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335492.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39 陈雅静被揍

正文 639 陈雅静被揍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话说这两拨人一动起手来,那完全就跟山洪暴发一样,女生的那些形象啥的,这时候全抛到脑后了,十几个女生立马就撕扯到一起去了,扯头发的,扯衣服的,踹裆的,抓耳朵掐脖子的,反正啥阴招都用上了,可能对面的人针对的就是陈雅静,陈雅静瞬间就被人给集火了,她当时虽然反抗的特别激烈,但缠着她的人太多,她根本就一点招架能力也没有,被其他人拽过来推过去,头发也马上就乱成一团了,跟鸡窝一样。

    说句实话,陈雅静她们这几个女生,跟陈可可这几个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陈雅静跟她的姐妹已经早就从良了,很少在社会上正儿八经的混了,但是陈可可跟她的这帮姐妹,一看就是现在社会上的那种风尘女子,明显都还在混社会呢,估计经历过的各种各样的事,比陈雅静她们要多的多,这跟当初上学时期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了,所以这时候陈雅静她们的战斗力可以说很渣渣,几乎一开干就被人家给彻底碾压了。

    而我当时最担心的,那自然是陈雅静了,眼看着她被这么多人围着干,我心里也很不舒服,虽然她们说好了是女生之间干仗,不让男的插手,但我这时候也实在是不忍心干看着了,万一陈雅静脸被抓花毁容什么的,这我心里肯定会特别自责的,所以我当时就大喊着让她们赶紧停手了,还过去想把陈雅静从里面拽出来。

    在旁边站着的那个男的,这时候还过来冲我吆喝,问我干啥呢,不是说好了老爷们不参与么,我当时也是急眼了,直接就冲他吼,说:“老子的事你别他妈在这管哈,等下干废你信不信?”

    这男的果真是怂,我这么一喊,他也不吭气了,接下来我就继续过去帮陈雅静,陈雅静还算是挺有骨气的,一点不服输,而且也不让我插手,说这是她们女生之间的事。

    陈雅静的脾气这么拗,我也只好冲陈可可喊,让陈可可看在我的面子上赶紧把人都拉开,别闹了,陈可可倒是挺给我面子的,她这时候给她的那几个姐妹们说算了,自己没吃亏就行了,不用跟她们继续干了。

    反正后来经过我跟陈可可的努力,费了好半天劲才把人给拽开,光从两边人头发跟衣服凌乱的程度就能分辨出来,陈可可那边占了上风,陈雅静这边吃大亏了,所幸的是我检查了一下陈雅静的脸跟脖子,没什么抓痕,就是衣服被扯破了,裤子上也有不少脚印,头发反正是乱蓬蓬的,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拽破头皮。

    两边的人拉开之后,都还很不服气,还在那互相对骂呢,陈雅静还说这次没完,以后再找机会收拾她们,当时咋说呢,已经不是陈雅静跟陈可可的斗争了,因为陈可可并不是今天跟陈雅静闹的最凶的,她的一个染着粉红色头发的姐妹是闹得最凶的,这人穿着打扮特别成熟,有种风尘女子的感觉,我寻思不是在什么酒吧上班的,就是在KTV那种的,估计认识的混混也比较多。

    我这时候还过去问陈雅静有啥事没有,她摇摇头,意思是没事,完事还埋怨我,说:“我们女生之间干仗呢,你在这掺和干啥啊,真是,你这么一求饶,就跟我们怕了她们一样,看她们那B样吧,要不是好几个人缠着我一个人,看我怎么撕破那臭婊子的脸!”

    我寻思这时候还嘴硬呢,要不是我刚拦着她们了,估计她今天还不知道要被人家干成啥样呢,这时候陈可可在一边似乎还想跟我说什么话,但是她犹豫了半天后,也没说话,最后赶紧打发她的那帮姐妹走了,她自己也打了个车走了,她们的人走了之后,陈雅静估计是没什么顾忌了,就骂的更欢了,还说这件事肯定没完,我寻思她现在心里有气,让她就占会嘴上的便宜吧。

    她骂了好半天后,估计气消了,就不怎么说这件事了,完事她的那几个姐妹这时候也都散了,最后只剩下我跟陈雅静两个人了,因为没外人了,我就给她说别在我跟前装了,赶紧给我说说,到底有事没事,哪里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陈雅静看着我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用手摸了摸后脑勺,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她给我说:“你给我看看这地方咋了,我感觉疼的不行,是不是头皮都给我扯烂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跑到她身后,完事扒拉开她手捂着的地方,这时候头发根那已经黑乎乎一片了,头发也是湿着的,再仔细一看,头皮那地方都是黑红黑红的,明显头皮被扯烂了,还有一些头发都被撤掉了,根都脱落了,我寻思稍微用手拽一下,估计这些头发就能拽下来。

    说真的,我当时看着都觉得疼的厉害,更疼的是我这心里面,陈雅静跟我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两这关系,那没得说,见她这样,我心里也难受的很,我恨不得自己替她这样,替她承担这一切呢。

    可能是太气了,这时候我也忍不住骂道:“我真草她妈了个比了,谁他妈这么拽你头发呢啊,我真想干死她个臭逼!下手也太他妈狠了吧!”

    陈雅静问我咋了,是不是头发根连着头皮都给拽烂了,说真的,我当时不但气陈可可那几个姐妹,更气陈雅静,我直接骂她道:“可不是咋的,头皮都破了,你摸摸是不是后脑勺都湿了,流血了都,你说你也是,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以为是孩子呢,说跟人动手就跟人动手啊,要是出个什么事,毁容了啥的,这辈子谁娶你去啊,老大不小的人了,以后能不能注意点,真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陈雅静就在那咯咯咯的笑起来了,这他妈更让我无语了,我直接骂了她句傻逼,问她笑啥呢,这时候还有心思笑呢?

