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4065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2 可怕的王权

正文 652 可怕的王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之前陈冲找人查过王权,所以我这时候也大概对他有个了解,他没爸没妈,就只有王宝顺这一个亲人,至于平常住的地方,可以说是居无定所,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但是大部分的时间是在火车站那一片的城中村租住,我今天能不能找到他,那完全是靠运气。

    火车站,这不用我说了,大家应该都明白,每个地方的火车站相对城区其他地方来说,都是比较脏乱的,我到了那之后,找到了王权租住的城中村,但他具体住在哪一块我也不清楚,本来吧,还能问问陈冲,看看他能不能提供更确切的地址,但是现在我也不能让他知道,只能自己去找了。

    所幸的是我们这地方本来就不是多大,城中村也不是很大,我就这么挨家挨户的找,还真就在其中一家租房那,打听到了王权。

    他租的这家租房并不大,也不豪华,看起来比较差,租房的主人是两个看起来挺憨厚的夫妇,年纪差不多四五十岁左右了,其实也就是人家两个比较老实,所以我过来一问有没有个叫王权的住在这时,他们很诚实的就告诉我了,还问我是王权的朋友啥的啊,来这里找他吗?

    我自然是假装说是朋友,然后问他们王权现在在屋子里么,他们说不在,反正老两口的意思是,王权虽然在这租了个房子,但是并不经常来睡,一个月也就十天左右在这睡,而且他这人性格比较孤僻,也不跟人说话啥的,除了有个叔叔经常过来找他外,也没其他的人来找他了,所以他们老两口见我来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

    可能是我问的有点多了,老两口后来还起疑心了,突然给我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这小子前几天好像是犯了事了吧,民警过来还问过他们呢,你来找他,不会也是因为这些事吧?”

    我赶紧摇摇头,说不是,说我是王权小时候的同学,听朋友说他在这边住着呢,所以就来随便问问,随后老两口也没说啥了,只是给我说想找到王权的话,那就完全靠运气了,我要是愿意等的话,就在这等着吧,他们还给了我一点信心,说王权一般两三天之内,总要回家里一趟的,这两天并没有回来,估计也快了。

    因为我也实在是闲的没事干了,寻思等就等吧,但我并没有在他们这租房门口等,因为这老两口看着挺淳朴善良的,我可不想把他们给牵扯到这件事上,我在斜对面的租房那租了一个靠街边的屋子,就在里面朝外面看着,希望等到晚上能等到王权的身影。

    说起来自己今天的运气还真的挺不错的,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吧,我就见王权从远处的街口往这边走呢,这时候我别提多紧张了,感觉全身都要沸腾了一样,再想想陈雅静那张脸,我的火气瞬间就起来了,我也没多想,赶紧就出去了。

    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这狗日的还没有走过来呢,我连一秒钟的时间都等不及了,直接就朝着他跑过去了,离着他还有十米远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我了,当时我还以为他要转身就跑呢,但是没有,他只是愣了一下,完事就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了,我这时候也忍不住了,直接边跑边骂,问他是不是男人,怎么对一个女生动那么狠的手。

    这家伙当时没搭理我,而是扭头四下看了看,估计是想找家伙事,刚好旁边有个摊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扫把拖把什么的,他直接就朝着拖把摊那跑去,估计是想拿拖把过来干我吧。

    其实拖把的木头把子并不结实,就算他拿到的话我也不会害怕的,但是他不拿总比拿着好吧,所以我这时候自然不给他机会,也朝着拖把摊子跑过去了,当他走到那拿起拖把的时候,我也到跟前了,借着惯性,直接跳起来朝着他侧腰那踹上去了。

    我这块头,加上我这速度跟力量,他挨了我这一下后,直接就摔倒在地了,我也没给他爬起来的机会,直接扑上去揪住了他,接着就往他的脸上一个劲的招呼拳头,用肘击他的脸,这家伙一开始还想反抗想推开我,但是后来发现根本不是我对手,所以也干脆放弃反抗了,我这时候打他的时候,嘴里也一个劲的骂着草你妈,说真的,当时越打他越生气,一点解气的感觉也没有,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还不停的警告他,问他以后还会不会再去找陈雅静的麻烦。

    其实这个也是我最关心的,因为我就怕我找了王权收拾了他之后,回头他不敢找我报复,再去找陈雅静麻烦的话,那我可就是好心帮了倒忙了,所以这时候才质问他的,但是他这时候跟哑巴了一样,任凭我打他,就是不吭气。

    他越是不吭气,我就越生气,我当时还抬起头,想看看四周有没有砖块什么的,要是有的话就用这个砸他的脸,毁他容的心思我都有了,但就在我转头四下看的时候,一个没留神,发现后腰那刺疼了一下,刚开始我还没怎么,但是猛然间就反应过来了,这家伙估计是用家伙事刺我了。

