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192860.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74 苏雅被欺负
    听到王琪琪的话,我都没办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太愤怒太担心太焦急了,我给她说先别慌,赶紧去向导员老师啥的汇报,本来还想跟王琪琪说不行就报警呢,但后来一想这个还是别说了,王琪琪估计心里面也不愿意报警,毕竟报警了事情闹大了,回头那帮人可能也会报复王琪琪的,我还是别让人家为难了,所以只是让她向老师汇报下。

    挂完电话后,我先是给苏雅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估计她这时候被那帮贱人控制着呢,不敢接我的电话,我还寻思给孙宁打个电话,让孙宁赶紧带人去一趟学校,但是孙宁这家伙的手机居然给关机了,现在这个点,估计她还睡觉着呢,关机可能也是不想让人打扰她睡觉吧,这下可把我给急坏了,但我也没的选择,只能立马收拾东西去山东了。

    给郑虎说了下后,郑虎也没啥意见,只是给我说快点回来,他这就要订婚了,我说去了不多呆,事情办完了就回来。

    我到了车站买完票坐上车后,也差不多到了中午了,可能是自己太着急了,都忘了雷哥叫我吃饭的事了,后来雷哥还给我打了个电话,把酒店的名字告诉了我,让我过去呢,我这才跟他说道我有点急事要去山东一趟,今天中午没法跟他一起吃饭了。

    这话说完后,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后,雷哥用那种无奈的声音问我:“你是不是不想见我啊,觉得我现在是个坐过牢的人,而且现在也没什么地位没背景了,不愿意搭理我啊!”

    雷哥这话还是让我特别惊讶的,我压根就没有这种想法,他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说:“看你这话说的,怎么会啊,郑虎不也坐过牢么,我现在不照样跟他是好兄弟啊,你别想那么多了,真没有的事,我对象在山东上学呢,她让人欺负了,我得赶紧过去处理呢!”

    雷哥估计还是不太相信,说那随我吧,我寻思他可能就要挂电话了,赶紧用那种很急切的声音跟他说道:“你真的想多了,我没不想见你啊,我当初来省城的时候,没什么背景跟实力,出了那么多事,不都是你帮我呢么,我现在要是不想见你的话,那我得多不是东西啊,而且你不是也说了么,我的性格啥的跟你挺像的,那你现在站在我角度上想想,我是那种不想搭理你的人吗?真的是我对象出事了,我得赶紧过去呢,不信的话我现在给你拍拍车票啊!”

    雷哥说他信,完事问我是哪个对象,还是那个什么兔子啊,我知道他说的是乔兔,我说不是她,现在喜欢上别人了,等回头人家放暑假了回来了,我介绍她给你认识认识。

    当然了,我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可不这么想,我是不愿意苏雅跟雷哥见面的,倒不是瞧不起雷哥啥的,只是觉得苏雅不喜欢雷哥这种人,他们也是两个世界的人,没必要介绍。

    雷哥说那挺好,然后叹了口气,说既然这样的话,他就改天再见吧,说着,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话说车开了有一个多小时吧,苏雅给我打来了电话了,接听电话后,她用那种特别低沉萎靡的声音跟我说话,这一听就是受了委屈了哭了,我问她到底咋回事啊,是不是郭书瑶她们找人打她了,她说她也不知道,那帮人把她叫到一个宿舍后就一个劲的打她骂她,还拿出手机拍照片跟视频,至于这帮人是谁,苏雅说她不认识,之前从来没见过,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她们学校的人,我还问她是不是郭书瑶找的人,她说她不知道,没见郭书瑶。

    反正咋说呢,这时候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最大的嫌疑就是这郭书瑶了,我恨不得立马飞到山东把郭书瑶给撕了呢,我跟她也算是没什么深仇大恨吧,也就是收拾了她对象一顿,她对象之前也不过是找到苏雅骂了句贱人而已,你居然找人这么折腾苏雅,看我去了怎么收拾你!

