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72229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11 低调几天
    其实陈冲之所以有这么足的底气,那肯定也是雷哥那边给他的,我长这么大虽然干仗无数次,但像今天这样来这么高档的地方闹事,还属头一次,而且我们人还这么多,这场面绝对特别震撼,毕竟我们人都,他们的人基本上就没有反抗能力,除了那十几个纹身男里有几个人还手外,其他的人连同服务员什么的,基本都服服帖帖的,有一些胆小的,直接都吓哭了。

    而至于这家店里面的设施,反正能砸的基本都砸了,桌子柜子什么的,只要是木制的都被拆完了,反正到处是碎玻璃,我们走路的时候都得小心,免得划破自己的脚,而我们在砸店这期间,似乎有人报警了,110的警车也来了不少,不过雷哥早就找好了关系,他们来了之后,也就是表面做做样子,完事就走了,没管这个事,这个刘哥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了,他还给唐三炮打了个电话,让唐三炮过来处理这件事,不过唐三炮还没来的时候,陈冲就让这帮人散了,临走的时候,那刘哥还壮着胆子问我们到底是混哪的,能不能留个地址或者电话啥的。

    陈冲并没有给他留啥,只是给他说:“你放心,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们,我们还会再来的,等你什么时候把酒店重新装修好了,我们就又来了!”

    陈冲这意思也很明显,就是等他们装修好了之后,他再领着人砸一次,光是人家这番话,听着就让人心血澎湃,我寻思陈冲这狗日的果然是块当扛把子的料,但愿他早日在我们本地混起来,到时候我也能跟着沾沾光。

    我们散场之后,陈冲带来的那帮人很快就没影了,他让我跟郑虎还有娘娘腔先打车走,他自己要去跟雷哥见面汇报下情况,我们走的时候,陈冲还提醒我们,打车的时候让司机开快一点,然后车在闹市区多转几个圈,最后在人多又比较杂的地方下车,确定没人跟踪之后,再重新打车往我们住的地方走,他这样也无非就是怕刘哥那边会派人跟踪我们。

    话说我们三个打车走了一段路后,还真就发现后面有辆车跟着我们呢,果然被陈冲给猜中了,我们在闹事转了几个圈,然后下了车在人堆里搅和了半天,最后又重新打车回去了,这下就没有车跟踪了,至于陈冲跟雷哥那边会怎么处理,我们暂时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天晚上陈冲给我们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下,他的意思就是,暂时我们先不要声张这个事呢,就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等回头唐三炮那边把洗浴中心重新大理好了之后,我们再去砸一次,这样的目的,也就是把对方彻底激怒,到时候唐三炮那性子的人,肯定会急眼的,他一急眼,就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到时候雷哥他们就能抓到唐三炮的把柄,然后跟唐三炮摊牌了。

    我寻思这雷哥还挺阴险的,同时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太靠谱,因为我们从洗浴中心走的时候,陈冲就告诉人家刘哥还会再来砸一次的,到时候人家真的重新装修好了,难道不会设圈套埋伏我们?我们要那时候再去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了?

    我还跟郑虎他们商量过这件事,郑虎听完之后,就笑道:“你这悟性也太低了,明显不适合混社会啊,假如你要是那个大胖子的话,你会相信陈冲说的话吗?你认为还会再来砸一次吗?”

    我这么一想,也觉得不会再来了,而且刘哥还问陈冲是混哪里的,要电话陈冲也没给,这样其实会给刘哥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陈冲砸完之后害怕了,怕报复,不敢留资料,这样的话他们就不把陈冲那句话当真了。

    不过咋说呢,我还是觉得这样有点太复杂了,雷哥为啥不去直接找唐三炮交涉呢?非得绕这么多弯子?还得我们几个学生来打头阵?有点想不明白。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就不必要多想了,就是这天晚上我们三个快睡觉的时候,娘娘腔突然来我跟郑虎的这个房间了,他嘴里嚷嚷着说坏事了,他想起来个事。

    我当时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问他啥事,这么着急,明天不能说啊?娘娘腔把我屋子的灯开开,然后紧张的跟我说:“咱们今天找那按摩女的时候,我们不是跟按摩女一直聊天么,我好像说了咱们还上学呢,虽然没说咱们是哪个学校的,但我总感觉他们会根据这个来大学找咱们啊,要是找到的话,会不会报复咱们呢?”

    娘娘腔这话让我大吃一惊,我骂了他一句,说你闲的没事了,为啥要给她们说咱们还上大学呢啊?

    我问娘娘腔话的时候还寻思呢,我今天怎么就没见娘娘腔跟那女的聊这些呢?这家伙不会是在这吓唬我呢吧?应该不可能吓唬我,这大晚上的他总不可能不睡觉就为了来吓唬我跟郑虎吧,而且看他那一脸紧张的表情,不可能跟我开玩笑的。

    娘娘腔苦着脸,说:“当时也就是闲聊呢啊,我也没想那么多啊,反正咱们也没说学校具体是哪里不是,他们不可能会挨个去学校搜咱们吧?”

