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60466.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57 陈雅静真让人心寒
    第二天一大早,高萌就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你还在睡觉呢吧,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给你短信说一声,我已经坐上火车了,晚上九点多到,你到时候要不就别接我去了,我让我爸接我也行!”

    我给她说别麻烦她爸了,我到时候接她,这天吃过早饭后,王宝顺给我打了电话,说他跟王权说了和解的事了,王权说也不是不能和解,前提是我要报销王权的医药费,还要给王权五万块钱,我当时都以为我听错了,我说:“你说啥?让我给王权五万块钱?不是说好了,不追究他坐牢的事了,我捅他的事也抵消了吗?”

    王宝顺说:“王权还想要二十万呢,他说他自己坐牢啥的无所谓,多给我要点钱就是了,还是我硬给他说好话,他才同意,这五万已经是最低的条件了,我们没法再让步了,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真没办法了!”

    说真的,五万块钱也能接受了,就是他们给我要十万,我想我也能答应的,毕竟捅了王权好几刀呢,而且这狗日的还要自杀,能给我处理掉这个麻烦,我觉得五万是值得的,但陈雅静那边能不能不追究,这我就不清楚了,而且陈雅静的爸妈也知道这件事,他们能同意吗?

    不管怎么样,我总得试试,我给王宝顺说陈雅静那边我还没说好,如果她那边没问题的话,这五万我出就是了。

    跟王宝顺说好之后,我就打算去陈雅静家里跟她聊聊这件事,临走的时候,姚晨晨还问我去哪里,因为当时关青青已经上班去了,家里就只有我两个人,我寻思人家这时候问我估计是想跟着我一起出去,说真的,这几天相处下来,我发现她也并不是一开始见到的那么高傲冷漠,她其实也就是个小女生,挺依赖人的,只是家庭的变故让她将自己伪装起来罢了。

    我给她说我要去朋友家里谈点事情,问她自己在家里呆着行吗?

    她当时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但是我能从她眼睛里看出渴望的眼神来,估计她想跟我出去呢吧,其实我也是太可怜她了,觉得她现在心情很压抑,出去走走也好,就笑着跟她说:“那你跟着我出去也行,不过我可提前跟你说一声啊,我要去朋友家,而且去了可能就是挨骂去的,你到时候在边上可别觉得尴尬哈!”

    姚晨晨眉头一皱,满脸疑惑,她问我既然明知道要挨骂,为啥还要去,是不是傻,我说没办法,人家就是骂我,我也得忍着,她愣了下后,似乎是明白了点啥,然后问我:“是不是你要找你对象去啊?要是找你对象的话,我就不去了,不然她更要骂你了!”

    我有点哭笑不得,我说不是我对象,是我一朋友,跟她闹了点误会,得去求人家原谅呢,姚晨晨还是不太想去,说怕给我添麻烦,但我觉得把她自己留在家不太好,硬是拽着她出了门。

    关青青今天上班并没有骑她的电动车,我也不想打车去陈雅静家,干脆就骑着电车带着姚晨晨朝着陈雅静家里去了,在路上的时候,姚晨晨跟我说她从小就不会骑电动车跟自行车,不知道啥原因,一坐上去就心慌的不行。

    我有点不相信,不会骑电动车也就算了,这么大了自行车应该会骑啊,我问她是不是骗我呢,她说骗我是小狗,还说就因为自己不会骑这些,她原来上学的时候,都是她爸妈接送她上下学的,她这一说起她爸妈,话就多了起来了,我寻思一会说多了她心里又难受了,便岔开了话题,问她喜欢吃什么小吃,晚上带她去吃,她说爱吃肉,烤肉串啥的。

    我寻思她这姑娘倒是跟别的姑娘不一样,人家都是喜欢吃麻辣烫啊,煮串串啊什么的,她居然喜欢吃肉。

    可能是自己很久没骑过电动车了,也可能是自己带着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女孩,骑在路上的时候,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感,我好像突然间发现,自己似乎是喜欢跟这些年纪特别小的女孩在一起呆着了,而同龄的女生在我看来,似乎有点太成熟,不够活泼开朗,难不成自己现在好这一口了?

    之前还看过不少杂志,上面都说男人年纪越大,就越喜欢比自己小很多岁的,我似乎就是这样的,初中高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对同龄人有感觉,哪怕是比自己小一岁两岁的女生,感觉都有点别扭,超过三岁那就别想了,要是喜欢上那样的,肯定会觉得自己是变态,但是现在小七八岁的我也能接受,这不还看上人家苏雅了,看来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依据的,估计男人都是这样。

    当然了,我对姚晨晨可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纯粹是喜欢她这个年龄段的活泼朝气而已,我两到了陈雅静家小区门口的时候,姚晨晨又打起了退堂鼓,她说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她不认识陈雅静,去她家里是不是不太好。

    我说我那朋友人特别好,你别害怕,进去就在旁边坐着等着我就是了,她也不会为难你的!

