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79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52 母校装个逼

852 母校装个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雅静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但现在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半仙已经走了,我给陈雅静说刚才忘了这茬了,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见面的时候给他要联系方式了,陈雅静骂了我句,说:“你傻啊你,不是还有那个然然呢么,你说的那个半仙是怎么来的?不就是那个然然打电话叫来的?你现在去找那个然然,给她要半仙的电话不就行了?有点脑子没有?”

    她这话又提醒了我,我赶紧跟她往刚才然然在的那地方跑去,不过还是晚了一步,然然已经跟她的姐妹们走了,不过我并不死心,然然应该就是个初中生或者高中生,而她又是那种混子女生,在学校里面估计都是名人,这种人是比较好打听的,我们老家又不是特别大的地方,学校总共也就那么几个,只要费心思去找,肯定能找到的

    可能也是这件事整的我酒醒了一些,后来我也没让陈雅静继续送我了,到了夜市口后,自己打了个车回去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在夜市生的事在脑海回想了一遍,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半仙走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他说我想知道的关于我爸的事他以后都会告诉我的,这也就是说半仙以后可能会主动联系我,但我现在真的有点等不及了,越想这件事我就越想知道我爸的事到底是咋样的,所以我吃过早饭后决定,暂时先不回省城了,我要在我们老家找到然然,然后向她要半仙的电话,希望能跟半仙好好聊聊,能了解一点我爸的事算一点。

    反正当时我觉得然然最有可能是初三的学生,所以决定先从初三开始找起,她既然是个混子学生,那学习应该不咋地,我们这里的好学校,估计她也上不了,所以我选择从最差的学校开始找起,当时先是找了两家学校,挨着的距离比较近,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我就在校门口守着,我的目的并不是一个一个人盯,直到盯出然然来,而是寻找那些在校门口扎堆的混子学生。

    可能现在时代不同了,学生们的想法也变了,我顿了半天都没看到有人扎堆啥的,后来放学的人群快走完了之后,我才看见几个男女从校门口出来,而且有男的在那抽烟,头上还戴着个鸭舌帽,而且是斜着戴的,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我估计这应该是个混子学生,所以等他们走出校门口的时候,我就朝着他们走去了。

    当走到他们跟前,我就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吆喝了一声老弟,然后问能不能打听个人,可能也是我年纪大了,这帮人看我时的眼神,还是有点怯的,不过回答我问题倒是回答的挺积极,我把然然的样貌,还有小名然然告诉了他们,问他们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这么一号人,不过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临走的时候,我还要了他们的微信,给他们说没事的时候就帮我打听打听,谁打听出来了,我就给一千块钱。

    就这样,我利用上学跟放学时的那点机会,基本上全市的初中生我都找过了,也遍布了我的眼线,但是一直没什么收获,后来直到去高中找的时候,我才有了点收获,当时去的高中是我的老母校铁路高中,我选择的第一站也是这里,之所以选择第一站,那也是因为这是我的母校,这里有我太多的回忆,我想回来看看,然后回忆一下那段美好的青春岁月。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我才意外的现,这里的保安,居然还是我当年在这上学时的那个保安,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干过仗呢,后来他也辞职不干了,不知道现在出于什么原因,他又来这里上班了。

    保安明显也还记得我呢,一个劲激动的叫着我的名,说他在这当保安也很久了,见证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但唯独我们这一届给他的印象最深,他说我跟陈冲的事迹,他也经常给其他的学生讲,很多学生都挺崇拜我,还有一次两个学生打架被学校通报,而其中一个学生打架的原因,就是听了我的故事然后模仿我,让全校的人都觉得特别无语。

    至于学校的变化,我也简单看了下,没多大变化,就是多建了一座九层的教学楼,看起来有点现代化的感觉了,跟保安聊的差不多了之后,我就直接进了主题,向他打听然然的下落。

    没曾想保安很干脆的跟我说:“咱们学校里,有个女孩叫郑然,经常在校门口聚众打架,我听见她的那些姐妹们都叫她然然,应该是你说的这个!”

    我听他这么说就激动起来了,自己费了好几天的劲了,看来终于要有收获了,紧接着我把然然的外貌啥的给保安描述了一下,他说没错,就是我说的这个,说着,人家还开我的玩笑,笑着说:“咋了,你这是好年纪小的这一口啊?这可有点那啥了啊,人家才多大啊,跟你差了有十岁了吧?”

    我赶紧解释说我对然然可没什么想法,只是有点事情要解决,他也没多问,让我放学的时候在门口等着,兴许就能等到然然呢。

    就这样,我在校门口一直等到了放学,在等人的期间,还有一帮骑着摩托车的社会小青年聚集在了门口,保安跟我说这帮人经常来学校干仗,下手挺狠的,他之前拦过几次,还被人给捅了一刀,后来就不怎么敢去拦着了,毕竟自己的工资也不高,为了这点工资再去拼命,那太不值得了。

    不过他也说了,就是因为自己不怎么管,学校领导批评了他好几次了,估计很快也就要被炒鱿鱼了,我当时还仔细看了看这些摩托党,他们跟我们当年的摩托党,有着大同小异的区别,都是骑摩托车来校门口装逼干仗的,但是骑的摩托车不一样了,现在人家骑的都是那种轮胎很厚很大的摩托跑车,或者公路赛高把赛什么的,比我们那年代骑的高级多了,而且摩托车上面都有装的低音炮,dj音乐响个不停,他们可能觉得自己这样很炫酷,但我觉得特别傻逼。

