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71541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07 山东第一仗
    当然了,要是问我后不后悔去找黑点女,我同样不后悔,我觉得如果这时候不出面说说她的话,她肯定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苏雅面前搞小动作,我倒是挺希望能跟她干一场呢,哪怕她多叫几个人,只要我不怂,干趴下一两个,让她知道我不是怂包,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就行了,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苏雅,就怕她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要是一直相信黑点女,相信她的话,我就麻烦了,毕竟人家跟苏雅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得多,而且苏雅以后要在这里上学好几年呢,她为了以后的同学关系啥的,肯定也会比较在乎黑点女的。

    打这天开始,苏雅就一直没搭理我了,一开始我也没多想,以为她就是生气,但是后来好几天跟她说话都不见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吧,我只要去她跟前,她就会端着饭碗去一边吃,我要是再挪过去,她就会重新找地方,这样来回折腾,我也怕她吃不好饭,就没继续往她跟前走了,而晚上想跟她在宿舍楼下聊会天,这就更不可能了,人家压根不搭理我,而且她还总是跟这个黑点女在一起,我总不能上手去抓她吧,大概自己也心凉了,我就想回老家了,不过眼看国庆节就到了,我寻思再忍忍吧,等国庆节的时候跟她一起回。

    可我又担心苏雅自己偷偷的买票,所以离着国庆节还有几天吧,我给苏雅发了消息,问她国庆节的票买了没,要是没买的话,我帮她一起买了一起回吧。

    这下苏雅回我消息了,她说:“不用了,我已经自己买了票了,你自己回吧!”

    当时我还以为苏雅骗我呢,说的都是气话,我说国庆节客流量大,到时候你的行李什么的,自己肯定不方便来回倒腾,我跟她一起回,可以帮她搬行李,随后苏雅给我发了一张图,是她手机的截图,上面显示她已经出票成功了,但是出票的车次跟时间她给用东西遮挡住了,这也就是说,苏雅真的已经自己买票了。

    说真的,这让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苏雅的事,之前不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间就这样对我了?我哪里做错了?还是说那个黑点女,在她心里的地位就这么重要?她难道就分不清我跟黑点女谁更在乎她?以后她大学毕业了,跟黑点女还联系不联系的,这都说不准,但我好歹跟她都是一个省的人,我的公司也在省城,她应该分清谁比较重要啊,真是让我想不明白。

    虽然她已经买下票了,但我还是不死心,我寻思我也可以买跟她一趟的车,只要能上了车,哪怕我走到她车厢那站着陪她呢,只要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她拿行李就是了。

    我问她买的哪趟车,她说她不告诉我,我问她为啥,她说她有一起回的人,都是她们学校的学生,我一个社会人跟着太那啥了。

    她这明显是借口,但这话在我听来也挺不舒服的,我问她一定要这样?她就回了我一个恩,这下我也放弃了,不说就不说吧,我自己找人打听,之后我就没跟她聊天了,而是跟王琪琪说话,问她知不知道苏雅国庆节回家买得哪趟车,王琪琪说她不知道,不过可以帮我问问,看看能不能问出来。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吧,王琪琪给我发来一个尴尬的表情,说:“她好像知道我是帮你问的,不给我说,而且看起来她也有点不高兴了,我就没继续问了!”

    王琪琪这话,让我有点无奈,我给她说那算了吧,大不了我们各回各的,王琪琪说也只有这样了,随后她还跟我聊了聊,提醒我小心点黑点女,她说苏雅这么对我,跟黑点女也有关系,王琪琪的意思是,苏雅经常跟黑点女在一起,对她已经产生了点依赖,或者说偶尔有点害怕黑点女,不敢得罪黑点女,她说要想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让黑点女害怕我,让苏雅明白我才是她的靠山,这样她才会慢慢的放弃黑点女。

    如果在我们老家的话,我感觉这根本就不是事,随便找点人跟黑点女闹闹就是了,但现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兄弟,我去哪里找人?总不能把老家的那帮人给叫来吧,毕竟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再干这种事,他们肯定觉得我幼稚,不着调。

    我问王琪琪这个黑点女有啥来头啊,王琪琪说反正只知道她是本地人,经常有外校的人开车进学校找她,看着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剩下的就不清楚了。

    王琪琪说的这些吧,我觉得也没啥,毕竟自己经历的事和见过的人多了去了,黑点女这种货色,完全就不放在心上,只是心里面觉得有点无奈,这苏雅真是眼瞎了,宿舍里面那么多人呢,你说你跟谁黏糊到一起不好,非要跟黑点女黏糊在一起,以后黏糊的时间越长,就越麻烦。

    所以我考虑后决定,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把这个黑点女给收拾了。

    其实吧,我这么多年上学啥的,人脉还是比较广的,以前的很多朋友,也有来山东打拼的,比如工作啊啥的,虽然不一定在我这个地方,但我可以出路费让他们过来,然后每个人再给一笔不少的钱,估计会有人愿意来的,其实这性质就跟自己买人干仗差不多,只是认识的话应该会比较靠谱,也不会担心会出现什么后续的麻烦。

