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19616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76 冤枉人家了?
    苏雅叫唤完了后,还问了一句,问郭书瑶这是咋了,她一说话,那郭书瑶的身子就动了下,接着她的头慢慢的开始扭了过来,似乎是看了我跟苏雅一眼,而在我身后的那个纹身女,这时候则很淡定的说了句:“没啥事,就是收拾了一顿而已,死不了的!”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旁边的那个男的还坏笑着开玩笑,说:“这丫头的皮肤真白真好啊,看着让我受不了,真想脱光了在她身上蹭蹭啊,要不是孙宁给我交代过不能做出格的事,我肯定......”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让那个女生给打断了,那女的直骂他没出息,就这点爱好,其实吧,我听见这个男的这么说之后,心里也放松了一些,因为刚才一推开门,见郭书瑶是这副没穿衣服的样时,我心里就寻思那个男的不会对她做了啥吧,要是的话,那孙宁这次就做的有点过了,但所幸的是他没做,看来孙宁做事情还是有分寸的,不过我也相信,虽然这个男的没有跟郭书瑶做那种事,但是摸人家胸啊啥的肯定有,反正是没少揩油。

    苏雅跟郭书瑶同时女学生,而且她可能也经历过这种事,所以这时候有点可怜心疼起郭书瑶了,她还问我郭书瑶的衣服呢,我看了纹身男跟纹身女一眼,意思是问他们衣服呢,纹身女满不在乎的说:“衣服在另一个房间呢,要我说,先不给她穿呢,这大夏天的,不穿衣服也不会冷的!你们现在既然来了,就再问问她,那帮人是不是她找的,这丫头嘴很硬啊,要我说的话,就找几个男的草她的嘴,我就不信她嘴能有多硬!”

    这话在我听来也就算了,苏雅听到心里肯定觉得恶心不舒服,所以我觉得事情赶紧处理完算了,正好这时候郭书瑶也试着从床上坐起来了,她可能是这时候的精神有点崩溃,坐起来的时候都不去遮挡自己的胸还有私密部位,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坐起来了,而且还用手撩了一下脸上的头,露出了她的脸。

    她的脸上应该也挨了不少巴掌,也被打肿了,随后她张口问道:“我哪里招惹你们了?你们凭啥把我关在这里?凭啥打我?”

    她这话一出来,我身后那个纹身女笑了一声,说:“看看,死鸭子一样的嘴,硬的很呢!”而我这时候说实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我看郭书瑶那样子,确实像是被冤枉的,而苏雅这丫头还赶紧跑上去,把那个枕头立在郭书瑶的身前,给她遮挡住关键部位,郭书瑶还非常不领情,胳膊使劲一甩,直接把枕头甩到地上,这里说句不该说的话,郭书瑶甩胳膊的时候,身子猛地晃动了一下,身上的某些东西也跟着晃动了,这家伙看的我心里一阵荡漾,真是受不了啊。

    随后她故意将自己身体暴露在我们面前,同时用手狠狠的推了苏雅一下,并且骂道:“你在这装什么好人啊,不就是你让他们把我绑到这里的么?你让人绑走了挨打了,就一定是我干的了?你有证据?你亲眼所见了?现在了假惺惺的,在这装什么啊,我真恶心你......”

    郭书瑶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赶紧打断她了,我是不允许她这么说苏雅的,苏雅听了心里得多难受啊,我给郭书瑶说:“行了啊你,你也别装了,人就是你找的,就算不是你,肯定也是你对象,反正跟你们脱不了干系!这顿打打的应该!”

    虽然我说的理直气壮的,但是我心里并没底,我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安慰苏雅,让苏雅觉得我们没有冤枉郭书瑶,这样她心里好受一点,但郭书瑶接下来的话就更猛烈了,她说她为啥要找人打苏雅,她跟苏雅又没有怨没有仇,也就是我跟她对象有点矛盾而已,而且她对象那人,虽然爱装逼,但也从来不打女人,之前找不到我才去找的苏雅,结果人家也没打苏雅,只是骂了脏话而已,要是想打苏雅的话,那时候就打了,用得着过一天在找人吗,她还说我们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说我不是男人。

    说完之后,又在那说了一堆特别消极的话,说什么她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种屈辱,昨晚上好几次都想跳窗户自杀呢,可后来一想到自己死了让我们这对狗男女逍遥法外,她心里就不痛快的很,现在还没去死,就是想当着我们的面骂我们。

    郭书瑶越骂越难听,苏雅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我寻思真不该带苏雅来这个地方了,她这时候心里肯定难受的要死,所以我赶紧把苏雅往外面推,同时小声跟她说别听她在这瞎说了,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办就是了。

    至于纹身女,她可没什么怜悯心啥的,这时候见郭书瑶不老实,直接过去给了她一巴掌,同时骂道:“你他妈的不是要跳楼去呢么,那就赶紧去啊,在这吓唬谁呢,你要是现在去跳,老子还敬重你算是个人物!”

