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10292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57 私人侦探
    因为陈雅静的事,陈冲也没少骂我,他说我要是早点跟陈雅静处对象啥的,陈雅静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了,假如说陈雅静要是在外面出了啥事的话,他肯定会把这责任,怪罪到我头上,对于我来说,陈冲怪不怪罪我,这都是次要的,我只关心陈雅静现在在哪,过的如何,只要不出事,能安安全全的回来这就最好,说来也真是怪了,陈雅静订婚前,我们也经常好久不联系,半个月啊一个月的也是常事,我那时候根本也不会想她啥的,但是现在她才一个星期没跟我联系,我心里就特别的挂念,而且这种挂念之情是越来越浓,很是奇怪

    到了第二天吧,也就是苏雅开学的这天早上,她qq上跟我说话了,说她已经到学校了,她爸不让她跟我联系,手机卡也重新办了个,而且去山东的时候,是她舅妈跟着一起去的,手机也一直是她舅妈拿着的,刚才给她。

    我说你爸也真是可以啊,为了看着你不跟我联系,让你舅妈还去了山东一趟啊,她说不是的,她舅妈是做美容的,刚好去山东办点事,所以才跟着她一起去的,说着,她还给我了几个难过的表情,说:“我爸知道我跟你处对象了,而且态度挺强硬的,坚决不同意,让我跟你断联系!”

    苏雅她爸的态度,我其实早就猜出来了,也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这时候从苏雅的嘴里亲口说出来,我还是觉得很不好受,我问她:“你爸是不希望你现在谈恋爱啊,还是不希望你跟我谈恋爱?”

    苏雅说两者都有,既不希望她现在谈恋爱,也不希望她跟我谈恋爱,然后知道了我跟她年纪差这么多之后,就更不同意了,苏雅还说:“我爸说你比我大这么多,都属于社会上的大青年,心眼比较坏,说你找我纯粹就是骗小姑娘玩呢,回头骗了我也不负责任,我到时候就只剩下自己哭了!”

    苏雅她爸能有这些看法我也能理解,如果我有个女儿,然后有个比我女儿大很多的男的找她处对象,我也会觉得这个男的图谋不轨,家长都是不希望自己孩子受伤害的,而我比较关心的是苏雅的想法,我说你爸这么觉得,那你怎么觉得?

    苏雅没回答我的话,而是问我:“你会一直喜欢我吗?直到结婚吗?”

    她这么问我,就已经说明她爸的话对她产生影响了,这让我心里有点失望,我说你都不肯定这些问题,你还跟我处对象啊,苏雅说她相信我,但是她爸的话说的又很有道理,而且她现在确实年纪小,离着结婚还有很多年呢,她也有点没底气。

    我说我肯定是真心喜欢你的,也是抱着跟你结婚的态度跟你在一起的,只要你不离开,我肯定也不会离开你。苏雅说那她家里人不同意怎么办,我说你现在年纪还太小,而且你这人又单纯,这么多年一直在家人的保护下,跟个温室的花朵一样,现在你突然有了对象了,他们担心你受骗啥的都是正常的,等你大学毕业了啥的,到时候估计就会同意了,假如他们到时候还不同意的话,我就去努力说服他们啊,反正只要咱们两个的心在一块,就没人能拆开咱们。

    苏雅说她就是害怕以后我会抛弃她,我说不会,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现在终于跟你在一起了,我怎么会抛弃你,要是能跟你结婚,这辈子我就知足了,苏雅给我来几个微笑的表情,说有我这话就足够了。

    苏雅走后,我就全心投入公司,后来还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之前骗我钱的那个北京客户,已经在外省落网了,很快就会被带回省城,郑虎还笑着说,就算人带回来了,估计钱也让他糟蹋完了,我说钱不钱的先不说,只要人回来就行,让他坐牢啥的,不能便宜他,郑虎说就是,当初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好不容易凑了五十万,还让那狗日的都给骗走了,等人回来了,不管怎么着见面了先干一顿。

    几天之后吧,公安那边来了电话,说人已经带回来了,让我们去局里处理这件事,我和郑虎去了见到那北京客户的时候,情绪都比较激动,郑虎还抢过旁边一个公安人员手里的水杯,直接砸到了北京客户的脸上,虽然公安人员特别生气,还斥责我们两个,但我两都觉得太出气了,这北京客户估计也是害怕了,就一个劲的求我们原谅,让我们到时候在法院跟前求求情,少判他点牢饭,他愿意早点出来免费到我们公司上班,用来抵债。

    郑虎说我巴不得你在里面呆到死呢,当初我们那么难,你可真是狠啊,一下骗走五十万,现在我们公司才不要你这种小人呢,钱哪怕不用你还了,但你一定得多坐几年牢,反正不管北京客户说啥,我和郑虎都不肯原谅他,同时也会建议法院重判他。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钱被骗的事,虽然对我们造成了损失,也让我们当初的处境变得异常艰难,但对于我们的人生来说,这一难也算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让我们见识了人心的险恶,见识了创业的艰难,同时也磨炼了自己,让自己变得更成熟,所以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从公安那回来后没两天,我意外的在一个电线杆上看到了一条小广告,这条广告是个私人侦探公司张贴的,上面说如果怀疑你的老公有小三或者怀疑妻子出轨,有什么遗产财产纠纷啥的,都可以找私人侦探来处理,价格面议,其实之前也在很多地方看到过这种小广告,但我一直都没在意,毕竟自己也用不上这玩意,但是这次我突然想到了曹叔找人跟踪我的事了,所以我寻思能不能找找侦探公司的人,让他们给我留意着,要是能找出偷拍我的人,然后把他们给整治一下,那也算是出了口气啊。

