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66298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04 我是人渣
    可能是我话说的有点难听了,马朵朵骂了我句傻逼,完事跟我说她抓紧时间安顿下来,到时候告诉我地址。

    跟马朵朵聊完之后,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高涨起来了,我还专门打扮了下自己,郑虎后来还问我这是要见哪个小情人去呢,还专门打扮下,我撒谎说是曹园园有点事要找我,她的几个女同学都在呢,所以我打扮打扮,给她同学们留个好印象,郑虎当时还露出神秘的笑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怀疑我啥的,他还跟我说:“有妹子这好事,你怎么不把我也带上啊!我说带上你也可以啊,回头要是见到你家小米的话,我肯定得在她那......”

    我的话刚说到这,郑虎就打断我了,郑虎说:“行了行了,小米又不是我对象,我怎么样人家才不搭理我呢!拿她吓唬我可没用!”

    这小米就是郑虎看上的那个姑娘的小名,我笑了笑,说:“那随便你自己,反正我有种直觉,你们两早晚是要走到一起的,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到时候要是你们真的走到一起了,那你这件事可就不好兜住了啊!”

    郑虎白了我一眼,说:“我这还没咋呢,看你说的就好像我已经出轨了一样,算了!你自己爱出去风流就出去风流去吧,我本来也就没想着跟你出去,犯不着用这么些烂借口吓唬我!”

    我笑了笑没说啥了,只要他不跟着我去就行,随后我就自己一个人出了门,在外面瞎溜达,这期间乔兔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们放假了,她现在正打算找高萌一起出去吃顿饭呢,趁着这个间隙给我打电话聊聊天。

    可能是我等下要去见马朵朵了,这时候心虚的不行,乔兔给我打电话让我心里很慌张,心里总有个念头,那就是快点挂了她电话,可这时候我又找不到理由挂乔兔的电话,只能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乔兔聊着天,乔兔后来还问我:“我咋听着你那边吵吵闹闹的,你在大街上呢?”

    我说恩,出来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去,乔兔问我跟谁,我想也没想就说跟郑虎,紧接着乔兔就问我:“是吗?没有约你的小情人出来吃吃饭吗?”

    乔兔问这话的时候,明显一副开玩笑的口吻,所以我心里也并不是太紧张,为了表现出自己很正常,我还故意开玩笑的回她:“那我肯定约了啊,还不止一个呢!”

    我这也就是一句玩笑话,我寻思我说完后乔兔也不会当真,但是让我傻眼的是:这家伙居然突然间让我把电话给了郑虎,说要跟郑虎聊两句!

    这种情况可是乔兔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这让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了,这郑虎还在家里呢,怎么可能接乔兔的电话呢?可能是自己有点迟疑,电话那头的乔兔起疑心了,这时候她就质问我:“你到底跟谁在一起啊,是跟郑虎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是啊,跟郑虎,不过这家伙肚子疼,去远处的厕所拉屎去了,我正在街口等着他呢!”

    乔兔“哦”了一声,不过这一声哦充满着质疑,完事她问我有没有骗她,我说我骗你干啥,不然一会等郑虎出来了,我让郑虎跟你说话?

    我给乔兔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拦出租车的准备了,只要乔兔说行,我就立马打车往回走,到时候让郑虎跟乔兔说话,不过好在乔兔说算了,她说她才没那么神经病呢,完事她跟我说她看见高萌了,现在就不跟我说话了!说着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乔兔挂了电话后,我心想好悬,我还犹豫了片刻要不要回去一趟,仔细琢磨后,我觉得还是不用回去了,就算是回去的话,我也不好跟郑虎交代啊,而且乔兔现在既然跟高萌在一起了,估计也想不到我了,一会不会联系我的。

    我在街上溜达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马朵朵才给我发了个短信,把她酒店的位置发给我了,我自然是赶紧打了个车过去了,因为比较着急跟马朵朵办事,我还直接在她们酒店先开了一间房,然后才给马朵朵回短信说我已经在她们酒店了,还开了一间房。

    马朵朵说我真是太猴急了,还问我在哪个房间,我说了房间号后有三分钟左右,我的房门就有人敲了,我过去开了门后,果然是马朵朵在门口,她当时就穿着一个短裤短袖,脚底下是个拖鞋,她鬼鬼祟祟的进了门之后,一脸紧张的跟我说:“哎呀,你可真是会挑地方啊,我跟我同学住的也是这一楼层,离着你房间就差几间!”

    我说那没事,只要不是隔壁就行,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拽着马朵朵往旁边的床上走,马朵朵白了我一眼,说:“那不是隔壁也不行啊,一会要是办事的时候,我一叫唤,让我同学听出我的声音来怎么办啊!”

    我被马朵朵的话给逗笑了,我说:“你在这逗我呢啊,你同学他们听过你在床上的叫声?要是没听过的话,她们怎么能听出来是你!”

