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4494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4 姚晨晨

正文 654 姚晨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冲会把这件事告诉陈雅静,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告诉人家了,与此同时我心里面也比较好奇陈雅静知道后心里面会怎么想,能不能一感动,然后就忘了我之前的过错原谅我了?

    我问陈冲陈雅静知道后咋说的啊,陈冲说也没咋说,就是说了个知道了,然后也没说其他的话就把电话给我挂了。

    这就让我有点忐忑了,隐约觉得陈雅静还是有点生我气的,不然她要是不生气的话,听到我捅了王权的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跟我打电话联系我的,但是她并没有,而这样也就更让我好奇了,陈雅静到底那晚上经历啥了啊,怎么生这么久的气?

    陈聪随后还给我说了说要去收拾粉头发的事,他说既然王权已经让我收拾了,那他就去收拾粉头发去,他打算明天找点人去跟踪那个粉头发,然后趁机收拾她一顿。

    可能是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我感觉太累了,也不想陈冲太折腾了,就给他说能不能安稳几天啊,这几天发生的事也太多了吧,要是再出什么事,你自己还能应付得了吗?

    陈冲说他才不怕呢,而且事越多越好,他也想借此看看自己到底能承受住多大的压力,还说一旦熬过去了,他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的话,就能很轻松的应对了,我跟陈冲的理念还有价值观是有点不同的,所以这时候也明白多说无益,便不跟他说了,简单聊了几句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天晚上关青青回来的时候,陈真是跟着一起来的,除了他们两个外,还有一个小女孩,年龄看起来在十六七左右,高中生模样,长得一般般吧,不知道她经历了些什么,看起来整个人惶恐不安的,而且像是受过打击一样,整个人的情绪不太高,关青青给我介绍了一下,说这个女孩叫姚晨晨,是陈真的远方亲戚,因为家里面出了事,所以暂时在我们本地住一段时间,陈真那里住着不方便,所以就带回来了,她还问我没什么意见吧。

    这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我说家里地方这么大呢,随便住吧,完事陈真还给姚晨晨说了我的名字,让姚晨晨把我当哥哥,还让她叫我哥哥,但是姚晨晨就跟个木头人一样,只是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当然我也不在意这些,毕竟我跟她也不熟,只是比较好奇她看起来像是经历了什么大事一样,到底是啥呢?

    因为暂时只有我的屋子跟关青青的屋子可以住人,所以关青青把自己的屋子先收拾了下,让姚晨晨今天晚上睡在这,而她跟陈真收拾得差不多了之后,就出去了,说是今晚去外面睡,临走的时候,关青青还一直看着我,看她那架势似乎是有话要跟我说,但最终也没说出去,我寻思她可能是有什么话要嘱咐我吧,只是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好意思说吧。

    他们走了之后,关青青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姚晨晨这两天心情不好,情绪也很激动,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我担待着她点,还跟我说姚晨晨有自杀倾向,要是听见隔壁屋子里有什么动静了,就及时去看看。

    关青青这话让我有点懵逼,我寻思咋回事啊,怎么现在的人都不想活了啊,都想自杀啊,这才碰上一个要自杀的王权,现在又碰上一个姚晨晨,命都这么不值钱吗?

    当然了,跟王权不一样的是,我觉得这个姚晨晨应该不至于这么变态,她应该是生活上受了什么比较严重的打击了,我还猜测是不是家里人发生不测了啥的,还是等以后有机会了问问关青青吧。

    可能是晚上睡觉前心里面有心事,一直在想王权的事,或者是姚晨晨的事,我这晚睡得不是很好,反正睡眠很轻,稍微有点动静我就醒了,后来两三点的时候我醒了一次,听见隔壁的床好像是有动静,一开始也没怎么往心上放,但是猛然间想起关青青的话来了,这可让我紧张起来了,这家伙莫不是在自杀呢吧。

    说句老实话大家别骂我哈,当时我想到这点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并不是这家伙的生命啥的,而是想到要是她死在我家了,那对我来说真是太亏了啊,多不吉利啊,我这房子还是新买的呢,今年才装修完住进来,要是这就死了人的话,以后我怎么在这里住?就算是把房子处理了转手卖了,那肯定也卖不出价钱,肯定损失不少。

    主要也是因为我跟人家不熟,所以当时最关心的是自己房子的事,话说回来,我听到那边有动静后,没有多想,赶紧就下了床,鞋都没有穿,直接就过去敲她的房门了,敲了几下后,里面就一点动静没有了,我这时候也在吆喝,问:“你在里面干啥呢?”

    第一次我问的时候,她并没有搭理我,我后来问了好几遍她才回我,说:“啥也没干啊,回去睡你的觉吧!”

