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384138.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0 四哥的意思

正文 650 四哥的意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冲他爸这话说完,全场静悄悄的,我当时也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寻思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陈冲他爸让这帮人去砸陈冲的洗浴中心?那此时马尾辫跟天哥他们过来是干啥的?难不成就是要亲眼看着他们砸?

    想到这,我似乎明白是咋回事了,陈冲他爸去四哥那里,估计就是跟这帮狗日的谈好了,要当着他们的面让我们自己人把陈冲的洗浴中心给砸了,说白了就是要让陈冲自己打自己脸呗,这可比他们自己带人过来砸店要来的狠啊。

    陈冲当时就急眼了,直接跳了起来,然后瞪着他爸大喊道:“你说啥?让我的这帮弟兄砸我的店?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啊?砸我店干啥?难道不应该去干他们?”说着,陈冲很激动的指了指马尾辫他们,我这时候也看了看马尾辫他们,他们神情都淡定的很,在那很轻松的笑呢,估计都是抱着看热闹看陈冲出丑的态度。

    陈冲他爸的情绪这时候也很不稳定,他恶狠狠的给陈冲说:“别他妈跟我废话,我让你砸你就砸,大不了老子回头出钱给你重装修好!”

    陈冲这时候自然是不答应了,他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手都在那发抖呢,几秒钟后,他质问他爸这是为啥,是不是怕他们了?还说他爸怎么变的这么窝囊了,这话可能也是说的有点过头了,他爸直接没忍住,上去就甩了陈冲一大嘴巴子,陈冲挨了这一下后,直接愣在那了,整个脸都瞬间憋得黑红黑红的了,额头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了,他估计做梦也想不到他爸会这么打他。

    我当时也想过去劝劝他们两呢,他们父子两的脾气都是那种死倔,真要抬起杠来,估计谁也不会认输,其实我也挺理解他爸的,既然能做出这么个决定,还打了陈冲嘴巴子,他心里面的压力肯定也是特别大的,不然不会这样的,估计四哥那边给施加不少压力了,所以我觉得我这时候该过去了,是时候去找四哥了。

    也就是我往陈冲跟前走的时候吧,陈冲可能是太激动了,直接从旁边一个人手里抢了个钢管,我当时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跟他爸干呢,但是我想多了,陈冲拿着钢管后,就跑到了他洗浴中心的大门口,然后大声喊:“谁他妈今天要砸老子的店,就先把我给砸了,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别想砸!”

    其实我也能体会陈冲的感受,店砸了确实可以重新装修,但这时候不是装修不装修的事,而是争一个男人的尊严跟面子,要是让人家马尾辫他们砸了那也好说,可自己的人砸自己的店,人家死对头还在门口看着,这脸就丢大发了,估计以后他都要成为我们本地的笑料了,这让太好面子的陈冲,怎么能够接受?他爸年纪大了不怕什么,他还年轻,以后还要混很多年啊,这个污点可不能有。

    陈冲他爸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给陈冲的兄弟们说:“陈冲还年轻,他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我是他爸,我也不可能害他对不?我知道你们都是他最好的兄弟,现在你们听我一句劝,要真是为了陈冲好的话,就去把店砸了!”

    他这话说完,陈冲的那帮弟兄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表态,也没有一个人去砸店,我也明白,这帮人是陈冲的兄弟,肯定只听陈冲的话,只要陈冲不发话,他们是不会去砸店的,陈冲他爸又在那说了半天后,见还是没人理他,就过去打陈冲的主意去了,他这次态度好了很多,给陈冲说要认清形势,店砸了还可以装修,但是人没了或者废了,那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了。

    这话的言外之意也就是告诉陈冲,如果今天不砸店的话,可能他们父子两就要有血光之灾了,陈冲也不傻,能听出来,但他不服气,他给他爸说:“你怕啥啊,谁都是一个脑袋四条腿,咱们跟他们直接干就是了啊!”

    他爸叹了口气,苦着脸说:“一个谢大鹏咱们家都对付不了,何况四哥呢,人家酒吧老板跟四哥有关系,四哥发话了,咱们自己人砸自己店,砸完了还得赔人家损失,一共一百万呢!这两个缺一不可,否则四哥说他可不保证我或者你的安危,他那人是什么人我比较清楚,不是咱们能招惹的起的,这次就当是吃了个教训,照我说的做吧,我也是为你好,我这一把年纪了,我出什么事都无所谓了,我还不是怕你出事啊!”

    我这时候也实在是等不及了,赶紧过去给陈冲他爸说我认识四哥,我爸原来还救过他命呢,不行让我去跟四哥聊聊,看看他能不能放松点条件。

    陈冲这时候也附和着我,说让我先试试,赔钱倒是也行,砸店最好还是别了,不然他以后见了人都抬不起头来了,陈冲他爸斥责他道:“早知道今天,你当初为啥要砸人家酒吧?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净给我捅娄子!就你这样还要成大事呢?”

