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344133.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43 陈冲要砸酒吧

正文 643 陈冲要砸酒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跟陈冲在酒吧一直呆到晚上十二点多,这时候酒吧里的人仍然很多,我两出去打算回家的时候,我给尚海瑞打了个电话,因为陈冲现在喝的太多了,不适合开车,倒不是怕别人查到他酒驾,就算是查到了,他自己也有办法摆平,主要还是他这车是新车,又是这么贵的车,我跟他开着要是磕磕碰碰啥的,那就太亏了。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尚海瑞就过来了,来了就对我两一顿骂,说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一点规矩也没有,来这地方干啥,来就来吧,稍微喝两杯就行了,还喝这么多,他说我们也是为我们好,所以我也没多想,只是寻思人家现在毕竟是结婚有孩子的人了,变得沉稳得多了,跟我们完全不是一类型的人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兄弟情,那感情一直在,估计到老也都不会消退的。

    话说尚海瑞把我两塞进车的后座后,他打算去驾驶位开车送我们回家,但也就他刚准备拉开驾驶位车门的时候,突然大声吆喝了一声,说:“我草,你这车不是新买的吗?怎么这车门成这了?”

    我一开始没明白尚海瑞的意思,但是他后来又说了一遍后,我才听懂,车门估计出什么毛病了,我还专门出去看了一眼,发现车门那有个凹陷的地方,上面还有一些不知道是泥土啊还是碎砖屑之类的东西,这明显是被人用砖块给砸了一下。

    看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陈冲的新车啊,刚提回来一两天,这么短的时间门就被砸成这样了,这得多心疼?要是我的话,估计哭的心思都有了,尚海瑞这时候还问我,这个门是什么时候被砸了的,我们知道不知道,我说我们两根本不知道,来这酒吧之前车还是好好的呢,并没有这个凹陷啊,尚海瑞骂了句脏话,说:“那他妈比的就是被人砸的了,这他妈比的谁啊,手也太贱了吧,这是个新车啊!”

    因为陈冲这时候喝得醉醺醺的,他打进了车之后,就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所以我跟尚海瑞的谈话根本就没引起他的注意,尚海瑞这时候还问我咋整,是先把我们送回去,明天再处理这件事?还是现在就把陈冲吆喝醒,让他自己拿主意。

    我说车是他的,而且这凹陷肯定就是不久前闹下的,还是现在处理吧。

    随后我们两把陈冲从车里面给拽了出来,指着车门那的凹陷给他说,让他清醒清醒,因为他车里有一瓶矿泉水,我把矿泉水盖子拧开,把水浇到他头上之后,他才稍微清醒了一点,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车被人给砸了,当时他就发飙了,对着四周大喊,问是谁砸的,说要把那人的脑袋给砸烂了。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周围的街上根本就没人,空落落的,他这喊话自然是一点用也没有,因为在旁边的酒吧门口是有监控的,我就提议进去看看监控,兴许能看出来是谁呢,随后我们三个就进了酒吧,找到了那个看场的瘦小男人,因为别人都叫他天哥,以后就称呼他为天哥吧。

    因为陈冲事先知道这个天哥是粉头发的对象,所以见到人家的时候,很不客气,用那种很差的口气跟人家说:“我的车被砸了,你们酒吧的监控让我看下,看看是谁砸的!”

    可能也是陈冲说话的口气有点差了,人家直接回绝道:“监控能是你想看就随便看的吗?车被砸了就报警去,你没资格看!”

    天哥这话一说完,陈冲直接就开始飙脏话了,他几乎是吼着跟人家说的,他说:“我草你妈的,赶紧给老子看看监控,别他妈把我给逼急了啊!”

    酒吧里的音乐声跟嘈杂声是很大的,本来我们在这跟天哥说这件事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但是这时候陈冲这么用力的一吼,好多人都看了过来了,还有几个天哥的小弟,直接过来抓住陈冲就要往外面拽,那天哥也放话了,带出去好好收拾一顿。

    我跟尚海瑞自然是不能见陈冲受欺负啊,赶紧上去让别的人都松手,我当时也是喝多了,情绪也比较激动,我说他们今天要是敢动陈冲,我等会就跟他们直接干了。

    之前说过了,这酒吧里面有一些原来上学时的兄弟,这时候就都过来了,还有人估计跟天哥认识,就给天哥说好话,还说陈冲是洗浴中心的老板,不是一般人,反正那意思就是给天哥说给陈冲个面子,让看看监控算了,就算是不让看监控,那也别打人家啊,人家可不是一般人能招惹得起的。

    而这个天哥,明显把这帮人的好言相劝当成是威胁了,一点情面都不给,他还在那很放肆的骂道:“我去他妈的,开洗浴中心的又咋样?就算是市长来了也不行,在老子这地盘找事,我管他是谁呢,一律收拾!”

