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23008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86黑熊出现

正文 786黑熊出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说你别管我什么话,反正我不会跟其他人上床的,更何况我也只跟你这个话,又不会跟别人,我的目的也只是跟你打赌,并不是为你的处,陈雅静说:“那你给我这段话,你难道不是出轨的行为吗?你的对象是苏雅,而你给我打赌要我的处,你觉得这个不算出轨?你敢让你对象知道你跟我打得这个赌吗?”

    我说咱们打的赌是我在跟苏雅处对象期间跟别人上不上床,我说我不上,你说上,至于赌注啥的,那都是赌约之后的事了,现在你要硬扯进来的话,我也没啥话跟你说了,陈雅静说那行吧,那就等着瞧吧,她说要笑看苏雅抓我的奸,我说那我要是输了呢,真的跟别人出轨了,你让我咋整?

    陈雅静说:“那要是你真的跟人出轨了啥的,我就给你个惩罚吧,以后别参加我的婚礼就行了!”

    我问陈雅静没跟我开玩笑吧,这算是哪门子惩罚啊,她说反正她的要求就是这样,我愿不愿意赌,看我自己了,我说赌就赌,谁怕谁啊,其实陈雅静一开始跟我说这个要求的时候,我都没当一回事,觉得她这不是闹着玩呢么,不让我参加她的婚礼,这对我能是惩罚?真想不明白她为啥会这么惩罚我,估计实在想不出来了随口说了一个吧。

    但是后来我想了想。她的这个惩罚确实挺狠的,因为我跟陈雅静这关系,假如她真的结婚了,而我不能去参加她的婚礼,那绝对是一辈子的遗憾。

    之后我还提醒陈雅静,可千万要把自己的处给保护好了,可别没打完赌呢,她的处先没了,她说这个不用我担心,她这么多年的老处女了,肯定不会轻而易举的就给人的,我说我意思不是你给不给。你现在不是要去跑川藏线么,在那边路上不知道碰到些什么人呢,到时候人家给你强奸了啥的,你就不得瑟了。

    陈雅静这时候还给我了几个大笑的表情,说:“我跟你说哈,我们几个人在路上的时候,还说起过这个事呢,跟我同行的一个女生说了,如果碰到这种事,就尽量让自己拉出屎来,最好是直接拉到内裤里去,黏糊糊的一团。就算是再饥渴的男人,估计也没希望了,假如我要是碰到这种事的话,我就也用这招!”

    我开玩笑的说那可不一定吧,要是你碰上我,你就是拉一裤子屎,我该干还是干,陈雅静说我咋这么恶心啊,不嫌臭么,我说你没听说现在网络上有个词么,叫bao菊啥的,我就挺想试试的,那不一样也有屎么,所以没啥的。

    我这话只是跟陈雅静在这开玩笑说的,我本人其实对bao菊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觉得这个也特别恶心,苏雅给我了几个惊讶的表情,说:“真的假的?你没骗我?”

    我说没有,陈雅静说我这也太恶心了,没现我还有这个癖好呢,完事她还问我跟乔兔还有苏雅好的时候,跟人家来过这个么,我说跟乔兔来过,跟苏雅还没来过呢,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纳闷呢,这陈雅静为啥只问我乔兔跟苏雅,而不问我夏雨呢,毕竟我跟夏雨好的时间最长了啊。

    陈雅静说我真恶心,完事还说乔兔也恶心,居然能受得了这个,我问她为啥不问我跟夏雨有没有过啊,她说她跟夏雨这么熟悉了,夏雨跟我有过什么的话,她早就知道了,所以不用问,我说那夏雨都跟你说过啥了,我们两床上那点事,她也告诉你了?

    陈雅静说差不多吧,完事还开我玩笑,说夏雨跟她说我不举,活不好,我说好不好她说了不算,得你自己来试试,可能也是大晚上的躺在床上,我这话说的也有点太那啥了,我寻思这样不行,于是赶紧又岔开了话题,我给她说刚才说的那些都是逗她的,我主要是想让她明白,她现在在外面,要真碰到有人想那啥她,她拉屎什么的没多大用,一方面那屎是说拉就拉的?在那种紧张的情况下,吓尿我倒是觉得有可能,拉屎不太靠谱,而且人家想要的得不到,可能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杀人啊啥的,所以也不是最明智的,最明智的还是自己要结交可靠的伙伴,然后不去危险的地方,消除这类事的隐患。

