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187566.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72 雷哥出来了?

正文 772 雷哥出来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后来给他们分他们的手机时,我现有两部手机已经被损坏了,可能是眼镜男他们的人搞坏的,为了安抚员工,同时也算是给他们一笔封口费吧,我当场宣布,只要大家不报警,我愿意给大家每人买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如果有谁不想要手机,我可以换成等价的现金。

    我这话一出来,公司里面立马就沸腾了,反正当时没有一个人表示要辞职或者报警的,但我也清楚,肯定也有个别人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拿了手机或者钱之后再辞职。

    后来还有人提醒我,到时候给送机或者钱的时候,最好是跟他们签个保密协议啥的,不然怕有人拿了东西就反悔了,我其实本来也有这个意思,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大家都是我的员工,我要表现出足够信任他们,而且就算是签了那个协议,我感觉也没什么约束力,他们该给别人说还是会说,所以没必要签这个,我给他们说签什么保密协议就没必要了,我很信任大家,希望大家也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我让员工们把屋子里收拾一下,顺便统计一下这两天公司的损失,这两天可能有很多客户打电话没有打进来,我也希望他们能查一下,看看能不能跟客户联系上,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公司正常运营起来。

    郑虎在十分钟左右也回来了,刚看到他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他脸上身上都是血,而且脸还有点肿,看起来像是被打肿的,我赶紧过去问他咋了,怎么被打成这样了,他摆摆手,说吃了一点皮肉苦,身上的血大部分也是鼻血,没啥大碍,我让他先去医院看看去吧,他说等会的吧,先回来跟我见个面,聊聊这次的事。

    至于郑虎被带到哪里去了,他说他也不知道,反正在郊区,刚才被放的时候,也是头上罩了个头罩,开车拉了一段路后,给他扔郊区的十字路口的,事情到底是咋回事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公司里存放着的纸箱子里面东西没了,然后那帮人就收拾他把他给控制起来了,我把事情给他说了一遍后,他还骂了小王几句,说都是这家伙害的,郑虎骂小王的时候,我就眼神示意他别说脏话,毕竟小王算是我们的员工,这就相当于员工犯错了,他身为领导在这骂员工,让其他的员工心里面肯定不舒服,再说了,相对于小王,我觉得责任更大在于黑熊和他哥们,郑虎还说这样也好,这样一来黑熊肯定就没脸来公司了,以后也省的麻烦了。

    我说对啊,不止是没脸来公司,估计都没脸见我了,其实我不愿意报警,还出于一个考虑,那就是黑熊,我要是报警了,那黑熊可能也要被牵扯进去,虽然他的做法啥的让我特别反感,但他不仁,我却不想不义,希望他能自己改正吧。

    公司收拾得差不多了之后,我就让员工们先回家了,明天再来上班,他们走后,我还问郑虎马朵朵那边是咋回事,他被眼镜男控制的时候,马朵朵不在场吗,郑虎笑了笑,说:“说来也真是巧了,刚好那天马朵朵她妹妹,也就是马雯雯来找她了,然后她们两个就逛街玩去了,那帮狗日的把我放了之后,我给马朵朵打了个电话,她这一天来也没找我啥的,所以并不知道咱们这边出事了!”

    我说这样也好,你们这马上就要订婚了,要是让马朵朵也受这么个惊吓,怕是订婚的事要拖延了,说着,我还问郑虎脸肿这么大,也没啥大碍吧,能给马朵朵交代了吧,郑虎扑哧就笑了,说:“我是啥样的人,她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干仗啊啥的不都是家常便饭嘛,我随便找个理由就搪塞过去了,实在不行就说咱们街上跟人闹起来了,干仗了呗!”

    我笑了笑,他说的也是。

    这晚上回到家后,我就跟苏雅在qq上聊天,昨天我从山东回来的时候,还以为郭书瑶跟她的对象会去找苏雅的麻烦呢,但是后来在回省城的路上,苏雅跟我聊天时说并没找她,所以我后来也就放心了,这晚上跟她聊天的时候,她给我说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个男的找她了,找她也是为了要我的联系方式。

    我说是不是郭书瑶对象啊,苏雅说她不认识,完事她按照相貌给我描述了一下,我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郭书瑶的对象,我说那他给你要电话啥的,你就给他,让他有啥事找我就是了。

    苏雅给我了个难过的表情,然后说:“我当时不给他,他还骂我是贱人,然后就走了!都把我吓哭了,我当时特别想给你打电话,但是想着你突然回老家有事情要忙,不敢打扰你!”

    听完苏雅的话,气的我心都要跳出来了,郭书瑶对象这狗日的,居然敢骂我对象是贱人,看我去了山东不收拾她,我问苏雅给孙宁打电话没有,她说她没打,但是孙宁给她打了,不过孙宁打电话的时候,她没给孙宁说,主要也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我寻思苏雅这姑娘也是,你这性格,也难怪别人总是欺负你呢,我给她说那先这样吧,要是他们不再找你麻烦的话,你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假如说她们再找你事,你可得千万跟我说啊,苏雅说她知道了。

    说完这话后,她还突然给我说:“这两天吧,我那地方总是疼的厉害,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我自然知道苏雅指的是啥地方,我说你跟我的是第一次,处女膜破裂后,肯定有一段时间的修复期,这都是正常的,你也别想太多,过几天就会好的,她说那行吧,说着,她又问我:“那啥,你跟我那啥的时候,没有血吧,这是为啥啊,我明明是处女啊!”

    苏雅不说这个的话,我都差点忘了,我拿走她第一次的那晚上,好像真的没见血,但是以我的经验,我觉得她是处女这个毫无疑问,所以当时我也没多想,现在她居然主动问我了,我给她了几个大笑的表情,说:“你怎么还在意这个啊,一般不都是男的才在意的么!”

    苏雅说:“我一方面是觉得有点奇怪啊,人家不都是说女人的第一次要见血呢么?而且我怕你心里面会瞎想,会觉得我不是处啊啥的,所以我现在才问你的!”

    我说我肯定相信你,有些女生确实不会流血,可能是小时候做过什么剧烈运动导致的处女膜破裂,没事的,我信你就是了,苏雅说那这样的话她就放心了,她说她肯定是处,就是怕我多想,我说我从来都没怀疑过她,而且我也认为她就是处,苏雅还问我跟夏雨和乔兔做的时候,有啥不一样的么。

    她问完这话后,我还真的就在那想去了,然后还打算把不一样的地方告诉她呢,但后来一寻思:人家兴许就是试探我呢,我这时候要给她说了,那她肯定就吃醋生气了,差点就上了她的套了,所以想半天后,我给她说:“我忘了,现在脑子里只记得跟你做时的感觉了!”

    苏雅来几个鄙视我的表情,说:“那你还在这想这么老半天,油嘴滑舌的,真是!”

    我正准备逗她几句呢,手机突然来了个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接听后,里面传来了一个比较熟悉的声音,问我是童童不。

    我说是,然后问他是谁,刚问完这话我反应过来了,这是雷哥的声音,就是原来那个海洋之心的雷哥,一直说我像他年轻时候的雷哥,他不是蹲牢里去了么?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难道出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