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18018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69 箱子里装的啥

正文 769 箱子里装的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些人依然不死心,继续在后面追我,郭书瑶的对象还在那嘲讽我,说:“就你这b样,还有公司?你他妈是卖烧饼的吧!装你妈个逼!”

    我没理会他,寻思他这人也是狗眼看人低,我也用不着跟他计较,好在我身子骨硬朗的很,原来又是习武的,他们怎么跑得过我呢,没多久便把他们甩在很远的身后了,他们可能自知追不上我,也就不追了,而我也趁机拦了辆出租车,直接朝着汽车站去了,在路上的时候,我还蛮担心苏雅的,我害怕郭书瑶对象如果抓不到我,而去骚扰苏雅,那就坏事了,所以我给苏雅了个短信,给她说注意自己安全,郭书瑶的对象可能会去骚扰你,假如他真的去骚扰你了,你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就是了,就说我过一段回来,让他们等着我,你千万别跟他们理论啥的。

    苏雅这丫头胆子小我是知道的,所以她后来回复我说:“我害怕!”

    我给她说别怕,我会给我好朋友孙宁打电话说这个事的,有啥事她会帮你护着你的,这短信完后,我还给孙宁打了个电话,把这事跟她说了,孙宁得知我这就要回山东后,直接破口大骂,说:“你这狗日的,不是说来找我呢么,怎么这么快就走啊,公司真的有事?逗我玩呢吧?”

    我说一个这我有啥好骗你的啊,我大老远的从老家过来,得折腾好半天啊,不可能昨天来,我今天就回吧,所以肯定是有急事了,不回去不行,孙宁说那行吧,完事她还给我要苏雅的电话,说是要给苏雅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假如那帮人找苏雅的麻烦,她就去帮忙,我也没犹豫,直接把苏雅的电话给孙宁过去了,然后给苏雅说了一声,让她有啥事跟孙宁联系。

    到了车站买了票后,我还给郑虎打了个电话,不过他的电话没人接,估计他人现在也被控制着呢,而我给公司打去电话时,也是同样的情况,这家伙给我急的啊,心里面也一个劲的骂黑熊跟他那个哥们,这不是给我找事呢么,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收拾偷拍男,我随便找两个人就是了,找你帮我下忙吧,你还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这一想到黑熊,我寻思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知不知道是个啥情况,但是电话打过去提示我关机,估计这家伙现在也知道给我带来麻烦了,不好意思开机了吧。

    同时我也猜测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会是啥,现金?黄金?枪械或者毒品?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见不得光的,那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报警呢。

    脑袋里刚有了这个想法吧,公司的电话就又打来了,还是之前跟我说话的那个陌生男,他问我:“打算告诉我我的东西被你藏在哪了?”

    我说你说的东西我不知道,现在我正在回去的路上,估计最快也得到了明天上午了,你有什么事的话等我回去再说,别难为我的员工们,说完这话后,我本来还想着要问问他他那东西是不是见不得人,以此来警告他小心我报警呢,但人家似乎很了解我心思,我还没说呢,他就跟我说道:“我这里要提醒你下,你最好是别报警哈,你的人可在我手里,报警的话后果自负!”

    这话说完,人家就把电话给挂了,这也算是断了我最后一个念头了,只能硬着头皮回去跟他们交涉了,同时我也特别纳闷,黑熊哥们把纸箱子放到公司后,就没人动过啊,为啥他要说是我们把他的东西给藏起来了呢?难不成是想敲诈我一笔?

    不管怎么样,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赶回去。

    大概是心里面太着急了,这一路都没休息好,到了第二天中午吧,我下了省城的火车,然后马不停蹄的打了个出租车朝着公司去了,到公司的时候,公司的大门是紧闭着的,我一开始敲门的时候,里面并没什么动静,后来再敲的时候,里面才传来个陌生人的声音,问我是谁,我说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赶紧开门。

    这帮人还是够狡猾的,并没有立马给我开门,而是有人先给我打了个电话,确定是我本人在门口后,才给我开了门。

    反正门开的那一刹那,有一股子难闻的气味直接朝着鼻子里面钻,好像是什么泡面味啊零食味,而站在我面前的,是两个大块头男的,人家打量了我一眼后,让我进去,接着把门给关上了,紧接着从公司大厅那边就走过来一个男的,看起来四十岁左右,长得斯斯文文的,还戴着个眼镜,反正看起来就像是个老师模样,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直截了当的问我:“我的东西呢?你给我藏哪去了?”