    陈雅静说放心,她自己认人还是挺准的,而且她也不傻,不会主动去危险的地方的,说着,她还跟我聊起陈冲了,她说陈冲好像是明天的飞机,直接飞省城,到时候我可以跟陈冲聚聚吃个饭啥的,我说你从哪听说的。我咋没听陈冲说啊,陈雅静说陈冲今天给她打电话了,给她说要回来了,因为郑虎要订婚了,飞机直接飞省城,然后他在从省城回去。

    我说人家陈冲度蜜月呢,都为了郑虎的订婚回来了,你呢,跟几个认识没几天的人玩上瘾了,也不说回来参加人家郑虎的订婚宴啊,陈雅静说她跟郑虎的关系,又不是跟我一样这么铁。如果跟我这样的话,那我订婚她肯定去,郑虎就不去了,更没必要专门回来去一次,不过她也说了,等到了郑虎结婚的时候,时间上充足的话她再去,我问她那她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她说不知道呢,因为川藏线是一定要走完的,怎么着也得一两个月吧,如果走得慢的话。还会更长。

    说真的,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我真的担心这么长时间在外会出问题,其实我也喜欢旅游,我也想跟着她走一趟川藏线,但实在是公司走不开,而且郑虎订婚我也得回去,没时间,我给她说体验一把就行了,别非得一根筋就是要去西藏,累了或者身体不舒服了,就早点回来,那边高原反应挺严重的。

    她说知道,可能是因为有段时间没跟陈雅静见面了,又或者是她现在旅行去了,我比较好奇她旅行中的打扮,就问她能不能视频,跟我视频聊一会,她说她都钻被窝了,不方便。

    我说我又不是要看你胸啊啥的,你把被子挡住不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就随便穿上件衣服,反正跟我视频一小会就行了,别磨磨唧唧的,这不像她的风格。

    她说不是不想跟我开,主要是她跟一个女生一个房间呢,现在那个女生已经睡觉了,她要是开灯然后跟我说话啥的,那女生可能就醒了,我问她有洗手间么,可以去洗手间里开灯给我看啊,她说她住的房间比较简陋,没有洗手间,只要外面院子里有个公厕,但是现在外面冷的厉害,她不愿意出去。

    我说真的假的啊。没骗我啊,你还会住这么简陋的房间啊,真是委屈了我的千金大小姐了,她说一开始她也不想住,但是其他的人又不都像她一样有这么多钱,大多都是穷游的,所以只能入乡随俗了,现在住这些简陋的房间,已经感觉没啥的了,能接受,就是洗澡啥的不方便。

    说着,她还给我了几个捂嘴偷笑的表情。然后问我猜她多久没洗澡了,我说有一个月了吧,她了个滚,说也就几天而已,一开始的时候觉得难受的不行,感觉整个人都要臭了,头都是一片一片了,但是现在习惯了,我说那你真恶心,不过这也安全,就算有些男的对你有不良想法,一脱你裤子一股子臭味,那可比屎味难忍受啊,兴许你就安全了呢。

    陈雅静问我能不能好好聊会天,要是再这么瞎说,她就睡觉去了啊,我这时候毕竟还不困呢,又没人跟我聊天,所以赶紧给她说别啊,继续聊会,接着我们就继续闲聊了,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吧,她跟我说不聊了,困了要去睡觉了,改天有空了再说,给我了晚安后,又突然来一句话,说:“要是以后你对象要了你微信密码啥的,你记得先跟我说一声啊,然后我就不跟你说话了,免得你对象怀疑咱们两!”

    我说我咋感觉咱们两这是在偷情啊,聊个天还得偷偷摸摸的啊,陈雅静骂了句滚,说傻逼才跟我偷情呢,说完后,就再没搭理我了,估计是睡觉去了,而这时候也不早了,我也睡了。

    早上七点多吧,陈冲这狗日的就给我来了电话了,直接把我给吵醒了,他给我说他今天要回省城,一会记得去机场接他跟林若一,我说老子的美觉都被你吵醒了,你还让我去接你,做梦呢啊,到时候打个车过来算了,他说不管,必须得我接去,完事把飞机到站的时间告诉了我,还说我要是不接他,他就把我之前的秘密告诉苏雅,说着,跟我说要登机了,不跟我说了,完事将电话给挂了。

    这天早上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小王的家属又来了,这次人家是带着民警来的,这民警明显跟小王家是老相识,问了我一堆比较刻薄的问题,反正能感觉的出来,人家一直在为小王家说话,而且死揪着我不报警的事,问我当时为啥不及时报警,说我如果是路人或者无关紧要的人,不报警就不报警吧,身为公司的老板,公司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最先想到的就是报警啊,完事他还怀疑我公司里的手续不全,或者有偷税漏税的嫌疑,所以害怕报警。

