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5755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6 高萌要回来
    我还问陈冲粉头发人呢,现在放了吗,还是说,仍然在你们手里头呢?他说这照片就是刚拍的,人还在他手里呢,还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看看热闹,要是心里面有尼姑情节的话,还可以让我上“尼姑”,他这话可让我彻底无语了,我自然也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他说的尼姑就是粉头发,现在人家不是头发没了么,肯定跟个尼姑一样了,我说我可没那爱好,你们玩吧,随后陈冲说他先继续忙了,不跟我多说了。

    咋说呢,虽然我是陈冲的兄弟,我也支持他去收拾粉头发,但他这次做的确实有点不厚道了,而且陈可可之前还跟我聊过,说试着看看陈雅静跟粉头发能不能言和,现在让陈冲这么一闹,看来是没啥希望了,而且我最担心的是粉头发回头要是把这一切都怪罪到陈雅静身上,去找陈雅静的麻烦可咋整?

    这天下午的时候吧,郑虎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这边事情忙完了没有,要是忙完的话就回去吧,他说北京的那个客户给了我们公司几个大活,整个算下来我们能赚好几万块钱呢,郑虎还说人家客户说了,手里面还有很多北京的资源,如果我们做的东西一直都不错,价钱也一直合理的话,就可以独家把活包揽给我们,到时候还可以跟我们签个合同啥的,以后的顾客会源源不断的到我们公司的,,不过这个合同得我去了亲自跟人家签。

    当时听郑虎说完这些的时候,我还是挺激动的,因为我感觉这是一个机遇,我给郑虎说不是现在给了几个大活么,先继续做这几个吧,要是回头他们给了钱了,咱们觉得靠谱的话,再签什么合同也好啊。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跟郑虎说,也是现在的防备心高了,我觉得世上不会平白无故的掉馅饼,哪那么多好事都让我碰上啊,尤其是在公司的事情上,抓机遇的同时,一定要小心谨慎。

    郑虎说那就尽快吧,他们几个先把手头的活做了,跟郑虎挂完电话后我还寻思:现在老家这边,似乎就王权这边的事还跟我有瓜葛,让我没办法走,如果王权的事处理完了,估计我就可以直接去省城了,至于陈雅静,也一直没有跟我联系,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在QQ上主动跟她说话了,但是她同样没搭理我。

    这让我心里很不踏实,因为我跟陈雅静从小到大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跟她闹过别扭,但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总是很快就原谅我了,但是这次怎么就这么难了呢?我寻思越是这么难,就说明她那天越是受了委屈了。

    第二天早上吧,派出所那边来消息了,让我去处理一下王权的事,我到了派出所的时候,见到了王权的叔叔,也就是王宝顺,王宝顺的意思是,以和为贵,王权之前绑架了陈雅静,这件事陈雅静如果不追究,不让王权去坐牢的话,他们也就不追究我这次的事了。

    其实吧,他们就算是深究我这事,也不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的,反倒是陈雅静那个绑架罪,够王权吃一壶的,真的硬干起来的话,那肯定是王权吃亏的,但是现在我也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毕竟着急去省城呢,所以我给王宝顺说我也有和解的意思,就是不知道陈雅静跟王权那边是什么态度。

    王宝顺也给我说了实话,说他这个大侄子现在很拗,还说等出了院要继续找我们麻烦,王宝顺也劝了好久,但是没什么用,不过王宝顺说他有信心说服王权,他说:“王权这孩子吧,虽然心狠,执拗,但是他还是比较心疼我的,毕竟是我把他从小带到大的,他自己现在不怕死,但是怕死了之后我受苦受委屈,他如果想明白了,他非要跟你们硬干的话,我得赔不少钱,估计会体谅我一些的,我会多给他做思想工作的,那个女孩那边,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的劝劝人家啊,我也问过王权了,那晚上虽然做了流氓的事了,但起码没那个不是,求那女孩大人大量,放我们一马!”

    王宝顺的话说到这,我寻思他应该知道些啥,就问他王权那晚上到底把陈雅静给咋了,他当时有点惊讶,问我还不清楚那晚上的情况吗,我说我问过了,但是人家不肯跟我说,王宝顺用袖子抹了一把鼻涕,说道:“王权是这么跟我说的,隔着衣服摸了几把,朝脸色亲了几口,因为那女孩反抗强烈,以咬舌头要挟,他才没有做出格的事,不过把那女生倒是打得不轻,这件事确实过分了,但他也给我说了,下手最狠的是他另外两个同伙,不过现在都跑了,找不到人了!”

    说到这,王宝顺又骂了几句,说王权朋友不多吧,认识的还都是狐朋狗友,不说帮他吧,净害他。

    反正咋说呢,听到王宝顺的话,我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隔着衣服摸了一把,亲了亲脸蛋,这也不算什么事啊,再或者就是王权交代的时候有所保留了,王宝顺也不知道多少,但可以肯定的事,绝对没有把陈雅静给那个。

    那要是这样的话,陈雅静为啥会生这么大的气呢?到现在了都不肯原谅我?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能跟苏雅有关系了,因为这件事本身我的过错也不是很大,毕竟不是我把陈雅静给欺负了的,但错就错在我当时看到短信了没去帮他,以为是开玩笑的,你说没去就没去吧,她如果知道我当她开玩笑了,应该也会原谅我,可我偏偏这节骨眼上死乞白赖的去省城帮苏雅的忙去了,这肯定给陈雅静心里面造成的打击特别大,而且陈雅静现在如果还喜欢我的话,那这心里就更难受了,估计也就是这个坎在中间挡着,所以她不肯原谅我。

    对于这种事该怎么处理,我是真的一点眉目也没有,后来我还想到了高萌了,高萌这丫头或许能给我提点意见,所以我在派出所跟王宝顺说好了之后,我就在QQ上跟高萌说话了,问她在不在。

    高萌当时在线呢,问我啥事,我还没把事情跟她说完呢,她直接就把电话给我打过来了,接听后,她紧张的问我到底咋回事,陈雅静让人给欺负了?

    我把事情给她讲了一遍后,连她这种乖巧的女孩,都开始飙脏话了,不过不是骂我的,是骂那个王权的,骂完之后还埋怨我,说:“那晚上在火车站碰到你的时候,你就是专门来省城找苏雅来了?”

    她这么一问我,我感觉脸有点发烫,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不过这时候肯定也不能撒谎忽悠她了,只能承认,我说那时候我不知道陈雅静是真的出事了,以为她逗我玩呢,所以就来省城了,高萌叹了口气,说:“你呀你,真是没法说你,说不定你那时候来省城见苏雅高兴的时候,陈雅静正受委屈呢,你说......”

    她的话说到这不说了,估计是不想让我太尴尬,完事她说:“算了,不说这些了,刚好我家里也有点事,明天我坐火车回去,回到家了见面了再说吧,不行我去找陈雅静给你求求情,兴许就没事了!”

    高萌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放心多了,她跟陈雅静的关系那么好,回来一说情,估计就没多大问题了,我给高萌说那你明天坐上车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到时候去火车站接你,她说知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