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09535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82 貌似还没完
    如果苏雅不在这的话,我兴许真的会同意陈冲的建议,毕竟我那五千块钱掏的太冤了,而且一只耳后来没少说讽刺我们的话,让我在苏雅跟前丢了脸面。

    我觉得我得狠狠的干一只耳一顿,但苏雅在这呢,她因为今天的事已经吓得魂都快没了,估计她长这么大,头一次经历这种事,已经给她心里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了,所以我这时候只想安抚苏雅的情绪,没有其他的念头了,加上苏雅这时候也一个劲的跟我说,别跟他们闹了,她现在要吓死了,只想回家,所以我给陈冲示意算了吧,先带兄弟们去找个饭店啥的坐着吧,我去把苏雅送回去之后就找他们去,毕竟兄弟们帮我忙了,得请客吃饭。

    陈冲看了苏雅一眼,估计明白我的意图了,完事就领着那帮人走了,郑虎自然也跟着他们去了,不过郑虎临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满是歉意,估计他觉得他跟一只耳是朋友,结果这件事还办成了这样,心里面对我有愧疚吧,我当时想安慰安慰他的,毕竟这件事跟他没什么关系,想让他别乱想,但这时候人太多了,我也没好意思说。

    他们走了之后,我就送苏雅回家去了,我还问她:“你放学都这么久了,现在还没回去呢,你爸妈不担心你吗?”

    苏雅说她那会打完报警电话后,就给她爸妈打了电话了,说她今天中午去朋友家吃饭,不回去吃了,说着,她还小声嘀咕了一句,说她长这么大,都没骗过她爸妈呢,这算是第一次撒谎。

    不知道咋的,如果别人跟我这么说的话,我肯定会觉得这个人装,就算是再诚实,谁还没有跟家里人撒过谎啊,我觉得只要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个人,肯定都对家里说过谎,但是苏雅这时候这么说,而且说的还这么认真,我心里便也相信她了,因为她确确实实是这样一个人。

    我安慰她说这个是善意的谎言,不算是撒谎,她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后,跟我说:“今天的事真的对不住了啊,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了,还害你掏了那么多钱!不过你放心,我会找兼职赚钱还你的,就是可能我赚得有点慢,得慢慢还你,你别急哈!”

    我一听,赶紧摆摆手,说:“那五千块钱是我打了人家赔人家的,派出所里都说了,责任在我,你还什么还啊,这事跟你也没关系啊!”

    苏雅摇摇头,说:“不行,一码事归一码,今天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跟他打起来啊,不跟他打起来的话,你就不会去派出所,然后你也就不会赔钱了啊,而且还是我报的警,如果我不报警的话,你可能打完他咱们就跑了,所以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这钱得我出啊!”

    我知道苏雅这人是个爱较真的人,她一旦认为这件事是她的责任,可能会死认这个理,然后给我赔钱,这五千块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她一个学生,而且她家的条件也不是多富裕,那这钱简直就是一笔巨款啊,她要是慢慢兼职给我还的话,那得到了猴年马月去了?

    或者说,她去告诉她家里,让她家里拿钱,这样的话,更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因为这样的话,她爸妈岂不是知道这件事了,她爸妈知道的话,就肯定觉得我是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不然怎么会跟郑虎认识的呢?这样一来,老两口对我肯定就有意见了,八成还会偷悄悄的让苏雅远离我呢,虽然我现在没有考虑太远,也没想过跟苏雅以后结婚啥的,但是这个坏苗头,我觉得不能有,得掐掉。

    当然了,她去告诉家里人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因为她刚才都说了,她要兼职打工赚钱来慢慢还这笔钱,这就说明她不会跟家里人说了。

    我给苏雅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人是我打的,所以这个赔偿得我来给,而且人家派出所的民警判定的责任,你难道还能不遵守不成?”

    苏雅说话是这么说,但是这笔钱要是我来出的话,她心里面很不自在,觉得这样总欠着我什么一样,我知道我这样跟她说也很难打消她的想法,所以突然脑子一转,想到了个法子,我说:“我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那个兄弟,郑虎,就是刚才一直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他早就见那个挨打的人不爽了,他们之间有过节,只不过是表面上表现出是朋友的样子,实际上两个人恨不得收拾对方一顿呢,我今天之所以动手,也是因为我兄弟郑虎,帮我兄弟出口恶气,所以并不完全是因为你,所以那钱的话,跟你也没关系,这都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你就别瞎想了!”

    我这话说完之后,苏雅抬头盯着我的眼睛,好半天后她才问我是不是真的,没在这骗她吧,我说没骗她,都是真的,她沉默了片刻后,又突然说道:“那也不行啊,起码警是我报的啊,如果我不报警的话,你也不会掏钱啊!”