    我给苏雅说不要紧,我现在已经在去山东的路上了,等我去了肯定不会让那帮贱b好过的,随后苏雅就在电话里面哭起来了,一边哭一边说她不想上学了,想回家,反正她当时哭得特别伤心,撕心裂肺的,整的我心里也特别难受,我也只能一个劲的安慰她,说一切等我去了山东再说,现在先别急,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要是实在不想去上课的话,就给老师请个假,然后自己在宿舍里面呆着。

    苏雅恩了一声,说在宿舍里面呆着,不去教室了,可能她这时候心情比较低迷,也不想说话,后来我说啥她就只知道恩了,给我可心疼坏了,我觉得我心爱的女神啊,那么柔弱的一个女生,居然让这帮狗日的这么欺负,而且还有人拍了照片视频,假如这些玩意要是被传出去的话,我非找人把那帮贱婢给强奸了,然后拍视频网络上去,反正越想越气,整的我心情也很烦躁,后来我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叔还脱鞋,脚臭味比较大,我就不耐烦的说了句:“能不能把鞋穿上,味太大了吧!”

    这大叔先是斜楞了我一眼,看他那眼神,也很不服气,不过他没说话,而是将脚裸露的更多了,还故意朝着我这边,立马就一股子很浓烈的脚臭味往我鼻孔里面钻,我本来心情就差,他又这么一跟我叫板,我是真的忍不住了,直接就站起身来了,同时用更恶劣的态度跟他说道:“你啥意思你是?没听见我给你说的话?把你鞋穿上,要不就下车去,车里是你家啊?想脱鞋就脱鞋?”

    我这么一喊,车里的乘客基本上都朝着我这边看来了,我周围有几个人可能也是受不了中年大叔的脚臭味,这时候也纷纷议论起来了,说车里面是公共空间,注意点影响啥的,把鞋穿上,但也有人说我身为一个年轻人,跟长辈好好说话,别这么冲的口气,要是好好说话的话,大叔肯定也穿上鞋了。

    反正我当时情绪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这大叔纯粹是找刺激啊,我问他能不能把鞋穿上,念在他是长辈的份上,我现在好好跟他说话,大叔一点面子也没给我,他直接歪斜着脑袋抬头说道:“你别跟我在这墨迹啊,我跟你这么大跟人干仗的时候,你还没出娘胎呢,跟我嚷嚷个jb,老子就是爱脱鞋,你管他妈倒是挺宽,就不穿鞋咋了?”

    他这话一出来,开车的司机也忍不住了,司机给他说让他把鞋穿上,别影响别人,但是他不听,说今天还就不穿鞋了,看看谁能把他怎么样,说着,他还故意把脚往我这边伸,也就是往我这边伸的时候,他自己没把握好力度啥的,直接用脚蹬在我腿上了,这一碰我,让我感觉恶心的不行,同时也算是有了动手的理由了,我直接用手推了他胸口一下,而且力度特别大,直接把他从座位上给推下去了,同时骂道:“别他妈给你脸不要脸哈,在这老子你妈个比,我还是你老子呢!”

    这大叔被我推到在地后,可能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从地上起来后就要跟我干仗,而我自然也不放过这个教训他的机会,在他脸上狠狠的来了几拳,这家伙虽然也还手来了,但是没占到什么便宜,还吃了很多亏,估计也明白我不好惹了,就怂了,不再动手了,只是那张嘴在那不停的嚷嚷,说着脏话,而客车司机这时候也将车停在了路边了,给我们说有什么矛盾就出去解决,别在车上打闹,一车人的乘车安全呢,出事了谁负责。

    那大叔也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你说干不过我就干不过我吧,认怂也就是了,可偏偏嘴硬,这时候还嚷嚷着,说车里面地方小,他施展不开手脚,要跟我出去干仗呢,而我也没惯着他毛病,说出去就出去,说着,我就率先走到前头下了车,这家伙也慢吞吞的跟着出来了,而且他下车的时候,已经将他裤子上的腰带给解下来了,一下来就朝着我身上打,而且边打边骂,当时那气势得瑟的很,不知道他是在这装出的这副气势呢,还是觉得手里面有家伙事了,就来了自信了?