    说着,他让手底下的人继续把陈冲给抬出去,而陈冲就是不肯走,直接动手打了一个人,他这一动,人家那帮看场子的自然是放开手脚跟他干起来了,我跟尚海瑞也没闲着,直接扑了上去,至于那帮原来上学时的兄弟,估计都是怕惹祸上身吧,只是在旁边不停的劝架,并没有上来拦着或动手,我跟陈冲因为喝得比较多,这时候战斗力下降了太多,基本上就属尚海瑞动手最激烈了,这家伙虽然已为人父,而且经常给我们说有家室了就要沉稳,不要随便跟别人起冲突,因为现在身上的担子重了,要为家里的妻子跟孩子考虑,但这时候他一旦真的开干了,仍然跟一头愤怒的小公牛一样。

    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而且对方的人数太多,很快就把我们三个给制服了,那天哥还让人把我们扔到了酒吧大门口,又狠狠的收拾了一顿,陈冲这时候还不服气,掏出电话给他底下的兄弟打电话去了,扬言今天要把这酒吧给砸了。

    陈冲当时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明摆着是要跟人家死磕到底了,我跟尚海瑞这时候还是有一点理智的,我劝陈冲冷静点,人家既然能开得起酒吧,那绝对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听说还跟四哥有点关系呢,你家里之前跟谢大鹏他们闹的时候,就已经损失严重了,这次好不容易翻身了,可别再给你还有你爸添麻烦了。

    但是不管我怎么劝,陈冲就是不肯听,他说今天就是天皇老子下来了也不管用,他非砸了这家酒吧不成,说着,就去一边打电话去了,而且打了不止一个,打了很多个,估计是能叫来的朋友都给叫来了,我跟尚海瑞这时候也拦不住他,只能任由他了,其实这就是兄弟,明知道陈冲的选择可能是错误的,但他一旦非要走这条路的话,我们还是会支持他的。

    不到十分钟左右,就有人陆陆续续赶来了,都是跟陈聪关系特别好的兄弟,二十分钟左右的时候,人数差不多就二十多个了,这时候都聚集在酒吧门口,不过并没有急着进去,陈冲的意思是还要叫人,今天非打服那个天哥。

    我们在这等人来的时候,天哥的几个小弟就一直在门口晃悠着,一开始我们人没来的时候,他们还会冲我们吆喝,让我们赶紧滚,但是后来人越来越多了,这几个小弟也就不咋呼了,后来那个天哥也出来了,他看了看我们之后,也去了一边打电话去了,估计也是叫人去了。

    尚海瑞这时候还很无奈的跟我开玩笑,说:“老子早都已经弃暗投明了,今天真是为了你们两,又要重出江湖了啊!”

    我把尚海瑞拽到一边,说:“你跟我们不一样,你毕竟有孩子有老婆呢,等会要是真的干起来了,你就在后面晃荡着就行了,别冲的太靠前了,你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的话,你老婆那边,我们可不好交差啊,以后还敢去你家里吃饭么!”

    尚海瑞说我这话说的就一点也不兄弟了,大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这么多年了,这次是陈冲出事了,又不是别人,怎么能应付呢,他说要干就真的干,反正好久也没疏散筋骨了,今天就当锻炼锻炼。

    我们两在这说话的时候,范军后来还来了,还领了几个八龙的成员,还有很多我没见过的人,我寻思这陈冲真的是来真的了,居然把范军都给叫来了,因为我跟范军之前早就化干戈为玉帛了,所以这时候一见面也打了打招呼,范军现在看起来成熟了许多,感觉像是个三十多岁的人,皮肤什么的也够粗糙的,看样子应该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我之前听陈冲说过,这狗日的现在一直在建筑工地上干,当了包工头,钱也没少赚,但是风吹日晒的,人比较苦。

