是,黑熊如果心里面还讨厌我记恨我的话,他应该不会告诉马雯雯这人是谁的,既然说了,说明他愿意帮我,这会不会是黑熊在向我释放一个信号?我们有和好的可能?其实我跟黑熊本来就是那么铁的兄弟,互相之间也了解了,他这人的人品那是没话说,如果不是鹰钩鼻跟马超一直在中间挑拨离间的话,单单是因为一个马雯雯,我们两不会闹到这一地步的,如果要问我黑熊真的打算跟我和好,我会不会同意,对于这点,我觉得应该会同意。

    当然了,现在我可没太多的时间去想这些,我现在只在乎马超这狗日的该怎么收拾他,他从哪来的狗胆子敢给乔兔发那么恶心的话?

    可能是自己太生气了,一下都等不及了,我让娘娘腔和王百万先回去,我自己则打了个车朝着学校去了,在路上的时候,曹园园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她干哥昨天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后来他干哥没兜住,把我跟陈冲他们全给供出来了,反正他意思就是,干仗的事全是我们三个带头的,跟他没啥关系,曹园园给我打电话的意思,也就是说派出所的人可能会找我们了解情况,到时候要是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话就跟她说,大不了她给她爸说一声,让她爸帮帮我,我说我知道。

    挂完电话后,我差不多也到了校门口了,下车后我就着急火燎的去了男生宿舍了,我当时是直接去的大一楼层,因为不知道马超具体在哪个宿舍,我基本上是在宿舍里面吆喝的,吆喝着马超的名字,让他赶紧滚出来,后来有个人应该是知道马超,他给我指着一个宿舍门,意思是那就是马超的宿舍。

    我寻思这个给我指门的人,应该跟马超有过节,毕竟我这时候喊马超明摆着就是找麻烦的,如果他跟马超关系好的话,怎么可能会给我指呢?

    话说回来,我走到马超宿舍门口后,一脚就将宿舍门给踹开了,宿舍里面是有人的,不过并没有马超,我指着一个人问他马超在哪呢,那人战战兢兢的看着我,支支吾吾的说:“你去上面大二的宿舍看看,他应该在大二宿舍里呢!”

    我寻思这人说的大二宿舍,应该就是鹰钩鼻他们宿舍,我也没多想,迅速上了楼,跑到了鹰钩鼻宿舍门口,当我踹开门的时候,确实见到了马超,他们宿舍里面的人还挺多的,挤得满满的,除了马超外,鹰钩鼻跟黑熊都在呢,而且看他们这架势,应该是在收拾人呢,说真的,看到黑熊的时候,我心里还咯噔一下,黑熊既然知道我打听马超电话的事,那他有没有把这个事告诉马超呢?要是告诉的话,马超现在看见我肯定就明白我是因为啥来的了。

    可能由于我是踹门进来的,让鹰钩鼻他们觉得很没面子,但是也没人吭声,看来自打小马尾的事出了之后,鹰钩鼻他们确实老实多了,最先说话的是马超,他一边往我跟前走一边笑嘻嘻的说道:“哟,啥风这是,居然把童哥给吹来了,我听说你现在搬到外面住去了啊,怎么现在来宿舍了,有事还是......”

    马超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上去朝着他胸口踹了一脚,因为我很生气,这一脚几乎是用了全力,这家伙直接被我踹退好几米,要不是后面有人扶住了他,怕是他要摔一跟头了。

    我这一脚几乎让全宿舍的人都愣住了,而马超当时反应最激烈,他直接冲我喊了一声,问我为啥要打他,我这时候也没回他的话,继续冲上去揪住他就打,一开始他也没还手,但后来可能是觉得被我这么打着有点丢人,他还手了,他这一还手,我打的就更狠了,没片刻功夫就把他放倒在地了,而这期间周围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敢劝架的。

    我又朝着马超踹了几句,这才骂道:“你他妈的不想活了是吗,以后要是再给乔兔发那些乱七八糟的短信,老子弄死你!”

    说完这话后,我注意到马超的眼珠子瞪得很大,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会知道是他搞的鬼,随后他还看了看鹰钩鼻,那架势似乎是在问是不是鹰钩鼻走漏了风声,我当时也看了鹰钩鼻一眼,正好跟他对上眼了,而且这家伙看我的时候,明显慌张的很,还很快的把目光转移了,我这时候也立马就明白了,鹰钩鼻估计也知道这件事。

    本来想质问鹰钩鼻的,但一想我也没证据,问也白问,随后我又踹了马超一句,然后转身就走,反正往外面走的时候,我身后静悄悄的,不过在走廊里走了有七八米远的时候,我听见马超的叫骂声了,应该是骂我呢,但是这时候我已经听不清他具体骂的啥了,我知道这家伙既然敢骂我,那就说明还不服气,本来想继续回去干他呢,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这次就先这样吧,要是他下次还敢造次的话,再狠狠地收拾他。

