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27246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794 去郑虎家
    反正当时看陈雅静问话这语气,我感觉她可能是猜出来啥了,但我一点也不慌张啥的,因为我跟陈雅静这关系,就算是我承认看着她那啥,我也不会觉得尴尬啥的,她也不能把我咋样,当然了,能不让她知道,最好还是不让她知道。

    我说我就拉了一泡屎,可臭的屎,不信我给你看看屎,我还没冲呢,陈雅静骂了句滚,说她才不看呢,嫌恶心。

    因为我已经完事了,这时候需要清理下,我就给她说我洗洗手,然后把手机放一边了,等清理完了重新拿起手机时我才现,陈雅静已经把手机给关了。

    我问她干啥去了,过了半天她才回我,说去尿尿了,随后我们两就继续聊天,聊到很晚,后来我有点困了,就给她说想睡觉了,她说睡吧,她也打算睡了,然后还给我了个晚安。

    本来打算直接去睡觉的,但是突然间我想个贱,就给陈雅静了个消息,说:“刚才有架飞机掉下来了!”

    陈雅静给我了几个问号,然后说:“真的假的?哪里的飞机掉下来了?死了人没?”

    她显然没明白我意思,我给她了几个阴笑的表情,说:“我是说我屋子里有个飞机掉下来了,我打下来的!你要是听不懂的话,我就给你提个醒,你那会趴下的时候,领口开了,我看了好半天呢,后来没忍住就......”

    这话过去后,我寻思她应该明白我意思了,我也没等她给我消息,直接就把微信下了,完事还把手机给关机,这才躺床上睡觉去了,陈雅静这丫头这时候肯定要气死了,想想都乐的不行。

    这天晚上睡的特别香,早上醒来手机开机后,并没有收到短信啥的,不过上了微信后,收到了陈雅静来的一大堆消息,当然了,这些消息都是骂我的,说我不要脸恶心什么的。

    我寻思要是让她知道我还截图了,她肯定更生气,所以这时候我又把昨晚的截图给她过去了。

    没曾想这丫头居然在线呢,她了一串骂人的表情,然后说:“你他妈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走光了你不提醒我也就算了,一直偷看我也忍了,你怎么还敢干那种事啊,真不要脸,苏雅要知道你这样,不跟你分手才怪呢!龌龊,下作!”

    这段话来后,她紧接着又了一段,让我把那些截图都给删了,我给她说截图可以删,但是得给我好处啊,不给好处我不删。

    陈雅静说:“还想要好处?我给你几个大嘴巴子行不行,赶紧删了啊,不然我可告诉苏雅了,你这个性质其实就是出轨,之前还跟老子打赌呢,现在你怎么说,你这已经出轨了,对不对?”

    我说这叫哪门子出轨,我只是自己用手解决了下而已,又没碰你没摸你,更没有草你,这怎么算出轨?

    陈雅静说不跟我在这扯没用的,让我赶紧把截图给删掉,我说我要不删呢,你会怎么样啊。

    陈雅静了几个微笑的表情,说:“我不会怎么样啊,反正你自己看吧,爱删不删,有本事你就一直留着,等苏雅放暑假回来了给她看看,到那时候,我才敬你是个汉子!”

    我说那行,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汉子,我不删了,留着给苏雅看,当然了,我这是吹牛逼,这截图我肯定会删的,她大概也知道我吹牛的,没继续缠着我让我删照片了,而是突然把话题转到她那个朋友身上了,她说她朋友一晚上没回来,她早上有点担心,就给人家打了个电话,结果电话一直关机,打不通。

    我说不会是手机没电了啥的吧,陈雅静说不应该,因为人家走的时候,是带着充电宝的,不可能没电,我说要么就是两人晚上大战了几百回合,怕有人打扰,人家给关机了,陈雅静让我正经点,她现在都要担心死了,我说该来的躲不掉,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无能为力,那就等着吧。

    正好这时候陈冲也醒来了,在他那边吆喝我呢,我也就没跟陈雅静聊天了,给她说我要收拾收拾回老家了,陈冲推门进了我屋子的时候,还问我昨晚上在屋子里倒腾啥呢,好像迷迷糊糊听见我一直跟人说话,是不是打电话呢,我说没打电话,就是闲得没事跟陈雅静视频聊天呢。

    陈冲听完一脸惊讶,接着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哟,展的不错呢么,还视频聊天呢啊,我那天说看看她,想跟她视频聊天,人家死活不肯,说又不是没见过,有啥好看的,还是你这小子面子大啊!人家居然愿意跟你视频,要我说你干脆跟陈雅静好上算了,咱们两这关系本来就铁,你要是再跟陈雅静成了一家人,那咱们这可是亲上加亲啊,以后......”