    因为以前被这玩意刺过,所以我对这种感觉很敏感,此时这么一疼,我就知道咋回事了,怕他还会再刺我,我直接跟弹簧一样就弹开了身子,这时候再看他的时候,手里面果然就拿着个东西呢。

    这家伙可给我气炸了,当时我也没心思看我后腰到底怎么样了,怒火充斥着我的整个大脑,我来之前不就也买好了东西了么,所以这时候也没跟他多客气,直接掏出东西就朝着他肚子上刺了几下,这家伙当时看见我掏出东西的时候,还想起身跑,但是没来得及,我当时刺的是又准又狠,也压根就没考虑什么后果,直到他在地上翻滚的时候,我心里才开始有点慌了,寻思自己刚才干啥了?

    我捅了人了?而且不是单捅一下,而是连着捅了好多下?

    虽然当时很快我脑子就清醒过来了,也意识到自己犯错了,但我并没有马上对他进行救治措施啥的,我觉得他这一切都是活该的,这都是欺负陈雅静所该付出的代价,我当时心里面还想呢,假如这次事情闹大了,我最后坐牢了,为了陈雅静去做这个牢值得吗?

    答案是值得的!

    王权倒地后,周围有很多人都围过来了,有的在那吆喝捅人了,有的吆喝着赶紧报警,还有的斥责我跟人家有啥仇,怎么下这么重的手,倒是也有两个见证了事情经过的,说是王权先捅得我,然后我才下手的。

    我当时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后,觉得我不该在这呆着了,于是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还有几个胆大的人在后面吆喝我,让我别跑,说把人家捅了得负责,但我压根没搭理他们,直接走了。

    说实话,一开始捅了王权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是挺紧张的,倒不是害怕,就是紧张,但是后来逃离了现场之后,看不见王权他人了,我心里面就淡定的很了,我也明白,警察啥的随后可能会找到我的,但我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是王权先动手捅我的,我只是正当防卫,估计走走关系掏点钱,也没啥的,况且陈雅静这次能出事,多多少少算有点我的责任,这就算是还了她了。

    至于我被王权捅的那一下,我后来也检查了一下,其实并没什么大碍,就是刀剑刺破了我皮肤了,伤口并不深,主要还是幸运在现在天气冷了,我今天穿的又比较厚,他这捅我的一下,刚好被我腰带边缘格挡了些许,所以我才没大碍的,想想这王权也是够亏的,他没怎么伤到我,却让我给狠收拾了一顿。

    回到家差不多十来分钟吧,陈冲的电话就打来了,当时我也没多想,但是一接听电话,才明白他原来是因为王权的事给我打电话的,陈冲当时很激动的问我:“你他妈怎么搞的啊,是不是自己去收拾王权去了?咱们不是说好了明天的么,你不是跟我说有事么?”

    我寻思这家伙咋知道呢,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了,我也就没必要在忽悠他了,我说:“那你家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要是再惹出乱子什么的,那你爸那不得狠收拾你啊,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应付得了,所以我自己就去了!”

    说着,我还问陈冲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陈冲先是骂了我好几句脏话,说我不够哥们,给陈雅静报仇这件事,他也应该掺合,完事给我说道:“那狗日的现在在医院抢救呢,是死是活还不清楚呢,人家民警不知道咋的查到我这里了,说是怀疑我跟前一个兄弟捅了人,现在联系不上跑了,让我配合他们调查情况,然后还有人给我描述了下你的外貌,我这一寻思就是你,你他妈闯大祸了!要死人了知道嘛,你就等着赔人家一条命吧!”

    陈冲这话一出来,吓得我心里咯噔一下,在医院抢救呢?真的假的啊?我当时下手也没这么重吧?不就捅了他几下么,而且是肚子,又不是要害地方,我明明有分寸的,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呢,肯定有人马上就报警了,那地方在火车站附近,交通也便利,去医院也方便啊,应该没大事吧!

    我寻思可能是陈冲这狗日的吓唬我呢,就给他说别吓唬我啊,我现在心里面慌着呢,陈冲说是真的,那民警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不过马上他就安慰我,说:“你也别太慌了,虽然人是你捅的,但是他抢救这件事跟你也没太主要的关系,你捅了人家之后,你不是跑了嘛,完事这狗日的自己居然拿着刀又朝着自己肚子狠捅了几下,那感觉就好像是想自杀一样,要不是周围的人拦着,肯定当场就死了!当然了,这些是民警听围观群众说的,具体咋回事咱也不清楚啊,这样吧,我已经给你找了关系了,你现在跟我去派出所一趟,咱们先把情况给人家叙述一遍,毕竟这种事你想躲也躲不了,去看看派出所那边怎么处理吧!”

    陈冲这话更让我吃惊了,我走后,王权自己拿着刀捅了自己了?他这是干啥?不想活了?还是想讹我呢,多给我要点钱?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