    她没急着说话,而是转过身看着我,当时笑的那样子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让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接着她就说道:“你骂我骂得这么狠,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特别在乎我啊?”

    我被她这话给逗乐了,我说:“你可以这么理解啊,以后我再骂你的时候,你可别还嘴了,都认为我是在乎你呢,行不、”

    陈雅静白了我一眼,说不跟我在这贫嘴了,她脑袋疼的厉害,得去医院看看到底咋回事,可别掉一大把头发,完事长不出头发来了就完蛋了,我这时候还吓唬她,说:“你等着瞧好吧,脑袋后面肯定要掉一大把头发的,回头那里从后面看起来就会有一片光秃秃的头皮,难看死了,跟狗皮膏药似得,而且要伴随你一生呢,我看到时候还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你!”

    我这话让陈雅静各应的不行,她激动的让我别说了,让带着她赶紧去医院呢,话说我跟她到了医院之后,那医生一看她的脑袋,嘴里也忍不住嘶嘶起来了,问她这是咋弄成的,陈雅静这时候可能是怕丢人,没敢说跟人干仗的,说是不小心被东西绞到头发了,直接连着头发根给绞起来了,那医生也没多问,仔细检查了一下后,说也没什么大碍,就是这块头发以后可能长不出来了,但是好在面积不大,如果是男生的话,头发短遮挡不住,看起来白白一片会很丑,但她是女生,头发长,可以将这一片白给遮挡起来,看不出来的,几乎没啥影响。

    医生这么说,陈雅静也算是彻底放心了,完事人家给她的头发剪掉,头皮啥的清理掉,又给她抹了点药包扎起来了,我们两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她还很不甘心的跟我说:“那个粉头发我算是记住她了,你等着看吧,我非找人把她头发全拽光,让她去尼姑庵当尼姑去!”

    这个粉头发确实是,那会动手的时候就属她最狠了,要不是陈雅静跟人家事先说好了规矩,我当时肯定忍不住上去干她,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劝陈雅静别跟人家计较了,毕竟你们当时是商量好了规矩的,人家也没跟你来阴得什么的,你自己输了就认了吧,而且你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你以后可是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的,她那一看就是风尘女子,人家破罐子破摔,根本不怕跟你闹,你要是还跟人家纠缠不清的话,以后保不准怎么找你麻烦呢,要是再出个什么事,比如毁容了啥的,你说你亏不亏?

    陈雅静说她不管,反正她咽不下这口气,非得打听出来那女的是啥来头,在哪里上班呢,得教训她一顿,我说不行的话你就跟陈冲说一声,陈冲成天接触这类人比较多,他应该查起来要容易的很,陈雅静说她爸今天晚上有点事要跟陈冲谈,陈冲到时候是会去她家的,她到时候再跟陈冲说吧。

    说着,她还问我出租车司机那事查的咋样了,我说等陈冲消息呢,她还问我腿上真没事吗,后来没有感觉不舒服什么的么,我说没有,好的很呢,其实我这时候也撒了个谎,因为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专门看了下腿,都有一块淤青了,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大碍,应该没伤到骨头。

    可能是经过酒店门口那一仗,整的陈雅静一点玩的心情也没有了,后来她也没陪我玩,早早的就回家去了,说是要找个好理由搪塞她爸妈,不然她爸要是知道了这脑袋是被别的女生弄的,估计会找人把粉衣服的手给剁下来的。

    夏雨订婚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整体来说感觉不是很好,回到家之后心情是蛮压抑的,但是问我自己到底是因为夏雨订婚的事压抑呢,还是陈雅静被人欺负成那样压抑呢,我感觉似乎后者的比例要大一些,这也就说明夏雨现在在我心里的地位,已经很渺小了。

    这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陈冲又给我打来个电话,说他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出租车登记的人,确实是王宝顺,而开车撞我的那小子,是他的侄子,名字叫王权,自幼父母双亡,自己一个人吃百家饭长大的,原先小的时候捅过人,进过少管所,现在基本上没有正当职业,没事的时候就抢点钱花花,或者跑黑车跑出租。

    反正陈冲的意思是,这人每天住在哪都是一个未知数,想要抓到他有点不容易,而且这人没什么亲人,也就没顾虑,要是惹毛了他的话,估计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他的意思是,他自己无所谓,反正他不怕有人报复他啥的,看看我这边怎么想,我要是有什么后顾之忧的话,这件事就换一种处理方法,我要是没什么顾虑的话,他就按他自己的方法来了。

    说实话我也觉得无所谓,毕竟这件事最主要的还是跟陈雅静有关系,陈雅静那边的意思,我猜测可能也就是让人家赔车损钱,至于我,也就是那一撞让我心里比较记恨,我寻思找到他让他给我道个歉就成,如果不道歉的话,再收拾他,至于他以后报复不报复的吧,我也不怕,长这么大了,这种得罪人的事也没少做,不差他这一个人。

    我把我的意思跟陈冲说了之后,他还问我事故科的那边咋样了,有没有处理意见啥的,我说那边到现在了连个屁都没有,估计人家也没心思管这事吧,陈冲说再等等吧,事故科的人都是接到了报警才出警的,他们要是不把这件事处理完了,报警就消不掉,他意思是再等两天,看看事故科那边有进展么,要是他们那边能出面让这个王权出来解决事情的话那最好,要是闹不成的话我们再出手,这也算是给王权一个认错的机会,看他自己珍惜不珍惜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