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341430.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42 酒吧看场的
    因为我换了手机跟电话号了,早就没林若一的联系方式了,这次林若一的电话还是陈冲给我的,所以林若一那边也一样,我打过去肯定显示是个陌生号,这时候我问她在哪呢,她估计是没听出我声音,就问我是谁。

    如果换了别人,这时候我肯定会逗逗对方,让她猜我是谁,但陈冲在跟前呢,我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是童童啊,你现在在哪呢啊,忙不忙!”

    林若一笑了一声,说:“你好好的给我打电话干啥啊,咱们两好长时间没联系了吧!”我说恩,完事也很干脆的告诉她我整了几张滑雪场的门票,免费的,想带她去玩玩。

    这家伙倒是也挺精明的,直接问我:“是陈冲让你叫我去玩的吧,他自己怎么不跟我打电话!”

    林若一这话一出来,我看了陈冲一眼,因为我的手机开着外放呢,所以陈冲也能听见林若一的话,他这时候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给我摆摆手,意思是不要把他给供出来,我这才给林若一说道:“不是啊,是我请你的,这不是回老家了么,人家夏雨也订婚了,其他人也忙着呢,我手里有几张票,实在是想不到要请谁去玩,你看看你跟前还有其他的闲的没事的朋友么,可以一起叫上啊,咱们......”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林若一就打断我了,她说:“你别跟我在这装哈,说实话,是不是陈冲让你叫我的!”

    我又看了一眼陈冲,他已经紧张的额头开始冒汗了,同时一个劲的挥手,看来还是不想让我承认,说真的,我这时候都想直接承认呢,毕竟这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说就说了又能咋,而且林若一明显知道是咋回事,在这装起来没什么意思。

    但陈冲的态度坚决,我也只好继续装,说就是我请的,她哼了一声,说:“我就问你吧,陈冲这次跟不跟着一起去?”

    我说我还没跟陈冲说呢,估计一会跟他说了,他也要去的吧,林若一说:“你要是跟我说老实话,不管陈冲去不去,我都会去,你要是继续在这撒谎,说啥我也不会去的!”

    林若一的话都说到这了,我自然也不好继续装下去了,而且我也没有问陈冲的意见,自作主张直接给林若一说:“没错,是陈冲叫我约你的,不过这几张票真是我自己搞到的,票不是他的,这也算是我请你玩吧!”

    林若一咯咯咯的笑了笑,说:“我就知道你们那点猫腻,真是,我又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了,真以为我现在这么好忽悠啊,不过你既然说了实话了,我也就说到做到,跟着你们去吧,一共还有几张多余的票啊,我看看能叫几个人去!”

    我说我一共有五张票,除去我跟陈冲的还有三章,林若一问我介意这三张都让她用了么,我还没说话呢,陈冲就在旁边抢先说道:“不介意啊,你要是还有多余的人,都可以一起叫来,大不了我买票就是了!”

    林若一这时候还埋汰陈冲,问他是不是有钱了不起,得瑟劲大的,陈冲接着就跟人家在那聊起来了,我看他们两个聊的也挺火热的,干脆就把手机给了陈冲,让他们好好聊,随后我就一个人去了一边去了。

    话说这林若一倒是也不像陈冲之前给我说的那样已经开始厌烦他了,不然也不会跟他这么一直聊天的,两人差不多聊了十来分钟才挂电话,陈冲挂完电话后的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可见这小子这时候有多开心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我们跟林若一见面了,她还领着两个女生呢,其中一个是短发妹,不过现在的短发妹跟当初的短发妹可不一样了,现在人家的头发是长发了,看起来女人味十足,一点不像是个假小子了,还挺漂亮的,而且身子完全发育成熟了,凹凸有致的,很性感,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倒是陈冲这狗日的似乎对人家有点兴趣,往滑雪场走的路上,他时不时的往人家短发妹身上瞄,我寻思真是胆够大,毕竟人家林若一还在这呢,也不知道收敛点自己的目光,万一被人看出来可咋整?

    至于这个滑雪场,说实话让我挺失望的,并不怎么好玩,场地并不是很大,雪啊什么的也都是人造的,来这玩的基本都是家长带着小孩子来的,像我们这么大的人很少,总之我玩的很无聊,不过陈冲这狗日的玩的很尽兴,后来干脆抓住人家的手在里面滑来滑去的,我寻思他们两个经过今天之后,感情肯定会升温很多的。

    陈冲后来还接到了一个兄弟的电话,电话里面说是查出来那个粉头发的来头了,是从省城回来的,原来在省城的酒吧里面当酒托呢,回来之后跟我们本地一个酒吧看场的男的处了对象,所以手头有不少弟兄呢,这也是为啥跟陈雅静干仗的时候底气那么足。

    可能也是林若一在这呢,陈冲并没有急着处理这件事,只是简单跟我提了一下,随后我们继续玩我们的,等玩腻了之后,他还领着我们去吃了顿饭,反正折腾到天黑,林若一她们都走了之后,陈冲才说要去找这个粉头发。

    当时我自然是跟着一起去的,这个所谓的酒吧,是今年才开的,老板是个年纪不大的人,据说跟四哥还有点关系,所以我跟陈冲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叫人来,因为叫人过来的话,那就明显成了找事了,这四哥现在仍然是我们本地混的最**的一个人,还没有人敢去他那找事呢。

    我问陈冲既然不打算叫人去闹事,那就咱们两个人去的话,能干了啥啊,还能收拾那粉头发一顿不成?

    陈冲说他先去见见那女的本人长什么样,然后能尾随到她晚上住哪里更好,摸清楚了就好下手了,我说这些交给你那些兄弟们去查就行了,你还亲自去摸人家底细啊。

    陈冲说这次的事情跟陈雅静有关,他心里太气了,而且现在也没什么事,去看看也无妨。

    话说我两到了那家酒吧之后,还在里面点了点酒喝,坐在那闲聊的时候,还碰见了一些熟人,都是原来上学时跟我们一起混的兄弟,陈冲这狗日的也是真可以,今晚我两过来最主要是打探那粉头发的事的,可他来了喝了一些酒后,又见了怎么多朋友,完事也忘了正事了,直接跟这帮朋友们喝酒吹牛逼去了,后来有点喝大发了,还领着这些人出去看他的新车去了,这家伙整的我挺无语的,本来想说他两句的,但是后来一寻思这家伙都喝多了,我这时候说再多有用吗,还是随便他瞎嘚瑟去吧。

    至于那个粉头发,我们两今天晚上也没见着,不过倒是见到了粉头发的对象,也就是那个所谓的酒吧看场子的人,这人的年纪在三十岁左右,块头并不是很壮硕,又瘦又低,发型也很普通,是个小平头,看起来不是那种张扬的人,但是他的那帮小弟,都是些五大三粗的人,而且对他特别客气,虽然不知道这人的具体来头,但我寻思既然别人能服他,那肯定有他自己比较过人的本事,其实陈冲的兄弟之前也打探到了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信息,不过他的故事很少,因为十年前他就故意伤害坐牢了,这才出来没多久,现在跟着他混的这帮人,好些个都是他狱中的朋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