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1968666.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49 丁浩带人来家
    所以呢,这一路回家,我仍然厚着脸皮去哄她,不管人家吃不吃这一套,我也得哄啊,因为实在想不到其他的法子,其实按照我的脾气,她这样,我完全可以不搭理她,冷她一阵子,但毕竟人家是我女神,我从一开始看见人家的时候,就处于被动境地,而且这不才刚跟人家好了没多久,人家又这么大老远的来找我了,冷落人家可不好,只能迁就她了,同时心里面一个劲的祈祷,最近两天可别出什么岔子了,再出的话,我是真没法跟苏雅交代了。

    不过话说回来,假如说没有出陈雅静这件事的话,我寻思我今天可能就领着苏雅回省城了,但是陈雅静这事一出,我感觉现在我要是领着苏雅走的话,显得有点太那啥了,所以我决定再等一天,如果今天没什么异常生的话,明天就领着苏雅回省城,只要一离开老家,估计就只剩下我跟苏雅的二人世界了,到时候基本上没什么烦恼事了,能跟她好好的培养感情了。

    不过事情往往会往糟糕的方向上展,这天傍晚的时候,有个陌生的本地号给我来了电话,当时我就有种直觉,这可能是丁浩给我打来的,这家伙不是一直给别人要我电话呢么,八成是他。

    接听后,果然是他,不过跟我想象中不一样的是,丁浩在电话里面跟我说话还是蛮客气的,只是问我知不知道陈雅静现在在哪呢,她有没有联系过我之类的,我自然是说没有,他还问我那他订婚前几天,陈雅静有没有跟我说过话啥的,这我自然也只能给他说没有,完事他可能觉得从我这得不到什么消息,就很干脆的把电话挂了。

    本来以为这个事也就这么解决了,但是没想到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吧,丁浩领着三四个男的来家里找我了,当时看着他带着这么多人来,我就觉得事情不妙,估计是来找事的,而且这几个人看上去醉醺醺的,应该是都喝酒了。

    丁浩当时最先开口说话,态度还算比较客气,他说:“哥,陈雅静的消息,你知道不啊?”

    我说我真不知道,我也给她打过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是关机,根本就打不通。

    丁浩听我说完后,冷笑了一声,脸上那表情明显就是不相信,而他身后有个穿花裤衩的男的,直接就说出口了,他说:“别装了,你肯定知道,赶紧老实说!”

    这人说完这话后,就跟我对上眼了,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眼珠子瞪得还是比较大的,看起来怒气冲冲的,但是跟我对眼对了没几秒钟,他的眼珠子就慢慢的变小了,目光慢慢的也转移到一边去了,明显怂了,其实他跟丁浩年纪差不多,应该也比我要小两岁,我好歹这么多年混过来了,跟别人对眼的时候,基本就没怂过,他的战斗经验肯定没我丰富,所以这时候认怂了,真是现在我年纪大了,不爱动手打打杀杀的了,不然冲我年轻时候的脾气,他敢这么冲的说话,我就敢上去干他。

    当然我也明白,他敢这么跟我说话,底气肯定都是从丁浩那里来的,丁浩肯定也觉得是我把陈雅静给藏起来了,不然他的人不会这么说话,而丁浩这时候还算是能沉得住气,他朋友这么说之后,他只是回头看了他朋友一眼,示意他朋友别说话呢,完事丁浩跟我说道:“哥,陈雅静这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她人在哪,是个什么情况,心里面着急的很,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现在我不愿意放过任何的机会,所以你帮帮忙,让我们进你家里找找看,如果人不在的话,我们走就是了,成不?”

    丁浩这话让我挺震惊的,他居然想进我家搜查,难不成以为陈雅静在我家里藏着不行?这也太没脑子了吧,就算陈雅静是我给藏起来的,我也不可能藏家里啊,更何况现在苏雅还在呢,我女朋友在家,我能藏另外一个人?

    不过丁浩说话时的口气还算好,我也不好火,只是跟他说道:“人不在我家,我也没她消息,你们去别地找吧!”

    说着,苏雅这时候还走到我跟前,问我咋回事,我说他们来找人的,找陈雅静的,话刚说到这,我心里突然紧张起来了,因为陈雅静找我借钱的事,苏雅是知道的,而她对这些事又完全不了解,我真的害怕她这时候说漏嘴了啥的,但苏雅还算聪明,她并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片刻后,给丁浩说道:“家里面确实没人,就我们两个,童童没有骗你们!”

    很显然他们不信,而且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丁浩继续笑着跟我说道:“哥,我都叫你三声哥了,就算是我们不去找人,进你家里坐坐喝杯茶行不行?你不至于这么抠门吧,茶都不让我喝一口?”

