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24676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20 谁是陈冲

正文 620 谁是陈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吧,我们这边的人都等的急躁了,可还是不见一只耳那边来人,一只耳也着急的去一边打电话去了,反正他打电话的时候,脸色一直都不太好,我寻思他这人八成真的叫不来了,这样的话也好,两边人数差不多,我干的就更有信心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只耳打完电话后,过来没好气的跟我说:“那啥,老子的朋友今天来不了了,今天这仗就先不干了,明天吧,明天咱们约个人少的地方好好干一仗,这地方也有点太显眼了,一会把条子引来了就不好了!”

    一只耳说这话的时候,底气都有点不足了,我寻思这时候可不能错失一个嘲讽他的机会啊,我说:“怎么啥都你说了算啊,规矩规矩你来定,你说叫人我们也等,现在他妈的人来不了了,你给我说明白?我们一帮大爷在这等了半天了,你就这么要滚蛋了?”

    陈冲这时候也在旁边跟着我损他,问他是不是怂了,要是怂了害怕了现在就认个错,爷爷们都是会原谅他的,这一只耳哼了一声,说:“你们别得瑟,我也是今天晚上有事,现在才不跟你们计较的,你们也别说这么多话刺激我了,我就问你们一句,明天下午三点干群仗,你们敢不敢,一句话吧!”

    我说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按你说的办,明天三点钟,在旧火车站那见,我说完后,陈冲这时候还在旁边叫唤起来了,他跟我说不行啊,今天人都见着了,现在直接干就是了,跟他们废话啥啊,我说刚才你要是直接干,我也不说这么多废话了,可现在话已经放出去了,就让他们再舒服一天吧,陈冲骂了我句,说:“你他妈是不着急,我们还得等着办完事回老家去呢啊!”

    他这一说,我才寻思坏事了,我把这一点给忘了,人家现在毕竟是个洗浴中心的大老板,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就在我犹豫的时候,他一拍大腿,笑道:“也行,刚才还说干小七呢,现在没事情打扰了,我要上去干她去了!”

    说着,他就把他手里的家伙事给了别人,让别人给他放车里去,他自己则朝着酒店去了,这时候还有几个哥们问他有好事能不能一起干啊,陈冲也不介意,说他先干,等完事了给兄弟们轮流爽一爽。

    随后我也跟着回了酒店去了,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小七居然还没走呢,陈冲这时候一边过去抚摸她一边说道:“我还以为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呢,看来你没让我失望啊,是不是你也怀念我的活了,想让我再教你一点技巧啊!”

    陈冲这番话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给他说别在我这房间里骚,赶紧带你屋子里去,陈冲没理会我,继续在那跟小七说一些不要脸的话,小七这时候倒是对我们干仗的事特别感兴趣,她说:“刚才我在窗户上见你们并没有干起来啊,咋回事啊?”

    陈冲没回答她,而是继续发骚:“你说啊,是不是想让我教你点技巧,所以不愿意走啊?”

    小七让陈冲别在这自作多情了,她说要不是陈冲把她的手机给带走了,她早就跑了,这话让陈冲觉得挺没面子的,估计也是火了,直接就拽住了小七的头发,完事骂她是骚婊子,说给她点脸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骂完之后,他直接把小七给拽出去拽到别的房间去了,接下来的事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反正没几分钟吧,我就能听见附近的房间里传来了小七的叫声了,虽然我对小七没那方面的兴趣,但这里也不得不承认一点,她的叫声很骚,蛮诱人的。

    陈冲也确实按他自己之前说的那样,他自己玩完了之后,还有好几个兄弟进去轮流玩了一番,我估计这小七自己肯定也不愿意,后面应该都是强迫的,能不能受得了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问题,但她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而且自己又那么贱,这一切我认为都是活该,自己受着吧,至于她什么时候走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晚上十点多陈冲带我们出去吃烧烤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话说我们出去吃烧烤的时候,郑虎这小子还没有回来,陈冲这时候就问我他干啥去了,怎么现在都还没回来,我说出去找朋友去了吧,陈冲还开玩笑的说郑虎这小子太不够意思了,这么铁的兄弟都在这呢,他不回来陪我们,却去陪他的那帮狐朋狗友,我苦笑了一声,说我跟郑虎今天出现了点小矛盾,估计这小子心里面惦记这事呢,所以出去玩去了,现在都不肯回来。

