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572720.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671 稳住陈冲

正文 671 稳住陈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说真的,如果陈雅静一本正经的安慰我跟我发短信的话,我会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的友情还存在着问题,但是她现在用这种口气给我发短信,带点骂我的口吻,这我心里就放了一百个心了,这才是陈雅静跟我说话时的正常状态,看来我们两个之间的误会跟矛盾,真的烟消云散了,这也多亏了陈雅静这丫头的性格比较好,她跟你闹的时候,就是真的跟你闹,一旦跟你说开了,或者和好了,那之前的事就完全翻篇了,跟这样的人相处其实特别轻松,不会感觉到累。

    只不过让我有点小不爽的是,我们这次闹的时间,也太久了,我都有点不适应没她的日子了,我心里面甚至还大胆的想:我对陈雅静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啊?只是纯粹的友情吗?问我喜不喜欢她,我可以很干脆的说喜欢,但这种喜欢是爱吗?答案是不是,可除了友情外,似乎还有点什么感情因素在里面,我自己也说不上来。

    管那么多干啥呢,让时间去验证吧。

    随后我给陈雅静回了个短信,说:“还以为你要一年半载的不搭理我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原谅我了啊,不过下次的话,我想我还是会选择苏雅吧!”

    我当时也是太高兴了,所以才会这么逗陈雅静的,我也知道陈雅静看了这短信后肯定会特别生气,但就是控制不住想逗逗她,而且我也知道,她生气也就是表面上生气,也明白我跟她逗乐呢,果然,短信发过去后没片刻功夫,她就回我了,骂了我一堆脏话,让我去死,还说就不该贱得慌的搭理我,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孤独死吧,她越是骂的狠,我看在眼里就越高兴,我寻思这就是所谓的贱吧,其实想想,自己似乎是有那么点贱。

    我后来还想起郑虎跟我说的我们两在酒店门口聊天的事了,就问陈雅静昨晚上跟我在酒店门口聊啥了啊,她一开始可能还是生气,不肯跟我说,只是骂我,说给我说的让我去死,后来骂得差不多了,她就跟我说实话了,说就简单聊了聊陈冲的事,说着,她说短信说不清楚,电话跟我说。

    随后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陈雅静跟我说上次陈冲被车撞的事,还一直没有找机会找回这个亏呢,陈冲最近也打算去报复天哥跟粉头发他们,不过陈雅静的意思是,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她害怕陈冲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到时候给家里惹来大麻烦,她说陈冲他爸因为陈冲闯得这些祸,整的人精神都要出问题了,所以陈雅静的意思是让我劝劝陈冲,能不跟人家闹就不闹了,大不了以后自己壮大了,有那个足够实力的时候,再去跟他们闹。

    我还问陈雅静知道陈冲要怎么打算报复他们么,陈雅静说她不知道,她问过陈冲了,但是陈冲不给她说,说着,她还突然骂了我几句,说:“虽然陈冲不跟我说,但是我跟他跟前的兄弟聊了聊,他兄弟跟我说他从省城整了一把枪回来了,据说还是你给找关系整的?”

    陈雅静这么一问,我有点心虚了,确实是我托黑熊的关系给陈冲找的,但这时候我哪能承认啊,我说之前陈冲去省城的时候,就跟那个手里有枪的人认识了,他这玩意也是从人家手里给整来的,我可没帮什么忙啊,陈雅静说快拉倒吧,她心里清楚的很呢,说着,她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说之前的事这时候多说也没什么用了,她就是让我劝劝陈冲,先熬过这一段再说,最起码过年前不要整事情了,让家里人都过个好年。

    我说我找机会跟他说说。

    跟陈雅静挂完电话后,我心里面是又高兴又忐忑,高兴的是跟陈雅静聊这么几句,似乎又找到了原来我们两的那种感觉,忐忑的是陈冲这狗日的,整的这些事也确实挺让人操心的,随后我给陈冲打了个电话,问他啥时候收到那枪的,他给我说也就前几天吧,本来很早之前就能收到的,但是运输途中出了点事情,前两天才拿到,说着,他还很激动的跟我说现在家伙事也到手了,打算今年不让天哥和粉头发过个好年了。

    他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年前要找人家的麻烦了,我这时候就赶紧劝他,我说他们年过不好了,到时候你的年能过好么,你可别让自己这个年也整的一塌糊涂啊,到时候你家里的人也跟着你遭罪,陈冲说他已经跟几个兄弟们商量好了,估计就这几天动手吧。

    我这时候也没跟他墨迹,很直接的问他:“陈雅静都跟我说了,你爸最近身体似乎是有问题,你有没有考虑到你爸这边啊,真的要跟他们那边干?”

    我这话一出来,陈冲那边就沉默了,明显他还是在意他爸的,随后他有点不甘心的说道:“我那兄弟的腿都被他们给撞骨折了啊,那时候我去医院见他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了,我要给他报这个仇,可现在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都没什么动作,好不容易这两天跟他们商量好打算动手了,这要是再给放弃了,我拿什么让我那帮兄弟们服我啊?”

