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3601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1 砸店
    陈冲这话说完之后,他的那帮弟兄们并没有撤退的意思,估计都觉得陈冲现在有事,就这么走了的话有点不够意思,还有几个人上来问陈冲事情到底咋处理啊,真的让他们砸店啊,他们还说他们不怕惹事,要是陈冲有什么需要的话,只管说一声就行了。

    他们的意思其实也很明显了,就是也不愿意让马尾辫他们砸车,都希望跟他们正儿八经的去干一趟,但这个机会,马尾辫会给我们吗?

    那肯定不会!

    陈冲当时不知道是被兄弟们的话给感动到了,还是觉得自己的店要被砸了太无奈心里面苦,这时候感觉眼睛都湿了,随后他把脸转到一边,估计是不想让人看见他这样子,完事冲他的兄弟们继续摆摆手,说:“都散了吧,有事的时候我会再叫你们的,你们到时候可别嫌我烦就是,今天这事没办法了,我也挺无奈的,就这么地吧!”

    陈冲这话说完,他爸也督促了几句,让他的弟兄们赶紧走,这帮人这时候才开始散场,不过最后还留了一些跟陈冲平常走得最近关系比较好的兄弟,他们似乎不愿意走,说要在这一直陪着,但陈冲硬是让他们走了。

    人都走后,陈冲他爸可能是不想看店被砸的那一幕,也开车走了,临走的时候嘱咐陈冲说:“对面的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你别跟他们闹知道不?男子汉要成大事就要能屈能伸,现在受的这点委屈其实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财富,忍着吧!”

    说完他爸就走了,随后那马尾辫的人也陆续开始来了,他们的人倒是没来多少,只来了二十来人,马尾辫还给我们得瑟道:“我们的人虽然没你们那天砸店的人多,但是二十多个人也足够了,慢慢砸就行,一时半会砸不完,我们就砸一天!一天要是还砸不完,我们就砸两天,反正砸的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失望”这两个字的时候,马尾辫还故意加重了语气,这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肯定会砸的特别狠,不会给我们留一点面子。

    我给他说未来时间还长着呢,欠下的债早晚是要还的,别高兴的太早,陈冲这时候也用手指了指他,虽然他没说话,但明显是在警告马尾辫,马尾辫倒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指了指陈冲的洗浴中心大门,冲他的那帮手下喊道:“给我砸,能砸的都给我砸了,砸到你们没劲了!”

    他这话一落,他手下那帮人瞬间拿着家伙事冲那边跑去了,有的人可能是比较激动得瑟,还没跑到大门口呢,直接就把手里的钢管甩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大厅的玻璃上,虽然玻璃很结实,没有被打烂,只是打花了,但这种行为可见他们多嘚瑟。

    接着他们的人就进了洗浴中心打砸去了,不过马尾辫跟天哥并没有进去,就在我们两跟前站着,用那种特别得意的眼神看着我们,我跟陈冲也没理会他,陈冲还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说:“老子记住今天了,等明天的今天到来前,我肯定让他们两个痛不欲生!”

    陈冲说这话的时候,两个眼珠子就狠狠的盯着他们两,我也明白,他这时候肯定是下了决心的,这么说了就肯定会付出行动,至于他会怎么做,这就是以后的事了。

    过了差不多有十五分钟左右吧,那个天哥还突然冲我们这边吆喝了一声,当我跟陈冲看向他的时候,他就用下巴指了下陈冲,然后问道:“我听人说你找人打听我跟我对象了,是么?”

    陈冲倒是也干脆,直接说:“打听了咋了?”天哥笑了笑,开玩笑的说道:“你他妈是不是喜欢老子了啊,没事打听我干啥啊,要打听你就直接过来问我呗,问别人干啥?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冲直接就骂了句滚,说不愿意听他在这瞎逼逼,可能是他骂得有点狠,让天哥觉得一点面子也没有,天哥当时就想过来跟陈冲干,陈冲自然也是一副随时奉陪的样子,不过两人都被我和马尾辫给拽开了,我给陈冲说暂时先别跟他们闹呢,等回头再找机会吧,那天哥被拉开后,还指着陈冲骂,说他不够爷们,居然打听一个女生想对女生下手,他说有什么事就冲着他来,别打他对象的主意。

    说真的,这个天哥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他这时候保护女朋友的这股劲我还是挺喜欢的,算是个爷们吧,就是不知道他其他的人品咋样,我估计也不会差,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兄弟拥护他了。

    话说这帮狗日的砸了有半个多小时都没砸够,让我和陈冲觉得特别气愤的是,有人还专门拿来了两个大铁锤,在那不停的敲着地面,把地砖都给敲碎了,这明显是要砸得彻底啊,我寻思陈冲回头装修啥的,肯定要花不少钱了。

    他们继续砸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能砸的都已经砸了,马尾辫这时候就叫他们停了,然后从车里拿了一个DV,让天哥拿着去里面拍摄了一大圈,随后他自己也进去看了看,估计是觉得挺满意的,一脸享受的样子走了,他走后,陈冲也跟我进去看了看,咋说呢,里面那场面我感觉比地震过后还要惨,只要是能毁坏的全毁坏了,陈冲本来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了,这时候看着里面被砸成这B样,情绪又激动起来了,手都握紧拳头了,嘴里一个劲的嘀咕着,说早晚有一天要加倍还给他们。

    其实我也挺能理解陈冲的感受的,毕竟这是自己创业开的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精力财力,最后就这样没了,能不憋屈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陈冲,我觉得就这么陪着他比说那些安慰的话要管用的多,陈冲就这样在屋子里坐了好一会,抽了几根烟之后,他说:“算了,砸都砸了,在这难受有啥用啊,回去跟我爸商量商量,看看这个店是咋整,重新翻修下还是再另找一块地!”

    说着,他就去一边给他爸打电话去了,打完之后给我说他先回去了,让我有啥事给他打电话。

    话说我自己往回走的时候,心里面也挺不舒服的,那感觉就好像是人家砸的是我的店一样,同时我心里面也有个念头,那就是自己一定要混起来,谁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要是能混的像四哥那样,就不用担心这些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给陈冲的打击挺大的,他应该起码要老实一阵子,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天晚上的时候,他就给我打电话说王权被取保候审了,出来了,问我去不去收拾他。

    虽然我也特别想收拾王权,听到他出来的消息后我也挺激动的,但是这时候我并不想让陈冲掺和这件事了,毕竟他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而且刚经历了这么一件事,要是再捅出什么篓子,那他爸要跟他断交了。

    所以我忽悠陈冲说先让那小子再逍遥一天,明天再去吧,今天晚上我这有点事情,陈冲说这样也好,正好今天晚上跟他爸好好聊聊洗浴中心重新开张的事。

    跟陈冲挂完电话后,我就一个人出了家,找了一家五金店买了一把趁手的家伙事,然后就找王权去了,之所以带家伙事,那是因为之前跟王权交过手,虽然自己占了上风,但是王权的劲还是蛮大的,而且他那人看着比较偏激,我觉得拿个家伙事比较有底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