    说着,我就敲了敲门,其实说真的,我这时候也紧张,心里也忐忑不安的,我不知道陈雅静对我的态度是不是还那么恶劣,也不知道她妈是否已经知道我当初没帮陈雅静了,要是知道的话,心里面肯定会对我有意见的。

    当时给我开门的正是陈雅静她妈,她看见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除了一点惊讶外,也没其他生气啊厌恶啥的,估计还不知道我和陈雅静的事,这让我多少松了一口气,完事我叫了一声阿姨,问她陈雅静在家么,说我有点事找她。

    她说陈雅静跟着她爸去医院拆头上的线去了,估计也快回来了,说着,她就让我跟姚晨晨进屋子,说在里面等一会,她还问我姚晨晨是谁,我说是我妹妹,现在在我家住着呢,不愿意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我就带她一起出来了。

    陈雅静她妈让我们两坐到沙发上后,还给我们倒水拿水果,她这举动就更让我放心了,看来陈雅静并没跟她说我们的事,这样看来陈雅静这丫头还是蛮讲义气的么,上次她妈都起疑心了,居然她还替我保密,这也就说明陈雅静还在乎我呢,她也不想让我在她家里人跟前留下坏印象。

    我跟姚晨晨坐下后,她妈先是跟我们简单聊了一会,完事她说跟我有点事聊聊,让我跟她去了陈雅静的房间,我当时心里还蛮紧张的,寻思她找我有啥事要说?

    跟她进去后,她把门关上,然后小声问我:“上次你来我家的时候,我就见你跟静静闹得挺凶的,看你们那架势,好像这次的事跟你也有关系?你走了之后我也问了问静静,但是她啥都不肯跟我说,还让我别管她的事,也不让我问你,这不你刚好过来了,我就寻思问问你,看看到底咋回事啊!”

    听完这话我心里更紧张了,这让我该怎么说?不说实话吧,她妈肯定会瞎想,而且会觉得我心里有鬼,可说了实话吧,我在她妈心里的印象就不好了,而且今天找陈雅静要说的事估计也谈不成了。

    也就在我不知道该咋整的时候,突然她家的门响了,外面也传来了一点动静,看样子应该是陈雅静跟她爸回来了,她妈当时脸色就变了,看起来很紧张,赶紧给我说快出去,我两急匆匆的从屋子里走出去的时候,刚好陈雅静和她爸已经进来了,正在那一脸惊讶的盯着姚晨晨看呢。

    可能是我两从屋子里出来了,陈雅静当时看向我两的时候,眉头皱得特别厉害,完事她就很激动的问她妈:“你干啥呢?把他叫进去问啥话了?”

    我寻思这陈雅静还真聪明,居然知道她妈叫我进去是问话去了,陈雅静这话可把她妈吓得不轻,赶紧支支吾吾的解释,说没问啥,就随便聊了聊,陈雅静当时还问我她妈跟我说啥了,我笑着开玩笑的说:“啥也没问啊,阿姨说跟我说点事,刚进了屋子你们就回来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啥事!”

    陈雅静当时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看了看我跟她妈,完事又冲我逼叨叨了一顿,反正意思是让我没事别往她家走,闲的没事来这干啥,我说我找她有点事情要谈,不管她愿不愿意,今天都必须得谈谈。

    陈雅静用鼻子哼出一口气来,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想跟我谈我就跟你谈啊,真看得起你自己,说真的,她这话让我觉得特别没面子,尤其是当着她爸妈的面,但我知道她这都是气话,所以没多往心里去,她爸可能也是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就岔开了话题,问姚晨晨是谁,我说是我妹妹之后,陈雅静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姚晨晨一眼,然后还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那样子似乎是在向我说:“你快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有没有妹妹?”

    我给陈雅静说真有事要跟她聊,她一点面子也不给我,说不跟我聊,让我赶紧走,后来还是她爸给她说了一堆好话,她应该挺听她爸的话的,这才领着我进了她屋子,问我:“有啥事?不会是外面那女孩的事吧?”

    我说不是,就是我跟你的事,说着,我把我跟王宝顺商量好的事给她说了一遍,但是她还没听完呢,便情绪激动的说:“不行,这事没得商量,我必须要让他坐牢,还要让法院重判他!”

    我给陈雅静说那家伙被我捅了几刀了,自己也差点自杀了,事情闹得挺严重的,如果她非要计较的话,估计人家也会跟我计较,保不准我到时候也要坐牢呢。

    我这话说完后,陈雅静说了一句让我特别寒心的话,她说:“那是你的事,跟我有啥关系?你说你为了你自己,现在就要委屈我是吗?你这人怎么这么自私呢?反正我的目的就是让他坐牢,其他的我不管!”

    我说就连我坐牢你都不管是吗?她很干脆的说不管。

    这话出来后,我心都凉透了,瞬间我就不想跟她说话了,本来我还想跟她说我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怕王权以后出来了会报复她,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没必要说了,她爱怎么就怎么去吧,大不了自己也坐牢就是了!

    所以跟陈雅静在这沉默了几秒钟后,我直接拽开门就出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