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80573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27 郑婶手术
    反正一时间,整的我跟娘娘腔一头雾水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整了,后来雷哥这边洗浴中心一个管事的还突然领着两个民警过来找我跟娘娘腔了,他指着我跟人家民警说之前砸店的事我也有参与,让民警有什么需要的,只管问我就行了。

    那民警看了我一眼,估计也是觉得我跟娘娘腔年纪太小,只不过是小喽啰而已,所以也没多问,再或者说人家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砸店的事,他只在乎这次唐三炮被车撞死的事,就这样,我跟娘娘腔算是跟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了,而这期间听到的最多的说法,就是唐三炮的死是雷哥干的,雷哥这次怕是要出大事了。

    这就让我更捉摸不透了,如果一切都还在雷哥的掌控中的话,他为啥要把他自己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呢?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啊,想了想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猫腻。

    因为娘娘腔的脚受伤了,我先把他送到了住的地方,完事我赶紧上了电脑,打开QQ给陈雅静发消息,问她在不在,所幸的是这家伙的QQ在线呢,基本上是秒回我的,我把尚海瑞去郑叔郑婶家的事告诉了她,让她现在给尚海瑞打个电话,看看他们现在到了省城了没有,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陈雅静说她这就打一个,五分钟后,她跟我说尚海瑞已经到省城了,而且从昨晚到今天,尚海瑞给我打了好些个电话了,不过一直没打通,我说我这边出了点事,现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让陈雅静把尚海瑞的电话给我发过来,完事我抄在一张纸上,出去匆匆买了部手机,重新办了个电话号,给尚海瑞打过去电话后,他说正陪着郑叔郑婶在医院检查呢,他还问我到底咋回事啊,怎么电话一直关机啊。

    我说现在也说不清楚,等见面后说,挂完电话后,我着急火燎的就去了人民医院,见到尚海瑞的时候,他跟郑叔在检查室外的走廊上坐着呢,看起来郑叔的脸色不太好,估计郑婶的情况不太妙,我问郑叔咋回事,医生咋说啊,郑叔叹了口气,说刚才简单让大夫检查了下,人家说情况不太好,应该是胃部长肿瘤了,但是到底是良性肿瘤还是恶性肿瘤这个就不确定了,得仔细的检查,郑婶现在正在里面进行详细检查呢,具体怎么样,得检查完才知道。

    郑叔还跟我说万一要是恶性肿瘤了,那差不多就相当于是胃癌了,现在应该也是中晚期了,估计多少钱也没得救了,郑叔说到这的时候,眉头都皱巴到一起了,安慰了郑叔几句,说没事的,婶子人那么好,老天不会这么对她的,肯定是个良性的,可以治疗好的,郑叔说但愿吧。

    随后尚海瑞还把我叫到一边,问我这两天的情况,我大概跟他说了下后,他劝我以后别跟雷哥啊或者其他社会上的人瞎来往了,早晚得吃亏在这上面,他说陈冲那人比较适合在社会上混,人家也玩得开,我在为人处世啊这方面还是跟他差太多了,还是别掺和了,虽然尚海瑞这话说的有点不太好听,但说的也确实在理。

    尚海瑞还让我赶紧去银行取点钱,他说他跟郑叔郑婶在路上的时候,郑叔还说钱都在我这呢,这电话要是一直打不通联系不上我,回头住院治疗的话,从哪里整钱啊。

    我听完心里挺愧疚的,我说我这真是差点误了大事啊,不过我并没与立马出去取钱,因为现在郑婶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呢,等一会检查完了,看大夫怎么安排吧,如果大夫要求住院做手术需要交钱的话,我就去取钱去。

    这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吧,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我们也松了一口气,是个良性肿瘤,虽然是良性,但也已经发展到了后期了,如果再不及时治疗的话,很有可能会转化为恶性,到时候就真的没得救了,这也算是比较幸运的事了。

    而手术也耽搁不得了,人家医生说郑婶现在先住院做术前准备,下周一找大夫给郑婶做手术,我当时给大夫说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他笑着说他们这都是最好的,这点不用担心。

    郑婶的事安顿下来后,我们心里也算是踏实了一些,办完了住院手续交了钱之后,郑虎就留在医院照顾郑婶,因为尚海瑞老家那边还有事情要忙,我也就没让他多操心,让他先回去了,他是坐的火车卧铺回去的,车就留在了太原,一方面也是他没休息好太困了,开车是开不回去的,另一方面也是让我回头开车带着郑叔郑婶回去,比坐火车要方便的多。

    等我回到住处的时候,娘娘腔已经不在屋子里了,这家伙给我留了个纸条,说是去他朋友家住几天,他朋友家是开诊所的,对他的腿伤有帮助,这下屋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整的我也挺无聊的,晚上没事的时候就上QQ跟乔兔聊天,在这里我还要提一点小变化,我跟乔兔的小变化。

    以前我跟乔兔基本上是每天都聊QQ,聊天聊的话也比较多,现在我发现聊的远远没有以前多了,尤其是她去了北京之后,我们聊天的频率和内容都没有原来多了,而且她现在也很少找我聊天了,我同样也差不多,谈恋爱的那种感觉已经越来越淡了,可能这就是两个人分开久了之后会经历的变化吧。

    反正打这天之后,我基本上天天都要去医院看郑婶,郑婶的手术也在周一如期进行了,一切都进行的特别顺利,手术完了之后需要住院休息一段时间,郑叔跟郑婶两人不愿意花钱,还让我少交点住院费,说他们住几天就回去,我说你们二老都忙碌大半辈子了,现在趁着这个节骨眼上也好好的休息休息吧,在这好好住着,等完全好了之后再回去。

    再来说说雷哥那边的事,雷哥被控制了之后,我就一直没能联系上他了,后来陈冲还突然给我打电话了,估计是从陈雅静那边知道我的新手机号了,他说他已经听陈雅静说了我的事了,问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雷哥的情况咋样。

    我说我跟娘娘腔是没什么事了,至于雷哥,一直联系不上,估计这次他有大麻烦了,我还问陈冲这段时间怎么了,电话也联系不上啊,他说他爸带他去山西玩了一趟,去五台山里面当了几天和尚,电话没有,什么都不能用,说是要让他静静心,多听听大师的教诲,我说你爸啥时候还信这些啊,之前没听说啊,他说他爸认识了一个山西商人,完事之后就着魔了一样,对佛学啊什么的特别感兴趣,这次还把他骗到了五台山,反正别提多苦逼了。

    后来我两还分析了下雷哥目前的情况,陈冲不愧是明白人,他给我说雷哥可能是着了人家的道了,阴人不成反被阴,这话到底是啥意思呢?

    他问我唐三炮的二哥现在是什么情况,跟着出事了没有,我说没听说过他出事了,好像这件事他并没怎么掺和吧,之前雷哥倒是说了他跟唐家老二一起合谋算计唐三炮呢,现在不知道咋的了,事情全成了雷哥的了。

    陈冲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按照雷哥的人脉,他出了事后,理应找人找关系打点的,根本不可能把舆论的焦点定在他自己身上,可现在明显已经超出他的控制了,而且这都好多天了,他也没能摆脱,明显有人故意整他,而这次唐三炮的哥哥没事,基本可以断定,唐三炮就是他哥哥给整死的,这招也算是一石二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