    我也没跟他多墨迹,我说咱们走手续就行了,回头法律上觉得我有责任,判我赔多少我就赔多少,一分钱不会少,而且我自己会多拿一万,这也是我之前承诺过的,没必要一直过来跟我说这个事,来来往往的,也影响公司员工们工作。

    小王的家属后来才告诉我实际意图,她们是想私了,让我多给一笔钱,我寻思她们这样做。也可能是私底下找过律师啥的了,可能我这边的责任不是主要责任,就算赔钱的话,也赔不了多少,所以过来想让我私了,让我来把这个事给担下,毕竟眼镜男他们能不能抓到还是个未知数呢,而且就算抓到了,他们有钱赔吗?虽说他们搞毒品的,肯定有钱,但这钱不干净,是不能用来赔偿的。

    所以啊。小王的家属打的这个算盘,还算是挺好的,但我不同意跟他们私了,我说我还是那句话,走法律程序吧,这样一来对大家都好,免得以后有不必要的麻烦,小王的家属见我态度坚决后,也没继续说啥,直接走了,不过临走的时候,嘴里很不干净的在那嘀嘀咕咕的,反正让我挺不爽的,我寻思这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我都说了以个人的名义要给你们一万块钱了,你们一句谢谢啥的都没给我说过,现在还骂起我来了,这让我说啥好呢,亏我之前还觉得小王在公司里面是最有希望升值的,如果好好干,肯定给他“升官财”,虽说出了这种状况,那也不是我的责任啊。

    不过从小王这边考虑。我觉得他家里人这样也正常,毕竟自己出了事了,住院了花了钱了,这笔钱目前肯定都是自己家掏的,在他们现在看来,什么工作不工作,公司不公司的,那都是虚的,能得到一笔赔偿款,这才是最主要的。

    至于他家里人几次来公司,是不是小王的主意,我觉得应该是。

    小王的家里人走了没多久吧。黑熊这家伙居然给我打电话了,我接了后,他笑着跟我说道:“哎呀,童童,真不好意思啊,我知道上次给公司带来大麻烦了,但是我事先真的不知道那箱子里是啥东西啊,也是后来出事了,我哥们告诉我里面是毒品,说是那帮人找不到的话,能把我们给弄死了,所以我害怕就出去躲着去了。手机也给关机了,真是对不住啊,没生兄弟气吧?”

    我寻思不生气可能么,肯定生气啊,要是眼镜男再闹腾得大一点,公司出点什么严重的事,我感觉公司的损失肯定是特别巨大的,有可能会影响到以后公司的前途什么的,所以黑熊这事做的,太让我窝火了。

    毕竟跟黑熊也不像是跟郑虎陈冲这样的兄弟关系,我们现在充其量也就是普通朋友,更何况以前我们还闹过矛盾呢。所以我这时候为了以后着想,怕他继续给我找麻烦,就用那种不太好的口气说道:“怎么能不生气呢,你知道给公司带来多大损失么,多少客户打进来电话打不进来,多少活因为这个耽误了时间,公司里小王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了吧,人家家里人天天来闹,让我赔钱呢,你说这笔钱,我该不该赔?”

    黑熊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开始数落他。也不知道该说啥话了,只是在那一个劲的说着是是是,说都是他的错,他自己看错了他哥们,不该让他哥们来公司里存放东西了。

    其实我明白的很,黑熊不可能不知道里面是啥,他肯定知道,兴许之前说的来公司上班,也是个幌子,目的就是要往公司里存放东西。

    其实这我也想不通,一个那玩意,又不是多大的东西,存放在哪里不行,偏偏要存放到我公司?公司这么多人呢,就不怕哪个好奇心大的,给你拆开来看看?

    毕竟事情已经出了,我现在也不想过多的斥责黑熊,只要他以后别来找我,给我添麻烦就是了,随后我问他还有事么,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公司里面还忙着呢,他在那支支吾吾半天,然后说:“能不能借我五千块钱用用啊,兄弟现在手头有点事,急用钱呢,你放心,处理完了我的事,我肯定去你那好好上班,然后工资抵消债,你觉得行吗?”

    我当时都张嘴准备说不行了,但后来一想还是给他吧,毕竟之前是我先主动找人家,让他帮我去收拾偷拍男的,虽然因为他给公司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现在要紧的不是追究他的责任,而是打他以后别再来公司别再来找我,所以我想了想,给他说道:“行,钱我可以给你,不用你还了,就当时你之前帮我忙的报酬吧,至于你来公司上班的事,我看就免了吧!你觉得如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