    马朵朵说好歹是一个宿舍的,怎么可能听不出声音来呢,我说那叫声跟正常说话的声音又不一样,根本就听不出来的!说完这话后,我已经把马迪迪的短裤给扒拉下来了,马朵朵还说她要不要先洗个澡,我说可以先来一次,等下你洗完澡咱们再来一次,马朵朵骂了我句不要脸,接着整个身子也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了,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办事了,我特别兴奋,很快就缴械投降了,不过完事后我两又一起去冲了个澡,出来后又大战了好久。

    其实咋说呢,我对马朵朵并没有太多其他感情,纯粹就是想玩她的身子罢了,所以一旦玩完之后,看见她躺在我床上,我心里就不知道为啥多了一股莫名的厌恶感,同时伴随着罪恶感,让我想尽快离开这里。

    而马朵朵估计是对我有点意思什么的,这时候那眼珠子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还问了我一大堆问题,她还问我马雯雯跟我那个曾经的兄弟,也就是黑熊现在怎么样了,我说你现在不是来这了么,马雯雯应该知道你来了吧,明天你们见见面不就知道了。

    马朵朵说马雯雯知道她要来,但是马雯雯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去做兼职,没时间来看她,只能等她随后去找马雯雯了。

    因为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这时候我也不想在这多呆了,这多呆一分钟,我心里就煎熬一分钟,生怕乔兔再给我打电话什么的,所以我给马朵朵撒了个谎,我说等下乔兔要跟我视频聊天呢,我得赶紧去找个网吧,不然一会乔兔没法跟我视频的话,她就会找我麻烦了。

    马朵朵还说要跟着我一起去,我说那怎么能行啊,乔兔看见你的话,不得吃了我啊,马朵朵噗嗤就笑了,说:“那你对象又不认识我,我就坐在你旁边装作跟你是陌生人就行了啊,实在不行我就坐在离你比较远的地方,反正我不会出现在你的视频里就是了!”

    我说那还是算了吧,一会我有几个兄弟可能也要来找我,郑虎也跟着来呢,到时候要是见了你了,怕是有人会跟乔兔打报告,其实我说这些话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不想让马朵朵跟着我走,这马朵朵笑了下后,估计也明白我意思了,她说那就这样吧,她刚好回去收拾收拾,正好跟她同学规划一下这五一假期该怎么玩。

    我临走的时候,马朵朵还问我她要是跟同学们去玩的话,我要不要跟着一起去,我当时寻思人家都大老远的来找我了,我现在干完事就对人家不理不睬的话,那就有点太那啥了,所以我并没有把话给说死,我说她今晚先规划好路线,一会睡觉前跟我说说,我看看我明天的时间能安排开么,能的话就去。

    马朵朵听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我也能从她的脸上看出来她似乎有点小失望,不过她也没说啥。

    我在回家的半路上,马朵朵还给我发了一个消息,她问我:“我对你来说,是不是只是单纯的炮友关系?”

    其实咋说呢,以前我跟马朵朵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但是自从跟她干过事之后,我发现我们的关系已经在慢慢的发生改变了,不可能成为普通的朋友了,而非要找出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关系的话,我觉得“炮友”这倒是也挺贴切的。

    当然了,我可不能在马朵朵跟前这么承认,我说:“你说的这是啥话,咱们是朋友啊!”

    这话发过去后,马朵朵也没有回复我了,我也不清楚她到底会怎么想,其实我感觉自己也挺人渣的,这已经是第二次对乔兔出轨了,如果说第一次是实在没忍住,是个意外的话,那这次,就正儿八经的算是我自己的问题了,我觉得我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乔兔,可心里又自私的不想放开乔兔,这样下去的话,就只有一种结果是令我最担心的,就是我怕我以后会越来越“放荡”,早晚有一天会让乔兔看到我的真面目,到了那时候,我可怎么办?

    看到这的话,有些人可能要问了,那你既然不想看到那一天的到来,那你就别碰别的女人啊,碰了就碰了,你就算是悬崖勒马也行啊,以后不这样不就可以了么,话是这样说,可每个人总有自己的弱点,我想这或许就是我的弱点吧,也有可能是自己在这方面还没吃过苦头,所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这天十点多的时候,乔兔跟高萌都发了QQ动态,就是她们两个今晚聚餐逛街拍的一些照片,我还给乔兔打了个电话,跟她聊了几句,大概因为自己心里有鬼,跟乔兔说话的时候,我特别温柔,问了一堆平常不会问的关心她的话,乔兔还问我今天这是咋了,怎么突然间对她这么关心起来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心虚了,我当时心里还挺震惊的,这女人的第六感就是挺准的,还真让她给说准了。

    我说你看你说的这是啥话,我关心关心你还有问题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以后还是别关心你了,乔兔笑了笑,说:“不关心就行啊,那才是我所认识的童童!”

    乔兔这话刚说完,我就听见电话那头有个男生说话了,似乎是在吆喝她跟高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