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53678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66 确实是骗子
    这家伙整的我心瞬间又凉了,说真的,这是空号,可比之前不在服务区要严重得多啊,我还又赶紧多打了几个,提示我的都一样,确实是空号,这下我傻眼了,心里面似乎也明白了,这狗日的估计真的是个骗子,这次电话不会再打通了。

    我当时还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郑虎呢,但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吧,昨天才给人家说了这个人不是骗子,这一大早就又推翻了自己的言论,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丢人,没脸跟郑虎说这个事,后来我还给虎妞和娘娘腔又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们今天也不用上班了。

    发完短信后,我觉得也没脸在公司呆着了,最主要的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郑虎了,所以我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着去了,后来关青青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我妈的病情又恶化了,现在又去医院了,意思是让我回去看我妈一趟。

    我因为这时候一点心思都没有,就给关青青说我有事,回不去,实际上我不回去还有一个原因呢,就是因为我现在根本就没钱了,这要是回去一趟,肯定得花不少钱啊,我总不能借去吧?关青青当时还挺生气的,给我说我妈现在都病危了,我怎么还不回去啊,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去见我妈呢么,这也一直没去,现在都这个节骨眼上了,还不赶紧回去看看,要等到啥时候,难道非得等到以后没机会看了?

    我当时也是心里面烦躁的不行,再加上我妈从小就离开了我,我跟她也没什么感情,所以这时候也就不耐烦的跟关青青说:“以后没机会看就不看了呗,反正我以后也不会想她不会留下遗憾啥的!”

    这话说完后,我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重了,可能是感觉到有点羞愧,我赶紧把电话给挂了,随后关青青还又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也没有接,反正心里面是乱乱的。

    就这样我,我在外面呆了整整一天,一直到了晚上天黑,天黑后,我的心就开始忐忑不安了,因为按照那个北京客户的说法,最晚今天晚上给我发邮件,可现在天已经晚了,没有多少时间了,虽然我这时候心里面也已经差不多猜到这个人是骗子了,可还是存有一点侥幸心理。

    等到了十一点的时候,我觉得希望已经很渺茫了,估计真的是骗子了,我还又打了个电话,同样提醒我是个空号,反正十一点到十二点这期间,我感觉都不是度日如年了,而是度时如年,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心里面承受的压力不知道有多大,其实不单单是钱的事,还有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失败,会让我思考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创业,是不是这块料。

    十二点一过吧,我的心是彻底死了,这家伙是骗子无疑了,当时我想到的是报警,但可能也是心里面还留有最后一点希望,寻思这狗日的兴许今天有事情忘了,明天回搭理我呢,所以我决定明天早上如果还联系不上他的话,我就报警。

    当然了,这或许也是我在这自我安慰吧,至于这天晚上,我也没有回去,本来想开个房间住外面的,但后来觉得现在住酒店对我来说都变得太奢侈,于是找了个网吧,通了宵,只不过这晚上我也没玩电脑,就在电脑前坐着发呆,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真的太能折腾人了,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二天早上我甚至都不愿意从网吧出来,后来还是网吧的工作人员打扫卫生到了我跟前了我才走,从网吧出来的时候,身心疲惫,有一股很强的挫败感充斥着我的大脑,后来郑虎还给我打了个电话,但是我没有接,后来他就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被骗就被骗了,不过也就是钱的事,振作起来重新来就是了,没啥大不了的!

    郑虎这明显是安慰我呢,不过有了他的安慰,我心里也舒服了好多,毕竟大部分钱都是他的,他要是不怨恨我,我也没什么其实,我给他回了个短信,说基本上现在能确定了,那家伙确实是个骗子,这次是我大意了,郑虎让我别想太多,让我赶紧打电话报警,兴许能抓到那家伙呢。

    郑虎这也算是提醒了我,我赶紧打了个报警电话,说我遇到骗子了,随后我回了公司,跟派出所的民警接头,人家见到问了下后,领着我回去录口供,我也将我遇到的这事给他详细说了一遍,他还给我要了那北京客户的电话跟QQ,打了电话确定为空号,QQ也加不上,人家说回头找电信商查查这个人的来头,看看之前那个北京客户告诉我们的名字电话,都是不是真的,随后人家就打发我走了!

    反正咋说呢,我感觉报警也没多大用处,想把我的钱给追回来估计没希望,后来我还跟郑虎好好聊了聊,郑虎现在倒是挺想得开的,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这么愁眉苦脸的也不是办法,现在就应该让自己死了心,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确实被骗了,钱也回不来了,就当是买个教训,剩下的时间跟精力,想想公司接下来该怎么办!

    反正郑虎的意思,是不希望我自暴自弃,不希望我就这样放弃公司,他就说我现在要是真的放弃了,那他觉得我还他钱的可能性就小多了,如果我继续干,他就很有信心。

    我笑了笑,说还你钱的方法很多呢,大不了我把房子卖了,郑虎骂了我句脏话,让我别说这么窝囊的话,还说只有我赚了钱,他拿着心里才舒服,如果我用这种方法还他钱,他是不会要的。

    我苦笑了笑,说先看吧,看看民警那边的调查情况是啥样的!

    这天我依然没有死心,时不时的给北京客户打电话,可是打过去的结果都一样,后来我的心也慢慢变冷了,已经接受了被骗的这个事实,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想了想接下来公司的事,本来想从关青青那借点钱的,可这刚刚因为我妈的事我俩闹了点不愉快,我觉得这时候找她借钱,有点太那啥了,现在看来,也就只能从陈冲那里想办法了。

    第二天吧,我从民警那里得到消息,我给他们的那个电话,持卡本人叫胡明,他还给我发了个胡明的照片,是个大叔,他们说大叔也是省城人,他们也去找这个大叔了,人家承认这个号是他之前用过的,但是后来把号卖给收号的人了,至于现在谁用着这个号,人家就不知情了。

    这样一来,想从电话里查到那个北京客户的真实信心,这就有点难了,不过人家民警让我放心,说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帮我的,让我等消息。

    打这天之后吧,北京客户的消息就再也没有了,民警那边也没音信了,我还去了趟派出所,人家说是一直在帮我查,让我别着急,反正能感觉的出来,他们也不是很上心,估计等他们破案,那得猴年马月了!

    至于虎妞跟娘娘腔那边,后来也知道公司被骗的事了,他们两个也安慰了我很久,说工资不着急,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给就行,现在最要紧的,是让公司正常运转起来,好歹也还有一点小客户,别把这些辛苦积累下的客户也给整没了!

    有了他们的鼓励,我也算是稍微平复了一些心情,在三天后,公司又重新营业了,但营业的第一天,一个活也没有,我们几个坐在公司了,气氛蛮尴尬的,之前吧,就算没活,我们还可以互相打屁聊天,但是现在,大家表面上看着心情都不错,实际上心情都挺沉重的,气氛调节不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