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34186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10 丈母娘的感觉?
    我后来还把陈雅静她妈要来省城的事告诉了陈雅静,陈雅静倒是觉得无所谓,她说来就来吧,反正她不跟着她妈回去,不信她妈能把她绑着回去,至于陈冲也跟着一起来,陈雅静就更不担心了,她说陈冲是站在她这边的,不会真帮她妈把她带回去的,充其量表面上做做样子而已

    我说到时候你可给你妈把咱们两的事给解释清楚了,就说我也一直没你消息,最近才跟你联系上的,你回到省城后不想去住酒店,我就借宿你一宿,别让你妈误会了,陈雅静说她明白,她又不傻,完事她还问我她妈大概啥时候来,我说估计明天,她说那等见面了再仔细说吧,她现在在ktv呢,让我晚上八点去接她。

    话说这天晚上接了陈雅静一起往酒店走的时候,陈雅静还一个劲的回头往后面看,说是要看看有没有人跟踪,我说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现在也怕了啊?她冷笑了一声,说她不是害怕,是怕丁浩到时候又纠缠她太麻烦。

    我给她说放心吧,我这一路都注意好久了,并没见什么车跟着,她说那行,到了酒店给陈雅静安排好入住手续后,我便回我住的地方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到小区后刚从车里面出来,从旁边的一个拐角里突然就冒出一堆男青年来,虽然光线不是很好,看不大清楚他们的长相,但能确定的是我都不认识他们,年纪应该比我小几岁,不像是学生。

    这帮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事,很明显都是做好准备在这等我多时的,这时候见我出来了,一股脑都冲过来,手里的家伙事直接朝着我身上招呼,我一开始的反应就是先还手,最好是能从一个人手里抢个家伙,然后跟他们干,但是一动手我现,这帮人明显都是练过的,干仗的经验也很丰富,如果一个人跟我单挑,我觉得我胜算还是挺大的,但是这么多人一起上,我肯定干不过。

    所以开干没片刻功夫后,我就吃了太多的亏,而反应过来的我想逃跑的时候,现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被他们干了,这帮人干我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干完我就跑了,所以这顿打我挨得莫名其妙的,不过后来我回到屋子的时候,仔细想了想,最大的嫌疑可能就是丁浩了。

    但丁浩这样做的目的是啥呢,这个节骨眼上他要是找人阴我,那傻子也知道是他,不应该这么没脑子啊,单纯是心里不舒服,想收拾我一顿让心里好受点?

    应该不太可能。

    不管怎么样,这是在小区里生的事,我最后还是去了保安室,让保安报了警,同时也调取了监控,但这帮人聪明的很,身上事先都准备着口罩的,那会干我的时候反正我没见有人戴着,但是从小区门口出去的时候,全都戴着口罩呢,加上一个个脑袋都低着,在监控里面根本就看不出来面貌,估计就算是警察过来了,也没啥用。

    警察赶来的时候,也就是跟我简单了解了下,人家似乎也不愿意管这种事,毕竟我只是挨了打,也没什么大损失,其实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帮我把人给找出来,只是不想太便宜那帮狗日的,报个警试试看吧,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无所谓,至于这帮人打我到啥程度,我只能说不能再狠了,下手都挺重的。

    但狠的同时他们也很有分寸,不该动的地方不会动,这点倒是让我还蛮欣慰的,因为有些没练过武的人干仗的时候那就是瞎干,想干哪里干哪里,很多斗殴致死的,都是没练过武的或者年纪小下手没轻重的,打人致命的地方很常见,但是练过武的人除非是自己想干死你,不然是不会打致命点的。

    回到家躺在床上后,浑身疼,后来跟陈雅静聊天的时候,我也把这个事说给她了,陈雅静也怀疑是丁浩找的人收拾我的,还说要找丁浩问问,要是的话非骂死他,我说还是算了,没证据表明是人家,再说了,他应该不至于这么傻,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我麻烦,今天白天还找我劝你呢,现在又想收拾我,不应该,陈雅静还让我去医院看看,我说我这身子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小事不用去医院,她还说我逞能,说我已经不是青少年时期了,身体愈合比较快,现在都是奔三的中年人了,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千万别等以后到了老年了,身子到处出毛病,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了。