    她的口气当时特别不好,我能听出来带点厌烦的口气,这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你他妈住在我家了,还跟我这口气说话,这感觉就好像是当年尚海瑞刚来我家时差不多,不过那时候我更讨厌尚海瑞一些,因为他一出场就跟我站在了对立面,他的姐姐是我爸的情人,我接受不了。

    虽然姚晨晨说啥也没干,但我心里不相信,怕她忽悠我,所以一个劲的敲门,让她把门开开,她还问我是不是神经病,人家女生一个人在房间里呢,又跟我不熟,怎么能开门呢,反正不管我怎么敲,她就是不开门,还骂了我一堆难听的话,我见她这一骂我,心里也差不多放松了,这时候还能骂的出来,应该不是要自杀,所以我就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我又被姚晨晨给吵醒了,她是上厕所吵醒我的,但是这次我心里并没有不爽啥的了,因为至少证明她现在还活着呢,昨晚应该没自杀。

    后来我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在旁边的纸篓里,扔着很多用过的卫生纸,在上面有很多的血迹,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女生来例假了那种血呢,但是后来一看不对劲,女孩来例假的话应该用卫生巾啊,为啥要用卫生纸,而且这血的颜色也很鲜艳,虽然我是个男的,但我好歹也有过对象啊,我知道女生来例假的时候,那血的颜色是比较深的,所以我很快就察觉到这血不正常了,后来我还去推姚晨晨的门了,门当时是开着的,推开后她在被窝里躺着呢,而在旁边的地面上,还留有一点血的痕迹,明显是用东西擦拭过的,只不过没擦干净而已,我寻思可能是她昨晚上自杀未遂啥的,然后早上怕我们发现,自己把血又给擦了吧。

    想到这,我心里面七上八下的,寻思好险啊,这狗日的差点就死在我家里了啊,这要是真死了,我得多倒霉啊,当时心里面可能也是有点生气,就想直接过去质问她昨晚上到底干啥了,也想用手机拍下地面上的血迹回头拿给关青青看,让关青青跟陈真处理她,但是就在我走到她跟前,打算用手机拍地面的血迹时,我心里面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我小的时候,爸妈离异,我跟着我爸,我爸经常喝醉酒打我,也不怎么管我,那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在这个世上没亲人,无依无靠的,性格也很孤僻,也想过死然后一了百了,只可惜那时候自己年纪太小,没有自杀的勇气罢了,后来还是碰到了关青青,才让我的生活里多了一些乐趣。

    而此时呢,虽然不知道姚晨晨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但我明白,每一个想过自杀的人,肯定都是对生活没有激情,失去了乐趣的人,我如果这时候再训斥她,或者去给关青青告状的话,她肯定会越发的对社会和生活失望,到时候肯定会更想自杀的,虽然跟她不熟没什么关系,但好歹是一条人命,我也不希望这一天会发生。

    所以我想换一种方式,看看能不能帮帮她,我随后走到外面,找到拖把,完事回来给她擦拭地面上的血迹,同时给她说道:“这地面上的血迹不擦干,回头你哥他们回来肯定会发现的,我就不告诉他们了,给你保密,不过你现在要让我看看你的手腕有没有伤口啥的,被褥跟床单上有没有血迹,有的话我跟你赶紧处理一下,还有厕所的那些卫生纸,也得处理!”

    我这话一出来,姚晨晨直接翻身看着我,也就是她这时候翻身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腕那有个血口子,估计是这家伙昨晚上割腕了,看来真的被我猜对了,真是好险啊。

    她当时看我那眼神,充满着惊讶与疑惑,好半天后,她开口说话了,问我:“你真的不给他们说?你能保证?”

    我说我小时候也跟你一样,也想过自杀,所以能体会你的心情,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但是你要听我的话,跟我去医院包扎下伤口,床单跟被罩上面如果有血的话,就拿下来去洗一下,你要是不愿意洗的话,我就拿去外面的洗衣店去洗。

    她皱着眉头看了我几秒钟,然后给我说让我先出去下,她穿好衣服我再进来,从她这时候跟我说话的口气上来看,她似乎已经对我少了一些戒备心了,我心里也有种成就感,我出去呆了差不多五分钟吧,她就出来了,手里拿着脏床单跟被罩,同时问我陈真他们啥时候回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回来,不过咱们最好还是赶紧出去吧,一会他们回来了找不到咱们了,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我就说带你去吃早餐了!”

    姚晨晨没说什么,把床单跟被罩放下后,去了厕所收拾卫生纸去了,收拾好了后我两就出去了,因为时间太早呢,外面的洗衣店都没开门呢,我就先找了个诊所把她手腕上的伤口处理了下,当时处理伤口的大夫还用那种特别异样的眼光问我们,这伤口是怎么来的,姚晨晨支支吾吾说不上来,我撒谎说是不小心割的,大夫后来还说了一大堆感情上的事,还拿她自己小时候的事说事,反正那意思就是说,人家把我们两个当成情侣了,以为是情侣之间吵架,女的想不开要割腕自杀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