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22444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05 一只耳的女人

正文 605 一只耳的女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下我才慌了神,赶紧过去问他咋了,他说刚才有个男的用膝盖顶了他肚子一下,可能是顶得哪里不对劲了,说着,这家伙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去了,站都站不起来了,我寻思这可坏事了,人家娘娘腔这才刚来我这上班,钱都还没挣着呢,自己就先出了这么大的事,因为虎妞已经报警了,我得留下来应付民警,所以只能让郑虎跟虎妞带着娘娘腔先去医院了,这心里面对一只耳的火气自然也更大了,我寻思这个亏一定要找回来。

    娘娘腔他们刚走,派出所的民警就赶过来了,不过人家似乎对我这事不是很在意,简单问了问,然后去楼下调了个监控,简单带我回去录了个口供后,就说回去等消息吧,他们会调查的,我寻思靠他们应该也靠不住的,没用。

    随后我就回了公司,开始收拾屋子了,也就是收拾屋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这次损失还是比较严重的,当时凳子啊椅子啊啥的都在地上摔着呢,还有一些碎玻璃啥的,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凳子椅子还能用,坏不了,杯子什么的没了再买就是了,可我那几台电脑显示屏,基本上都被砸了,还有一台价值一万多的主机也被人给摔了,主板什么的都被摔出来了,里面看起来是被人用钢管捣鼓了几下,不知道修一修还能不能用,反正我估计着损失怎么也得在两三万之间,依靠公司现在的这点业绩,我不知道得干多久才能赚回来这两万块钱,这也让我更痛恨那一只耳了,我真恨不得现在就蹦到他跟前,收拾他一顿。

    等我把屋子收拾的差不多了之后,手机还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短信,当时短信的内容是:“这就是招惹老子的下场,知道错了不不?你要是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事了,那你就错了,你他妈居然还伤了我兄弟了,我告诉你,事情还没完,这只是一个小教训,后面有的你好受的!”

    我当时也是急眼了,直接就把电话给打过去了,不过这狗日的没有接,给我挂掉了,我一连打了几个都是这样,便发短信骂他,说有种的是个男人的话,就把电话给接了啊,连电话都不敢接,还说要让我好受,他随后回我短信,说:“老子现在有事情忙着呢,不想听你在电话里面逼叨叨,有本事你就来找我,在电话里面显得你嘴能说还是咋的?”

    我给他说等着吧,今天受的这一切,让他加倍奉还。

    后来娘娘腔他们也回来了,至于娘娘腔的肚子,已经不怎么疼了,人家医生也检查过了,说没什么大事,只是给他开了点止疼药,公司现在成这样了,今天的工作就没法继续下去了,其实也就没什么活,对公司的工作啥的,并产生不了影响,我让虎妞跟娘娘腔走了之后,就让郑虎去找找他那帮朋友,打听打听一只耳现在的情况,郑虎随后给三角眼打了个电话,完事跟我说他晚上请三只眼他们去吃顿饭,到时候好好问问。

    这天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郑虎就出去吃饭去了,我一个人则在屋子里呆着,关青青后来还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我妈身子现在不行了,在医院里面住院呢,她意思是让我回去一趟,去医院看看我妈。

    因为之前就有过这样的事,我那时候就不太想回去,关青青一再要求下我才回去的,而且那时候我就跟她说清楚了,只此一次,没想到现在她又让我回去,说真的我不愿意回去,而且我觉得肯定病情也没多严重,估计住一段院就好了,我给关青青说我不回去,关青青当时在电话里面还挺不高兴的,说我都这么大了,应该讲道理了,别再跟小时候一样那么任性了,毕竟是我亲妈。

    我说我公司今天出了点事,现在正忙着呢,我真走不开,反正关青青跟我墨迹了半天,我都说我不回去,她这次的态度,也没有上次那么强烈了,所以最后还是向我妥协了,只是跟我说等我回去了她在跟我算账。

    郑虎这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醉的跟一滩烂泥似的,问他啥吧他也说不清楚,后来我索性就让他先睡觉了,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给我说了一些关于一只耳的事,他说一只耳现在在一家娱乐城里面当管事的呢,顺带收点保护费,这就是他现在主要的收入来源。

    郑虎说的这家娱乐厅是最近一年才新开的,叫红夜娱乐城,地理位置比较偏,但是规模很大,而且不知道啥原因,去玩的人特别多,我想着可能是规模大,设施好,玩的东西比较齐全所以人才多吧,据说建这家娱乐城的老总是香港人,有钱的很。

    当然了,我才不管他老总是谁呢,我的目的就是收拾一只耳,按郑虎的说法是,一只耳是那里管事的,也就是给人家娱乐城打工的,要是这样的话,其实他的后台现在还算是比较硬的,我如果去娱乐城找他麻烦的话,那不就相当于得罪人家娱乐城了么,那娱乐城的后台毕竟硬得很啊,别说我了,估计就是曹叔也得罪不起。

    想到这,让我犯了难了,我问郑虎一只耳在那管多大的事啊,是整个娱乐城都规他管么,还是说他指管一片区域?