    他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打断他了,我说你快死一边去吧,赶紧洗漱洗漱准备走,一会还要上高去郑虎家呢,陈冲笑了笑,嘴里仍然在那瞎逼逼,我懒得理会他,自己洗漱去了。

    话说我跟陈冲收拾好后,先去了趟公司,把要交代的事交代后,就跟他上了高,在路上的时候,我两是轮流开车,陈冲开的时候,我就玩手机,后来陈雅静还给我说了那个女生的情况了,她说那女生回去了,但是是哭着回去的,而且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也烂了。

    我问她咋回事,那个男网友有问题吧,陈雅静说对,她说那个男网友根本就是个骗子,的照片根本就不是本人,而且长得很丑,最主要的是,他跟前还有两个男的,一共三个男的,将陈雅静这个朋友给轮了,还是在外面野地里轮的,反正是受尽了屈辱。

    我听完倒是没觉得有啥的,俗话说得好啊,自作孽不可活,你这样全是你自己造成的,看你以后还敢瞎去见网友么。

    我趁着这个机会,自然又嘱咐了陈雅静很多,告诉她人心险恶,别太轻易相信别人,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多留心点,陈雅静说她知道,我问她那姑娘报警了没有,陈雅静说没有,她劝了半天让人家报警,但是人家不肯,说要是家里人知道了,她就没脸回去了,我说那随便她吧,反正人没事就好了。

    晚上七点左右,我两就到了郑虎家了,虽说后天就是郑虎订婚的日子了,但是他家里看上去跟平常也没啥两样,其实这也正常,毕竟这是订婚,不是结婚,在我们这边订婚就是两边人聚在一起吃个饭而已。

    郑叔郑婶老两口已经很长时间没看见我了,所以这时候见了我那是相当的热情,给我一个劲的拿攒下的好吃的好喝的,吃饭的时候还问我郑虎在省城老实没有,有没有给我添麻烦啥的,我说人家郑虎现在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郑虎了,做事稳重可靠多了,估计等结了婚之后,会更稳靠的,老两口听了也特别欣慰。

    我一直拿郑叔郑婶当自家人,所以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那感觉特别好,唯一让我有点不高兴的就是,郑婶的身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好了,我问她吧,她还表现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给我说去医院检查了,没那么差劲,郑叔也让我别操这个心,说没事,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们是故意说得这么轻巧的,目的就是不让我们担心,估计情况不乐观,我寻思不行这次就拉上郑婶去省城,再去医院好好看看。

    后来关青青还打来了电话,跟我们聊了聊,她说本来打算也要过来的,但是这两天家里有事情,就不来了,说结婚的时候再来,郑虎说不用,在家好好养身子就行了。

    郑虎一开始说这个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但是后来才明白,关青青之前就怀孕了,现在也过了这么久了,估计更不能随便走动了,我还接过电话,说了一大堆恭喜的话,关青青说我也该结婚了,然后也生个儿子啥的,跟她孩子有个伴,我说尽快吧,她还问我回不回家里坐坐,我说要送陈冲回去呢,所以得回去一趟,到时候去家里,她还哼了一声,说:“你这是送人家了,所以顺便来家里坐坐吧?我还以为你是专门回来看我的呢!”

    我赶紧改口说,回去看她是主要的,送陈冲是次要的,关青青切了一声,说到时候回去的时候,把郑虎跟郑虎的小对象都叫上,到家里一起吃饭,我说知道了。

    后来吃完饭,郑叔郑婶去了他们屋子,我们三个继续在这吃饭喝酒,陈冲可能也是高兴,就说了林若一也怀孕的事了,他一说,郑虎也笑嘻嘻的跟我两说:“告诉你们两一个事,我可能也很快要当爸爸了!”

    我跟陈冲当时也特别惊讶,我说真的假的啊,你小子这还没订婚呢,就要当爸爸了?

    郑虎说之前跟马朵朵那啥的时候,没有带套,谁知道就怀上了,这也是为啥这么着急订婚结婚,跟这个也有关系,我说那你这当爸爸也早呢啊,怀胎十月呢,你这才多长时间。

    我说完后,陈冲还用胳膊杵了我一下,说:“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呢?你看看咱们四兄弟,尚海瑞郑虎你我,尚海瑞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跟郑虎的种子也已经下地里了,长出果实也很快了,再看看你,到现在结婚还没普呢,要我说苏雅年纪那么小,你不如......”

    这陈冲说着说着就又说到苏雅身上了,我懒得听他墨迹,就一个人去了院子了,主要还是自己喝酒喝太多了,这时候有点头晕,想出来透透气。

    话说我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的时候,马朵朵还突然来郑虎家了,她进了家门后,见我在这坐着,就过来坐在了我旁边,然后问我是不是喝多了。

    说真的,她这一进院子,不先去屋子里,而是坐在这跟我聊天,让我心里有点慌,这要是让郑叔郑婶二老看见了,心里难免会瞎想。

    其实吧,二老就算看见了,也不一定会瞎想,毕竟我们很早就认识,二老也是知道的,可就是因为自己曾经跟马朵朵有过一腿,这时候心里虚的不行,我说喝得不多,然后说郑虎跟郑叔郑婶都在屋子里呢,让她进去吧。

    她说她来家里也没什么事,就是拿点东西,不急着进去呢,在这跟我聊一会,她这样我就更慌了,我说咱们有啥聊的啊,赶紧进去吧,一会被人看见不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