    陈冲其实比我认识的人更多,有来山东的估计也不少,如果我找陈冲帮忙的话,应该会很容易解决的,但碍于陈雅静这层关系,我是不可能找他的,找他他肯定也会逼逼叨叨好半天,所以他这边,我就直接PASS掉了,还是找找自己的人吧。

    经过一天的问询,我认识的人里面,来山东的虽然有,但是比较远,而且根本就走不开,反正一时半会想要找点人,确实困难,后来我还寻思呢,不行我就自己一个人去找黑点女,反正我也不害怕。

    国庆节的前两天吧,我在学校堵住了黑点女,我开门见山的跟她说:“我知道你一直在撮合苏雅跟牛壮壮在一起,也说了我不少好话,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要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太贱,如果以后苏雅没跟我在一起,我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

    黑点女一点不怕我,她不屑的哼了一声,说:“你也就敢跟我一女的叫唤,有种你让我叫我哥来,你跟我哥叫唤啊?”

    我笑了笑,说别说你哥了,你就是叫你爸叫你爷爷来我都不怕,想叫多少叫多少,黑点女点点头,说:“行,这是你说的哈,你自己要来找刺激的,可别说是我不给苏雅面子!”

    说着,她就掏出手机去一边打电话去了,应该是叫人去了。

    我自然一点不害怕,不过这地方离着她们教学楼太近,我怕一会跟她的人干起来的时候被苏雅看见,到时候她肯定又会觉得我找事,所以黑点女打完电话后,我给她说能不能去学校外面找个地方,我不想在校园里面惹事,她说她们宿舍后面有个小花园,就在那吧。

    我说那你有本事别在苏雅跟前瞎BB,今天的事别告诉她,她斜楞了我一眼,说:“放心吧,我才没那么傻呢,你是苏雅朋友,我把你打坏了啥的再去告诉她?你能保密我就谢天谢地了!”

    既然黑点女这么说了,我也就放心了,只要不让苏雅知道,我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一会只管跟他们干就是了,唯一有点不爽的就是自己手头没有家伙事,万一人家来的人多,我怕是应付不来。

    我先是一个人去了她们宿舍后面,在那一边抽烟一边等,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黑点女领着两个男的过来了,这两个男的年纪看着跟我差不多,块头啥的一般般吧,我寻思这黑点女真是看不起我啊,随便叫两个人就想收拾我?如果这两个人没有练过武的话,基本没希望。

    他们走到我跟前的时候,黑点女指着我说道:“就是他,一个外地狗,在这天天跟我得瑟,我早看他不爽了,实在是跟我舍友是朋友,不然我早就叫你们来收拾他了!”

    其中一个长得比较凶的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后,很不屑的往我跟前走,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说他也最看不惯外地狗,今天拿我好好出出气。

    说着,他已经走到我跟前了,右手也伸出来了,想抓住我胳膊,我也没跟他墨迹,直接一个摆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这家伙的脸比较胖,肉很多,这一拳上去后,他脸上的肉都颤了起来,身子也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其实我这一拳已经收了些力气了,如果刚才用了全力,估计他这时候已经躺地上不省人事了。

    挨了我这一拳后,这家伙恼羞成怒了,直接就伸手往自己裤兜里面掏,应该是要掏家伙事,我也不傻,赶紧往后面退了退,跟他保持着安全距离,同时赶紧四下观察了下地形,以便找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地形。

    在我的后方不远处,有一个凸起的小土丘,我寻思站在那比较好,居高临下啊,就算他拿着刀什么的,我完全可以站在那用腿鞭打他的胳膊或者脑袋,尽量把他的家伙给打掉,实在打不掉,我还可以跑。

    跟我猜测的一样,这家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来,接着就疯了一样的朝着我跑过来了,而他旁边的那个人这时候也冲我冲过来,骂骂咧咧的想拦住我,我也没傻愣着,一边往后面的小土丘那撤退,一边盯着他的手跟弹簧刀,感觉距离差不多了之后,我突然停住身,一个高鞭腿就抽打了过去,准准的打到了他的手腕上,这一鞭腿的力度非常大,直接就把他的弹簧刀给打掉在地了,而且他的手腕估计是被我给抽麻了,在那一个劲的甩着手,脸上的表情也蛮痛苦的。

    而另外一个人见状,赶紧朝着地上的弹簧刀跑去了,估计是想把那玩意拿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直接快步上前,揪住他的头发往下面一拽,同时一个膝盖顶顶了上去,直接顶在他的鼻子上,当时都听见一声很脆的响声,估计是鼻梁骨被我干断了。

    紧接着我赶紧从地上捡起那弹簧刀,冲他们两个喊道:“来来,谁在给我得瑟一个我看看,整不死你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