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49085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60 陈冲的忙
    到了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到公司后,郑虎跟娘娘腔两人居然还在那加班忙工作呢,我回省城的时候,并没有通知他们两个,所以他们两看到我的时候也是蛮惊讶的,郑虎当时还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跟我说:“哟,哥你舍得回来了啊,这几天可把兄弟们给累坏了啊,吃不好睡不好的!你自己在家里面过的倒是挺滋润的吧?”

    我也不傻,自然听得出来郑虎这话里面带点抱怨的意思,我笑了笑,附和着他开玩笑道:“那肯定啊,家里面肯定滋润啊,辛苦你们了啊兄弟!”

    我这话一出来,娘娘腔跟郑虎两人都开始骂我了,娘娘腔还埋汰我,说反正我是老板,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跟郑虎反正也是工人,给我打工的,加班啥的也正常。

    我这才赶紧给他们两个解释,说我真的是有事,陈雅静出事了,陈冲也出事了,我还把事情简单跟他们两个说了说,他们两个确定我没跟他们开玩笑后,也不埋怨我了,郑虎还说这么严重的事,怎么不早点跟他们说啊,我说给你们说了你们也不可能回去帮忙啊,不得留在公司工作啊,而且就算你们回去了,也帮不上忙啊。

    郑虎说这倒也是,完事他还问我不行的话我就继续回去吧,等事情完全处理完了再来也行,反正现在公司里面有他们几个也足够了,忙点就忙点吧。

    我苦笑了片刻,说我在老家呆着也同样帮不上啥忙啊,陈雅静现在也生我气呢,不搭理我也不出来见我,留在老家没意思,还是过来专心整公司的事吧。

    说着,我还问他们那个北京的客户现在是个啥情况了,郑虎说人家前几天来省城了,现在不知道回没回北京,如果回了的话,这次我就跟人家见不上面了,只能等以后了,至于郑虎他们这几天加班忙的工作,也确实是给这个客户忙的。

    完事我还看了看这个客户交给我们公司的活,确实挺高端的,如果做好了,能赚不少钱呢,起码几万块钱是没问题了,想到这我心里面还觉得挺可笑的呢,王权那边的钱是五万加医药费啥的,虽然陈雅静家里给我垫上了,但是这钱最终还是得我出,这下刚刚好,吃的这个亏马上又填上了,这要是一年多吃几次亏,我怕是要破产了。

    我还跟郑虎聊了聊关于签合同的事,因为现在虽然给我们的活和几千比较好,但毕竟活还没完成,钱也没见到,我还是不太放心,我给郑虎说先等等看吧,毕竟跟那人不了解呢,没必要太着急签合同。

    可能也是自己最近没时间管公司,心里面有愧疚,所以这天晚上我跟着他们两一起加班,这坐了一天火车了,本来就累,还加班忙活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整个人都要累垮了,早上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我打算睡觉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个短信,是苏雅发来的。

    本来我已经很困了,这一看见人家苏雅的短信,整个人似乎立马就有精神了,我也没多想,赶紧打开短信,看完后心里有点不淡定了。

    苏雅的短信是这么说的:“你帮我对象那事,是不是说出去了啊,我对象好像知道了,他刚突然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是不是找过谁帮他忙了!”

    我说我帮了你之后,从来没跟人说过啊,如果有人说的话,那应该就是一只耳那边有人乱说了吧,说着,我还问她她对象知道是我帮忙的么?苏雅说她也不清楚,反正她对象只是问她是不是找人帮忙了,并没提到我,她也就是心里面慌,给我发个短信问问。

    我说我回头问问一只耳吧,看看他那边咋说,同时也安慰苏雅,如果她对象回头要是跟她提我的话,她死不承认就是了,我也会跟一只耳那边说好,把口风说成一致的,到时候就算你对象怀疑,他也没证据啊。

    苏雅说感觉这样不太好,她对象既然问了,肯定就多多少少听到了些风声,如果再撒谎骗他的话,她心里面觉得很不踏实,而且会伤害他们两之间的感情的,我当时心里面还寻思呢,这样更好,但我可不能跟苏雅这么说,而且我也不想主动破坏人家两关系,我得等他们自己走到最后。

    我给苏雅说那你看吧,反正我会跟一只耳说好的。

    跟苏雅聊完天之后,我并没有急着跟一只耳打电话问情况,因为这时候太早了,怕打扰人家,而且我也困的不行了,直接睡觉了,醒来后已经到了下午了,郑虎跟娘娘腔这时候已经继续在工作了,我寻思他们两真是强大,估计也是这段时间加班习惯了吧。

    起床洗漱完后,我给一只耳打了个电话,一只耳说他也不清楚,估计是手底下人瞎说了,毕竟我跟一只耳的关系不太好,这时候问人家话的时候感觉的出来他明显有点搪塞我,不太愿意跟我说话,或者是有事情再忙吧,显得很不耐烦,所以我也就没多问他,简单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心里面寻思管他妈那么多干啥呢,一切都顺其自然去吧。

    至于苏雅那边,我后来给她发了个短信,说一只耳这边也说不清楚是咋回事,你自己跟你对象那边搪塞好就行了,实在不行就坦白了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不是你出轨啊偷人啊啥的,你这不也是帮他呢么,他应该不会怪罪你的。

    苏雅也没有回我这条短信,估计也是默许了我的意见,打这天之后,我就一直在忙公司的事,得空有闲工夫的时候,我就跟陈冲聊天,问他老家那边的情况咋样,他一开始还跟我说没啥问题,后来跟我聊天的时候,就能听得出来他语气急躁,说话还带着点不好的情绪,偶尔还骂骂咧咧的,应该是出什么问题了,我问他吧他也不肯跟我说,后来还求我去办一件事,还是之前那个买枪的事。

    黑熊不是有个朋友锅盖头吗,他手里能搞到这个玩意,之前跟一只耳他们干完群仗之后,陈冲找过这个人,想让他帮忙整个玩意回来,但是那锅盖头怕陈冲买了这玩意后惹事,就没给他买,陈冲这次让我帮的忙,就是让我去找黑熊,让黑熊出面跟那人好好聊聊,尽快给他搞一把回来。

    我见陈冲这么着急,就问他买这玩意想干啥啊,不会是要整事情吧,他说别问那么多了,反正要是把他当朋友的话,就尽快绑他的忙。

    虽然心里面觉得很不踏实,但是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法子了,只能联系了下黑熊,让他问问那个锅盖头,黑熊问过之后给我回了个电话,说人家不卖了,怕陈冲闹出事来,不过黑熊也说了,他可以以别人的名义在锅盖头那买个,到时候我只管付钱就行了。

    我说这也行,完事我把这情况给陈冲说了下,陈冲说先买三个,他还有两个兄弟要这玩意呢,聊完后,他就把钱给我打过来了。

    因为这事,我还跟黑熊见了一面,黑熊其实也是有点担心陈冲会闹出事来,毕竟这东西一旦整出事来了,肯定有人要查陈冲的家伙事是从哪里来的,到时候查到了我跟黑熊手里的话,那我们不也跟着遭殃了嘛,虽然我心里对陈冲也有信心,他就算出事,也不会卖我的,但这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