    我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陈冲他们那边一直躲着的话,刘哥他们找不到陈冲他们,可能就会来学校找咱们,到时候估计咱们会成炮灰啊,要是他们来明处的吧,咱们还能找陈冲,让他来解决,毕竟事情是他们搞出来的,就怕他们找到咱们然后给咱们来阴的,咱们应付不来啊。

    郑虎这时候还笑话我跟娘娘腔想太多了,他说他确实听见娘娘腔跟那女的聊这些了,不过没说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且给娘娘腔按摩的那个女的,跟娘娘腔说话啥的表现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估计不会出卖我们的,她好端端的没事了,难道要去趟这趟浑水?

    我说那可不一定啊,她们对你们态度好那是因为你们是顾客,人家肯定跟她们店的关系比咱们好,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让他们两做好了准备,这几天最好还是在学校里面老老实实的,除了上课就回家呆着,没什么事的话尽量别出去了。

    娘娘腔叹了口气,说:“我还寻思找月亮玩去呢,现在看来也不能找了是吗?”

    他这一提起月亮,我就想起他之前跟月亮那个网吧另外一个网管干仗的事了,我笑着问他:“你还敢找月亮去啊,那个网管不干你了?”

    我一提这个,娘娘腔就开骂了,他说今天本来还想让陈冲帮忙去收拾那人呢,毕竟今天陈冲带来的人比较多,当时要是把这么多人都叫去,肯定把那网管给吓死,郑虎说用不了这么多人,叫上十来个就够吓死他了。

    我说人家陈冲今天叫的人是有专门的任务的,让他们帮你去网吧打人估计不太可能啊,娘娘腔说他就是知道不可能,所以才没跟陈冲开这个口呢,我说那要不我跟郑虎跟你去一趟,咱们三个应该也可以把那个网管收拾一顿,娘娘腔摇摇头,说:“那还是算了吧,人家在那一片认识的人还挺多呢,咱们三个去的话,就算是能把他打一顿,估计人家也会立马找来支援,再把咱们三个打一顿,咱们今天这才挨了一顿打,你不嫌频率有点高啊,还是过一段再说吧,最近先低调点,免得出什么事!”

    娘娘腔都这样说了,我们自然也不能说啥了,随后就都睡觉了。

    第二天去了学校之后,北大街那个洗浴中心被砸的事已经在我们班里传开了,这让我有点惊讶,没想到事情传的这么快,昨晚上发生的事,今天早上我们班就有人知道了?

    当听着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些时,我觉得还挺可笑的,有的说是洗浴中心的按摩女骂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子,也有说是骂了一个当官人家的儿子,然后人家找了一堆社会上的人去把洗浴中心店砸了,最离谱的是,我们班有个男的还在那得瑟的说:“你们知道砸那家店的人是谁吗?是我初中一个同学,叫卫康,家里特别有钱,跟我关系那老好了!”

    我自然明白这人是在这吹牛呢,他之所以这么说,可能也是想告诉班里的人他认识比较牛逼的人,让大家以后多担待他点,王百万因为昨晚上没回来,所以他并不知道昨晚上我们发生了什么,后来他们班没课后,他来我们班上课瞎玩,听见我们班的人说的这么玄乎,他就问我到底是咋回事,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还问我这个叫卫康的是咋回事。

    我说他吹牛逼呢,根本就没有卫康这回事,说着,我还偷悄悄的把昨天的事给王百万讲了下,王百万一听,这傻逼直接就冲我们班那个男生喊道:“你瞎说啥呢,真是你那同学砸的店,明明就是......”

    王百万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就堵住他嘴了,这家伙这是要害死我们啊,我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你他妈的别声张,这件事才刚开始,我们的保密呢,你这是想要害死我们啊?”

    王百万这才啊了一声,然后一脸的不好意思,他说他就是看不惯我们班那个男生装逼的样,想打压打压他。

    可能是嫌王百万差点说漏嘴,我跟娘娘腔让他去他们班玩去,或者去找二妹去,王百万这才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别提了,我跟二妹吵架了,人家不搭理我了!”

    我听完笑道:“咋回事啊?怪不得昨晚上没回来,是不是昨晚上跟人家开房去了?然后人家不让你上?所以你来硬的了,然后人家生你气了?”

    王百万骂了我一句,让我别瞎说,他说他对二妹的感情,是很纯粹的,他这人虽然很色,但是跟二妹认识这么久了,从来没对二妹产生过歪念头,不过至于昨天晚上他跟二妹到底是咋回事,他也没跟我说,只是说事情倒不是很严重,他回头哄哄应该就没事了。

    他不愿意说我还不愿意听了呢,反正跟我也没关系,后来王百万肚子疼,他就去上厕所去了,他一走,行君颖就过来坐到我跟前了,完事碰了碰我胳膊,说:“老实交代,昨晚上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行君颖这是啥意思?她难不成看见我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