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24987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21 黑熊的帮忙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但当我准备说我不是陈冲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虽然我不知道这帮人是谁,但明显是来找陈冲麻烦的,如果我这时候说我不是陈冲的话,他们肯定会留下来然后埋伏陈冲的,到时候可不止是我遭殃了,陈冲很有可能也遭殃,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挨了这么多打了,看他们这架势又不认识陈冲,干脆我就忽悠他们一下。

    所以我这时候说我是陈冲,然后问他们这是咋回事啊,怎么一进来就干我啊,能不能报个名号啥的,让我挨打挨得也明白点啊。

    我这话一出来,有一个抬头纹很深的长得很凶的男的直接朝着我裤裆那踹了两脚,这两脚的力道非常大,那种疼痛感是直往身体内部钻的,而且我感觉眼睛似乎都发黑了,差点就晕过去,接着那抬头纹就用脚踩住我的胸口,骂道:“你不用知道老子是谁,是谁让我们来干你的你也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以后管好你自己裤裆那玩意,要是再敢不老实,下次我直接给你剁掉!”

    这男人说话的时候,另外房间剩下的那几个陈冲的兄弟也出来了,在外面嚷嚷着问这些是什么人,他们不出来还好,这一出来一问,这帮人立马就将苗头对准了他们,留下几个人在屋子里继续对我和郑虎拳打脚踢后,其他的人就出去干陈冲的兄弟去了,至于这帮人的人数有多少,我并不清楚,但根据我当时看到的,少说也有二十号人,人数远远超过我们,我寻思这狗日的陈冲,老子今天这打可是替你挨的啊,你个狗日的跟着另外几个兄弟去大保健去了,让我自己在这挨打。

    屋子里的人出去一些后,我也想尝试着反抗一下,但是后来还是放弃了,反正已经挨了这么多打了,如果我这时候反抗的话,不但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反而会招来更多的暴打,到那时候我可就真的傻眼了。

    陈冲的那几个兄弟当时反抗的还算比较激烈,因为我听见外面的打斗声持续了好几呢,不过我们跟对方的实力悬殊实在是太大了,最后还是让对方给控制住了,估计他们也挨了不少打,随后那个抬头纹还又打了我一顿,给我说以后别太得瑟,在外面混迟早是要还的,完事他就领着他们的人匆匆走了。

    他走之后,我就赶紧给陈冲打去了电话,但是这家伙不知道啥原因,并没有接,我估计是正在那玩的呢,没有注意到吧,随后我给他发了个短信,给他说有人来酒店偷袭我们了,看到短信了赶紧回个电话。

    发完短信后,我还去其他的房间看了看陈冲另外的几个兄弟,每个人都挨了打,挨打的程度也都不相同,但所幸的是并没有人受重伤啥的,都是皮外伤,应该是不影响下午三点的群仗。

    这时候还有人问我到底是咋回事,那帮人是什么来头,是不是我的仇家寻到来了啥的,我说这帮人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陈冲的,而且是替别人来收拾陈冲的,估计是陈冲的仇家吧。

    陈冲这次带来的兄弟,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所以他们对之前陈冲在省城的事都不是很清楚,所以这时候也一头雾水,我自己寻思了一会,也想不出陈冲在省城的仇家有谁,而且就算是有的人,人家怎么知道陈冲来这个酒店了呢?

    突然间我就想起那个小七来了,这小七之前被陈冲还有他兄弟们轮流干了一番,估计心里面记恨,完事回去之后就告诉了自己的朋友,完事他朋友找人寻到这来了呗,目前来说也就这个说法比较靠谱点了,况且今天那个抬头纹打我的时候,还是专门朝着我裤裆踹的,是有针对性的,说的那话也是让我自己管好裤裆里的东西,这么一来的话,还真有可能是小七。

    这一提起裤裆的事,我就突然又感觉小腹那有点疼了,而且是一阵一阵的,一会好一会疼,我都有点担心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回头没事了得去医院检查检查,毕竟这可是男人的命根子啊,以后关系到生育后代的事呢,马虎不得,后来酒店的服务员还过来了一趟,还是之前那个男服务员,他主要是来看了看房间用品的损坏程度,毕竟刚才那么多人进来干仗了,什么杯子啊啥的,能碎的都碎得差不多了,我给这个男的说损坏了啥我们照价赔偿就是了,不用在我们这边晃悠。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陈冲才给我打来电话,说已经看到我的短信了,问我到底咋回事,我给他说:“你他妈可是玩好了吧,我们都让人要干废了,你赶紧回来吧先,回来再跟你仔细说!”