    纹身女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都慌,因为我看的出来,郭书瑶这时候的情绪确实是崩溃着的,她刚才说的那番话,应该也是真心话,也就是说她昨晚上应该想过要自杀啊啥的,这时候纹身女要是刺激人家,人家真的跳下去了,我们不就完了?我完了吧倒也没啥的,还把苏雅给拉扯进来,这苏雅估计心里面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的。

    所以我赶紧打断纹身女的话,让她先别说了,但即便是这样,郭书瑶也被刺激到了,她突然大叫了一声,接着就朝着床另一侧窗户边走去了,看样子是要跳窗户自杀了,这里的楼层并不低,她要是真的跳下去,估计咋着也给摔死了。

    纹身女跟纹身男这时候还以为郭书瑶是吓唬人的,并没有动静,我的心跳则瞬间加到很快,可能是太突然了,我都没有啥反应了,倒是苏雅在后面吆喝起来了,让我赶紧拦住她,我这才猛的跳上了床,朝着郭书瑶扑上去了。

    郭书瑶这时候已经走到窗户上了,这窗户是朝外面推的,她一只手已经把窗户给推开了,而我扑到她身后的时候,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因为她这时候没穿衣服,我不知道该抓她哪,本来说抓腿呢,但是抓了一下感觉吃不上力,所幸干脆一把抱住她的腰,直接使劲往后面一摔,把她狠狠的摔床上去了,紧接着我赶紧把窗户关上。

    而郭书瑶被我摔床上后,她仍然不死心,起身后继续往窗户这边走,不过我这时候已经守在窗户这里了,不怕她了,她过来一次我就推她一次,这期间苏雅也一直在劝她,让她想开点,别做傻事,而那两个纹身男女则是一副看笑话的样子看着我们,估计他们仍然以为郭书瑶是在这吓唬我们的。

    可我这时候可不管她是不是吓唬我们的,我得为苏雅着想,这件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而且我也越来越觉得,可能是真的冤枉郭书瑶了,似乎那帮打苏雅的人,真的跟她没关系。

    话说郭书瑶折腾了几次,见突破不了我这道防线后,便彻底放弃了,整个身子干脆直接瘫软在床上,嘴里也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什么自己真是没出息,死都死不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也开始哭了,反正我身为一个男人,见她一个女人这样,也有点心疼。

    而苏雅这时候则赶紧跑出去了,我本来想问她出去干啥呢,但马上反应过来了,应该是给郭书瑶拿衣服去了。

    果然,片刻功夫后,她拿来了郭书瑶的衣服,让郭书瑶穿上,同时让我们先出去回避一下,先让人家郭书瑶穿上衣服。

    而郭书瑶这时候就在那冷笑,骂苏雅装好人,而我则给那纹身男女摆手,让他们先跟着我出去,不过我刚跳下床,就反应过来了,我要是这时候也跟着出来了,郭书瑶继续自杀,苏雅一个人能拦得住?

    那肯定不能!

    所以我只是让纹身男女出去了,而我自己继续守着窗户,只不过是面朝着窗户,背对着苏雅她们。

    苏雅这时候还继续安慰郭书瑶,她先是说了好几个对不起,然后说:“可能真的是我们错怪你了,我一开始也就没说过是你找的人打我的,童童说找人去抓你的时候,我还一个劲的给他说没有证据,这样做会不会太那啥了,但是他一口咬定就是你找的人啊,而且他那时候也在我们老家,不在山东,他朋友可能也搞不太清楚状况,所以这样欺负了你,在这里我先给你道歉了啊,真的对不起!”

    苏雅说这些话的时候,郭书瑶就在那一个劲的哭,哭了一会后,就一个劲的重复着,说苏雅装好人,假惺惺,还说她是不会原谅我们的,她永远也忘不了今天这件事,而我这时候倒是觉得苏雅把责任都推到我跟孙宁身上也好,这样起码她可以面对郭书瑶,她心里面的负罪感会少一些,其实我自己这时候也觉得有点下不来台,也不知道该咋办了,只好过去用那种好点的态度跟她说:“真不是你找的人吗?或者你没问问你对象,是不是你对象找的人?”

