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75623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18 告一段落
    这人居然是李甜甜,我当时坐在门口玩手机呢,突然听见旁边的走廊里有个医生跟一个人说话呢,说的好像也是关于怀孕什么的事的,一开始我也没怎么在意,但是那个女生开口说话后我傻眼了,咋这么耳熟呢?再一仔细听,这不是李甜甜的声音吗?

    果然,当那个医生跟那女生从走廊口那出来的时候,还真就是李甜甜,这家伙可让我慌了神了,感觉心跳瞬间就加速了不少,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免得让她看见我,可说时迟,那时快,这李甜甜刚好往我这边瞅了一眼,还那么不偏不倚的跟我对上了眼,这家伙整的我心都要跳出来了,我寻思完了,这狗日的看见了,以后估计有麻烦了。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李甜甜看见我的时候,似乎比我看见她还要害怕呢,她直接转身就走了,那个女医生还吆喝了她两声,她也没吭气,直接走到楼梯那边没影了,这下我反应过来了,估计这家伙更害怕碰见熟人,所以看见我的时候才转身就走了,应该是怕我认出她来,那这样的话,她为啥要来这个地方呢?而且这么怕见人呢?难不成又来打胎了?

    记得之前她就让杜一航那狗日的搞大了肚子,完事还是我带着他去打胎的呢,这次她怎么又来了?这也算是第二次了,真够可以的,当然了,至于是谁搞大的她肚子,这我就不清楚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对我来说也更好了,她装作没看见我,我也装作没看见她,我们两个就相当于谁也没看见谁,这我也就不用担心李甜甜走漏风声了,想到这,我还忍不住笑了出来,而刚才跟李甜甜说话的那个女医生刚好也走到我跟前了,她见我在这笑呢,就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嘀咕着:“还笑得出来呢,现在的男孩怎么一个个都......”

    她的话并没说完,但我知道她这话是啥意思,不就是说我人渣呢么,那会我领着马朵朵进来的时候,她看我时的那眼神就不太好,不过这次这事上,我确实做的不对,我承认我自己是个人渣。

    差不多过了有半个多小时左右,马朵朵的康复治疗做完了,完事人家医生给开了一些药,让马朵朵回去按时服,还让她从明天开始,每天来做消炎治疗,最少得连着做一个星期。

    我跟马朵朵出来后,自然是赶紧送她回了酒店,因为她还得去做消炎治疗,所以这一星期还不能回去,她给老马打了个电话,找了个借口搪塞过来了,也就是从现在起,我要跟马朵朵在酒店生活一个星期了,这其实才是我最害怕的。

    我倒不是害怕花钱或者是花心思照顾她,我就是害怕被别人知道,毕竟我们本地认识我的人太多了,这酒店是什么地方,都是小年轻小情侣来办事的地方,现在放暑假了,肯定不少学生们来干事,就怕有原来认识我的人,就为了防止这个,我还专门让前台的服务员给我调换了一间房,在最高的楼层最内侧一间房,一般这里人少,而且也是角落,不怕人撞见。

    大概是因为乔兔没有回来,郑虎又在省城,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找谁去玩,每天也只能呆在酒店里了,而马朵朵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在屋子里面躺着玩手机,偶尔跟我聊聊天,有一次我还问她恨不恨我,她叹了口气说那有什么恨的,这种事也怪不得谁啊,她自己也有很大的原因。

    其实她这话里面就已经明显对我有意见了,估计心里面还是挺恨我的吧,或者说讨厌我,她后来不知道为啥,对我和乔兔的事特别感兴趣,问了我很多关于乔兔的事,还问我以后要不要娶乔兔,是不是真心跟乔兔好的,或者说是玩乔兔的,没打算结婚。

    我说我是真心喜欢她的,打算娶她的,马朵朵听完后笑了下,这一声笑在我看来有点嘲讽我的意味,完事她说道:“那你要是真心喜欢她的话,你为啥还要出轨呢?为啥要跟我那啥?”

    我其实早就料到她会这么问了,所以早想好了应对的话,我说男人不都这样么,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过年那时候跟你聊天的时候,不是没把持住么,所以就顺理成章了。

    马朵朵叹了口气,说:“那你就没考虑过乔兔吗?你就不害怕万一乔兔知道了,然后影响你们两个的感情吗?我看你还是没那么真心爱乔兔,不然你怎么可能会把持不住自己啊?”

