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04427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76 郑虎的朋友
    想到这,我自然加快了脚步,反正快到苏雅跟前的时候,那几个男的也已经到了苏雅跟前了,苏雅明显也注意到了这几个人,这时候身子还专门往旁边挪了挪,估计是不想跟这几个人打照面,但是她往那边挪,那几个人就往那边走,当带头的一个人跟苏雅擦肩而过的时候,就故意用肩膀撞了苏雅一下,苏雅本来就瘦,被人家这么一撞,身子自然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

    不过苏雅可能也明白这帮人是故意找茬的,所以这时候也没跟他们理论啥的,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后,赶紧往旁边走去了,我寻思如果换了陈雅静或者曹园园这样的女生,哪怕明知道自己会吃亏,可能这时候都要开口骂几句。

    我寻思这帮狗日的占了苏雅点便宜,如果就此罢手的话,我兴许这时候还不会跟他们多计较,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几个人还得寸进尺了,那个撞苏雅的人,这时候还又跑上去,从苏雅的背后开始拽苏雅的衣服,另外两个人也上前动手动脚的,而且看他们还在那一个劲的坏笑,嘴里不知道说着啥话,看着猥琐极了,而苏雅也只是一门心思想摆脱他们,所以只是一味的躲,我寻思这时候再不出手的话,我就不是童童了。

    可正当我打算喊一声的时候,突然从旁边不远处跑过来几个穿着制服的巡逻民警,这几个人手里还拿着警棍呢,看他们跑过来那架势,明显是冲着苏雅他们来的,而那几个染发青年,这时候见巡逻民警过来了,自然赶紧撒腿就跑,除了一个民警留下来询问苏雅情况外,其他的几个民警全去住那几个人去了。

    这让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心里面的感觉也是挺复杂的,咋说呢,我本身确实是不愿意出面的,因为我是偷偷来看苏雅的,不想让她知道我在这,但是我另一方面又希望能借助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让我跟苏雅的关系更进一步,可现在看来,这个机会也错事了,早知道这样的话,这几个男的一开始撞苏雅的时候,我就该上前去帮忙了。

    苏雅跟那民警聊了几句后,那民警就走了,完事苏雅就继续朝着公交牌那边走去了,可能是她这时候心里面有防备了,就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估计是想看看周围还有没有比较可疑的人,我在这期间也差点被她发现,好在她安全的坐上公交车了,车走了之后,我心里也差不多得到满足了,然后给王百万打了个电话,跟他约好了见面地点。

    在去找王百万的半路上,我还想了很多呢,苏雅长这么好看,她家附近的治安又这么差劲,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的话咋整呢?要是有人伤害到她可咋整?到时候我得多心疼啊,不过后来一想我觉得我还是想的有点太多了,她既然在这里长到这么大了,肯定不止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了,她自己肯定也多多少少知道点应对法子的,平常可能自己也会注意点,而且现在的社会治安,普遍都有好转的情况,估计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的。

    其实我的猜测也是正确的,在我印象里,我们省城打2012年左右开始,治安情况就好转了起来,前两年在火车站附近小偷小摸的人特别多,还有的人都不是偷,而是明抢,后来2012年之后,这种情况就很少见了,而且越往后治安情况越好,我也算是见证了我们省城的一个变化吧。

    好了,话不多说,我跟王百万见面之后,互相诉苦一番,王百万说的都是二妹的事,我说的自然是苏雅的事,反正我两说着说着,我就感觉自己突然好没出息,人家陈冲啊老鹰啥的,现在天天操心的事都是事业,而我跟王百万还在这因为女人的事互相诉苦呢,这就是差距啊。

    我两诉苦差不多之后,就给娘娘腔打了电话,并把他给接过来了,差不多到了中午两点钟的时候,我们三个就跟陈冲回合,然后去了郑虎所在的监狱里了。

    当时在监狱门口等着的时候,我心里就激动的不行了,郑虎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说实话心里也挺寂寞的,虽然有陈冲尚海瑞这帮兄弟,但是他们都有事业要忙,总感觉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郑虎如果出来了,我两肯定继续在一起,这样我也算是有个伴了。

    三点钟一到,大铁门就开了,郑虎也从里面出来了,当时他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还有一个监狱的工作人员陪着他,那人一边陪着他往这边走,一边嘴里不知道跟他说着啥,不过他走了没几步就停下了,只是静静的看着郑虎往这边走,当郑虎离开他几米之后,他还冲郑虎喊,给郑虎说千万别回头,一直往前走,回头不吉利。

    这时候我们几个也按耐不住了,赶紧跑上去了,说真的,郑虎这时候的头发特别短,一看就是那种典型刚服刑完出来的人,除了外貌上的变化外,走近后看着他的眼睛,也可以发现他眼神里释放出来的那种劲也不一样了,我们几个也不知道该说啥,轮流跟郑虎抱了抱,反正这时候我心里面特别激动,可以说高兴的都快要掉眼泪了,还是人家陈冲有领导才华,这时候拍拍郑虎的肩膀,说:“行了,兄弟,出来了就好,从今天开始,大好的日子就等着你了,有啥需要的,你尽管说就是了!”

    郑虎看了看我们,笑了笑,说:“你看你们,一个个大老爷们的,在这矫情啥啊,又不是在里面呆了十几年,才这么短点时间!”

    郑虎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他不敢跟我们对视了,说话的时候眼神躲躲闪闪的,如果你盯着他的眼睛一直看,他马上就会转移目光,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似乎是有点自卑了,这让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

    说句难听的话,郑虎坐牢前,他也是个没钱没势没出息的人,那时候他一点不觉得自卑,跟我们在一起该笑笑,该乐乐,一点不自在的感觉也没有,可他此时明显很不自在,我不知道是不是在牢里这么久了,他已经产生变化了,也不知道过一段时间后,他会不会变回原来的郑虎。

    而王百万跟娘娘腔很显然没有这个眼力价,他们就看不懂郑虎不自在,还在那一个劲的问东问西,我怕郑虎尴尬,这时候就赶紧岔开话题,说他在里面肯定没吃好,先去找个地方吃饭去吧。

    随后王百万就嚷嚷着要请客,还带我们去了一家特别豪华的饭店去吃饭,反正咋说呢,虽然跟郑虎分别的时间也不算太长,但是总感觉郑虎变了很多,后来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郑虎还用我的手机去了一边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去了,打的时间还挺长呢,然后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有个人就敲我们房间的门,这时候郑虎就显得有点激动,赶紧过去开门去了,当门开了之后,那出现了几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男的,不过看那架势都不像是什么好青年,而郑虎看见他们的时候,显得特别热情,还称呼几个人为哥啥的,我瞬间就明白了,这几个人估计是郑虎在狱里面的狱友,他们应该出狱要比郑虎早,所以此时知道了郑虎出狱了,过来看看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