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948338.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41 谁在我爸的坟头烧纸
    郑虎这下沉默了,没说话了,估计是被我的话说的有点动容了,我这时候赶紧拽了拽他衣服,让他坐下先吃饭,聊公司的事归聊,兄弟之间的情还在,这得分开,是两码事,可别把公司上的事掺和到兄弟情里面去

    郑虎坐下后,跟我说他刚说话激动了点,让我别在意,完事倒了两杯酒,跟我碰了一杯子,算是低头道歉。

    其实吧,从郑虎刚才说的那番话里,我也能感觉的出来,他是真的对我去山东有意见了,这既然有了意见,我觉得话就得说开了,不然以后埋在心里意见更大了,对两个人的关系不好,所以我半开玩笑的问他,是不是对我去山东追苏雅的事有意见啊,我一走,虎妞一走,就剩下他一个人在公司忙了,坐着总经理的位置,却操着老总的心,肯定恨死我了吧。

    郑虎随后附和着我的玩笑话,说:“可不是咋的,恨死你了,回头你老总别当了,让我来当吧,你就专心去山东追苏雅去吧,我每个月大不了给你打点生活费,让你不至于在山东饿死!”

    说着,他又突然纠正了他的话,说:“不对啊,你跟苏雅已经好了啊,没有追不追的事了,那你就去缠着人家吧,天天腻歪去吧,早点给我生个小侄子也好!”

    我说你就放心吧,忙完这两天我就去山东了,我说完这话后,郑虎还假装抬手要打我,后来我两可能是酒也喝多了,话就说的多了,也说开了,郑虎说他心里确实是对我有意见,最主要的并不是说他自己一个人在这忙他抱怨呢,他说我的公司,就是他的公司,他自己忙活尽职尽责都是应该的,他就是害怕我不把公司当回事,怕我这么一直呆山东,回头公司出了什么问题,他自己解决不了,耽误事了就不好了。

    我说我也明白自己做的确实有点不好,不过我已经在慢慢进步了,你看看去年,我一去山东,就是那么久,这次呢,去了没几天,知道公司忙了,立马就开车回来了,现在我可是跟苏雅在一起了,更腻歪她更舍不得她,这不还是回来了么,所以我现在也在慢慢改变了,希望自己以后会越做越好,而且我说之所以把这么多活这么多责任交给他,那都是觉得他是我最铁的兄弟,交给他我放心,也希望他能但待我一点,辛苦一些,以后要是他有什么事的话,我就是死我也帮他。

    郑虎可能觉得我这话有点矫情了,就给我说不说这些了,聊聊公司的事吧,说着,他突然一拍我,惊喜的说道:“对了,你还记得之前骗咱们五十万的那个北京客户吗?前两天人家公安来公司一趟了,给我说了个好消息,说是那个骗子的手机后来用了一次,定位地点是在杭州,而跟他通话的一个人,就是我们省城的,人已经锁定了,就等着查明白后,找机会把骗子给抓回来,兴许到时候能多多少少挽回一点损失呢!”

    我说现在挽回还有个屁用啊,都这么久了,那钱肯定都让他们糟蹋完了,郑虎咬牙切齿的说:“那钱可是我当初坐牢换回来的,那个恨得我啊,等抓到他们了,我非得揍他们一顿,至于钱,能挽回一点算一点,挽回不了的,就抵成牢饭,让他多吃几年牢饭就是了,反正不能让他好过!”

    我说那到时候抓到了看吧,不给钱的话,就建议法院重判他们。

    跟郑虎这天聊完之后,公司里的风气明显慢慢改变了不少,那个小刘也收敛了很多,见到我跟郑虎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点个头打个招呼,多余的话不说了,反正这样让我觉得舒服多了,不过郑虎似乎给小刘说了是我对人家有意见,我能感觉的出来小刘有时候会故意躲着我,或者看我时的眼神里,明显有点意见啥的,这让我心里不爽,寻思着干脆辞了她算了,不过后来一想,我一个公司老总,跟她一小员工计较什么,显得自己太小心眼了,只要她不溜须拍马,把该做的工作做好,我觉得就还不错,可以留着她。

    清明节的时候吧,我回了一趟老家,去坟头看了看我爸,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爸坟头的草被人清理过,还有烧过的香跟纸的灰烬,明显是有人来看过我爸,这让我觉得很疑惑,我爸的那几个朋友,之前都一起被枪毙了,而且那件事出了之后,跟我爸认识的人,都唯恐躲不及呢,现在突然有人来给他烧纸烧香,会是谁呢?

    难道是四哥?

    应该不可能,四哥这人我算是看透了,我爸在世的时候,他还挺在乎跟我爸的情谊,我爸走后,对我的态度也慢慢的变差了,他这时候怎么会想到来看看我爸呢,肯定不可能。

    那还会有谁呢?

