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93889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51 人跑了

正文 551 人跑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冲这话出来,我都有点无语了,感觉陈冲这样做有点太贱了,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出来,我要是这个东东的话,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跟自己的仇人在眼前那啥,那我还不直接气死了啊。

    再看东东,他听到陈冲这么说,气的手都开始颤抖了,那两个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星子来,恨不得吃了陈冲,他几次想张开嘴骂陈冲,但最后都没骂出来,估计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说真的,这个女的这么骚,她自己都愿意这样了,东东还这么喜欢她干啥啊,也是够傻逼的。

    至于这个女的,她听陈冲这么说后,并没有立马答应,而是迟疑了一下,完事露出那种特别骚气的笑容,她给陈冲说:“哎呀,你这不是难为人家呢么,我虽然不是他的女人,但好歹也是人家的朋友啊,你看看他又这么喜欢我,我要是当着他的面跟你那啥,那我心里得多不舒服啊,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冲直接就打断了,他不耐烦的说:“做不做我就问你,磨磨唧唧的怎么?”

    那女的伸出两个指头,说:“再多给我两千,只要你愿意给钱,你说咋整就咋整,别说做一次了,就是十次也行啊,只要你自己能受得了!”

    陈冲笑骂了她几句,说她真是骚,为了钱啥都可以不要了,陈冲这么骂她,这女的也不生气不咋的,只是叹了口气,说:“打小我就在农村长大,家里又是村里最穷的,你是不知道我这么多年过的什么苦日子啊,你要是也体验过这些苦日子,你肯定就能理解我为啥这样了,你说我难道就愿意这样啊,还不是生活所迫啊,唉,真是苦了我自己了,这大冬天的,还得跟你在这那啥,这不得冻死人啊!”

    陈冲笑了笑,说:“老子都不怕我那冻掉了,你自己在这瞎担心,放心吧,我速度解决!”说着,陈冲还问我们几个,要不要在这看着他们两个那啥,我说我没兴趣,完事就一个人去了一边去了,至于剩下的几个兄弟,有的跟我过来了,有的则留在了原地,而这期间,那个东东的叫骂声一直在我耳朵里回响,这家伙估计是真的要气死了,就是不知道今天这件事过去之后,他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喜欢这个女人,如果还喜欢的话,那他真是我见过最傻逼的傻逼了。

    不过在陈冲打算办事的时候,这个东东服软了,他说让我们放过这个女的,只要放过了,他肯定想办法还我们的钱,如果现在还不起的话,他就去打工还我们,早晚有一天会如数还给我的,其实说真的,不管他这话是真的假的,以后能不能做到,我都想给他这个机会,毕竟现在真的把事情做绝了的话,他以后肯定不会还我钱的,一毛钱估计都不愿意还我,而且还会招惹上这个仇人,这样的一个女人他都能这么喜欢,可见他自己也是个比较可怕的人,要是跟这样的家伙成了仇人,日后保不准什么时候他会突然出来咬你一口。

    但是陈冲这家伙问他三天之内能不能拿出钱,他很干脆的说拿不出,陈冲说那就别怪他了,而且这个女的也特别愿意跟陈冲做这样的交易,所以事情既然发展到这节骨眼上了,她们两个办事也就顺理成章了,就是我心里有点无奈,我这钱怕是要不回来了。

    陈冲很快就办完事了,东东也从犀利的叫骂声慢慢的转变成了绝望的哀嚎了,估计他此时不但对这个女的失望,更多的是对他自己失望吧,哪个男的估计碰到这样的事,心里也会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挫败感,觉得自己很无能无用,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他抢我的钱呢,这也算是报应吧,所以我并不是很同情他。

    陈冲办完事后,就让人送这个女的走了,送她走的时候陈冲还警告她这件事别给别人说,不然把她的舌头割下来,这女的也真是太贪财了,他还给陈冲说:“要不你给我一千块钱的封口费吧,只要你给我,我保证不会透露出半个字眼的!”

    她这么一说,陈冲有点生气了,陈冲皱着眉问她:“那我要是不给你封口费呢,你是不是就打算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陈冲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子杀气来,这种强烈的气场瞬间就震慑到这个女的了,她赶紧摇摇头,说她可不敢瞎说,就算是不给封口费,她也不会说的。

    这个女的走了之后,陈冲并没有就此放过这个东东,他问东东还不还钱,东东说今天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还钱的,而且只要是今天弄不死他,他就早晚有一天要把陈冲的脑袋给拧下来。

    他这明显是在这刺激陈冲呢,陈冲这人吃软不吃硬,东东越是跟他硬杠,他就越不会放过东东,所以他后来让人把东东从树上给松绑下来,重新将他的手脚给绑起来,然后将他扔到了河面上,现在的天虽然还是很冷,但是河面上的冰已经没那么厚了,只有薄薄的一层,这东东一扔下去,直接就掉进水里去了,这大冬天的,他身上也没穿什么衣服,就这么掉进去,那感觉我虽然不清楚,但肯定特别难受。

