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744918.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14 让他一个人?
    按理说乔兔这样我肯定会生气的,但是这次我并没有生气,因为我想起到时候回去了我还得带马朵朵去打胎呢,要是乔兔也回老家的话,到时候肯定还得躲着乔兔,那感觉肯定让人特别忐忑,如果乔兔呆在北京的话,那我心里多多少少要轻松的多。

    我说那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话,你就呆在北京吧,可能是我说的也有点干脆了,这丫头反而问我为啥不让她回老家,难道这么久没见她了,一点都不想她么?

    我说想肯定想啊,你要是愿意回来,那我肯定更高兴啊,乔兔还以为我因为这件事生气了,问我是不是生气了,我说没有,完事她还给我解释了半天,说她并不是不想回来,主要是有很多的因素要考虑,要是能回来的话就回来了,我说你自己怎么安排随你自己吧,我这边真的能理解。

    乔兔说她看吧,尽量回去。

    虽然说我心里并不想让乔兔回来,但是她要是真的不打算回来的话,我肯定还是会失落的,这会让我觉得乔兔没有以前在乎我了,虽然我也明白,她可能并不是不想我不想见我,只是不想回老家罢了。

    同时我也将这件事归咎在马朵朵的身上了,我觉得这人啊,还是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我感觉我跟乔兔现在这样就是因为跟马朵朵出轨了,然后遭报应了,如果哪天我跟乔兔走到尽头的话,我估计也同样会觉得是报应。

    第二天一大早吧,娘娘腔就收拾了东西回去了,王百万这家伙放假后也回家了,所以屋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这感觉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心里最担心的还是陈冲跟郑虎的事,到了这天中午的时候,陈冲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从派出所里出来了,我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心里算是多少松了一口气,我问陈冲郑虎呢,也出来了没有,人家派出所的人咋说啊?

    陈冲说也没咋说,就是问了问那件事的情况,不过他一直装傻,说他啥都不知道,所以民警也奈何不了他,而且雷哥还去见了他一次,说关系已经打点的差不多了,让陈冲死不承认,说自己跟这件事没关系就行了。

    陈冲这样说,那我就更放心了,看来雷哥还算是办了点正事的,不过关于郑虎的情况,陈冲还是不了解,他说他也没跟郑虎见面,不清楚,随后他说他回来找我,见面后细说。

    差不多十来分钟左右,陈冲回来了,我两把事情捋了捋后,他安慰我说:“没事的,我进去的比较早,所以我先出来了,郑虎应该很快也就出来了,雷哥都说了,事情已经打点的差不多了,不用担心!”

    因为郑虎还没完全放出来,所以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完事陈冲还给雷哥打了个电话,说要借雷哥的车回老家去,说完这事后,雷哥还突然给陈冲说有件事要跟他商量商量,反正就是要跟陈冲见个面,还让陈冲把我也叫上,我当时还寻思呢,这雷哥要跟陈冲商量啥事啊,怎么还得把我也给叫上?

    等到了雷哥那的时候,雷哥一说他要跟我们商量的事后,我立马就激动起来了,原来,雷哥的意思是,这件事我们还不能说实话,哪怕他也特别恨他那个朋友,但是也不能把他那个朋友给卖出去,因为那人手里也有很多雷哥的把柄,要是把人家卖出去的话,两边肯定要闹腾起来,到时候对雷哥的损失肯定是特别大的,而死者那边的家属又闹的厉害,所以必须得找个替罪羊,与其让陈冲跟郑虎两个人都去当替罪羊,那还不如只让一个人去当呢,而这个人不是陈冲,那自然是就是郑虎了。

    也就是说,雷哥打算让郑虎一个人去当替罪羊,这也是陈冲为什么放出来的原因了,这我自然不能答应了,他们两个都是我的兄弟,我肯定是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去当替罪羊,我给雷哥说这样怎么能行啊,反正我不同意。

    雷哥这时候皱着眉,口气有点深沉的说道:“那你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现在给你说明了,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郑虎去当替罪羊,要么就让他们两个一起去当,你觉得哪个损失更小一点?”

    我说这两个选择我哪个都不选,我要让他们两个都不去当替罪羊,雷哥似乎觉得我说的话有点可笑,他笑了一声,说:“这不是学校,不是你们小孩子过家家,这可是死了人的,是比较严重的事,你想的也太简单了,你说你凭什么能保他们两个都没事啊,你......”

    雷哥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就打断了,我说我就凭他们两个没有杀人,凶手是别人,就这一点,他们两个就不应该去背这个黑锅,说完这话的时候,我气的手都有点发抖了,真恨不得这时候跟雷哥干一顿,这也太气人了吧,陈冲似乎也觉得雷哥做的有点不妥当了,这时候他给雷哥说道:“我也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要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我跟郑虎都去背这个黑锅呢!”

    我说用不着你们两个背,反正事情不是你们干的,你们谁也不可能去背,谁该背就谁背,大不了咱们就回老家去啊,不在这省城混了。

    我这话一出来,雷哥也有点生气了,他嘴里啧啧了几句后,跟我说:“你年纪还小呢,什么事都没经历过,你根本就不懂,你先听我说,这件事听我的去做,保证你们几个都......”

    我又打断了雷哥的话,我说:“我是年纪小,我是什么都不懂,但是我懂郑虎跟陈冲都是我兄弟我朋友,我懂郑虎是我从大山里带出来的,我懂他爸妈都还对他寄予厚望呢,我懂我得带着他好好的回家里去,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让郑虎去背这个黑锅的,谁说都不好使!”

    雷哥这时候也着急了,他正打算说些什么呢,他手机突然就响了,完事他就去一边接电话去了,他接电话这期间,陈冲也安慰了我几句,他还说他绝对不会放弃郑虎的,如果要背黑锅,就他们两个一起去,我说你为啥非要背这个黑锅呢,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不就得了?要你们去背的话,这得坐多少年牢啊?要是给你定个杀人罪,那你们不还得偿命吗?

    陈冲笑了笑,说:“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雷哥已经找人打点关系了,如果我们背黑锅的话,顶多也是防卫过当致人死亡,或者是意外致人死亡,反正不会很严重的,判个几年之后再减刑,估计一两年也就出来了!”

    我说陈冲这样做的目的呢,为别人去坐牢?陈冲说一方面这边的势力不是我跟他能左右的了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们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果我们不同意的话,雷哥肯定会找关系强行往我们身上加罪的,到头来还是难逃这一劫难,与其这样的话,还不如就给雷哥这个面子,这样一来雷哥肯定也会想尽办法来帮我们的,而且他欠我们一个人情,以后我们想在省城发展什么的,也可以找雷哥帮忙的。

    陈冲这样说,我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我寻思就算是你自己愿意,那郑虎也不愿意啊,郑虎又不指望以后在省城发展,当然了,这话我也就在心里想想,我可不打算说出来,而且陈冲这人也肯定不会为了自己而连累郑虎的,他估计要选择的话,估计是想自己一个人把事情抗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