    陈冲问我咋回事,我把今天中午的事说给他之后,他也开始指责我了,说这件事我做的不对,人家郑虎再怎么做,那也是为我考虑为我好,我不能说人家的,我说我知道,所以也没怎么说他,估计是他自己也觉得给我带来麻烦了,影响了我跟苏雅之间的感情,所以心里有愧疚,不想回来面对我吧,陈冲白了我一眼,骂道:“还影响你跟人家小姑娘的感情?你们两有感情吗?就算有的话,也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吧,人家对你可没感情,都有对象了,你也就别把心思放人家身上了,老大不小的了,赶紧找个对象好好处一段结婚吧,你看看人家尚海瑞的孩子,都会叫爸了!”

    我说你也别说我了,你自己不还一样,等你结婚了我再考虑吧,陈冲叹了口气,说要不是那狗女人背叛他,他现在应该也抱上自己的儿子了,我自然明白他说的是张瑶了,这张瑶当初跟老鹰合伙算计陈冲,确实够阴的,这件事是我认识陈冲以来,对他打击最大的,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陈冲虽然现在跟老鹰表面上言和了,但心里一直有隔阂,估计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跟老鹰成为兄弟了。

    我给陈冲说那贱女人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你难道心里还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所以一直没再找对象没再考虑结婚的事?那你得多亏啊,这不正便宜了张瑶了么,陈冲冷冷一笑,说:“你这也太高看她在我心里的位置了吧,她哪有那个本事?你要以为我是以为他才这样的,那你就大特特错了,我是因为林若一!”

    陈冲这话一出来,我有点懵了,这咋又跟林若一扯上关系了呢?不过马上我就反应过来了,这陈冲估计一直对林若一念念不忘呢,他其实对张瑶也没有太深的感情,跟张瑶的事告一段落之后,他就把这方面的心思都花在了林若一身上了,记得上次我跟陈冲在老家碰到林若一的时候,林若一对他的态度已经明显升温了,估计也就是这让陈冲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现在又想跟林若一继续再续前缘吧,估计他还想娶人家当老婆呢。

    我问陈冲那跟林若一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希望大不大,他说最近他跟林若一联系的还算是比较勤的,虽然暂时林若一还不接受他,也没有要跟他复合的想法,但是他相信,早晚有一天两个人要重新擦出爱的火花,还说到了那时候,他可真是没什么所求的了。

    我笑了笑,说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还是先把身边的野草该清理的都清理干净吧,你这身边的女人这么多,今天干这一个明天干那一个,哪个女人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啊。

    陈冲说那不是因为现在还没跟林若一在一起呢么,自己还是个单身汉呢,单身汉干这些事不都是很正常的么,更何况他的身体这么棒,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干点女人,以后老了只能看着B干流泪了。

    我说随便你自己,反正回头要是林若一知道了你这么放荡,能嫁给你那才怪了呢,我两正说着话呢,郑虎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到酒店了,怎么不见我们人,我说我们在外面吃烧烤呢,问他来不来,他说他已经吃过饭了,就不吃了,直接睡觉了,我寻思这家伙也喝了不少酒,说话的时候有点支支吾吾的。

    后来吃饭的时候,我跟陈冲还聊了聊我公司的事,他说要是不行的话,就别在省城干了,回老家干吧,老家他多多少少有很多关系,就算接不了什么大活的话,干一些小活也够养活我了,实在不行的话就转行,跟着他去干吧,回头投资我开一家按摩店什么的,应该会很赚钱的。

    我开玩笑的说:“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啊,我要是开了按摩店,回头生意做大了可就把你的洗浴中心都给吞并了,抢了你生意你可别怪我啊!”