    我这时候还劝陈冲,别这么玩了,小心温度太低,这家伙突然休克死过去可咋整呀,陈冲说死就死了吧,死了他一个也不足惜,他这话刚说完,突然有人喊着不好了,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出啥事了呢,不过往河里看的时候,发现绑着东东的那条绳子已经松了,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将手上的绳子给解绑了,完事在河滩上开始解自己脚上的绳子呢,陈冲这时候就吆喝了一声,让人赶紧上去抓住他,但是这天太冷,水太刺骨了,有两个人脚刚探进水里就缩了回来,直吆喝水太凉,不想下去了。

    陈冲这时候气的直骂,他当时还想自己过去呢,不过也是一下水后赶紧又上来了,我这时候也去试了试,这感觉真是像很多冰针扎自己脚一样,太痛苦了,所以赶紧也上来了,而且总有种脚跟腿要抽筋的感觉。

    而水里的东东,这时候也没上岸,而是朝着对岸游去了,别说他的速度还挺快呢,就这么游到了对岸,我们也只能这么干瞪眼看着人家到了对岸,然后跑了,这家伙跑的时候还冲我们这边大骂,说早晚有一天要找我们报仇的,让我们后悔。

    陈冲也回骂了几句,说:“老子们既然有办法把你从游戏厅给你带过来,那我肯定就还有其他的法子找到你,老子就不信你能跑到天涯海角去,我兄弟那两万多块钱,你要是不还回来,我会让你加倍从其他渠道奉还的,等着瞧好吧!”

    陈冲骂完这话后,就让我们收拾了东西打道回府了,至于东东的那个伙伴,我们也没管他了,让他自己自生自灭去了,毕竟我们主要就是找东东的事的,其他人并不重要,也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

    至于东东怎么办,陈冲说继续找,找到了就直接打废他一只手,要么剁一根手指也行,反正不能让他好过了,我说那我那钱岂不是没指望了,陈冲笑了笑,说:“不是还有其他的人一起劫你呢么,这狗日的抓不住,咱们可以抓别人啊,让他们家里拿钱,能拿多少拿多少,实在不行到时候差多少我给你补上,你觉得如何?”

    我说那还是算了吧,哪能让你补上啊,反正钱也不是很多,就当自己倒霉罢了,陈冲说回头要是店里面引进了漂亮活好的年轻小姑娘了,他先介绍给我玩玩,我说那还是算了,我对这些女的可没兴趣,陈冲说快拉倒吧,之前我对这些人没兴趣是因为那时候跟乔兔好着呢,现在跟乔兔已经没关系了,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我说我现在已经看破红尘了,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了。

    其实我这话,并不是单纯的在这跟陈冲开玩笑呢,也是有点依据的,因为跟乔兔分手后,我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女人对感情没什么兴趣了,这段时间只在乎我的工作室,至于我的下一春在啥时候呢,我这里先卖一个关子,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话说回来,东东跑了之后,一连好多天我们都没有他的消息了,陈冲也找了他们村里的人找了好几天,还去了他家里打听,但一样是没什么结果,估计这家伙也料到我们会去他家里找他,所以躲得远远的了,至于剩下的那几个人,我们也轮流找了一番,能收拾的就收拾,他们显然没有东东的脾气硬,都怂了,陆陆续续给我凑出了一些钱,不过也就才两千多,还差得远呢,按照他们的说法是,钱早都给我挥霍完了,现在这些都是东拼西凑给我凑出来的,而且他们说大部分钱都在东东那呢,他们本来也就没多少,说的跟多冤枉他们一样。

    这东东抓不到,我这心里头就像是悬着一个石头一直落不下一样,这家伙现在心里面对我跟陈冲一定恨死了,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如果他光明正大的跟我们干,我也不至于担心啥的,可他毕竟在暗处啊,他要是给我们来阴的,那真是防不胜防,我还给陈冲打了电话,让他自己小心点,陈冲倒是不以为然,他说我想太多了,还笑话我胆子小,啥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啊,现在居然害怕一个村里的小痞子,我说这不一样,人家在暗处呢,而且你当着人家的面那么羞辱人家,是个男人的话,都受不了这口气啊,陈冲说没事,他应付得来,完事他还安慰我,说:“这不都快开学了么,到时候你就去了省城了,反正你那边他是不可能找到你报复你的,我在咱们老家也混了这么多年了,他一个小B崽子,哪能收拾得了我啊,你放心吧!”

    陈冲这么说了,我也不多说啥了,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之后的几天,我的心思基本一直在关青青身上,几乎天天都在她们小区附近偷看她,感觉她的气色一直都不太好,本来想找机会去安慰她,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