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09717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83 带郑虎回家

正文 583 带郑虎回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反正我给陈冲说这事的时候,郑虎还在旁边说不行他跟着陈冲先回去,我在这再呆一段时间,我给郑虎说我要跟着他一起回去,他还想劝我呢,我让他别说这个事了,就这么定下了,吃过饭后,陈冲给他那帮兄弟们打了个电话,好在昨天去过的那帮人里面有几个人没事,可以让他们今天跟着去,毕竟他们昨天见过苏雅了,去校门口的话不至于会认错人。

    吩咐妥了之后,我们三个就匆忙开车上了高速,然后朝着老家去了,临走的时候,我还给高萌王百万他们打了个电话,算是给他们说一声,我还给苏雅发了短信,让她今天中午出校门的时候小心点,要么早点出校门口,要么就晚点出。

    结果苏雅给我回个短信,说她今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不打算回家吃了,我说那下午放学的时候小心点,她说她知道,还说下午放学的话,会跟着班里的男同学一起出去的。

    其实就算是苏雅跟着她们班的男生一起出来,那她也不一定就安全了,毕竟她们才是高中,她们班的男生也不过是一帮高中小P孩,人家一只耳可是坐过牢的,开霸道的,明显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假如一只耳真的去找苏雅麻烦了,这帮人肯定没有一个帮忙的,这怎么能不让我担心呢?

    但好在有陈冲的朋友在呢,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这天中午的时候,我还给苏雅发了短信了解了下情况,她说她没有出校门,不知道一只耳去没去校门口,不过没人找她麻烦反正,陈冲的朋友后来也打来了电话,说校门口没见到一只耳的影子,估计今天没来吧,听到这我也算是放心了,但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踏实。

    这天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我们就到了郑虎家了,在这一路回来的时候,郑虎表现的还是挺淡定的,除了眼神表露出一点特别期待的感觉外,也没其他什么,也就是到了他们县城,然后到了往他家村子走的土路时,郑虎才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他不停的掏出手机然后又放回兜里,掏出来也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纯粹就是盯着屏幕发呆,反正反反复复来回好多次,我也明白他这时候心里面想的比较多,我拍拍他肩膀,算是鼓励安慰他。

    说实话,我这时候心里面也紧张,至于为啥紧张我也说不上来,虽说我现在把郑虎安然无恙的给郑叔郑婶带回来了,但还是有一种不太好意思面对二老的感觉,我想可能也是因为郑虎出狱之后,有了一些变化,我现在还不确定他到底变化有多大,价值观世界观什么的有没有走歪,正是这种不确定让我心里没底气,怕日后郑叔郑婶发现郑虎变了之后,心里会难受,到时候嘴上不说吧,心里面多多少少对我们还是有点怪罪的,毕竟是我们把郑虎给带出去的。

    反正进了家见到二老的时候,我发现二老似乎老了很多了,两人头上的白头发明显都多了,尤其是郑叔,感觉这大半年过去了,他似乎老了好多岁,看着怪让人心疼的,说实话,这样让我心里也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毕竟郑虎坐牢的时候,我说过要好好的照顾二老的,可现在他出来了,二老却老了这么多岁,也算是我自己没尽到责任。

    反正二老看见郑虎的时候,特别高兴特别激动,激动到都流了老泪了,毕竟都是村里人,没那么矫情,所以他们也没多说什么矫情的话,也就是郑叔拍拍他肩膀,说回来就好,郑婶一边去骑自行车,一边给我们说,今天要做一大桌子好吃的,我说我出去买菜买肉去吧,她还不让我去,他让我进去跟郑叔好好聊聊,而且我也不懂得买菜,还是她去吧。

    反正进了屋子之后,郑叔也没多跟我们说啥,自己又出去忙活去了,又是倒茶又是拿水果什么的,他一个劲的让我们三个聊天,可我们都聊了一路了,这时候也不知道说啥,最主要的是我跟陈冲这时候有点尴尬,也不知道说啥,所幸我两一挤眼睛,然后找了个借口说出去聊点事情,让郑叔跟郑虎在屋子里呆着。

    我两当时出了院子,然后坐在车里面聊天,陈冲说现在都不好意思面对二老了,感觉自己跟个罪人一样,我说我也有同样的感觉,陈冲骂了我一句,说:“你有个P感觉,郑虎当初又不是因为你去顶罪的!”

    我说好歹是我带他出去的啊,陈冲说我做的没错,不带他出去,他一辈子在这村子里呆着?给别人种地打工?那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了,出去见见世面也好,而且坐牢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现在人没什么事就好,我说那你回头可得好好带着他混啊,等他哪天混出一片天地来了,二老可能心里就会舒服很多了。

    我两正说着话呢,他突然用手朝着前面给我指了指,说有个美女刚过去了,我抬头看的时候,发现有个女生骑着个电车往另一头走呢,当时只能看见这个女生的侧脸,但我还是认出来了,是马朵朵。

    这丫头我已经很久没跟她联系了,她现在应该也早已步入社会了,也不知道混的咋样了,随后我用手机上了QQ,给她发了个信息,说我刚看见她了。

    其实我发这个信息的时候,有点犹豫,因为我们太长时间没联系了,我不知道我这时候主动跟她说话,算不算是“打扰”她的生活,但后来想想也没必要想这么多,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反正我们现在是朋友,虽然是不说话的朋友。

    她很快就回我了,说她刚下班回家,问我在哪里看到她了,我说在郑虎家门口,今天送郑虎回来了,她说她没注意看,完事她还问我有什么事么,没什么事的话,她就洗衣服去了。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直接就凉了大半截了,人家这意思,很明显不怎么在乎我回不回来啊,好歹我们两还有过一段“往事”呢,现在我对她来说,真的就这么无关紧要么?

    虽然她对我来说,也不怎么重要,但这时候自尊心还是稍微受到了点打击,看来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

    随后我就跟陈冲瞎聊了一会,一直等郑婶买完东西回来,看见我们两在这时,我们才跟着回了屋子,这天吃晚饭的时候,郑叔郑婶都特别高兴过,聊的也很开心,我们还喝了不少酒呢,本来气氛都挺好的,但是后来郑虎问了问郑婶的身体情况,结果他这么一问,郑叔跟郑婶的眉头都皱起来了,老两口虽然当时没说啥,只是说身体好着呢,但是眉头却皱了片刻,而且能从他们的眼神里感觉的出来,他们肯定有什么隐情没跟我们说,但这时候毕竟吃着饭呢,我们也不想把气氛搞的太差了,所以也没多问什么,吃过饭之后,郑叔郑婶就给我们安排住处,让我们睡觉了,我这时候才突然想起苏雅来,赶紧给她发了个短信,问她今天下午没啥事吧,那个一只耳没去校门口吧。

    发完这个短信后,我才觉得自己这问的有点多此一举了,苏雅如果下午碰到了一只耳的话,肯定早就跟我联系了,现在也没跟我联系,估计是没碰到,而且陈冲的兄弟们也没打来电话,看来是没什么事了。

    但今天是安安稳稳的过去了,明天后天呢?以后咋整呢?我觉得这样总防着一只耳也不是个办法,必须得让他真的服我了,不敢再去招惹苏雅,但如果在我们本地的话,一切都好商量,而且我也有足够的把握能整服他,而在省城,我就没这么大的底气了,毕竟真的能靠得住的靠山,基本上没有,不过我敢这样说,只要有我在,我就会拼尽全力保护苏雅,不会让一只耳碰她一根头发,哪怕就是豁出去我的命,我觉得也值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