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45122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23 被阴
    这个男的正是刚才在马朵朵闺房里面闹得最凶,然后被陈冲骂了几句的那个,他拦住我们后,没好气的跟我们说:“哥们,有点事跟你们谈谈,能不能换个地方!”

    这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找我们干仗呗,陈冲冷笑了一声,说:“行啊,你带路吧,我们跟着就是了!”

    陈冲这话一出来,旁边的陈雅静跟高萌不乐意了,陈雅静赶紧过来劝陈冲,说:“你跟一帮子野狗有什么好计较的啊,去郑虎家里啊,人家结婚的大日子,你这时候去跟人干仗啊!”

    陈冲说没事的,去去就回来,我这时候也劝高萌跟陈雅静,说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们先去郑虎家里等着吧,时间不会太长的。

    陈雅静叹了口气,说我们解决的度点,别墨迹,说完她跟高萌就走了,看陈雅静说的这话,我还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呢,这明显是太信任我们啊,知道我们是不会输的,让我们战决。

    陈雅静跟高萌走了之后,陈冲还瞪了那个男的一眼,说还不带路,还在这墨迹啥呢?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说我们有种,然后转过身朝着村外面走去了,我跟陈冲自然是跟在后面,说真的,我根本就没正眼瞧这几个人,我觉得他们就算是埋伏了七八个人,我跟陈冲也是能应付得来的。

    这人领着我们到了村口人少的地方时,从一个玉米杆堆的后面,涌出了五六号人,加起来一共七个吧,这些人应该都是村里的,而且有几个人居然还记得我,指着我骂骂咧咧的,说小时候就看我不顺眼了,那时候就想收拾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小时候我不是在郑虎家躲过一段时日么,那时候跟郑虎天天出去在村子里面野,不是偷别人家的鸡,就是倒腾别人家的玉米地,还爬上房顶看过别人家的女人洗澡,反正得罪了不少人,那时候就有很多跟我们年级差不多的人总是用那种恶意的目光瞪着我,估计那时候就想收拾我呢吧,而此时他们可算是找到机会了,自然对我大骂特骂。

    而我也懒得跟他们多费口舌,我说你们都别嘴上得瑟,看我们一会就把你们都干趴下,陈冲这时候还说了我一句,说废什么话啊,直接上啊,说着,他就直接冲到刚才叫我们的那个人跟前,一脚就把他给踹地下去了。

    陈冲这一动手,其他的人自然都一股脑跑过来了,说真的,他们的战斗力真的是差的可以,别看人多,但根本就制服不了我们两,我这时候心里面也轻松的很,觉得这也不过是个小冲突,很快就解决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有个人太阴险了,身上居然藏着家伙事,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掏出家伙事朝着陈冲的后腰那扎了一下,陈冲当时都没反应过来,也没喊疼啊啥的,等把这帮人制服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才感觉后腰那有点疼,让我给他看一下,我一看,衣服都红了,那帮人见血了之后,也慌了,一溜烟全跑了,我这时候也紧张的不行,问陈冲感觉如何,同时让他趴在地上,掀开他的衣服给他看了看。

    当时在他的后腰上,有个刀口子,大概三四厘米长,口子倒不是很深,应该没啥大碍的,但是因为扎的地方比较特殊,在后腰上,陈冲想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的话,还是比较困难的,他的腰这时候就不能弯,所以我也没多想,让他在这等着我,完事我拿着他的车钥匙跑去郑虎家门口,开着车到了陈冲那后,把他搀扶到车上,然后朝着县城的医院去了,本来我还寻思把这事给郑虎说一声呢,但是陈冲说人家现在正在婚礼上忙活呢,还是别让他知道了。

    路上吧,陈冲还一个劲的骂脏话,说这件事跟那帮人没完,回头一定加倍还回去,我让他少说两句吧,先好好躺着。

    还没到医院呢,我的手机就响了,是陈雅静打来的,她问我们咋回事了,解决完了没有,怎么这么半天没回去,是不是让人家给干废了,我说那帮人被我们干跑了,但是陈冲出了点事,让人给阴了,我们得去医院一趟,说着,我还格外提醒陈雅静,这件事千万别给郑虎说啊,陈雅静说她知道,完事问了我们要去哪个医院,得知是县城的医院后,她说她跟高萌这就想办法过来。

    我跟陈冲到了医院后,人家医生简单给看了下,说倒是不严重,但是得好好在床上躺着养伤,不能乱走动,不然伤口不容易愈合,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吧,陈雅静跟高萌来了,虽然事情并不是很严重,但是陈雅静骂的脏话很难听,完事还埋汰我们,说我跟陈冲联手,都能让人家给干废了,陈冲这时候不乐意了,他赶紧解释道:“是我们把对方的人给干废了,他们都跑了呢,不信你问童童,至于这伤口,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阴我的,不过我会揪出他来的,让他知道后悔!”

    大概是我们四个都不见了,后来郑虎还给我们打了个电话,问我们干啥去了,我说我们闲着没事,在外面的田地里面瞎玩呢,郑虎说我们真有雅兴,完事说今天晚上要在家里吃饭,让我们都去,我寻思陈冲这样子,应该是去不了了,但还是答应了郑虎,说到时候我们去,你先忙吧。

    我挂完电话后,陈冲还给老家的兄弟打了个电话,让叫几个人来一趟,说是要报仇,挂完电话后,他可能是觉得他自己叫人没面子,就解释道:“我实在是身子不行,没办法亲自报仇,所以才叫人的啊,如果我身子好的话,我肯定不用任何人帮忙,一个人拿着家伙事,也要把那人给砍废了!”

    我说你牛逼,我们都知道。

    陈冲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们就把他接回酒店去了,在路上他还给林若一打了个电话,在那诉起苦来了,说自己让人给捅了啥的,反正那意思就是想让林若一安慰安慰他,但是林若一似乎并没有太紧张,也不是很关心他,就是简单问了几句,然后说她还要忙,就把电话给挂了,陈冲这下叹了口气,说:“本来还想在你们几个跟前秀一把恩爱呢,结果......唉!”

    陈雅静这时候还说陈冲活该,她说她以前就给陈冲说过,林若一不是很爱他,跟林若一在一起的话,以后肯定会时常心凉的,陈冲偏不听,这下知道了吧,陈冲还吓唬陈雅静,说:“你等着啊,等我回去了,我就把你这番话说给你嫂子听,到时候让你嫂子收拾你!”

    陈雅静哼了一声,说她才不怕呢。

    之后的时间,我跟陈雅静和高萌就玩起了斗地主,时间差不多了之后,我们就去了郑虎家吃饭去了,郑虎后来还问我们陈冲哪去了,我没敢说实话,随便找了个借口忽悠过去了,郑虎还骂陈冲不够义气,他今天大婚的日子,他居然都能半路跑了。

    吃过饭我们回到酒店后,就继续斗地主,陈冲一个人在旁边闲的无聊,就不停的给陈雅静或者高萌指挥打牌,反正惹的陈雅静她两也挺烦的,给陈冲说不用他指挥,人家会玩,后来这家伙也知道无趣了,就在那玩起手机起来了,好像还偷拍了几张我们的照片,不过我问他的时候,他说他没拍我们,是在那自拍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