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49696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28 死了不少人
    陈冲当时说出大事的时候,我心里还咯噔了一下,寻思能出啥大事,让陈冲这么激动,但是马上我就反应过来了,陈冲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有点小激动,给人幸灾乐祸的感觉,估计是别人那出大事了,而且这人肯定和陈冲有仇,我问陈冲啥事啊,这么激动,他问我还记得他之前给我说的四哥要建6地码头的事么,我说记得啊,咋了,难道是四哥这里出问题了啊?陈冲说对,就是四哥那出事了

    随后陈冲将事情简单跟我说了下,反正意思就是说,四哥那个6地码头已经开工了,但是开工的时候,出现了坍塌事故,几十号人被砸被埋,只救活了一小部分,死了十几号人呢,陈冲越给我说越激动,他说这次四哥算是倒霉了,完事还给我说电话里面说不清楚,要来找我当面说,还想领着我去事故现场看看,我寻思反正也没啥事,就让他来接我,我在家里等着他,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陈冲就来了,这度也可以看得出来他有多激动了。

    不过陈冲的腰还没好呢,当时下车的时候,手捂着腰,一瘸一拐的过来了,我骂了他几句,说:“你这都成了残疾人了,还不老实在家里呆几天啊,这样出来折腾折腾,伤口不就都裂开了么?”

    他这时候满脸的兴奋之情,说不碍事,死不了的,说着,开始幸灾乐祸的笑,他给我把事情简单说了下后,还拽着我要带我去6地码头的施工现场去看看,我骂了他几句,说:“你这人咋这么没良心呢,你不是说都死了很多人么,都死人了,你还在这乐,乐啥啊,小心死的那些人晚上找你!”

    我这话一出来,陈冲赶紧咳嗽了两声,表情变得严肃了一些,然后说:“是啊,死了不少人呢,说真的,对死的这些人,我也是挺同情的,觉得他们很可怜死的很冤枉,但对四哥来说,我高兴啊,让他得瑟,这下闹出这么大的事,瞒是瞒不住了,估计上面很快就会有人来查他了!”

    我说这事跟四哥没啥关系吧,人家只是投资方,又不是他直接弄死的这些人,陈冲撇撇嘴,说:“你不懂,要是死一两个人吧,那没什么问题,但是死了这么多,这算是重大事故了,他作为负责人,跑不了的,就算是能免了牢狱之灾,估计也会因为这个一蹶不振,想再有现在的地位啥的,那不可能了!”

    陈冲越说越激动,非要嚷嚷着带我去那看看去,我说还是别折腾了,你这腰都没好呢,去那看不看的,跟咱们也没啥关系啊,反正吧,我心情倒是挺平静的,感觉这事跟我也没多大关系,而且死了这么多人,心里面还是挺不舒服的,有点同情那些人,而且那死了这么多人,我也有点觉得很忌讳,不太想去。

    不过在他的纠缠下,最后还是跟着陈冲去了6地码头的施工现场,只不过快到了地方的时候,路已经被警方封起来了,还有很多人在那守着,我们是不可能过去了,而在封锁线的外围,也聚集着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电视台的,也有看着有像是当官的,也有普通老百姓看热闹的,也有一些在地上哭的不成样子的,估计这些都是死者的家属啥的吧,他们闹的也挺凶的,还有很多人在安慰他们的情绪。

    我跟陈冲在这站着的时候,听见周围很多人在说这个事,我也算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就是很正常的意外事故,并不是人为的啥的,死的那些人也真是冤了。

    因为我跟陈冲都进不去,在这呆了一会也觉得没意思的很,所以我们就走了,陈冲今天的话变得特别多,一个劲的跟我说6地码头的事,他说本来觉得四哥这次又要辉煌腾达了,但谁知道老天这么眷顾他们陈家,四哥这下可能真的一蹶不振了,从此以后,在我们本地,就没什么人能在他们陈家面前耀武扬威的了,我说那不还有谢大鹏呢么,陈冲噗嗤就笑了,说:“你逗我玩呢吧,谢大鹏那更不行了,估计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快入土了!”

    说着,他还给我说了几个小道消息,说谢大鹏现在得了很严重的病,整个人看上去跟个皮包骨头一样,他手底下的人,也散的散,体育街那,已经成了没人管的地带了,他还给我说老鹰本来跟着四哥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现在四哥出了这么大的事,老鹰估计也要不行了,说着,他又高兴的笑起来了,我这时候提醒他道:“你别高兴的太早,四哥这边要是不行了,你觉得老鹰最有可能去哪里混?”

    陈冲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笑道:“对啊,四哥那不能混了,谢大鹏那也不能了,那他能去哪里混?只能来我这里了?跟着我混?”

    我说你快别做梦了,人家原来在体育街混呢,对那片了解的透透的,现在谢大鹏又不行了,大兵也不是威胁了,人家为啥不回体育街接着混去呢?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就成了下一个谢大鹏了!

    我这话一出来,陈冲直接傻眼了,好半天后才皱着眉说道:“对啊,你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啊,老鹰很有可能回体育街混去,那不行啊,到时候他要是在体育街站住脚了,那对我来说,可是个大威胁啊,不行,我得跟我爸商量商量,看看我们能不能把体育街那片给拿下!”

    说着,这家伙就要回家去,我说至于这么着急么,他说百年大计,不能拖,现在就回去商量去,说着,急匆匆的走了,可能是走的时候太着急了,腰那伤口疼了一下,他还哎呀叫唤了一声,整的我也挺无语的,陈冲走后,我也寻思该回省城去了,走之前也犹豫着要不要去关青青那坐一会,但后来还是算了,这样跟她少联系,应该对她对我都比较好。

    因为这次是开着陈冲的车回来的,所以回省城的时候,我就只能坐车去车站了,后来在网上买了票,打了个车去车站的时候,在半路上还突然碰见那个之前骑自行车的小姑娘了,这小姑娘好像也看见我了,直接掉头朝着一个巷子里骑去了,本来我还想让出租车司机停车,然后下去追这小姑娘的,但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车也已经修好了,就别跟她计较了。

    在去省城的路上,我又开始想苏雅了,跟她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没联系了,虽然现在的情绪啥的已经平静了,但我实际上是很不甘心的,因为我觉得我跟苏雅之间的矛盾,根本谈不上分手啥的,这样要是拖下去的话,估计真的会出大问题,而且篮球王最近有没有跟苏雅联系,我也不知道,假如一直联系,很有可能两人会旧情复燃啊,所以我觉得我去了省城之后,一定要去找苏雅,不行就去她家里找,在小区门口堵着她,不信她天天不出门,至于她家里人啥的,反正她爸妈已经知道我了,我也不怕了。

    说来也真是奇怪了,我到了省城之后吧,篮球王还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他给我说苏雅要去旅游了,报了个团,完事还把这个团的情况告诉我了,说我要是想跟苏雅改善关系的话,就也抱这个团,跟着苏雅一起去玩吧,估计到时候我们两就能和好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