    我问这话的时候,苏雅还皱眉头瞪我,意思是不让我说这些了,而郭书瑶则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都不知道咋回事呢,就被你们的人带到这里了,手机也给我没收关机了,我怎么跟我对象联系?而且我对象真的不是这种人,他是不会跟女孩子计较的,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真不是男人,让人恶心!”

    郭书瑶的话骂的我有点脸烫,这下我也差不多可以确认了,确实是冤枉人家了,既然事情已经生了,也到了这份上了,我还能咋办?只能给人家道歉了呗,所以我沉默了片刻后,跟她说道:“要真不是你找的人的话,这里我给你道个歉,对不住了啊,对你造成的这些伤害啥的,我愿意去弥补,给多少钱我也愿意!”

    可能是我们承认错误了,郭书瑶占理了,她这时候也有了底气,说话的嗓门也更大了,还说她家有钱,不缺钱,我给多少钱也弥补不了,还说不接受我们道歉,要去报警,让我跟苏雅坐牢。

    其实她报警不报警吧,我也不害怕,我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其实还是怕给苏雅带来不好的影响,苏雅这时候一听人家要报警,也慌张了,而门外面的纹身女应该是听见郭书瑶的话了,这时候还在外面喊,说:“让她报警,这骚娘们还得瑟起来了,真以为报警了咱们还怕她了?完全不用怕,让她去报,我看还是打她打得比较轻!”

    我寻思这纹身女也是的,不该说话的时候最好别说,正是给人家道歉的时候,你还在这刺激人家,这样下去事情能处理好了?所以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先把郭书瑶带出去比较好。

    反正在我跟苏雅的合力道歉下,郭书瑶最后也慢慢的穿上了衣服,但穿上衣服并不能说明人家已经原谅我们了,她嘴上仍然对我们不依不饶,说不会原谅我们,但我心里清楚,只要她穿上衣服,基本上就没有了轻生的念头了。

    我这时候还说如果真的不是她,我们就放她走,她现在可以走了,她当时没说话,简单收拾了下头后,就起身往外面走,走到客厅的时候,纹身男女还想拦着她,但是被我给喊住了,我说我会给孙宁打电话的,人我先放走了。

    纹身男女这才放行,郭书瑶出了屋子后,还给纹身男女要手机,但是纹身男女说手机在孙宁那呢,让她去给孙宁要去,郭书瑶嘴里嘀咕了句,说一个破手机而已,她不要了,就当时送给狗了,说完这话的时候,纹身女还想上来继续打她,同时嘴里骂骂咧咧的,我自然是赶紧把纹身女拦住,说事情就到这吧,别再折腾了。

    郭书瑶出去后,我跟苏雅也赶紧跟上去了,反正出屋子的时候,我还跟苏雅对视了一眼,苏雅当时看我时的那眼神,充满着怨恨,估计埋怨我冤枉了人家郭书瑶,在她心里,估计我现在跟欺负她的那帮人差不多了,都是坏人,让人恶心的人。

    在电梯里面往下下的时候,苏雅还一个劲的给郭书瑶道歉,问郭书瑶怎么才能原谅她,郭书瑶这时候底气可足了很多了,她还冷笑了一声,说:“你让我也找几个人,把你关一天,打你一晚上,也把你全身扒光,你觉得咋样?能行吗?要是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原谅你!”

    苏雅这时候还没说话呢,我就率先说话了,我说你够了啊,这件事跟苏雅没关系,苏雅也确实一个劲的在替你说话,昨晚上她半夜都睡不着,一个劲的问我你的消息,她还向她同学打听你消息,说是她同学跟你认识,她同学还跟你说了话的,只不过你那时候没法上qq,也没手机,等你回去上了qq啥的,你肯定能收到消息的,到时候你问问她,是不是苏雅向她打听你呢。

    我这话说完,郭书瑶似乎不领情,她给我说别说这么多没用的,反正她昨天晚上受的那种伤害,她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他是不会原谅我们的。

    而一旁的苏雅,沉默了片刻后,突然很认真的跟她说道:“我答应你,你可以也叫几个人打我一顿,把我关一天,如果这样你能原谅我的话,我愿意让......”

    苏雅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就打断她了,我说你在这瞎说啥呢,就是你答应我也不答应,没可能,大不了就报警呗,这件事跟你本来也就没什么关系,该怎么处置我就处置我,我不怕!

    苏雅这时候还瞪着我,说:“那要是让你坐牢呢,你也去吗?这里又不是咱们省城,你就是再有本事再有关系,有用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