    陈冲说这个他很放心,反正都是兄弟,谁赚钱都一样,完事他还说了一句很损我的话,他说他也相信,我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这一天只能在梦里想想,根本实现不了,这说的也是实话,如果我跟他干同一行的话,那绝对是他干得比我好,所以我以后要是真的回我们老家发展了,要想干出一番事业来的话,就得跟陈冲干不一样的。

    说来也是挺巧的,我喝酒喝的有点多,后来去附近的公厕上厕所的时候,还碰到了一个熟人,黑熊,黑熊当时应该也是跟朋友们一起喝酒来上厕所的,看起来他醉醺醺的,我们两自打毕业之后,基本就没联系过了,虽然关系在毕业之前就已经缓和了,但还算不上是兄弟,可他今天见到我之后,特别高兴,拽住我跟我一个劲的说,啥事都跟我说,后来还把我们之前上学时经历的那些事给说出来了,那感觉就好像我们两的关系已经跟刚认识那时候一样好了,这让我觉得挺尴尬的,我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爱计较爱记仇的人,但我就是觉得我现在跟他的关系没升温到那地步,这么腻腻歪歪的有点很不自在,可看他丝毫没有我这种感觉,我寻思他可能是喝多了才会这样的,如果没喝多的话,肯定不会说这么多的。

    我寻思跟他聊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打算走,但是这家伙不让我走,非要拽着我去他们喝酒的地方喝酒,我也是有点喝多了,不知道怎么的,被他三说两说的就带到了他那边去了,而且让我没想到的事,鹰钩鼻居然也在这呢。

    鹰钩鼻当时也喝了不少酒,他看见我的时候也挺热情的,之前我们有过的过节,似乎也烟消云散了,这也让我再次感慨,上学时候的死对头,一般在步入社会后都会变得特别亲切,似乎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但我也清楚,鹰钩鼻对我的这种热情,跟黑熊对我的热情是不一样的,黑熊毕竟原来跟我是铁兄弟,他对我的这种热情可能是发自内心的,但鹰钩鼻可能只是表面上客套客套,不管怎么样,人家既然欢迎我,我就在这陪他们聊,陪他们喝酒,给足了他们面子。

    后来我也喝多了,话也就多了起来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一只耳的事个说出来了,还说了我们明天要去打定点的事,黑熊听完后就在那咋呼起来了,问我明天几点在哪里打,他到时候叫一帮兄弟去帮我忙,我给他说不用了,但最后磨不过他的嘴皮子,还是稀里糊涂的告诉他了,当然了,我当时对他也没抱什么希望,觉得他就是喝多了要面子嘴上说说,明天等他酒醒了,能不能记得这件事还另说呢,就算是记得,也不会找人去帮我的。

    后来还是陈冲给我响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死厕所去了,我这才跟黑熊他们告别,然后往我们那边走去了,但自己喝多了,走到一半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的睡地上去了,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酒店了,我寻思可能是陈冲他们找到我然后把我带回来的吧。

    这天早上吃过早饭后,陈冲接了个电话,说是他一个朋友给他打的,他朋友说新开了一家洗浴中心,里面的大保健服务特别好,而且花样很多很新颖,估计生意要火了,陈冲说他过去体验体验,看看有没有说的那么好,如果好的话,他就把这些花样复制到老家的店里去,陈冲走的时候,还有几个兄弟也跟着他去了,说是也要体验体验,跟一只耳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所以上午我就跟郑虎在屋子里呆着看电视,没事的时候我就上QQ跟陈雅静高萌她们聊天,差不多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吧,我们房间的门突然就被人敲响了,我问外面是谁,外面说是服务员,说是什么我们屋子的线路出故障了,让开一下门,要进来检查一下线路。

    我当时也没多想,直接过去把门开开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门一开外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而且我还没反应过来呢,离着我最近的一个人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紧接着门外面的人就一股脑冲了进来,揪住我就打,郑虎这时候还想过来帮我,但也很快被人逼到墙角那放倒了,我这时候也顾不得别人了,打的我只能抱着头蜷缩着地上,同时我还听见有人不停的问:“谁是陈冲,给老子滚出来!”说着,这人还不停的踹我,问我是不是陈冲。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