    至于其他八龙的几个成员,应该是没有混的太好的了,因为他们看起来就普普通通的多了,脸上也没有原来年轻时那一股子傲气劲了,估计生活不如意,戾气早就被磨平了吧。

    虽然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唏嘘很感慨,但这就是生活,很现实。

    半个小时左右,人就聚集了差不多四五十人了,密密麻麻的把酒吧门口都给堵上了,酒吧里面一些顾客可能也发觉这里要出事了,这时候陆陆续续的都从里面出来了,有些胆大的爱看热闹的,并没有直接走,而是躲在了一边,陈冲这时候了,还惦记着他的车呢,他觉得车离着酒吧大门太近,怕一会干起来会伤到车,他还让我把车给开到了马路对面去了。

    至于酒吧方面,他们也没有坐以待毙,他们也叫了不少人,不过可能是他们打电话比较迟,来的人并没我们多,我们这边超过五十人的时候,那边也就才二十多个,不过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天哥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淡定了,他的眉头也稍微皱起来了,估计明白自己今天招惹了一个不好对付的人了。

    其实要我是这个天哥的话,这时候过来给陈冲说说好话,然后让人家看看监控,能私了就私了了,没必要闹大,毕竟酒吧也不是自己开的,自己不过是给别人打工的,这点事要是处理不好,酒吧被砸了,那回头老板还会嫌自己不会办事呢。

    但天哥估计骨气很硬,这时候丝毫没有要跟我们和解的意思,他后来还让酒吧里的无关人员全都走了,就连服务生也给赶走了,看来是想跟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了。

    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四哥那边,这个酒吧老板跟四哥有点关系,如果他知道了有人来他的酒吧闹事,请四哥过来帮忙的话,那别说我们五十个人了,就是再多五十个,陈冲把他爸也叫来的话,估计也没什么用。

    话说回来,我们这边的人数到了六十多人的时候,陈冲就觉得差不多了,这时候他借着酒劲,也一个劲的冲天哥那边叫嚣,挑衅,还捡起砖块往那边砸,给人家门口的玻璃都砸花了,但是这天哥并没有急着过来跟我们干,他估计还在等人。

    就这样又过了五分钟左右吧,有几辆车从远处飞速驶了过来,车停下后,下来十几个手拿家伙事的汉子,年纪都在三十多岁左右,其中带头的一个人是个绑着马尾辫的男的,这个男的看穿着打扮啥的,特别有艺术范儿,感觉像是个美术老师似的,那天哥看见他之后,赶紧上去给人家汇报情况去了,我寻思这个马尾辫应该就是酒吧的老板了,看着确实年轻,三十五左右,我纳闷的是,他跟四哥的年纪也差着很远呢,跟四哥到底是啥关系呢?平辈兄弟什么的应该不可能,晚辈吧似乎年龄也搭不上,反正之前我爸在的时候,他经常跟四哥打招呼,那时候我也没见过有这个男的出现。

    这个马尾辫听完天哥的讲述后,让他的人都先退后一些,而且把家伙事什么的都收起来了,随后他走过来看了看我们,可能不知道具体哪个是陈冲,他就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笑道:“是哪位大哥来找我酒吧的事啊?能借一步说话吗?”

    他话音刚落,陈冲直接就往前面站了两步,然后指着他骂道:“你他妈是管事的不?让你们管事的过来跟我说话!”

    陈冲这么骂人家了,人家也没生气,而是继续笑道:“这位小哥,我是这酒吧的老板,这到底是发生啥事了啊,我们酒吧照顾不周了还是啥啊?您看您发这么大的火,叫这么些人来!”

    这马尾辫虽然话说的这么客气,但我从他这淡定的语气里能感受的出来,人家并不怕我们,而且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心上,这一看就是经历过事的人,在任何场面下都能保持这么淡定。

    陈冲如果没喝酒的话,估计也会跟人家好好说道说道,但他今天喝酒了,新车也被砸了,还被人干了一顿,心里面估计火气大的很呢,他很直接的给人家说:“你就是酒吧的老板是吧?那好,你给我听好了啊,我今天要砸你的酒吧!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不管你叫谁过来,我都要砸,砸定了!我他妈要是今天不把你这酒吧给砸了,老子就跟你姓!有种你就弄死我!”

    陈冲这话算是把话给说死了,一点周旋的余地也没有了,这让我也特别紧张,难道今天非砸不可了?说真的,我当时也特别好奇,马尾辫这样的人,他碰到这种事时会怎么处理?毕竟现在人数上我们占太多优势了,如果直接跟我们干,那肯定干不过,而且酒吧一样会被砸,就算是叫四哥来帮忙的话,这大半夜的,他好意思给四哥打电话说这个事么,而且四哥的人过来肯定也需要时间,估计等人来了的时候,陈冲也已经将店给砸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