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798363.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26 不对劲

正文 526 不对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娘娘腔也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同时我担心的还有郑叔郑婶那边,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哪了,估计已经在高速上了,明天早上应该可以到,想想也挺那啥的,郑叔郑婶待我不薄,就跟我父母一样,他们这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却帮不上忙。

    我后来还吆喝了狗场里的人,让他们把铁狗叫过来,我其实想跟铁狗谈谈,看看他能不能放我一天,回头我自己回来,不过可惜的事,我吆喝来的那人根本就不搭理我,让我少废话,说有事他们会主动找我的。

    就这样,我在这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娘娘腔就被人带来了,他的腿已经包扎起来了,不过他的脸上鼻青脸肿的部分似乎加大了好多,我后来一问才知道,他在医院的时候,想请医院里的医生跟护士报警,说他被人控制了,但是结果民警没来,那帮人还狠收拾了他一顿,我听完觉得逗的不行,我说那唐三炮多多少少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人家跟派出所的关系肯定硬的很,你这节骨眼上想找救援,那不是自找没趣么。

    至于娘娘腔的腿,他说医生说了没大碍,没有伤到骨头,休养一段就好了,唯一让他发愁的地方就是那狗咬的几个窟窿,回头肯定得留下疤印,说到这的时候,娘娘腔恨得咬牙切齿的,他说要是有法子能把那狗给弄走,非活剥了烤着吃了,我说等吧,以后要是有机会了,肯定给你报这个仇。

    当然了,娘娘腔也没少抱怨,他说为了一万块钱,遭了这么个罪,现在觉得有点不值得了,我笑了笑,给他说:“这样吧,雷哥这次还给了我十万块钱呢,除了你那一万外,我从我的里面再拿出三万来给你,你觉着如何?”

    我这话一出来,娘娘腔嘴张得老大,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问我真的假的,我说真的,随后他还使劲拍了我肩膀一下,说:“这他妈也太不公平了吧,咱们两一起去砸店的,为啥给你十万,就给我一万啊,这雷哥也真是......”

    我说我哪知道啊,人家雷哥说的最多只给你一万,不行你回头出去了,以你腿上的伤为理由,再多给他要点,娘娘腔叹了口气,说那还是算了吧,他也没我这关系跟能耐,不敢要那么多钱,能从我这拿三万的话,他已经很知足了。

    可能是又多赚了三万,娘娘腔的情绪瞬间就高涨起来了,不管啥时候都是乐呵呵的,似乎腿上的伤痛已经完全好了,他后来还跟我开玩笑的说:“要是能让那狗咬一次就有三万的话,我以后每天都让他咬一次!”

    我说你要是想的话,等咱们回头出去了,完事我找只这样的犬咬你一次啊,娘娘腔笑了笑说那还是算了,他现在想起那感觉,后背都发凉,太瘆人了。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终于有人来了,来的人是铁狗跟刘哥,刘哥今天过来是来带我跟娘娘腔走的,说是要带我们去跟雷哥谈判,临走的时候,我还听见铁狗问刘哥:“这小子真的认识原叔么?你们到底打听没打听出来啊?”

    刘哥不屑的一笑,说:“他就是逗你们玩的,这你都信啊,原叔是啥人物?能是他一个小毛孩能认识的?你看他长得那样,穿的那一身打扮,也不像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啊!咋了,你不会是被人家给吓到了吧?我看这小子昨晚上好像没受啥苦啊,怕给人家打坏了,回头有人收拾你?”

    刘哥这话一出来,那铁狗赶紧一摆手,说:“看你说的这话,我好歹在社会上也混了这么久了,我能怕他这一毛孩子?你在这逗我玩呢!”

    铁狗呵呵笑了笑,然后不说话了,估计他心里也有点心虚了吧,其实说真的,刘哥刚说的这番话,我心里听着也很不爽,啥叫我不像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难道我长得就像是穷人家的孩子?真是狗眼看人低,如果不是我爸出事了,我现在指不定日子过得有多风光呢。

    当然了,我这种想法,其实也是自我安慰罢了,我从小认识的那个我爸,不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么,他也是后来突然间才发达了的,而且这种“发达”也一直让我觉得没有安全感,毕竟他的钱来路不正,现在我落到这地步,也算是回归自我了,就是这感觉,真的让人太感慨了。

    刘哥今天过来开了两辆车,都是越野车,跟我们来时一样,我跟娘娘腔每个人坐一辆车朝着北大街的方向走,在路上的时候,刘哥还跟我聊了聊,其实也就是问我关于原叔的事的,问了我一些跟原叔有关的问题,比如原叔是干啥的,他长得啥样子之类的,我也明白刘哥的意思,他在这试探我呢,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认识原叔,我自然也不上当,话说多了肯定露馅,所以只是说:“你别废话了,你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回头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刘哥说他可没有铁狗那么没脑子,他看我就像是吹牛逼的,话不能信,刘哥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说话显得很没底气,而且也不敢跟我说太硬气的话,更没有收拾我什么的,所以我也明白,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犯怵的。

    我还问他要把我带哪里去,雷哥现在是个啥情况,他有没有跟唐三炮交涉救我们,刘哥哼了一声,笑着说:“看看,露馅了吧,还说你认识原叔呢,你要是认识原叔,你还害怕那姓雷的会不会救你们?我看你根本就不认识原叔,不然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姓雷的身上了!”

