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4508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5 粉头发惨了
    伤口处理完了后,我们找了家洗衣店把床单被罩放那,然后去吃了点早饭,果然如我猜测的那样,关青青跟陈真回去后发现我们不在了,然后给我打了电话,我说我带着姚晨晨出来吃饭了,关青青当时还用那种特别惊讶的口气问我:“真的假的啊?她还会跟着你出去吃饭呢?你怎么把她带出去的?”

    我说就乖乖的跟着我出去啊,难不成我还绑着她出来啊?关青青笑了笑,说真是让她意想不到,完事还问我床单跟被罩怎么没了,我说脏了,拿出来洗了,她还说花那冤枉钱干啥,应该扔那她回去洗的,我说现在天冷了,你洗伤手,还是去外面洗吧,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

    关青青说我懂事了,懂得关心她了,完事嘱咐我跟姚晨晨早点回去,别在外面玩太久,我说知道,其实我也明白关青青的意思,她肯定是怕在外面呆久了不安全,怕我看不住姚晨晨,比方说她往车轱辘下面钻啊等等。

    吃完饭我跟姚晨晨往家里走的时候,她还突然问我:“你小时候为啥想自杀啊,能给我说说么?”

    她这么一问我,我心里就放心了,这说明啥呢,说明她有了要跟人交流的想法了,这种想自杀的人,一般都是性格孤僻,不与人交流,她这时候主动跟我说话,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了,我并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跟她交换了一个条件,我说:“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也得告诉我,行不?”

    她点点头,意思是可以,随后我就把我小时候的事给她讲了一遍,反正讲这些的时候,自己心里面也想到了原来的种种,挺不舒服的,尤其是更想我爸了,小时候没觉得他的好,现在了居然这么想他,估计小时候的我,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长大后有一天会这么想自己的爸爸。

    姚晨晨似乎对我小时候的事很感兴趣,我在跟她讲的时候,她问了我很多,后来我还问她到底为啥想自杀,是不是跟我那时候一样,受够了家里的打骂啥的啊?

    她苦笑着摇摇头,说:“我跟你可不一样,我爸妈的婚姻感情一直特别好,很恩爱,而且也没离婚,我从小就特别幸福,他们把我当宝贝一样,一点委屈都不让我受,我曾经都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说到这,我还看了姚晨晨一眼,她讲这些的时候,脸上都满满洋溢着幸福,可见她原来有多幸福啊,我问她那然后呢,现在变了吗?

    我这话问完后,她的脸色也瞬间就变了,她叹了口气,说:“我爸妈都被人给害死了,跟霖居然起了口角,邻居就害死了他们,现在人都跑了抓不到呢,我到现在都没办法相信,我爸妈他们已经不在了,我总觉得我早上睡醒之后,他们就会出现在我身边,就会......”

    姚晨晨的话说到这不说了,因为她已经开始哽咽起来了,紧接着就开始哭,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下我可慌神了,我是真见不得女生哭,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给她说我跟你也差不多了,我爸没了,我妈现在也得了癌症了,估计也就快要死了,到时候咱们可就真的一样了,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你就把我当哥哥吧,我把你当亲人,以后我来照顾你,你一定要相信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呢。

    其实吧,一开始给姚晨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包含多少感情,这话也就是搪塞她,安慰她的,毕竟我们两不熟悉,我也不了解她,但是她要真的想当我妹妹的话,我也是欢迎的,反正我就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我没想到,随着我们两认识的时间加长,我们的感情也会越来越深,亲如真兄妹一样,当然了,这里说的感情是兄妹情,而不是男女情,大家别想歪了,总之后面也发生了一系列的事,这里我就先不说了。

    姚晨晨哭过之后,似乎也算是宣泄了心情了,等我们回到小区的时候,她看起来就好多了,快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又问了我一遍,真的不会给他们说昨晚的事吧,我说我不说,同时还笑着问她:“你既然都不怕死了,为啥还怕他们知道啊?”

    她说她就是怕陈真知道,因为陈真这段时间对她特别好,她也自杀过几次,被陈真撞见后陈真特别伤心,所以她不想让陈真知道,我说明白,完事还提醒她把自己的袖子整好,盖住手腕,别被他们看到。

    回到家后,关青青跟陈真正在那做早饭呢,他们两还没吃饭,看见我们回来后,关青青似乎放心了,欣慰的笑了笑,可能是姚晨晨刚哭过,眼睛有点肿,关青青看了她一眼后,似乎有话说,随后趁着别人不注意,她偷悄悄的把我拽到了一边,问我咋回事,我也确实按照我给姚晨晨说的那样,坚决给她保密,我给关青青说你别问那么多了,反正没什么事就是了,关青青拍拍我肩膀笑了笑,说:“行,姐信你,毕竟你现在是个大小伙子了!”

    关青青跟陈真吃过早饭后,还想带上我们两个去附近比较近的地方玩玩,但是姚晨晨不想去,随后他们也放弃了这个念头了,到了这天中午的时候吧,陈冲给我发了几个彩信,当我点开看到里面照片的时候,直接吓懵了。

    当时他给我发的是粉头发的照片,但她的头发已经不见了,被剃光了,而且明显不是专业理发师给剃光的,倒像是外行人用剃子瞎剃的,看上去跟狗啃过一样,反正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且在她的脑门上有一小块头皮不见了,看上去血肉模糊的,陈冲说这块算是报了陈雅静的仇了,让粉头发这里以后也长不出头发来,我还问她这是谁剃的,是他剃的啊?

    陈冲说对,自己亲手剃的!

    说真的,虽然粉头发把陈雅静头发给拽下来这事让我觉得也特别心疼特别生气,但是我觉得人家两个毕竟是女生约好了干仗,陈雅静的头发也是在干仗的时候造成的,粉头发恶劣程度倒也不是多大,但是陈冲这明显就是针对性的整人家头发的啊,而且对于女生来说,头发的重要性就不用我多说了,他就这样把粉头发的头发给剃光了,人家不跟他拼命吗?回头要是天哥知道了,不的找陈冲麻烦啊?

    我是真想不懂陈冲了,现在这节骨眼上了,还要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这件事做的不光彩,很不男人,自己不占理,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太过了,要我说打一顿,头发扯下来一块都没啥的,给整个头发剃光,跟尼姑一样的,确实过了。

    但我也不好说陈冲说,只是给他说小心点吧,天哥回头知道了肯定不会轻饶他的,他说他既然敢做,就做好了人家找上门的准备了,还说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这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就等着天哥上门收拾他呢。

    我给他说下次可别这样了,对女人下手这么重,不是你陈冲的风格啊,陈冲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想对女人下这么重的手的,但是她触碰我底线了,我的底线就是我的家人跟亲人,陈雅静是我叔叔家的女儿啊,是我妹妹,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了,我就是为她去坐牢我也愿意,没啥的,我一点不后悔,出什么事我担着就是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