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2536566.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33又是他搞鬼
    刘成这么说我肯定是不相信的,因为再怎么说,人家也跟他是亲戚啊,而且之前刘兵来公司的次数也不少,跟刘成聊天啥的也能感觉的出来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不然怎么会经常来找他呢,既然两个人的关系不错,刘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刘兵现在干啥呢?显然他是不想告诉我,故意在这打马虎眼呢,而他为啥要打马虎眼呢,那可能是有问题心虚了

    人家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能多说啥了。而且我也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后来就没继续跟他多说了,让他继续工作去了。

    反正跟刘成聊过天之后,我越的觉得他们兄弟两可疑了,这让我心里很不安,毕竟刘成是我公司里的员工,是我身边的人,要是他们都出什么问题的话,那想想得有多可怕啊,而且他们的目的到底是啥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呢,这敌暗我明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安。

    话说回来,我跟刘成聊过天之后,刘成也变得怪异起来了,我出办公室的时候,好几次都没看见他人,一问别人,说是他出去打电话去了,反正打电话的频率似乎高了起来,我估计是跟别人通风报信啥的吧,到了这天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吧,刘成主动来办公室找我了,说是找我跟我商量个事。

    他这么一说,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要跟我交代呢,但没曾想他找我是为了辞职,这让我特别惊讶,我觉得他突然辞职可能跟我今天找他谈话有关,大概是他们有什么阴谋,我一找他谈话,他明白我起了疑心了,所以这时候想溜,虽然我特别迫切的想知道他们到底有啥阴谋,但现在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能先劝劝他,看看能不能挽留下他,当然了,挽留可不是真的想挽留他,只是希望他能留下来让我继续找一些线索啥的。

    所以我问他干啥要辞职,在公司呆着不好么,如果工资什么的嫌少,我可以适当的加点,刘成说不是因为工资的事,而是因为家里的事,这里也不方便说,所以必须得辞职了,刘成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只能让他走了,而他走后,我心里越来越慌,总觉得他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这实话溜走了,而我也特别想知道,所以他出了公司后,我也很快跟着出去了。当然了,我是偷悄悄的跟着的,希望能跟着他找到一点线索啥的。

    说真的,我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刘成根本没啥问题,但最近的一系列事。尤其是那三百万突然出现后,让我的神经一直都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这去三亚旅游的时候,好不容易放松了两天,一回来立马又紧张起来了,我觉得我必须得把这个事给搞清楚。不然我这以后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话说出了公司大楼之后,我见刘成打了个出租车走了,我也没含糊,赶紧也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让人家司机紧跟着刘成的车,因为刘成家里是哪里的我也不知道,所以他要往哪个方向走,要去哪里,我一无所知,只能让人家司机一直跟着,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刘成最后居然去了一家饭店。我跟着他进了饭店后,现他进了一个包间,至于这个包间里面有谁在里面,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包间的门是关着的,我肯定不能进去看了。

    但我并没有就此罢手。我就在走廊的尽头一直等着,差不多等了有半个多小时吧,我听见那边的门开了,这才赶紧躲藏起来,同时露出一点脑袋往那边看,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从包间里面出来的人,居然是曹叔!

    我当时都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但仔细一看,可不就是曹叔咋的,这刘成,怎么跟曹叔认识,他们怎么勾搭到一起去了?再仔细一想,我感觉后背都有点凉了,这他妈的难道说,刘成一开始来我公司的时候,就是曹叔给安排的?目的就是想在我身边安排个卧底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快递小哥来公司给我送钱的时候。刘成可是看在眼里的啊,虽然他可能想不到里面是钱,但他会把这个事告诉曹叔,以曹叔这狡猾的老狐狸,他肯定会猜到里面是钱的,而他一旦认为里面是钱,就会与我爸那边联想起来,这也难怪曹园园过生日的时候,曹叔要叫我去家里了。

    到这,基本上我也算是搞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搞明白的同时,我心里也更加惶恐起来了。这刘成来公司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都以为他是认真来公司上班的人员,哪里想得到居然是曹叔安排在我身边的眼线,要不是他弟弟刘兵的身份证掉落,我都不会起一点疑心呢。

    同时我也寻思,这曹叔真是为了钱绞尽脑汁啊。这刘成的职业技术还是有的,他估计一开始也就是个正经搞这一行的人,只不过被曹叔收买了而已,不然曹叔不可能随便找个不懂行的人来我这里,他这么费尽周折的想得到那笔钱,但那笔钱到底有多少呢?以前吧,我还觉得钱的事,可能不怎么靠谱,可现在三百万都给我白白送来了,估计真实的数据,确实挺吓人的,不然曹叔不至于这样。

    当然了。钱多了也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赚的钱也很可观,这么老老实实的干下去,我觉得就挺好,我不想再节外生枝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事了。而且曹叔这么久了都不肯放弃我,不管以后他拿不拿得到钱,很难保证他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来,所以这个才是我担心的,况且这里是省城,是人家的地盘。我的公司也在这里,如果他真的想整我,我估计很难在这站住脚!

    想到这,我还突然有了个念头,就是不行就把公司搬到别的地方去,要么就去省城附近的地方。或者直接搬回老家,但搬公司这个做法,感觉有点太冒险,毕竟公司现在的资源什么的,大多都是省城的,有句话不是说么。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省城这样的大城市里,机会跟资源也多,如果我搬到其他地方,老顾客跟老资源应该没多大影响,但新顾客的拓展,就是个问题了。

    不管怎么样,我必须得给自己留个后路,就是额外的再准备个办公的场所,一旦这边出什么问题的话,另一头我还可以维持公司正常的运作,不然像上次黑熊跟他哥们给我整的那出事,耽误的时间虽然也不是很久,但是公司这边造成的影响跟损失却并不小。

    至于这个预备办公的地方在哪里,我觉得应该跟人商量下,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而关于那天晚上刘兵他们去我们小区这件事,我认为这个跟曹叔可能没关系,曹叔已经在我这安排了眼线。他自然不会去打草惊蛇,那旅行袋里的三百万,肯定也不入他的眼,他是不会为了这点钱去找人深更半夜去我家的,我的猜测可能是刘成跟曹叔汇报之后,猜到了那里面装着的是钱。而他跟刘兵的关系好,所以将这件事告诉了刘兵,刘兵大概是缺钱了,或者对这笔钱有了什么想法,就找人想半夜去我家里搜搜看,不曾想我在家里呢,所以他们当时听见动静后,就急忙撤退到停车场了,等我到停车场的时候,可能他们的决策变了,想先把我控制起来来硬的,但不曾想让我给跑掉了。

    仔细琢磨一下的话,事情或许真是这样的。

    本站访问地址.ziyouge.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