    陈冲估计也是听这些教训听的耳朵长毛了,他给他爸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这几天在家里他都听够了,说着,他就问我怎么联系四哥啊,是直接去他家里啊,还是其他法子,我说我这没四哥电话,要是有四哥的电话就好了。

    所幸的是,陈冲他爸就有四哥的电话,完事人家给了我电话,我直接打了过去,说真的,当时我心里也很忐忑,一点底也没有,我不知道四哥会不会给我面子,如果一点面子不给的话,我这丢人是小,陈冲他们砸店这才是最坏的啊。

    我当时是用的我的新号码打的,所以四哥并不知道我是谁,他接听后喂了一声,问我是谁,我说我是童童,他可能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啥的,还反问了一句童童?不过马上就明白我是谁了,他哦了一声,说:“哦是你啊,找我有啥事吗?”

    因为事情比较紧急,我也没跟他多说,很直接的就把陈冲的事给他说了,希望他能网开一面,四哥当时给我说了一大堆,反正意思就是他也挺为难的,他说酒吧老板,也就是那个马尾辫,他有个哥哥原先跟四哥关系特别好,哥哥也是后来死了,临死前托他照顾好马尾辫,所以他对马尾辫也挺好的,马尾辫之前一直在上海,这才回来开了个酒吧,他也一直很支持的,现在酒吧被砸了,起码损失了钱了,这笔钱必须得陈冲家里出啊,而且他说男人嘛,都是好面子的,酒吧被砸了,总得找回点面子啊,这些都是马尾辫的意思,他也管不了太多。

    四哥这话的意思也比较明显了,就是不愿意帮我呗,我寻思也是假惺惺的,说什么都是马尾辫的意思,他管不了太多,他要是不怎么管的话,陈冲他爸能这么害怕?

    可我这时候也没办法多说,只能一个劲的求四哥,后来还把我爸给搬出来了,说就当是看在我爸的份上了,这次绕过他们吧,让他们赔酒吧的损失就行了,大不了多赔点钱。

    四哥估计还是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他搪塞我说这件事得跟马尾辫聊聊,他现在还不敢下结论呢,我寻思这马尾辫就在附近呢,便给四哥说他人就在附近,要不要把电话给他。

    四哥当时沉默了片刻,估计没想到马尾辫在附近呢,随后他给我说那行吧,我这才赶紧朝着马尾辫跑去了,一边跑一边跟他说四哥找他聊几句。

    马尾辫当思都愣住了,不知道是没听清我的话,还是吓住了,他问我谁要跟他聊几句?我说四哥,随后他就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我,估计很纳闷我为啥会跟四哥聊上天吧,他接过电话后,就跟四哥聊了几句,反正从马尾辫当时说的话来看,他自己似乎是不愿意退让,但四哥肯定也开口说情了,他多多少少还是得给四哥点面子的,所以他跟四哥聊完后,又把电话给了我,这时候四哥跟我说:“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他也多多少少做了点让步,那洗浴中心就不用你们自己的人砸了,让他找人砸,这样也算是给陈家留点脸面,至于那一百万的赔偿,我看在你的面子上给算一半,赔五十万就行了,我也只能做到这份上了!”

    四哥这话说完,我心里也说不上是啥感觉,看来这店还是得砸,我寻思赔钱都是次要的,主要就是这个店的问题,陈冲最不希望的就是店被砸了,可四哥话都说到这了,我估计再求情也没什么用了,所以给四哥说了谢谢只好,就把电话给挂了,完事那马尾辫还用那种特别好奇的眼神看着我,同时问我:“你跟四哥认识?你们是啥关系啊?”

    他当时的口气也不太好,反正那意思就好像是我不可能认识四哥一样,我也懒得搭理他,只是问他:“四哥刚跟你说的那些,你都听见了吧,你们自己找人砸店,然后我们再赔给你们五十万就是了!”

    马尾辫当时似乎还想多说啥,但是最后也没说出来,只是一摆手,说:“算了,就按四哥说的来吧,这次算是陈家运气好,不过被有下次了啊,下次再给老子找事,我可一点面子也不给了!”

    说着,他就去了一边打电话去了,估计是给他的弟兄们打电话叫了,而我这时候也过去跟陈冲还有他爸说了下四哥的意思,反正店是必须得砸,没跑了,钱可以少给五十万。

    陈冲他爸听完还是挺高兴的,他觉得这个算是比较大的让步了,还一个劲的夸我这个面子值钱,五十万就这么省了。

    而陈冲他不关心钱的事,他只在乎店,所以听说这时候店还是难逃一劫后,脸色有点难看,他问我没办法了啊,能不能不砸店,多赔点钱也行啊,我说四哥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估计没什么周旋的余地了,陈冲他爸这时候还拍拍陈冲,说:“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不用你们的人自己砸了,这样也不算是太丢人,咱们的店砸了再重新装修就是了,不怕!”

    说着,陈冲他爸就让陈冲的那帮弟兄们都散了吧,但是他们并不听陈冲他爸的话,只是站在那不动弹,都看着陈冲,似乎是在等陈冲的意思,陈冲沉默了好半天后,叹了口气,给他的兄弟们摆摆手,说都撤了吧。

    他这意思也很明显了,就是认同了四哥的意思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