    同时我也想了,这家伙既然不服气,可能还会找人找我的麻烦的,至于到底找不找,这就看上次小马尾的事有没有震慑到他了,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出了学校后,我将我打马超的事告诉了乔兔,乔兔也很奇怪,她说她跟马超根本就没有过交集,为啥马超会有她的电话,我说那还能为啥,肯定是鹰钩鼻黑熊他们搞的鬼呗,乔兔说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再跟他们计较了,她说怕冲突起多了以后我受伤害,我说这我就做不了主了,就算我不跟他们计较的话,他们估计也会找我事啊,乔兔还说她这两天就去重新办个电话号,以后除了关系最好的人,其他人都不告诉电话号码了。

    我回到住处的时候,只有娘娘腔一个人,我问他王百万去哪了,他说跟二妹不知道干啥去了,说着,他还笑着跟我说:“这王百万不会是真的跟二妹搞到一起去了吧,我感觉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了啊!”

    我说我也不清楚啊,谁知道二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喜欢王百万这种类型的啊,娘娘腔说他觉得两人很有戏,我说就算是有戏的话,两人顶多也就是谈谈恋爱,以后根本走不到结婚那一步,娘娘腔笑了笑,说结婚那一步现在来说想的太远了。

    到了这天傍晚的时候,民警果真来找我们了,因为郑虎跟陈冲都还没回来呢,人家就只把我一个人给带走了,临走的时候,娘娘腔还特别紧张的问他们带我去干啥,还问我犯了什么事了,我当时也是想逗逗娘娘腔,就忽悠他说我强奸了个姑娘,估计人家姑娘报案了,结果我这话一出来,其中一个民警就没好气的跟我说:“你要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的话,现在就别乱说话哈!”

    我听民警这么一说,有点哭笑不得,人家毕竟是民警,我这时候开玩笑确实有点不妥当。

    我这次到的派出所,跟我们上次去的不是一个地方,所以这两个民警根本就不认识我,在去的半路上,我还给曹园园打了个电话,曹园园说她给她爸打个电话,看看她爸能不能过来帮我。

    话说我到了派出所门口,打算进去的时候,有个穿黑色西装的男的从里面出来了,刚好跟我们打了个照面,也就是这样,我看到了这个男人的长相,看着很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是仔细想又想不起来,而且这个男的看我时的眼神也有点怪,我们都错过十几米之后,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发现他也看我呢,这更是让我觉得奇怪了,我们之前见过吗?怎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到了办公室,这两民警问了问我那天干仗时的事,还问我要陈冲跟郑虎的电话,我寻思把他们两叫来也好,我们三个也好凑个伴,所以就把电话告诉民警了,也就是在民警给郑虎陈冲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曹叔给我看了一张关于我爸的合影照,上面除了曹叔跟我爸外,还有一个年轻人,曹叔说这个人外号叫半仙,刚刚从这个派出所出来的人,跟这个半仙长得真是像,难不成是年老后的半仙?

    想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实在是现在时间过去很久了,我要是出去追的话,应该也追不到了,我赶紧问民警,刚咱们进来的时候,那个穿着一身黑西服的男人是谁啊,他是因为什么事来派出所的啊?

    民警自然是没回答我问题,还斥责我不关我的事别多问,完事就继续问我关于那天干仗的事,反正那意思是,让我给对方赔钱,还说我要是想私了的话,就多赔点,要是不想私了的话,就等着负法律责任吧,当时民警说的也挺吓唬人的,我说我们不就干了一仗吗,怎么还涉及到法律责任了,那民警白了我一眼,说:“你们这是故意伤害啊,你说要不要负法律责任?”

    完事另外一个民警还给我说了一堆题外话,说什么这年头都是靠钱靠关系来办事的,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手还在一个劲的做手势,反正那意思就是要钱呢,这时候我也明白了,这两民警估计是想从我们这个案子上捞点钱,让我们多给点钱呗,我嘴上给民警说都好说,心里则寻思等会曹叔来了再说吧。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曹叔跟曹园园来了,这次曹叔亲自来还是让我挺惊讶的,不过人家既然亲自来了,那这件事自然不用我担心了,他也就是打了个电话就解决了,而这两个民警对我的态度也很快就发生变化了。

    也就这时候吧,我想起那个半仙来了,我赶紧给曹叔说我今天来派出所的时候,好像在门口看见那个半仙了,曹叔听我这么一说,先是眉头一皱,完事赶紧晃着脑袋说:“这怎么可能呢,你肯定是认错了,他怎么可能在省城呢?你又没有见过他,跟他也不认识,保准看错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