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138298.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47 疲劳驾驶的危害

847 疲劳驾驶的危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问题就出在高原反应上,这里的海拔四千五四千六,晚上我根本就睡不着,浑身难受的不行,而我心里面也很清楚,这样拖下去的话,对我们是没有好处的,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我必须得继续赶路,早点赶到海拔比较低的格尔木市,那海拔只有两千多,不到三千,到那的话应该会很舒服

    所以这天晚上我并不打算休息了,想直接赶路,而陈雅静那时候已经睡着了,看着她睡得那么香,我也不忍心打扰她,但也没办法了,我必须得赶紧赶路,所以就硬是给她叫醒了,当时陈雅静迷迷糊糊的,可能是我叫她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身子,所以她直接就叫唤了一声,然后紧张的问我干啥呢?

    我说别睡了,继续赶路吧,咱们得赶紧赶到海拔比较低的地方去,这样下去受不了的,陈雅静先是看了下表,然后一脸惊讶的表情,用那种带点埋怨的口气说道:“你疯了吧你,我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啊,你这就上路了啊,这才几点,疯了吧你!”

    我说没办法了,你要是想睡的话,那就去车里面睡觉吧,我现在根本就睡不着,身子也难受的不行,要是这样继续拖下去的话,我怕是要拖垮了,到时候更走不了了,这里海拔太高,我不能拖下去了。

    陈雅静听我这么说后,眉头皱起来了,看得出来她这时候特别不情愿,但是她也没说啥,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了,我们两收拾完出去的时候,陈雅静还问我现在路通不通,需不需要领限条,万一人家安检那里没人上班,我领不了限条,到了下一站怎么交代。

    我说我已经在网上查过了,晚上是通路的,至于限条这个,网上没有这方便的问答,只能自己看情况了,我跟陈雅静去退了房,然后重新上路的时候,到了安检那里,我还专门停了下车去安检房那里看了看,当时里面是有人的,不过在那睡觉呢,我犹豫了好半天之后,最后并没有叫醒这个工作人员,而是继续上了路,陈雅静后来还说我应该叫醒那人了,不然到了下一站没有这个限条的话,人家不让过咋办,我说到时候再说吧。

    因为之前就开了一天的车,我已经很累了,这几天也没休息好,昨晚上就根本没睡着,现在我整个人都是懵懵的,而且青藏线不是高路,中间没有护栏什么的,对向如果开来了大货车,而且远光灯开着的话,我这边是啥也看不到的,加上自己身体特别乏,感觉视觉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后来每次跟大货车会车的时候,我就得减特别多的度,心里面还担惊受怕的,反正这一晚上开车,是我这辈子开车以来,觉得最难受最小心的,基本上每开十公里,我就要找个地方停车躺下休息一会,一晚上休息了多少次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而陈雅静这期间就一直在车里睡觉,说真的我这时候特别羡慕陈雅静,高反既不是那么严重,又能睡的好,要是我现在能好好睡两小时的话,估计整个人的疲惫状况会减少很多的。

    到了四五点的时候吧,我们开到哪里了我也不清楚,我只记得当时自己可能是瞌睡了,车已经偏离了公路但我自己不知道,接着车就开始抖动,轮胎出了沉闷的声音,我马上就反应过来车已经偏离了马路,轮胎已经压到了公路边的土基路了,但是这时候偏离的角度已经很大了,来不及了,接着车就往下面一沉,接着重重的摔下去了,也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车里面似乎也有什么东西断裂了,听到了断裂声音,而这时候车还在往前面乱冲,而我则赶紧死踩刹车,将车给刹住了。

    而陈雅静这时候自然也被颠醒了,直接在那大叫着,问我咋回事,说真的,这时候感觉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整个心似乎是被什么给揪住了一样,心跳这时候也加快了不少,我先是问了陈雅静一句有事没事,然后试着将安全带跟车门开开,所幸的是我们两都没什么大事,车的问题也应该不大,并不是掉到了什么悬崖深沟里面,而是一个比较低洼的坑地里,虽然看情况车是没办法自己开上去了,但人是不至于有什么危险的,其实这也是青藏线的一个好处,就是路两边基本上没有悬崖什么的,都是草原,车如果翻滚出公路,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

    陈雅静这时候还一个劲的问我咋回事,怎么开沟里了,都要吓死她了,还以为我们要翻下悬崖了,我说可能是太困了,没注意,说着,我就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说真的,安全气囊啊什么的这时候也出来了,我感觉这车估计是要扔在这了,想开走是没可能了,得找拖车公司了。

    但现在大半夜的,这里也荒无人烟的,去哪里找拖车公司?

    我下车之后,陈雅静也跟着我下了车,她嘴里基本上一个劲的在那念叨,说吓死她了吓死她了,她感觉自己都要死过去了,我安慰了她几句,说别激动别紧张,没什么事的,可千万别一激动,高原反应上来了,那就麻烦了,说着,我两用手机上的手电筒围着车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跟地形,这里确实是一个低洼地,并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地方,但是车从公路上下来后,想再开上去是不可能了,因为这里有差不多半米的落差呢,而且是断层那种的落差,别说我这种轿车了,就是越野车也上不去了,只能找专业的拖车公司来拖车了。

    正好这时候远处有车开过来了,我跟陈雅静就想过去拦住车,看看能不能找点人帮帮忙,当时开过来的是个大货车,我跟陈雅静在路边又是招手又是大喊的,但根本没什么用,人家根本就不搭理我们两,直接开过去了,连减的意图都没有。

    等车走了之后,陈雅静还在那大骂,说这帮人真是,一点助人为乐的心都没有,等以后他们出事了,也没人帮忙,我说现在大晚上的,人家肯定心里面也有顾虑啊,估计以为咱们抢劫什么的,不放心咱们,不停车也正常,不过来一辆不停车,来两辆不停,来几十辆的话,应该会有人停车吧,实在不行咱们就等天亮,天亮之后,估计大家会放松戒备心的,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帮咱们的。

    陈雅静说那现在咋办,我说能咋办,去车里面等着呗,说着,我就往车那边走去了,陈雅静这时候还想试试,说再拦几辆车,看看有人停不,我说别费劲了,先休息休息吧,刚好也累的不行了。

    陈雅静说那行,完事也跟着我过来了,同时也一个劲的数落我,问我还敢不敢疲劳驾驶了,让我好好睡觉,我自己偏要大半夜的开车,这次长记性了吧,她这话刚说完,我突然感觉头晕的不行,脑袋似乎变得很重,接着腿一软,直接就摔地上去了。

    摔倒之后我想爬起来,但是感觉头一抬起来就疼,四肢似乎也没力量了,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刚才自打车偏离之后,我整个人的精神就高度集中,特别紧张,加上刚才下了车在路边拦车又大吼大叫的,现在明显是加剧高反了,这么一想,我就紧张起来了,因为我童童这么大了,跟人干仗什么的经历多了,那些事我都不会紧张心跳的,但是高反这事,尤其是急剧高反,我根本就没经历过啊,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时候自然很慌张,这越想我越慌,心跳也跳的越快,大概是太缺氧了,我的呼吸这时候也变得很急促,而且有种特别胸闷吸不上气的感觉,让我很难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