    陈冲还问我真的假的,没开玩笑逗他吧,他这句话让我特别想干他,我说老子的蛋都让人给踹碎了,我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赶紧滚回来吧。

    十五分钟左右,陈冲他们就赶回来了,一见我们几个这状况,直接就发飙了,问我到底咋回事,是不是一只耳找的人来偷袭我们了,我说:“不是一只耳,是其他的人,而且人家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点名要收拾你陈冲的,老子当时说我是陈冲,全他妈招呼到我身上了,现在蛋还疼着呢,要是回头跟姑娘办不了事了,你可得赔偿我啊!”

    陈冲眉头一皱,说:“找我的?是我以前的仇家?没可能吧,有仇也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没必要来找我算账吧,而且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这有点......”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就打断他了,我指着他的裤裆,说:“都是你裤裆里那玩意惹的祸,你昨天不是把人家小七给搞了一顿?我感觉今天来的那帮人,就是小七让来的,他们压根都不认识你,来了问我谁是陈冲,我说我是,接着就被干成这样了,脸也有点肿了呢!”

    陈冲听完后并没有急着发火,而是让我把事情仔细跟他说一遍,我说完之后,他的火气才开始爆发,骂了小七一堆特别难听的话,完事也给小七打了电话了,不过根本就打不通了,他说按照我说的这些,这事情没准真的跟小七有关系,如果后面能确定就是小七干的,他非把小七的B撕烂了不成。

    说着,他就去了一边打电话去了,应该是给他省城的朋友打的,而打电话说的内容,基本上也是让对方调查小七,他挂完电话后,我还突然想到了一点,我说那小七现在跟一只耳是一伙的,今天来袭击我的那帮人,会不会下午打定点的时候也会出现呢?

    陈冲听完就笑了,他说:“你傻啊,小七既然找人偷摸摸的来偷袭你,那肯定是不希望咱们知道是她找的人,她如果不希望咱们知道,怎么会让这帮人下午去帮一只耳干仗呢,我发现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没脑子了啊,是不是喜欢那个什么雅小姑娘喜欢的脑子坏掉了?”

    我说不但脑子坏了,现在命根子也坏了呢,疼着呢还,陈冲还弯下腰,假装要抓我的裤裆,说他帮我看看,我让他滚一边去,因为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收拾了收拾,出去吃了顿午饭,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就开始慢悠悠的往旧火车站走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半路上的时候,有个陌生的号码给我打电话,接听后居然传来了黑熊的声音,我当时还纳闷呢,他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难不成是昨晚上喝多的时候,他给我要的?反正我是没印象,可能是喝太多了记不住吧,我问他给我打电话是啥事,他说他给我找了二十来号人,问我在哪呢,他带着人来找我汇合。

    我听完后才想起,昨天喝多的时候,我把要跟一只耳打定点的事告诉他了,他当时说是帮我叫人呢,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喝多了吹牛逼的呢,可现在他百分百清醒着的,而且也帮我找了人了,看来是认真了,这说明啥呢?说明黑熊现在是想跟我缓和关系的,我们两个之间的兄弟情,似乎可以重归于好,并且延续下去,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好事啊,尤其是自己现在在省城创业呢,越发的明白了人脉的重要性,这家伙给我激动的,既然他找来人了,不用白不用,我给他说我们正往旧火车站那边走呢,让他领着他的人直接过去吧,到时候在那边汇合。

    挂完电话后,陈冲还问我:“谁打的电话啊,你还叫了别人帮干群仗了?”

    我说昨晚上喝多了上厕所的时候,碰到黑熊了,当时非要拽着我去他那喝酒,喝多了后话说的有点多了,他也就知道了咱们要去干仗的事了,当时他说要找人帮我,我还以为他说着玩的呢,没想到当真了。

    陈冲一听就不答应了,之前我跟黑熊闹掰了的时候,陈冲也跟黑熊起过冲突的,他给我说用不着黑熊帮忙,我们就足够了,不用欠他这个人情,陈冲这话在我听来还挺无语的挺可笑的,我寻思之前跟黑熊起直接冲突的也是我,现在我都放下了,你还记恨着干啥,我给陈冲说黑熊这人真的挺不赖的,跟老鹰那样的绝对不是一类人,这次人家既然愿意帮咱们,咱们就接受吧,以后我还要在省城继续混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人要好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