    他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正是电话里跟我说话的那个人,我还是那句话,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啥东西,说着,我问他我的员工呢,都在哪呢!

    我这话刚说完,旁边有个壮汉子直接过来踹了我一脚,让我老实交代,别耍滑头,说真的,我当时都想还手跟他干一顿呢,但一想还是算了,我的人现在是啥下场我都不知道呢,这时候跟他干仗,不一定能干的过他们,而且自己还捞不到什么好处,白费时间,所以我忍了。

    眼镜男随后指着我的办公室,说公司里的人,都在里面关着呢,只要我老实交出他的东西,他保证我员工的安全,说着,他吆喝了一声,然后我的办公室门就开了,有个男的扭送着小刘的胳膊从里面出来了,而我这时候也朝着办公司里看了一眼,里面似乎挤满了人,应该都是公司里的人。

    我这时候吆喝了一声郑虎,问他在里面么,但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个眼镜男也告诉我,说郑虎被安排在了其他的地方,并不在公司,我寻思这帮狗日的可真是狡猾,如果郑虎在这个屋子的话,我可能还会想办法解救他们,然后试图反击,可郑虎不在这,我就只能跟他们谈判了。

    我问他们到底是啥东西存放在我这了,那东西怎么会没了呢,公司里面有监控的啊,不行就看监控啊,看看是谁动了他们的东西啊,眼镜男阴笑一声,说:“你逗我玩呢?监控要是能看的话,我早就看了,还用得着等你这么久?”

    说着,他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让电话那头的人赶紧过来,而我这时候就寻思,公司里的监控应该好好的啊,难道坏了?眼镜男挂完电话后,他从后面拖出个纸箱子,正是那天黑熊朋友送来的那个箱子,只不过箱子这时候是打开着的,眼镜男把箱子踢到我跟前,让我自己看看,我打开后,现里面空空的,啥也没有。

    记得那天黑熊朋友搬着箱子进来的时候,那箱子看起来还是有点分量的,估计里面装着东西呢,可现在箱子分明是空着的,这说明啥?说明里面的东西被人拿走了,要么是我公司的人拿的,要么就是黑熊的朋友讹诈我,他们给拿走了,我说我这两天在外地呢,箱子里的东西我可没碰过,至于是谁拿走的,我也不好说,但也不排除是公司里的人拿走的。

    我这话话来,眼镜男倒是挺满意的,他笑着点点头,说:“你还算是个明白人,那这样的话,我就要问问你了,你去哪个外地了,去那干啥了?”

    他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怀疑我把他东西拿走了,然后躲到外地去了,我说我对象在外地上学啊,跟她闹分手了,就去哄她去了啊,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啊,眼镜男估计之前就问过我公司里的人,所以这时候也明白我说的不是假话,所以他就扯开了话题,让我办公室里的人先全部走出来。

    紧接着我办公司里的员工就全出来了,只不过手都是被反绑着的,他们大概是没经历过这种事,这时候一个个脸色都特别难看,慌张的不行,随后眼镜男问我:“那你觉得,如果是你公司里的人干的,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啊?”

    我苦笑了一声,说:“这我怎么知道呢,而且我只是说有可能是公司里的人干的,但这个不确定吧,假如是你的人给你掉包了,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呢?而且之前不是也放过一个纸箱子在我们这么,那次可没出什么问题吧,如果公司有人手脚不干净的话,可能那次就给你掉包了,还用得着这次?况且公司之前监控都是好的,谁会去冒这个险拆你个箱子?而且你那纸箱子看着也破破烂烂的,里面像是装的贵重东西?没人会碰吧?”