    不但这个大叔下来了,前面的司机这时候也下来了,还有几个乘客,让我们两个都消消气,一人退让一步就是了,但我这时候顾不得那么多了,心里面烦躁的不行,直接上去揪住那大叔,噼里啪啦就狠干了一顿,后来把他打的躺在绿化带上都不动了,要不是别人来拉我,我肯定还要打好一会呢。

    打完之后,在司机跟其他乘客的劝解下,我跟那大叔又重新上了车了,那大叔虽然看起来一脸的不服气,但是不敢再说什么了,鞋子后来也穿上了,而且还跟别人换了个座位,离着我远远的。

    反正咋说呢,经过这个小插曲,让我的情绪泄了不少,到了这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吧,孙宁给我打电话了,说她最近事比较多,怕睡觉的时候有人打扰,所以就把电话给关机了,我说真不巧,我现在就有点事要麻烦你,你会不会嫌我烦啊,孙宁骂了我句脏话,说:“你说的这不是废话么,赶紧的,有屁快放,找我啥事!”

    我刚准备开口跟她说呢,她就抢先问我了,她说:“你是不是因为你那小对象的事啊,要是的话,就别跟我说了,我之前给你小对象打电话了,她给我说没什么事,放心吧,要是有啥事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就去了!”

    我说确实是苏雅的事,但是跟上次不一样了,她今天让人给叫到别的班宿舍去了,然后打了她好久呢,还脱了她衣服拍了照片跟视频,苏雅现在吓得都不想上学了,现在还在宿舍里面躲着呢,我这话一出来,孙宁直接开骂了,她说这帮贱b,毛都还没完全长齐呢,欺负人的花招倒是挺多,反正当时孙宁情绪也挺激动的,骂了一大堆脏话,而且骂到后面的时候,她自己都忍不住了,给我说先不跟我说了,她要给苏雅打个电话,等会就找人去学校一趟。

    我说要是有啥情况的话,千万要记得跟我打电话,她说知道。

    挂完电话后,我心里也轻松多了,有孙宁出面,我心里也觉得踏实多了,后来苏雅跟我聊天的时候还给我说孙宁给她打电话了,要带人去学校呢,她问我咋办,我说你到时候去校门口接下孙宁就是了,剩下的事你就别管了,孙宁想怎么处理,你都由着她就是了,苏雅还说事情不会闹大啥的吧,我说你现在不是都已经不想上学了么,还害怕事情闹大啊,闹大了正好,你就可以回来了。

    苏雅给我了几个难过的表情,说:“我也不知道,就算是不想上学了,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同学老师啥的都知道了,我多那啥啊!”

    我说就是因为你这样的性格,所以别人才会欺负你啊,你要是强硬一些,别人也不敢这么对你,苏雅说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一碰到事就害怕,估计这性格改不了了,我知道她这时候心里面肯定也不好受,便安慰她说别想太多了,反正以后有我呢,有我在你跟前,谁欺负你我就干谁。

    她说:“那你也不能保证一直在我身边啊,就像现在,我受欺负了,你不也同样不在么!”

    苏雅这句话说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说那不是你离着我太远么,如果你在省城里让人受欺负了,我肯定第一时间就赶到。

    就这样,我们两聊了没多久吧,苏雅就给我说不聊了,孙宁刚打了电话了,让她去校门口呢,她说等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再跟我说吧。

    虽然这时候我离着苏雅还远得很呢,但我的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山东,跟着一起紧张起来了,我脑海里也一个劲的猜测,孙宁会怎么处理这件事,那几个女生会受到啥样的惩罚,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候,孙宁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一接听她就开骂了,说苏雅的脸都被人给打肿了,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听完自然也心疼的厉害,我问她现在是个啥情况,找到打人的那帮贱b了么,孙宁说苏雅带着她去了那个宿舍了,但是并没有见之前欺负她的人,宿舍当时是有人的,她问了问,都说不认识,打人的是别的系的人,只是占用了她们的宿舍而已。

    因为我心里一直怀疑这件事跟郭书瑶有关系,所以便给孙宁说有个郭书瑶的女生,我之前跟她对象闹矛盾了,可能这件事是她指使的,我说完这话后,还听见苏雅在那头说了句,她说:“是不是郭书瑶啊,现在还没证据呢吧,要是错怪了人家咋整啊!”

    我说不可能错怪,肯定是她,只要找到她问问就知道了,孙宁也说先找到她人问问再说,毕竟现在只能从她身上下手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吧,苏雅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孙宁已经带着郭书瑶走了,问我不会出啥事吧,我说人既然已经被孙宁带走了,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她怎么欺负你的,我让孙宁怎么还回来就是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