    听到这我心里开始暗骂了,没想到这刘哥还挺有脑子的,居然能想到这,我忽悠他说我只是不愿意找原叔帮忙,这点小事,根本就用不着,刘哥笑了笑没说话了,估计心里已经开始怀疑我了。

    话说我们的车刚开过郊区,就快要进城区的时候,刘哥的手机响了,不知道谁给他打了个电话,而且电话那头的声音特别大,说的话我也听见了,最让我惊讶的是,电话那头的人居然说唐三炮出车祸了,当场死亡了。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估计是雷哥干的,雷哥让我跟陈冲挑事的目的,不就是想收拾唐三炮么?没想到居然这么突然就开始行动了,而且下手这么狠,直接给人家干死了啊,同时我心里也特别慌张,毕竟这件事是我挑起来的,现在唐三炮出车祸死了,如果车祸定性为交通事故的话,估计我也没什么事,但要是确定为他杀的话,我肯定多多少少也招惹麻烦了,那这样一来的话,我的下场会不会跟郑虎一样,也成为了替罪羊,或者娘娘腔来当这个替罪羊?

    以我跟雷哥的交情,我觉得雷哥应该不至于让我去当替罪羊吧,但这也不好说,之前他还打算让陈冲去当呢,他跟陈冲的交情,其实早就超过了跟我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心里就是特别慌,我觉得雷哥压根就没必要干死唐三炮啊,而且这件事跟唐三炮的哥哥还有关系呢,难道亲哥哥真的就能下去这个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想想还是挺可怕的!

    刘哥听完电话那头的话后,还问对方是谁干的,是不是雷哥干的,那边说根据现在掌握的证据,应该是雷哥干的,那边的人还让刘哥别管我跟娘娘腔的事了,说是让刘哥赶紧去东风街与北大街的路口呢,唐三炮的尸体,现在还在那呢。

    刘哥听完后,让车紧急停了下来,完事他让人把我跟娘娘腔给赶下来了,他们自己则开车走了,我这时候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按理说把我跟娘娘腔放了,我两应该高兴才是,可我现在根本就高兴不起来,总觉得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呢。

    而娘娘腔因为刚才不跟我在一辆车上,所以他并不知道唐三炮已经出车祸死亡的事,他这时候一头雾水的问我:“咋回事啊,咋好端端的把咱们给放了啊?这荒郊野岭的,打车也不好打,我这腿还成这了,咱们该咋走啊?”

    我说出大事了,那唐三炮被人撞死了,估计是雷哥他们干的,现在咱们可能也会被牵扯进去。

    娘娘腔一听也慌张了,他问我不会被当成替罪羊啥的吧,跟郑虎一样,我说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吧,娘娘腔还在那嘀咕,说唐三炮可是有头有脸的人,跟郑虎他们上次死的人可不一样,那人是个小人物,死也就四了,唐三炮这样的人物死了,如果做替罪羊的话,估计不死刑的话,这辈子可能也要把牢底坐穿了,所以娘娘腔特别害怕。

    我说现在先别在这猜这些了,赶紧先找到雷哥,看看雷哥那边怎么说吧。

    因为我们两的手机都没了,所以只好在这打了个车朝着雷哥那边洗浴中心去了,因为这地方是郊区,我们等了好半天才等到车,等到了雷哥开的洗浴中心那后,我发现那已经停了几辆警车了,洗浴中心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出来了,看上去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因为我跟陈冲还有雷哥的关系,这里有几个男服务员跟我都认识,所以我就找到一个人问了问,这一问可吓了一跳了,他给我说雷哥涉嫌杀人,民警已经把他给带走了,现在剩下的这些民警,是来处理洗浴中心涉嫌卖淫嫖娼的事的。

    听到这我就更糊涂了,这是咋回事?雷哥不是早就设计好了给唐三炮下套呢么,怎么感觉现在他自己倒是惹了一身骚啊?还是说,这些只不过是暂时的表面现象,雷哥被警察带走只是做做样子,回头他找找关系就出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