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674116.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06 他们干了什么

正文 506 他们干了什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我本身今天就不怎么想出来玩,马朵朵这么一说,我寻思那倒也好,我说那你跟你同学玩去吧,我先回去找我兄弟他们去,马朵朵轻声恩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我也能感觉的出来,她有点不太愿意走,估计她还是想跟我在一起玩呢吧。

    我跟马朵朵分开后,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给陈雅静发了个短信,告诉她刚才在古城碰见我的事,可千万别跟人说,也别给马雯雯说。

    其实说实话我都用不着发这个短信,因为陈雅静这人我太了解了,她根本就不是那种背后嚼舌根的人,就算是我不跟她交代,她肯定也不会乱给人说的,我短信发过去后,这家伙很快就回我了,说:“咋?做了亏心事了?怕说出去传到乔兔那去吧?”

    我说我跟马朵朵什么都没有,但还是害怕乔兔知道,乔兔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瞎想的,随后陈雅静回我道:“行了,我又不是那种爱乱说的人,你们玩吧,我就装没看见你就是了!”说着,她还告诉我不跟我聊了,她要跟她同学去玩了。

    陈雅静这么一说,我心里才彻底轻松下来,就是暗道好险,这狗日的不是说要去山上玩么,怎么来古城了,真是邪门了。

    回到家后我发现郑虎并不在,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跟陈冲在一起呢,要去五大门那边办点事,五大门是省城附近的一个县城,离着我们住的地方差不多有五六十公里,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我寻思既然是陈冲找他去办事,那这事应该是正儿八经的事,我也就没多问了。

    这天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马朵朵跟我发短信了,说她回到酒店了,问我还在我那个房间么,要是在的话,她就来找我,我说房间我已经退了,现在在我住的地方呢,她后来还跟我说回来的有点早了,她现在也不困,想出去玩玩呢,但是她那帮同学都嫌今天跑太多的路了,现在困的要休息,她都快要无聊死了,我自然也听得出来马朵朵的言外之意,就是想让我找她玩呢呗,我说都这个点了,你就别想着出去玩了,早点睡觉吧。

    她还问我明天有啥安排没有,我说我明天得做外包活呢,如果有时间的话,就找她玩,结果马朵朵告诉我不用了,她说她明天跟马雯雯去玩呢,没法跟我玩了,我说那随后有时间了再说吧。

    这天晚上乔兔还跟我聊了一会,给我发了一大堆她跟高萌去长城玩的照片,她说玩的不咋样,到处都是人,基本上就是人挤人,还说高萌的钱包都被人偷了,因为她玩的太累了,也就没跟我聊太长时间,早早的就睡觉了。

    这郑虎跟陈冲也不知道忙啥呢,今天晚上都没有回来,王百万跟娘娘腔这一放假就回了家,晚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后来还寻思呢,早知道今天晚上就我一个人住的话,我还不如把马朵朵叫来呢,还能陪我一起睡觉呢,兴许精力足够的话,晚上能办几次事呢。

    谁曾想,这郑虎跟陈冲一走,就到了五月四号才回来,而且回来时有点古怪,这咱们等下细说,话说这几天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睡,至于马朵朵,这几天一直跟马雯雯在一起玩,她也叫我去找过她两次,但是我碍于马雯雯也在呢,总觉得我们三个在一起的话会比较别扭,所以一直找借口没有去,其实这只是我的心理作用而已,马雯雯根本就不知道我跟马朵朵发生过关系,我不应该别扭的。

    而在五月三号的这天晚上,我还跟陈雅静出去吃了顿晚饭,为啥跟她吃呢,因为她宿舍里面有两个女生跟她一样,放五一假没回老家,但是在五月三号这天,人家两个都有事出去了,其实就是陪对象当炮架子去了,陈雅静一个人在宿舍呆着无聊,又没人吃饭,这才想起我来了,我出去跟她吃饭的时候,她还一个劲的问我马朵朵的事,反正她的意思是,人家马朵朵在南方上大学呢,按理说南方周边的旅游项目比我们这边要多要好的多,为啥非要来我们这旅游玩呢?马朵朵是不是专程过来找我的啊,我跟马朵朵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陈雅静问这段话的时候,我都能隐约听出来有股子醋意,我问她是不是吃醋了,为啥这么关心我跟马朵朵的关系,陈雅静听完我这话后,明显有点心虚,她撇撇嘴,说:“你快拉倒吧,我又不喜欢你,我吃什么醋,我就是觉得你......”

    她话刚说到这,我就打断了,我拿以前的旧事在这刺激她,我说以前也不知道谁喜欢我,还偷拍我照片放空间里,我一提这个陈雅静就急眼了,她差点把筷子戳我眼睛里,她让我不许再提这件事,说我要是再提的话,她就把我跟马朵朵出去玩的事告诉乔兔,我这才赶紧承认我错了,而我这一承认错误,那不就代表我做了亏心事了么,陈雅静说我肯定跟马朵朵有鬼,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紧张了。

    说着,她还在那自言自语的说道:“还说什么药娶人家呢,要跟人家走到结婚那一步呢,我看都是随便说说的,根本就没可能!”