    我说这不马上过年了么,你先熬过过年再说啊,再说了,咱们那帮兄弟们,都知道你的为人,你既然说了要给兄弟报仇,早晚会报仇的,就算再拖一段时间,也没人怪你的!

    陈冲还是表示不答应,他说他只是收拾天哥一顿,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至于他爸那边,他说他爸又不是一般人,在社会上也混了这些年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大的,不会这么快就垮掉的,反正陈冲的意思是要一意孤行了,我寻思他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估计我这时候劝说没用,所以我也没跟他继续多说了,只是劝他好好考虑考虑。

    跟陈冲挂完电话后,我仔细想了想,现在能劝得了陈冲的,在我看来有两个人,一个是林若一,一个是那个被撞骨折的兄弟,林若一现在跟陈冲的关系已经升温很快了,昨晚上吃饭的时候,陈冲还把这个当骄傲的事炫耀了很久呢,如果林若一去劝他的话,估计他会听的,而这个被撞骨折的兄弟,陈冲主要也就是给他报仇的,怕他那边不好交代,如果他劝说陈冲的话,应该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我也没多想,给林若一打了个电话,跟她把这件事聊了聊,林若一答应我她会去劝陈冲的,随后我还给别人要了那个兄弟的电话,也让他劝劝陈冲,到了这天晚上的时候吧,陈冲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了,我一接听这狗日的就开始骂我了,问我是不是给林若一和那个兄弟打电话了,两个人今天都劝了他一大堆。

    我笑了笑,说你别管我给人家打没打电话,你就直接说你年底前还找不找人家的麻烦去了,陈冲又骂了句脏话,说:“要不是林若一劝老子了,老子才不管你们怎么说呢,年前就算了吧,我也不想折腾了,好好的带林若一去逛逛玩玩培养感情,这个还算是比较重要的!”

    我说过了年你最后也别着急挑事呢,先稳定一段时间,等你的洗浴中心重新开张后再说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陈冲说到时候再说吧,说着,我还跟他聊了聊林若一跟他的事,他说他们两个感觉火候也差不多了,等过了年再好好的聊一聊,争取明年五一的时候把婚给定了,明年年底前结婚就行。

    我说那这个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了,人家林若一的话你可千万要听啊,她可比你之前的那个要好多少倍了,我看有旺夫相呢,陈冲说那是肯定的,这个不用我说,说着,他还问了问我跟陈雅静的情况,问我们两个是不是这次就算是和好了,我说差不多吧,他后来也给我说了一大堆,反正那意思就是说,苏雅是省城的人,跟我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我早晚也是要回我们老家定居的,要分得清谁重要谁不重要,以后可别伤了陈雅静的心了,完事还说了说我以后结婚什么的,说我跟陈雅静的性格其实还合得来。

    陈冲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是话里有话,而且语气有点奇怪,那感觉就好像是他在撮合我跟陈雅静似的,而且不是那种单单为了撮合我们和好,更像是撮合我们以后在一起似的,以往的陈冲,可从来没跟我说过或者暗示过这种话,因为陈雅静是他妹妹,所以我在他跟前,跟陈雅静的界限也十分清晰,此时他这么跟我说,还是让我特别惊讶的。

    同时我也在心里想:陈冲到底是啥意思?他心里面是希望我跟陈雅静以后在一起的?还是说他知道了点什么,比如说知道陈雅静一直喜欢我,这时候也是为了陈雅静好,帮陈雅静的忙,撮合我们在一起?

    反正不管怎么样,陈冲的话都惊到我了,我当时都想问问他到底啥意思,是不是撮合我跟陈雅静在一起呢,但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毕竟陈雅静是陈冲的妹妹,这时候我还是尽可能的在陈冲面前跟陈雅静保持界限吧,跟陈雅静怎么闹都行,陈冲跟前还是注意点比较好。

    大概也是这个话题有点那啥了,我就直接岔开话题了,随后跟他简单聊了几句,然后把电话给挂了,陈冲这边搞定之后,我就给陈雅静在QQ上发了个消息,说搞定了,陈冲年前基本上是不会折腾了,陈雅静当时还夸我呢,说她劝了陈冲半天了,陈冲就是不管不顾,怎么我劝就这么管用呢,我开玩笑的说:“那肯定啊,我手里有陈冲很多的小秘密呢,他不听我的,肯定怕我给抖落出去啊!”

    陈雅静说拉倒吧,你们几个都半斤八两,难道你自己没把柄在人家手里?

    我笑了笑没说啥了,其实仔细想想,我还真没什么把柄在陈冲手里。

    之后的几天里,我哪里也没去,就在家里呆着,就是我妈下葬的那天,我跟关青青去看了她一趟,可能是这几天我已经适应了那种感觉了,这时候再来见我妈的时候,心里面已经没有太多的难受感觉了,倒是关青青这次又哭了,我都有点难以理解,她跟我妈的关系,其实也没多好,为啥去世的那天哭,这时候还哭呢,她也不是这么矫情的人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