    陈雅静这话,倒是也提醒了我,自己一寻思还真是,我这已经快要三十岁的人了,确实跟当年不能比了,其实从其他一些方面,也能感觉出自己身体已经力不从心了,就比如原来年轻的时候,跟女人一晚上来好几次都没啥的,但是现在不行了,来一次就困得要死,频率跟以前比也要低了许多。

    所以后来我寻思,明天如果身子还不舒服的话,最好是去医院看看,同时我也打算去办个健身卡啥的,每天没事的话去锻炼锻炼,自己已经很久没锻炼了,这样下去身子会慢慢变得不结实,虚的。

    至于苏雅,今天晚上基本上没跟我聊天,我也明白她跟她爸在车上呢,估计不方便跟我聊天。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身子仍然疼的厉害,上午我也没去公司,就在家里面呆着,中午吃过饭后,本来打算去医院看看的,但是刚准备出门呢,陈冲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跟陈雅静她妈已经到省城了,问我在哪呢,要来找我。

    其实说是他来找我,实际上是陈雅静她妈要找我的,这点我很清楚,我给他说我在家呢,直接过来就是了,他还问我陈雅静在不在,要是不在的话,最好是把陈雅静叫过来,我说她不在这,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至于她过不过来,这我就不清楚了。

    跟陈冲挂完电话后,我也开始紧张起来了,我屋子当时有点乱,垃圾什么的都在桌子上,而且我被子也没叠,大概是陈雅静她妈要来,我还赶紧把屋子收拾了下,不能让人家觉得我太邋遢了,我也不知道我为啥想要给她妈留个好印象,大概因为人家是长辈吧。

    我后来还给陈雅静打了个电话,给她说她妈要来了,让她来我这里一趟,陈雅静一开始还不愿意过来,说她不想见她妈,这我肯定不能答应啊,我说你要是不回来,你妈我怎么能应付得了啊,这不是难为我呢么,反正在我好说歹说下,陈雅静说她马上就过来,我说最好是快点,陈冲开着车过来的,估计很快就到了。

    所幸的是陈雅静住的地方离我这里比较近,她还打了个车过来,所以要比陈冲他们快,她见到我的时候,还问我去没去医院看看,我说正打算去呢,但是你妈要来了,就先不去了吧,她说没事,她在这等着,我先去医院吧,我说那多不好,你妈来了不见我,还以为我躲着你呢,陈雅静笑了笑,不说啥了。

    她来我这没五分钟吧,陈冲跟陈雅静她妈就来了,反正打开门的时候,陈雅静她妈看上去脸色很难看,那表情不知道是焦虑还是欣喜,她一见陈雅静两个眼眶就湿润了,眉头一皱,先是骂了陈雅静一句,接着直接过来抱住了陈雅静,同时用手不停的拍着陈雅静的后背,说着一堆抱怨中带点关心的话,无非就是说陈雅静太狠心了,就这么扔下父母跑了,也不怕自己出了什么事,让老两口怎么活。

    陈雅静虽然不是个矫情的人,但还是被她妈整得湿了眼眶,可能是我跟陈冲在这呢,让她觉得很尴尬,便不停的拍打她妈,同时安慰说道:“行了行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啥事没有么,你看给你矫情的!”

    陈雅静她妈这才推开陈雅静,同时埋怨她道:“你爸不矫情,我就该让你爸过来,看他来了不收拾你才怪呢,你可知道你这事让他......”

    她的话说到这又不说了,估计也是反应过来了,她来省城不是来训斥陈雅静教训陈雅静的,而是来带陈雅静回家的,这样一味的说陈雅静,肯定是起不到什么好作用的,陈冲这时候还给我挤挤眼睛,示意我先给人家母女两点私人空间,我这才赶紧请陈雅静她妈进了客厅,给她妈倒了杯水后,我跟陈冲便要出屋子去,她妈这时候还问我们两干啥去,陈冲说在门口抽根烟。

    我跟陈冲出去把门关上后,还是觉得说话声音能被陈雅静和她妈听到,还专门走到了楼梯拐角那,陈冲给我散了根烟点着后,还坏笑着问我紧张不,我说有点紧张,以前也没少见陈雅静她妈,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紧张过,就好像自己做错了啥事一样。

    陈冲听完在那咯咯咯的笑起来了,笑完后问我:“你知道你这叫啥嘛?”

    我说叫啥?他说女婿看见老丈母娘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