    郑虎笑了笑,说:“那肯定不能是全管啊,你看他才多大年纪啊,还是个傻不愣登的青年呢,人家娱乐城的老总,怎么可能让他来全权管理呢,他就只管理一片,管理游戏厅区域,也就是初中生跟高中生爱去的地方,剩下的成人娱乐场所,他管不了,由其他的人负责!”

    郑虎这话倒是让我松了一口气,这样说的话,他在娱乐厅的权利也不大,说白了就是负责看管一片场子,我只要不在娱乐厅里面收拾他,估计人家娱乐厅也不会找我的麻烦的,人家才看不起我这样的小喽啰呢。

    而一只耳住的地方,郑虎也打听出来了,他在西郊那的一个小区租了一个房子,跟他一起住的还有一个女人,算是现在他的女友,这女人是在夜场上班的,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脾气据说是特别暴,跟母老虎一样,因为这女人一个月赚的钱比较多,有好几万呢,一只耳也经常花人家的钱,而且这女人有个哥哥,是在一家酒吧当看场的主管的,所以人家算是有点势力,这一只耳在她跟前算是比较低声下气的,这意思是说啥呢,一只耳比较怕这个女人,在人家跟前言听计从的。

    可能是在这个女人跟前找不到男人的尊严,这一只耳就偷偷的在外面找女人,尤其是喜欢玩学生妹,这也是为啥经常去初中高中门口混,就是想找一些比较骚的学生妹玩,我寻思这狗日的癖好倒是还挺可以的,跟我一样,都喜欢年纪小的。

    至于怎么收拾这个一只耳,我觉得似乎也有了个主意,他不是怕这个女人么,那这个女人肯定不知道一只耳在外面勾搭学生妹呢,如果我能拍到一只耳玩学生妹的证据,然后将这些证据交给这个女人,估计这就足够一只耳喝一壶的了,想到这,我觉得接下来最要紧的事,就是先去看看一只耳的情况,去他所在的娱乐城看看,然后去他住处看看那个女人,顺便看看一只耳这几天有没有偷腥,如果有的话,就偷拍下来。

    因为郑虎这时候的酒还没有醒呢,我也没有叫他,而是自己一个人去红叶娱乐城了,地理位置虽然比较偏,但是这一路的交通是很顺畅的,我想之所以人多,交通有一方面的原因,这边是新区,马路街道都比较宽,而且这边停车的地方也很方便,到了门口的时候,我也被大门的辉煌气派所震撼到了。

    其实之前我就听过红叶,开业的时候,我就看过红夜的一些照片,当时照片里面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此时此刻到了大门口见到了实景,还是让人大吃一惊,简直就是现代版的皇宫啊,至于里面的设施什么的,确实特别棒,而且区域有很多种,从小孩到老人,各种娱乐场所都有,区分的比较清楚,还有专门的水上乐园游泳馆等等,我想这可能是我们省城最大的娱乐城了,连我这种平常不爱到娱乐城玩的人,也有了一种想玩玩的冲动,当然了,今天就算了,今天我是一个人来的,玩的兴致本来就不高,而且我是有正事要办的。

    等我到了一只耳负责看管的游戏厅区域的时候,心情就紧张起来了,虽然跟一只耳的接触并不多,但我还是怕被他或者他的手下给认出来,所幸的是并没有什么人认出我来,但是我也没有碰到一只耳,我寻思可能他一般情况下不会在这看着,有事情了才会过来吧。

    在娱乐城转悠了半个小时都没什么进展之后,我就出去打了个车去了他住在的那个小区里了,这个小区其实离着娱乐城也不是很远,因为郑虎都把他的单元楼门牌号告诉我了,我几乎进去后直接奔着他家就去了,到了门口后,我也没多犹豫,直接就按了门铃,然后躲在了一旁的楼道里。

    不过好半天都没动静,我就继续按了几下,直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有个女人骂骂咧咧的问我是谁,我这才重新躲到了楼梯内,片刻功夫后,门开了,因为我当时躲在楼梯里呢,并没看到这个女人的长相,等她关上门重新进去后,我才继续过去敲门,我寻思一只耳那狗日的应该不在家,所以这次并没有打算躲,片刻功夫后,那女人又把门给开开了,开门的同时还在那骂,说:“谁他妈比的闲的没事了啊,老敲老娘的门干啥,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她话说完的时候,眼睛基本也落在我身上了,接着就皱着眉头又骂了一句,说:“狗日的你敲我的门呢?”

    我点了下头,然后开始打量这个女人,说真的,她一开门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还是让我挺吃惊的,她年纪二十五六了吧,跟我差不多,可能刚刚是在睡觉,她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穿衣服,只穿着一个裤衩跟胸罩,而且看她那架势,似乎一点羞耻心也没有,似乎根本就不怕别人看见她这样似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