    如果不是因为我是跟关青青一起来的,我肯定会觉得是她,可她就在我跟前,不可能是她,这下便成了一个谜团了,我是真的想不出来还有谁,不过不管是谁,人家能有这份心,能来看看我爸,这还是让我比较感动的,在这里就祝这个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吧。

    看完我爸之后,我跟关青青还去看了看我妈,大概之前花了人家的钱了,这时候心里面对人家的看法,多多少少有点改变了,反正到了坟头后,该磕头磕头,该烧香烧香,虽然嘴上没有叫一声妈,但该有的礼节什么的,都有了,这样既不让自己很尴尬很难为情,也问心无愧了。

    这天上完坟本来打算叫陈冲他们出来聚聚的,但一想起上次陈冲给我打电话我没接的事,还有今天是清明节的事,我寻思改天再叫,只是没想到的是,到了晚上天随黑那会,陈冲居然给我打电话了,说他跟尚海瑞喝酒呢,问我去不去。

    我问他在哪,他说在尚海瑞家呢,我说这就去,本来打算开车去呢,但后来一寻思还是算了,陈冲都说了是叫去喝酒呢,我开车过去岂不是找麻烦呢,到了尚海瑞家的时候,这哥两正喝得欢呢,尚海瑞的儿子也在呢,而且都会叫叔叔了,这让我心里面也有点小激动,同时也期盼着自己早点结婚,然后也生个一儿半女的,跟家里人一起看电视说说笑笑,那多开心啊。

    我坐下后,陈冲给我倒了酒,开口第一句话就拐弯抹角的埋汰起我来了,他说:“童哥可是个大忙人啊,平常忙的电话也不接,上次我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今天能赏脸接我电话过来跟我们喝酒,兄弟我真的是感激不尽啊,太赏脸了你,来兄弟我先敬你一杯,以示感谢!”

    说着,他就把酒杯子给我递过来了,而且他的酒杯里面就只剩下一点酒了,而我的基本上是满着的,这里说一声,不是啤酒,是白酒,我自然也明白,他这是故意整我呢,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呢,我说你别埋汰我了啊,上次的事都好几天了,你咋还记得呢,心眼这么小啊,他说他心眼才不小呢,要是小心眼,早都被我气死了,说着,让我赶紧把酒杯里的酒喝了,说是罚我的。

    我也没犹豫,直接拿起酒杯子一口干了,也算是给上次不接人家电话这事赔个不是,酒喝完之后,兄弟几个就随便聊起来了,陈冲后来还阴阳怪气的跟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我说你看你能耐的,还给我整这个,就先听好消息吧,陈冲一拍我肩膀,说:“五一我要跟林若一结婚了,到时候你可得回来啊!”

    虽然之前我就跟陈冲聊过这件事,陈冲说如果快的话,五一就能订婚,我是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的,但是这时候他冷不丁的跟我一说,我就觉得有点太突然了,其实主要的还是因为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离五月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而且陈冲说的是结婚,没说订婚。

    我说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订婚结婚分不清楚啊,你们两这还没订婚呢,就直接结婚了?

    陈冲说没说错,就是结婚呢,因为他之前有过一段“往事”,所以现在不能订婚,直接结,虽然我不懂这个习俗是啥来由,但人家愿意怎么就怎么吧,直接结婚也好,省的麻烦,不然我还得回来两趟呢。

    我说那这个是好消息,坏消息是啥呢?

    陈冲盯着我看了片刻后,笑道:“这坏消息嘛,就跟我没关系了,是陈雅静的,她五一的时候要订婚了,跟丁浩,这其实对我们老陈家来说,算是好消息了,双喜临门嘛,但是对于你,可能就是坏消息了吧!”

    陈冲这话说完后,我脑袋有点空白,很早前就听过陈雅静五一要跟丁浩订婚的事了,但一直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就拍板,现在从陈冲的嘴里亲口说出来了,那估计是没跑了,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不知道咋的,这一想到陈雅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订婚,就要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了,我这心里就有种很不舍得很难受的感觉,我也说不上这是为啥来。

    虽然此时心里面的感受不太好,但我还是强挤出笑容,给陈冲说:“你看你这话说的,对我来说肯定也是好消息啊,人家订婚呢,怎么能不是好消息呢?”

    陈冲用手指了指我,叹了口气说:“你就在这装吧,跟陈雅静一样,两个人都是死鸭子嘴硬,我也懒得说你们了,爱怎么怎么去吧,反正跟我没关系,我娶回我的林若一就是了!”说完这话后,他喝了一口酒,完事像是想起什么来了,突然拍了我一下,说:“所以说啊,以后你跟陈雅静怎么样,我不管了,你也不用担心你跟苏雅在一起怎么怎么的不敢接我电话了,咱们该怎么就怎么吧!唉,也说明你小子没福气,娶不了我家的陈雅静!这是你的损失!”

    我附和着他,说对,就是我的损失,随后我们哥三个喝到很晚,后来修完车的周胖,还过来跟我们喝了一会,同时也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说他今年也要结婚了,但是订婚跟结婚的日子还没有定下来呢,以后定下来了通知我们,我还开玩笑的问他,跟谁订婚,不会是跟王娟吧,要是王娟的话,我可打死也不去啊,礼钱也一分没有,周胖苦笑着摇摇头,说放心吧,不是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