    马朵朵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我说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睡觉吧,完事她也没说什么。

    就这样过了有三四天吧,马朵朵在我们这呆不住了,一方面她觉得太无聊了,另一方面去医院检查得情况还算是比较好的,而且他爸这两天估计是不放心她了,也打了好多电话,问她到底在哪呢,她也是害怕她爸那边起疑心,所以打算回去了。

    这对我来说,其实也是好事一件,因为马朵朵在这呆一天,我心里就感觉压抑一天,她走的时候也是我开车送她回去的,而且我只把她送到县城,并没有送到村子里去,这并不是我不想送,而是她执意要求的。

    而且临走的时候,她还微笑着伸出一个手,说:“我这两天也想通了,看在你这几天这么细心照顾我的份上,咱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以前的事就全过去了吧,以后谁也别再提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普通朋友了,你看咋样?”

    马朵朵这么一说,我也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我伸出手跟她握了个手,说:“行,之前的事我还是得跟你说个对不起,同时我也要提醒你一下,跟你那个大叔也是没希望的,你还是好好的找一个真正爱你的,适合你的,别再浪费自己的感情跟精力了!”

    马朵朵说她明白,完事转身就走了,我跟马朵朵的事到这也算是告一段落了,经历过这次的事之后,我也算是得到了一点教训,那就是不要再做这种坏良心没道德的事了,是要遭报应的,这次乔兔没能发现我的事,也算是我上辈子积德了,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了,不然早晚有一天会栽倒的。

    至于郑虎,后来也有了消息,据说是要给他判个防卫过当致人死亡,判三年,不过雷哥给我保证了,说这个判刑就是给那死人家属看的,郑虎进去后顶多呆一年多就出来了,如果到时候家属的怨气消散得差不多了,看看能不能给人家塞点钱,请求人家的原谅,如果家属原谅了,再给法院监狱什么的走走关系,兴许都呆不了一年就出来了,反正雷哥说这件事对郑虎来说,那肯定是赚大了。

    雷哥这么说,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但愿郑虎在牢里的这段时间,不要让他整个人变化太大,记得之前看过很多新闻,都是说服刑人员出来后,性格啊啥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变化,有可能会影响一生的,希望郑虎不会这样。

    之后的时间,我基本上一直在酒店呆着,偶尔去找尚海瑞玩玩,他现在混得风生水起的,比陈冲现在还要好,我都有点羡慕了,算是我们哥几个里面最幸福的了,而且他还给我说了一件喜事,就是他要结婚了,之前说好的五一结婚,因为他对象家里出了点事,奶奶去世了,所以把时间调到暑假了,差不多在八月底我们快开学的时候。

    至于陈冲,这家伙回来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联系不上,我问过陈雅静,陈雅静说是陈冲他爸领着他不知道去哪里了,估计也是怕他闲着在家会惹事,所以带他出去了,我后来有一天还碰见老鹰了,老鹰的脑袋上缠着绷带,看那架势是被人给开瓢了,他当时还叫住我跟我聊了一会,通过聊天我也知道了,他这脑袋是让大兵给整的,反正能感觉的出来,老鹰这时候对大兵都恨之入骨了,他还说他有个计划想收拾大兵呢,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加入,我摇摇头说没兴趣。

    其实我是挺有兴趣收拾大兵的,毕竟一想起他心里就厌烦的不行,但是我可不想跟老鹰一起收拾大兵,老鹰估计也早就明白我的想法了,所以也没多问,后来他还向我打听四哥的事,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谢大鹏让他打听的,但是后来一想不太可能,谢大鹏人家也算是我们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人家对谢大鹏那肯定还是很了解的,怎么着也轮不到让老鹰去打听吧,我估计是老鹰现在在谢大鹏跟大兵手底下受气不少,想跟着四哥发展呢吧。

    果然,老鹰问了我半天后,说出了他的来意,他说他想跟四哥认识认识,或者认识认识四哥身边的人也行,他说知道我跟四哥关系比较好,看看我能不能帮帮忙给拉拉线,以后他混起来的话,绝对不会忘了我的好的。

    我心里觉得挺可笑的,这家伙说的倒是挺好听的,以前他不认识谢大鹏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说的么?后来跟谢大鹏混好了之后,还不是说跟我翻脸就翻脸?估计他这时候也就是说说客套话,以后真混起来了,也不会把我当真兄弟的,所以这个忙我肯定不能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