    眼镜男点点头,不紧不慢的去一边坐到沙上了,完事他点了一根烟,说等下会有人来跟我对峙的。

    他说的这个人,我也不难猜到,可能就是黑熊的朋友,果然,过了十分钟左右,有两个人来公司了,一个是眼镜男的手下,另外一个正是黑熊的朋友,也就是那个往我公司放纸箱子的那个人,他似乎也因为这件事挨了不少打,两个眼睛黑的跟熊猫一样,腿似乎也出问题了,走路很不利索。

    他似乎很恨我,一看见我就大骂道:“你这狗日的,你把我的东西给藏哪里去了,你可要害死我了啊,赶紧把东西拿出来,不然咱们都别想好过!”

    我说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呢,我啥时候碰过你东西,你亲眼见过?要不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东西是我或者我公司里的人拿的,那我没什么话说。

    黑熊哥们当时急的都开始大喘气了,说话都说不利索,他看了看眼镜男,然后又看了看我,他继续说道:“就是你搞的鬼,我那天拿过来的时候,明明好好的,箱子都没有拆封过,黑熊也可以给我作证啊,我们两走的时候绝对没问题!”

    他这话说完后,还在那嘀咕了几句,反正是骂黑熊的,说黑熊现在也藏起来了,他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我问他昨天来拿东西的时候,是他自己拿的,还是跟黑熊一起来拿的,他激动的说:“昨天是我自己来拿的,我当时来你们公司的时候,箱子里的东西就已经不见了,你说不是你们公司给藏起来了会是谁?难道它自己长腿了跑了不成?”

    我说里面是啥东西我都不知道呢,兴许里面放着什么动物,它还真就自己长腿跑了!我这话一出来,那眼镜男直接骂了我句脏话,让我认真点,别耍滑头,完事他指了指我跟黑熊哥们,说:“你们两自己看吧,反正东西是在你们之间没了的,今天不给我交出东西也行,折算成钱也行,也不多,三百万!”

    他这话一出来,我直接吓蒙了,那箱子里到底是啥东西,值这么多钱?直觉告诉我可能是毒品,难道黑熊跟他哥们,现在搞起了这个勾当?

    想到这,我心里一惊,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这次可真是惹上大麻烦了,一般干这一行的,都是些心狠手辣的人,这些人啥事都做得出来,如果我真的交不出他的货,那该咋整?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是我公司的人有谁手脚不干净,动了里面的东西,然后给藏起来了?

    那要是这样的话,也不太说得过去啊,就算里面放着的是毒品吧,公司里的人估计也没人懂这个啊,就算有人偷偷拆开箱子,拿走了那玩意,可他拿那玩意有啥用呢?又换不成钱啥的,就算他猜测到那玩意是毒品,肯定也会觉得这玩意碰不得,正常人的做法肯定是悄悄放回原地,假装自己没碰过,这才是最安全的做法,可现在就奇了怪了,黑熊哥们如果没有撒谎的话,那东西的的确确在我这里出事了,也就是说,确实是公司里的人动了手脚,可偏偏监控还坏了,这能是巧合吗?

    我当时还寻思不行我就去问问我公司的人,看看谁的嫌疑比较大,但后来一想这样做也有点不妥,公司毕竟是我的公司,现在出事了我不去怎么想着帮自己人,反而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去怀疑公司的人,这样他们以后还怎么好好给我工作?所以在证据不足时,我是万万不能去问公司的员工的,只能把责任往黑熊和他朋友身上推,这也怪不得我了,你们给我带来的麻烦,那你们自己来消化吧。

    琢磨了会后,我给黑熊的朋友说道:“你好好想想,你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我也没非要说东西是你做的手脚,但可能是你身边的人啊,你把东西放在我这里的事,还有谁知道?有没有可能你放在这之后,你的朋友啥的晚上偷悄悄的来从我公司带走了东西?可能翻窗户进来?可能想办法开锁进来?有可能监控也是他们搞坏的!”

    我这话出来后,黑熊的朋友把眉头皱起来了,似乎是在那思考啥呢,片刻后,他嘴里嘀咕道:“就黑熊知道啊,至于黑熊有没有把这个事告诉其他的人,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说那你没给黑熊打个电话问问啊,他说打了,但是黑熊电话关机了,现在也找不到他人,他这话一出来,我寻思基本上套也下完了,相信眼镜男也明白我意思了,黑熊有很大的嫌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