    我也懒得跟陈雅静在这扯这些,反正她又没有证据证明我跟马朵朵有不正当关系,至于马朵朵为啥来我们这边玩,我后来也找了个还算能说的通的理由,我说她们同学都是南方人,没有见过咱们北方这边的环境,比较稀奇所以才来这里的,而且马朵朵也想看看马雯雯,理所当然的就要来咱们这了。

    这天晚上回去之后,陈雅静还发了个莫名其妙的说说,就三个字:不知道!我猜了半天也猜不出她发这个说说是啥意思。

    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四号,郑虎跟陈冲是中午十二点回来的,两人看上去都特别的疲惫,这几天应该是没有睡好,而且不知道为啥,郑虎看上去神色有点慌张,就跟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关于他们两这几天出去到底是干啥去了,他们一直都没跟我说,只是说忙事情,所以这时候再看郑虎这样,我就觉得有点可疑了。

    我问他们:“你们两这出去到底是忙啥去了啊,这一去就是这么多天啊?”郑虎先是看了陈冲一眼,似乎是在看陈冲的意思,完事才跟我说道:“也没啥事!”

    说着,他跟陈冲就赶紧把话题给岔开了,我寻思两人肯定心里有鬼,后来陈冲在屋子里呆了没半个小时呢,他就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走了,接这个电话的时候,他都是去了一边鬼鬼祟祟的接的,这种情况之前可从来没有过,所以他走后,我把郑虎叫到跟前,我说:“咱们两这是啥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吧?”

    郑虎很明显懂我的意思了,他说:“你别问我了,我们两确实是有事,但是不能跟你说,这是为了你好,你要真为兄弟们着想的话,你也别问了!”

    郑虎这可是头一次这样跟我说话,立马就让我觉得事态变得有点严重了,随后他还从他回来时拎着的一个黑色塑料袋里,掏出了一沓子钱,应该有一万块钱,他把钱递给我,说:“这钱你先帮我存起来吧,等回头咱们回老家的时候,你再给我取出来!”

    郑虎这去干了什么事他不告诉我,这短短两三天时间,他还弄了这么多钱,所以让我更觉得事情不简单了,我问郑虎到底是啥事,先跟我说了我再帮他存钱,他显得很为难,他说他跟陈冲回来的时候,已经跟陈冲发过誓了,这件事他们两只能烂到肚子里,谁也不能说,就是我也不能说,说着,他还给我解释说不告诉我并不是不把我当兄弟,而是为了我好。

    反正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了我好?我又没跟着掺和,跟我有啥关系啊,还好啊坏啊的,猛然间,我似乎有点反应过来了,难不成他们干的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如果我知道的话,那要是不去举报他们,那我就算是窝藏犯了,鉴于这点他们才不告诉我的?

    我也明白这件事的主要责任肯定在陈冲身上,郑虎既然答应了陈冲不告诉我,而且不告诉我又是为了我好,估计我再怎么问郑虎也不会跟我说的,要想知道的话,那就得去问陈冲,所以我并没继续难为郑虎了,我说:“不管你们干了啥事,咱们几个都是兄弟,有啥帮忙的你只管跟我说就是了!”

    郑虎点点头,完事去洗澡去了,反正打这之后,我心里就总忐忑不安的,总觉得他们两要出事,我心里还有点生陈冲的气,如果真是一件什么违法乱纪大逆不道的事,他干嘛要拉上郑虎呢?这不是把郑虎往火坑里推么,他家里有钱有关系,出事的话他爸或许能给他解围,可郑虎不一样啊,他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真出事了谁来保他?

    五月五号这天,马朵朵告诉我她要坐飞机回去了,下午四点多的飞机,她意思是回去前要跟我见一面,这我自然很乐意,因为经过几天的“修整”,我现在基本上已经重振旗鼓了,正好也有点渴了,寻思跟她见个面,然后再放纵一下,我中午跟她一起吃了顿饭,吃完饭后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开了个房进去办事去了,这次办完事后,虽然心里还是有负罪感,但是已经没之前那样会让我觉得难受了,这种情况让我很害怕,我害怕我以后会在这条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早晚有一天会跟乔兔分道扬镳,但人的劣性又让我无法避免跟拒绝这样的诱惑,真的太让人纠结了。

    五月六号这天晚上,回来之后就消失了两天的陈冲终于再次回来了,他看上去情绪什么的已经恢复正常了,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了,这一点他比郑虎要好很多,郑虎的心理素质没有陈冲好,这两天总是神情恍惚,不知道在哪想啥呢,跟他说话他也好几次没听到,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给陈冲说我有点饿了,想出去吃点烧烤啥的,陈冲说正好他也饿了,但是郑虎表示他不饿,他并不想去,我寻思这更好,郑虎不在的话,我问陈冲就更方便了。

    我跟陈冲出去后,我还专门找了个有包间的地方吃饭,吃饭的同时也喝了不少酒,陈冲后来还笑着问我,说:“你这狗日的让我喝这么多酒,是不是想把我灌醉了,然后从我嘴里套话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