    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好说啥了,只好说道:“你们要是找人的话,我是不可能让你们进去的,但是喝水喝茶,那就进去坐坐吧,不过我家里可没什么好茶,只有水,谁渴了自己倒,没人伺候!”

    说着,我就跟苏雅推门进了家,他们也紧跟着进来了,苏雅这丫头也是太傻太单纯了,他们进来之后,苏雅还跑到饮水机那边,想给他们倒水喝,我直接就冲她喊了,说:“你去倒水干啥啊,他们谁愿意喝谁自己倒去,你别动!”

    我当时也是太着急了,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语气可能有点严厉,苏雅明显被吓着了,脸上有点慌张,站在那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了,说真的,这么冲她喊,我心里也不好受,也特别心疼她,只能怪丁浩这帮狗日的,要不是他们,我也不会冲苏雅这么喊。

    接着我很温柔的给苏雅说别管他们,让她先回卧室里呆着,苏雅也很听话,乖乖的去了卧室去了,至于丁浩他们几个,进了屋子后,就开始四下观望,估计是在那琢磨我会把陈雅静藏在哪,倒是有一个个头挺高,留着中分头的男的自己去了饮水机那倒水去了,这人的中分头还蛮让我感慨的,因为2o15年了已经,留这种型的很少了,也就我上初中高中时候留这个的比较多了。

    这人倒了一杯水后,还跟我对了一眼,他的态度要好很多,还冲我笑着点了下头,然后问我道:“你原来是铁路高中的天吧,我记得以前见过你!”

    他这话让我还是蛮惊讶的,我寻思自己现在都是快奔三的人了,居然还有人问我这样的话,我说什么天不天的,就是年轻的时候爱玩瞎折腾呢,说着,我问他是不是也是铁路高中的学生,他摇摇头,说:“不是,我是其他学校的,同学带着我去你们学校闹过事,那时候我们是高一,你是高三,那会碰见你了,你跟几个女生在门口站着聊天呢,别人就指着你跟我说你是铁路高中的天,我那时候还挺崇拜你呢!我......”

    这个中分头的话还没说完呢,刚才那个花裤衩就直接打断他了,花裤衩不耐烦的说:“你来是干啥的,认大哥的还是来找人的?高中那点破事就别提了行么?有啥了不起的!”

    说着,他就朝着我家其中一间屋子走去了,说真的这人真是让我看着很不爽,而且这地方是我家,在我的地盘上这么得瑟,纯粹是想找干啊。

    花裤衩往那间屋子走的时候,还跟丁浩对视了一眼,丁浩估计是怀疑陈雅静在主卧室,也就是苏雅刚才走进的那间卧室,他自己可能不好意思过去看,这时候就给花裤衩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往主卧室走,这一切刚好被我看了个正着。

    而花裤衩也是挺听话,直接改道朝着主卧室走去了,这时候我就忍不住了,直接吆喝了一声,说:“要喝水就喝,不喝就滚蛋,这里是我家,别他妈跟大街上的野狗一样,到处瞎跑啊!”

    我当时已经很按捺自己的性子了,毕竟苏雅在家里呢,我不想找事,怕吓着苏雅,但是这花裤衩给脸不要,这时候根本没理我,反而加快了脚步走到了主卧室门口了,接着就把门给推开了,而且还是用那种特别大的力气推开的,吓得里面的苏雅都叫了一声。

    这家伙可把我的脾气给整出来了,直接骂了句脏话,用最快的度冲到了主卧室的门口,本来我想直接一个飞脚踹在他的后背上的,但担心这一脚把他踹到卧室里会吓到苏雅,所以我只是揪住了他的头,接着往后面使劲一扯,脚也同时在他的脚后跟那里使劲扫了一下,他身子直接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了,而且是后脑勺着地,反正摔的挺惨的。

    好在我家的地板是木地板,如果是瓷砖的话,来这么一下肯定会出事情的,即便是这,这一下也够他受的了,而我也没就此停手,直接弯下腰朝着他的脸上打了两拳,同时骂道:“老子说了这是我家,别他妈给我找事啊,惹恼了我干死你信不信,赶紧给我滚!”

    而我在打花裤衩的时候,另外一个一直不吭气的男的还想走过来,不知道是想劝架还是想干我,但他还没走到我跟前呢就被丁浩给拦住了,至于那个中分头,这期间就一直在旁边喝水,并没有什么动静,我一看这架势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了,他们几个人明显心不齐,我打这个花裤衩那都是白打的,不过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我也一点不害怕,大不了我就去厨房拿个家伙事跟他们拼命。

    花裤衩被我打了几下后,显得很不服气,但他见其他的人都不管他,这时候也就没有还手,而是站起身不停的拍打着自己,像是在拍打身上的土,其实我家里干净的很,根本就没土,他这么拍打自己,估计也是太尴尬了给自己找台阶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