    所以我试着打了广告单上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男的,听声音像是个中年男人,还挺有磁性的,我说明了打电话的意图之后,人家说如果对方还跟踪我的话,他们会帮我来寻找可疑的人,然后尽快给我把他们的资料都查出来,至于需要多少时间,他说这个不一定,因为现在对方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对方如果一直不行动的话,我们肯定也没收获,所以得先等对方有行动了,我们这边才可以下手。

    而薪酬是按天算的,一天一千块钱,当时听到价格的时候,我有点惊讶,这也算是暴利行业了吧,一天就一千块钱啊,那假如你们要是啥也不干,我也不知道啊,还得每天给你们付钱,这也有点太不透明太亏了,所以我问他能不能给我个地址啥的,面谈,电话里面说不清楚。

    完事人家给我说了个地址,说我什么时候去都行。

    当时地址说是在一个小区里,单元楼跟门牌号都告诉了我,这让我有点纳闷,看来也就属于那种工作室性质的,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公司,不过这也能理解,好像国内就没有这种正规的侦探公司,法律也不允许有,他们这种的,估计都是那种偷偷摸摸的。

    我后来还一个人去了这个公司,确实如我猜测的那样,是个工作室,在小区民用房里面搭建的,屋子里面看上去也乱乱的,各种器械摆放着,比如摄像机啊各种手机跟服装啊等等,当时我去的时候,屋子里面只有两个男的,一个是之前跟我通过电话的,也就是那个我听声音像是中年人的人,他实际上年纪要小很多,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比我大不了多少,另外一个年纪就更小了,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年纪稍大的那个,给我说他姓林,叫他林哥也行,小林也行,年纪小的那个小名叫蛋蛋,小林说公司里面的人一共有七八个呢,还有两个女的,这几天比较忙,都出去忙工作去了,简单聊了几句后,他就开始问我的情况,我一开始也没说太多,只是说了有人跟踪我,也没说人家跟踪我是为了干啥,没说是曹叔找的人,只是希望他们能帮我找出跟踪偷拍我的人,然后将他们的资料给我就是了。

    小林说这生意他们可以接,但是我得先掏五天的定金,也就是五千块钱,我说这五千是不是太多了,能不能便宜点,一天五百块钱不行么,小林苦着脸,说:“我说了我们这是个团队,不止我们两个人,你这个活因为目标不明确,所以实施起来比较麻烦啊,最少得准备三个人,还得准备器材啥的,三个人一天赚1ooo一块钱,平均下来一个人才三百多,你觉得这算很高么?而且我们这一行也是要担风险的,之前我们这有个女顾客,让我们去偷拍他丈夫出轨的证据,结果让人家丈夫现了,人家是比较有来头的人,直接抓住我们的人,砍掉了一根指头,所以啊,这是个高风险的活啊,真不好干......”

    说到这他不说了,但是意思我明白,我寻思给就给吧,只要他们能帮我找到人,给点钱也值了,不过我跟小林约定好了,如果一星期内没有任何线索的话,这个生意就到此结束了,他还得返还我2ooo块钱。

    至于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小林也给了我提示,他说我这几天最好是不要在室内呆着,因为在室内呆着对方估计也不会有行动,我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而且不要到太繁华的地方,因为人多不好寻找目标,尽量去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且是自己平常不常去或者没去过的地方,这样的话,对方跟踪偷拍我的可能性比较大,小林他们也就更好追踪到他们了。

    按照小林的提议,接下来的两天,我就把公司交给郑虎管理,而我自己则一个人出去溜达,市区跟人多的地方,我一个没去,尽挑人少的地方,大概是自己也比较留心周围的环境跟陌生人,后来我自己还看到了一个有重大嫌疑的人,是个男的,年纪不大,估计二十五岁左右,长相啥的普普通通的,之所以觉得他比较有嫌疑,是因为这天我在两个地方都看见他了,而且还跟他对视了下,对视的时候现他的眼神鬼鬼祟祟的,所以我猜测就是这个人,但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了,估计人家提高警惕了吧。

    我还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小林,小林说他掌握的情况,跟我也差不多,也是这个人比较可疑,他还给了我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我怀疑的那个,他说他已经找人跟踪这个人了,估计很快就能拿回这个人的资料了。

    反正前前后后一共折腾了有五天吧,关于这个偷拍我的人,小林终于查出了结果,那天他给了我一个信封,说关于那个人的资料,全在里面了,我之前给了他五千定金,算是酬劳了,刚好不多不少,完事人家还给我说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给他打电话,到时候价格会比现在要优惠很多。

    我笑着开玩笑的说:“你们这一行真是太赚钱了,以后我有兴趣的话,也开一家私人侦探公司!”

    小林笑了笑,说不赚什么钱的,很辛苦,还很危险。

    其实我感觉这一行,还真不像他说的这样辛苦又危险,他一开始跟我说的时候,说是我这个活,最少得需要三个人,但实际上他第一天开工,也就才用了两个人,之后的四天一直都是蛋蛋一个人,所以说这五千块钱,应该算是人家蛋蛋一个人赚的,至于这个侦探公司其他的人,我根本没见着,我也有过怀疑,可能他们公司一共才两三个人,根本就不像他说的七八个人,他之所以撒谎,也是想提高公司的运作成本,然后给客户太高价格。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算是完成了任务,给我拿到了偷拍我的人的资料,回到住的地方后,我才打开小林给我的信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