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28297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797 糊涂的关青青
    所以经过考虑,我觉得我的微信密码不能给苏雅,不然自己一点自由的空间也没了,可要是直接说不给她,她肯定会不高兴,会更怀疑我,所以我得反着来,我说我微信就不怎么上,上面也没几个人的,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把我密码给你,你上吧

    这话过去后,我心跳也砰砰的,因为我担心苏雅万一说要,我就真得给她了,那可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其实咋说呢,给人家密码我觉得也正常,毕竟人家是我对象,可我现在就是不想给,我还寻思是不是自己这样不对,算不算出轨呢?就算是不算,那肯定也有不真诚啥的吧。

    苏雅接着跟我说:“算了吧,我不要你密码,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说着,她就跟我聊起其他的来了,我当时是用qq跟苏雅聊天,然后微信跟陈雅静聊天,这两个聊天软件来回倒腾,整的我也觉得特别麻烦,我后来还想呢,我为啥要这样呢,是不是我现在对陈雅静有点其他特殊的感情了?

    可仔细想想,也没有啊,要是大家问我现在喜欢陈雅静么,我仍然会说不喜欢,可我就是喜欢这种跟她聊天跟她打闹的感觉,让我很开心,至于苏雅,跟她聊天也很开心,但是没有那种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感觉,我仍然是喜欢是爱她的,也想跟她结婚生活一辈子,所以我很困惑,但我觉得我这不算是出轨,只能说是苏雅看我看的太严,让我有点透不过气,我现在跟陈雅静聊天,只是透透气,找点自由自在的感觉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郑虎家里就忙活起来了,我跟陈冲今天的任务,就是张罗酒席,然后开车去县城接送人,不止接郑虎家的亲朋好友,还有马朵朵家的,这自然也包括马雯雯了,马雯雯她家还在山里,去接她跟她见面的时候,还蛮尴尬的,想起以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真的是太好了,而且她那时候也是个不爱说话很腼腆的小姑娘,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而现在呢,她已经完全变了,话虽然变得多了,跟我说个不停,但跟我的关系却没有原来那么好那么自在了,这未免让人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不过这感觉我早就习惯了。

    她后来还跟我聊起黑熊来了,问我知道黑熊最近干啥工作呢么,她说她最近跟黑熊聊过几次天,聊天的时候,感觉黑熊总是神神秘秘的,问他啥他也不老实说,我并不想跟她谈论黑熊,所以很干脆的说我不知道,很久没跟他联系了,他大概也看出来了我不想提黑熊,就没再说这些了。

    至于她现在在干啥,我也没心思知道,所以没怎么跟她多聊,就是快到了马朵朵家的时候,她给我说听别人说我公司现在做的挺大的,需不需要会计啥的,毕竟她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说真的,我公司现在还真的缺个会计,虽然有会计,但毕竟是外人,不熟悉,马雯雯虽然现在变得话比较多了,但人品啥的,还是没问题的,要是让她来当会计,那我也挺放心的。

    所以我给她说你想来也行,可以先来我公司试试,她说等忙完马朵朵的婚礼之后再去吧,估计一个月以内,她就要跟郑虎结婚了,到时候她得去当伴娘呢,我说行,她还问我谁当伴郎,是不是我,我说我不知道,郑虎还没跟我说过这事呢,按照我两这关系,应该是找我,不过我的年龄比郑虎大,当伴郎可能有点不适合,或者找他村里的年轻人当吧,这个谁都可以的,我也不是非要当。

    马雯雯还笑了笑,说:“最好是你来当啊,我是伴娘你是伴郎,咱们也算是一对呢!”

    我听完只是笑了笑,没说啥了。

    按理说今天是郑虎马朵朵订婚的日子,两家的父母应该都高兴才是,但是老马跟郑叔两人的脸都是拉着的,估计也是因为昨晚的事,两人后来互相敬酒的时候,也全程没说一句话,就是碰了下杯子喝了酒,反正周围的亲朋好友们都看着呢,整的气氛也是蛮尴尬的,不过好在整个订婚宴也没出现真没大问题,也算是圆圆满满的过去了,这订婚过去了,接下来就是结婚了,他们两结婚的日子,订在了下个月十号,也就是七月十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看着身边一个个都结了婚甚至有了孩子,我这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不过要是问我真的特别着急结婚吗?答案是否定的,也不是很想,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打小的家庭生活很不幸福不如意,所以对家庭温馨幸福什么的,没有太强烈的感觉,总感觉晚点结婚也无所谓,主要是我想有个儿子,父爱有点泛滥了。

    郑虎的订婚宴办完了后,我就该跟陈冲回老家去了,本来也想叫郑虎跟马朵朵一起去的,但是他们两个刚订完婚,而且结婚的日子很快就来临,得留下来准备忙事情啥的,所以没跟着我们一起回,回到老家把陈冲送回家后,我便去了关青青那吃了顿饭,跟关青青聊了聊,关青青的肚子现在已经很明显了,看起来圆鼓鼓的,她还说能感觉到孩子踢她啊啥的,这种感觉很幸福。

    因为陈真当时并不在家,她还想让我趴在她肚子上听一听声音啥的,但是我感觉这样不好,就没有去,关青青当时看起来还有点失望,她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有点避讳,所以才不听的啊,想想咱们姐弟两,原来天天睡一个被窝都没啥的,现在呢,你总是这么躲着我,虽然我也明白,你这都是为我考虑为我好,可我这心里......”

    她的话说到这不说了,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我也听的明白,我笑了笑,说:“我没躲着你啊,这不都回来看你了么,我都还没回我那边呢,直接就过来了呢!”

    关青青说感觉我回她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估计以后也就是过年啥的,才会去她家里了,她感觉这样很不好,说着,她还突然跟我说道:“你知道么,咱们两那事,陈真是知道的!”

    我听完这话,心瞬间就被揪紧了,我问关青青啥事?咱们两那个的事?

    关青青点点头,说:“对,可能是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我一开始跟陈真在一起的时候,也特别在乎这个事,我也想一直着瞒着陈真,能瞒一辈子算一辈子,但是跟陈真结婚后我现,他这个人是很开明的,也是真心对我好,我之前也试探性的跟他聊过,他说我以前的事,他不会多问,也不会在乎,只要跟他在一起之后,没做对不起他的事,他就会一如既往的对我好,所以我觉得我不能欺骗他,后来就把咱们的事给他说了,他也没说啥啊,而且对我还是特别的好,跟原来没啥差别,所以你以后也别太刻意躲着我啊啥的,现在咱们两就是姐弟关系,我是你姐姐,你是我弟弟,这样不好么?”

    关青青的话让我有点无语,在我看来,她的这个做法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而是很糊涂,对她对陈真来说,或许是坦诚相待啊啥的好事,但是我呢?陈真一旦知道了我跟关青青的事,那我面对陈真的时候,心里面是有着很大的压力的,我肯定会不舒服,而且陈真嘴上不说,他心里能没想法吗?

    那肯定是有的,所以这么一来,以后我跟陈真就更不好见面啥的了,我从心里面会更加抵触来关青青家里,虽然我也不想这样,可这就是结果,改变不了的结果,所以我认为,关青青在这件事上做错了,糊涂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