    我说事情都闹到那一地步了,你不报警的话,别人也会报警的,而且当时确实有好些人报警了,我在派出所的时候都听人说了,当然了,我给苏雅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然是编瞎话骗她的,我并没有听到有人说其他人报警了。

    我还给苏雅说,如果不是她报警的话,我可能都走不了,而且他们很可能会一起打我,到时候把我脑袋开瓢了可咋整啊,所以我还得谢谢苏雅报警呢,反正对我来说,脑袋可比那五千块钱重要多了。

    反正在我一连串的解释下,苏雅最后动摇了,她说那好吧,就这样吧,还说为了弥补我,请我吃饭,我还问她是不是又要请我去吃麻辣烫?她瞪着惊讶的大眼珠子,笑道:“你咋知道啊?”

    我继续问她:“那这次请我吃饭,你还打算叫谁一起去啊?”

    苏雅噗嗤就笑了,说这次就单独请我一个人,不会再叫其他人了,我还问她大概啥时候请我吃啊,不会等太久吧,她说不会太久的,随后我也差不多快把她送到她家小区附近了,她便不让我继续送了,跟她道别之后,我给陈冲打了个电话,要了酒店的地址,然后打车过去了。

    等我找到陈冲的时候,他们正在那一边吃饭一边商量着怎么报复一只耳,尤其是陈冲,这家伙的呼声最高了,他说这个亏一定要找回来,而且那一只耳在派出所的时候,叫嚣的太厉害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这心里真是憋屈的不行。

    我给陈冲说还是算了吧,这不马上就要回老家了么,还跟他计较啥啊,哪里有那么多时间,陈冲说可以拖几天再回去啊,反正好不容易来省城一趟,多跟兄弟几个玩几天也行。

    陈冲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用眼神给他指了指郑虎,意思是人家郑虎刚出狱,着急回家呢,咱们玩几天没关系,人家心里面肯定着急啊,陈冲也明白我意思了,他笑了笑,改口道:“那行,咱们可以先回去啊,回头有时间了再来找那家伙算账!”

    其实咋说呢,我虽然心里特别反感那个一只耳,但是这时候并没有太强的**去找他算账,一方面他是郑虎的朋友,我要是找人家算账的话,郑虎夹在中间肯定不好受,另一方面我觉得跟他适可而止也就行了,如果非要找人家麻烦的话,回头我们回老家了,这家伙找我们报仇找不到的话,去欺负苏雅可咋整啊?苏雅可是我的软肋啊,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吃完饭后,我们还去街上给郑虎买了张手机卡,那时候手机卡随便去小超市啊啥的地方都是可以买到的,不像现在,都需要实名制,买不了了。

    这天傍晚的时候吧,回到酒店后,郑虎就在房间的角落里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去了,我寻思可能是给他的那帮狱友打电话呢吧,后来他们聊天的时候,郑虎还说起今天中午的事来了,看这架势,他那帮朋友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不过好像不是郑虎说的,是那个一只耳或者他身边的人给说的。

    到了这天晚上十点钟的时候,郑虎的手机突然响了,当时我两都躺着打算睡觉了,这个手机铃声自然是把我给吵醒了,郑虎接听后,我隐约能听见电话那头说话,好像打电话的人跟那个一只耳还有点关系,这人也是受了一只耳的嘱托给郑虎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打听我的情况,还问郑虎要我的联系方式。

    郑虎自然是不给那人,而且劝那人别计较这件事了,随后可能也是怕我听见些啥,他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再后来那人似乎还打了几个,郑虎都没接,后面还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我这时候心里面也有点紧张起来了,这一只耳是什么意思,没完了这是?他都拿了我五千块钱了,现在还想找我的麻烦不成?

    本来想问问郑虎的,但是这时候也太晚了,也没好意思多问,到了第二天早上吧,郑虎就问我今天回不回老家去,我能感觉的出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着期待,估计是太着急回家去了吧,我说句心里话,此时我是不想回去的,毕竟苏雅昨天才出了这样的事,我很难保证一只耳今天中午不去找苏雅的麻烦,如果他真的去找了,苏雅一个弱女孩,她哪能对付得了啊,到时候受了人家欺负,出了什么事,怕是我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当时还寻思呢,不行就让陈冲先送郑虎回去,我继续在省城呆几天再回去,但是一想这样也不行啊,郑虎这刚出狱,我要是不亲自送他回去的话,他这吧倒也好说,但是郑虎郑婶那,难免会多想啊,所以我还必须得回去一趟。

    后来我寻思还是让陈冲找点人,明天去校门口悄悄看着苏雅比较好,如果一只耳还出现的话,只要欺负苏雅,就上去跟他干,如果没找苏雅麻烦的话,就不用搭理他了,我给郑虎说等下看看陈冲醒了没有,问问他今天回不回去。

    吃早饭的时候,我们三个合计了下,陈冲说他无所谓了,啥时候回都行,我说郑虎郑婶也挺着急的应该,咱们就今天回吧,随后我还把苏雅那边的情况给陈冲说了下,他说放心吧,一切包在他身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