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76190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18 关青青结婚
    而我只所以下定决心跟他们合作,也是因为我考虑了很多,我觉得这种客源啊客户什么的,并不是固定永不相变的,现在我手里能有这么多客户,可能是我们的工作质量高,或者是我们价格低,跟其他的大公司比我们有竞争优势,而这种优势,能不能一直持续下去,这我就不确定了,因为我们这一行跟传统行业不太一样,更新换代什么的特别重要,我感觉最重要的可能就是想法跟创意了,还有客户们的观念需求变化等等,必须要牢牢抓住这些东西,才能有信心让公司一直保持不败之地

    而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男青年,他说是从北京学习回来的,还在北京工作过,那他的技术或者想法啥的,应该是比较前的,如果我们能跟他们合作的话,他们的这种想法或者理念,可能会对我产生一些影响,对我有帮助也说不定,况且公司现在也缺人缺的厉害,反正也找不到人干,干脆就分给他们一些活,他们要的钱也少,我不但可以赚钱,还可以帮公司化解当前燃眉之急,又可以认识朋友学习经验等等,可谓一举多得啊!

    虽然我同意了,但是郑虎跟娘娘腔他们,还是有着比较强的反对意见,尤其是郑虎啊,他一直拿之前北京客户骗我钱的事来说,说都是在北京呆过的,要多小心点,万一是骗子啥的,回头骗了我咋整啊。

    我说这个跟之前那个明显不一样啊,之前那个是让咱们交钱的,而这个是给咱们赚钱的,他们给咱们做完了活,咱们看看他的活达不达到要求,达到要求了就给钱,他能骗到咱们啥啊,不管我怎么说,都解除不了郑虎的担忧,郑虎说就算是不骗我们的钱,骗我们的公司模式或者偷我们的客户关系啥的,以后把我们的客户给抢走了那就麻烦了,毕竟我们摸索了这么久,才摸索到现在这种情况,很不容易。

    我说你这样想我也能理解,但是你要把眼光看的长远一些,这些客户是活的,不是死的,他们现在选择咱们是因为咱们有值得他们选的地方,但是如果以后有了其他公司适合他们去选择的话,比如价格比咱们更低,做的东西比咱们好,创意也好,那人家干啥要选咱们呢?肯定会选别人去啊,所以咱们要想抓住客户,得需要自己本身质量够硬,靠着现在手里抓着的这点,肯定是不行的。

    郑虎说那就试试吧,实在不行过了年不跟他们合作就是了。

    就这样,我跟这个小胡子签了一份协议,他跟他的工作室来给我干活,我按照成交价的百分之六十付给他们,这也就是说我自己可以赚其余的百分之四十,这其实已经是非常高的利润了,假如说他们这年前最后一个月,给我完成了二十万的业务的话,我自己就能赚八万块钱,这八万块钱相当于是额外赚的啊,很不少了,而且他们要是能做一些大活,那赚的肯定就更高了。

    至于她们工作的地点,这个我没有特别要求,我觉得在他们自己的工作室里工作就行了,但是郑虎说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什么理念啊,创意啊啥的,我们根本也学不到嘛,所以他的意思是,让他们来我们公司暂时性的上班,或者派个人过去,在他们那呆着,我寻思派郑虎跟娘娘腔过去估计不靠谱,这两个人心思没有虎妞细,学肯定学不到什么东西,所以我派虎妞过去了,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去了也更容易跟他们相处。

    让我没想到的是,小胡子这个工作室的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而且做出来的东西,一看就是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公司才能做出来的东西,质量非常高,最主要的是人家的想法跟理念很独特,让人意想不到,我交给顾客之后,顾客的满意度比较高,基本上很少有人会让我们重新修改,要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修改那是家常便饭啊,有时候做一个活可能两三天就做完了,但是顾客觉得不满意,或者有地方需要修改,那家伙修改起来就更费时费力了,可能三四天也修改不完,这样算下来,太费时间,现在公司又这么忙,如果能减少修改率,那也算是帮了不少忙啊,所以我更加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跟他们合作,肯定能让我们的公司学到不少东西。

    而虎妞在那边呆了几天后,回来也跟我一个劲的夸他们的好,说他们的工作效率特别高,而且做东西的时候,特别有激情,感觉的出来他们整个团队是很有活力的,如果摸索一段时间把我们省城的行情摸索透了,估计以后肯定能成为一个大公司的。

    虎妞这话,是让我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这帮人确实有真本事,他们跟我们继续合作的话,我们还能学到很多他们的优点,而且也可以赚更多的钱,当然了,我也害怕,那就是这样的团队,日后必定成为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啊,虽说现在就有很多竞争对手,也不差小胡子他们一家,但我感觉在相同资源的前提下,他肯定要比我展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有了小胡子吧,我觉得我不能安于现状,有了一种居安思危的感觉了,我们公司虽然在这后半年有了不小的展,但这只是暂时的,未来怎么样还不清楚呢,我觉得必须得给公司的员工们时不时的“充充电”了,比如每年都会送一批去北京或者上海比较大的培训学校去学习进修,让他们学习一些新的理念啥的,今年的话怕是没可能呢,因为年马上就过了,等过了年开春后生意少了再考虑这个事吧。

    就这样,公司一直持续忙碌到年根,这段时间除了必要的事,我基本上没出公司,连理的时间都没有,胡子也长长了不少,反正整个人变得特别邋遢,这期间关青青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她跟陈真已经领了本了,也算是结婚了吧。

    我当时听完特别惊讶,也有点生气,我问她之前说好的结婚的时候给我说呢,叫我回去呢啊,好歹也一起吃个饭祝福下啊,关青青说她知道我最近忙的很,而且她们两个什么仪式都没有办,就是单纯的去领了个证,就连双方的父母啥的也没有聚在一起吃个饭啥的,至于我嘛,回去不回去的吧,也没什么必要,等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起吃个饭就好了。

    我寻思这倒也是,我也明白,关青青这时候说的轻描淡写的,她心里面应该也挺不开心的,因为陈真家里人是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两家人都没能坐在一起吃个饭,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我说了一堆祝福她的话后,给她说等我过年回去,一定要好好给我做顿好吃的。

    活忙得差不多之后,马上也要过年了,我寻思去逛逛街,理理啥的,给自己好好打扮打扮,是时候回老家了,本来我是想叫郑虎跟我一起出去的,但是这家伙支支吾吾半天,似乎不愿意跟我出去,后来才跟我说,马朵朵来省城了,打算来买过年衣服,他想跟着马朵朵一起去逛,既然这样,我只好自己去了。

    说来也真是巧了,我出了公司后,在路边拦出租车,刚好有一辆开了过来,停在了我跟前,不过车里面并不是空着的,还有一个乘客,当我看清这个人的时候傻眼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