    话说回来,放学然然出来后,直接就朝着这几个摩托党走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跟这些人叫骂,不过是那种开玩笑的叫骂,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挺熟的,应该都是朋友,她跟她姐妹在那跟摩托党们聊了一会后,从校门口又出来一拨人,这拨人看起来脸色都很不友好,全是用那种敌视的眼光看着摩托党们,他们出来后没片刻的功夫,直接就跟摩托党干起来了,估计两拨人也是商量好了今天要来打定点,我也是太长时间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了,而且今天来这里的目的,除了找然然外,还有就是回忆下小时候的事,所以这时候看见这一幕,心里面还是蛮激动的,不过他们干仗时的那架势,完全跟我们那年代没法比,没有我们那股子猛劲,没多大意思。

    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摩托党这边的,毕竟人家都是校外不上学的混子,干完仗之后,摩托党们就打算带着然然走,而我自然不能放然然走,赶紧跑了过去,冲然然吆喝了一声。

    然然当时看到我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很难看,估计以为我又是来找事的,她旁边的几个男的不认识我,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知道跟然然说了些什么,估计是问然然我是谁之类的话吧,得到了然然的答复后,他们的脸色也很难看,而且有个男的还直接从摩托上下来,一副准备干仗的模样。

    我看了下,这个男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左右,算是他们这帮人里面年纪最大的了,不过我一点不怕他,如果他敢得瑟的话,我就好好教训他下,毕竟自己也很久没见过这种场面了,还这挺怀念的,让我再回顾一下也是蛮好的。

    当然了,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打架,而是向然然要半仙的电话,人家如果要给我电话的话,那肯定要对我有好感,所以我今天是来示好的,我见他们几个有要干仗的迹象,就赶紧冲然然笑道:“你别紧张啊,我今天来不是来找事的,是有点事找你聊聊,关于你叔叔的

    !”

    然然听完眉头一皱,没好气的说道:“我叔叔的事?那我没什么跟你好说的,我现在还生着气呢,你最好是别招惹我赶紧走,不然一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然然对我能有这样的态度,也算是在我的想象之中,但我并不放弃,我说:“之前的事,那天晚上咱们就全部一笔勾销了,我也没让你赔一分钱对吧?这也算是我给你和你叔叔的一个面子,我相信你也经常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应该明白跟人处理好关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现在虽然不上学了,但是你可以打听打听,我原来在这个学校,那也算是混的......”

    我本来是想把我原来的那些光辉事迹说出来,好让她跟我有点共同语言聊,但是没曾想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那个二十岁的小青年给打断了,他没好气的说:“你在这装什么逼呢,然然说了不想跟你聊,你就赶紧滚,再墨迹老子可要上去干你了啊!”

    这小青年的脾气还是蛮火爆的,而我被骂了心里面自然也很不爽,如果是然然骂我,那都好说,可跟你这小青年有什么关系啊,你算什么东西来骂我?如果换做年轻时候的我,这时候肯定二话不说上去先干翻他,但我今天真不是来找事的,我也怕跟他们起冲突的话,然然对我的印象更差劲了,到时候更不会把半仙的联系方式给我了,所以我忍着气,没搭理这个小青年,而是继续跟然然说:“我今天是来找你的,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就是想跟你聊聊你叔叔的事的,我今天能来找你,也是费了好多天的劲,我以为你是初中生,咱们市的初中学校我都找遍了,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谈谈,没其他的目的!”

    我这话说完后,然然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她最后还是表示跟我没什么好谈的,让我赶紧走,我见她有点犹豫了,知道继续说的话,可能会打动她的,所以仍然不放弃,最后倒是那几个小青年等不及了,骂我是神经病,还统统下了车过来把我给围起来,问我是不是想找刺激。

    我也是一忍再忍现在不打算忍了,心里面也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然然既然是混子女生的话,那她们这种女生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对干仗比较猛,混得比较好的男生很感兴趣,我这时候一味的跟他们说好话,然然对我肯定是没什么好感的,如果我这时候跟这几个小年轻干一仗,估计然然会对我刮目相看的,虽然这次指望她给我半仙的电话估计是不太可能的,但以后再来找她,估计她会答应的。

    所以我也没多想,警告了那个二十岁小青年之后,见他还在眼跟前逼逼叨,我也没墨迹,直接一个鞭腿踢在了他的大腿上,虽然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练功了,但腿部跟脚步的力量还在的,这家伙挨了我这一下后身子都站不稳了,腿一个劲的打颤,其他的人这时候也一股脑朝着我扑来,我则一边后退一边瞅准机会一个一个的打趴下,还有两个人挨了我的重拳后直接倒地不起了,算是直接被ko掉了。

    这些小青年其实都是没有练过的,而且年纪小,大部分人在面对我的时候都是没底气的,所以很快他们就怂了,没人敢动手了,估计也明白我是练过的,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吧,加上这时候保安也过来凑热闹了,保安给他们吆喝道:“这人叫童童,十年前差不多是咱们学校的天,咱们学校的大门曾经被社会上的大哥用铲车推平过,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这件事吧,就是这位童童找人干的,你们惹不起人家的,都别折腾了!”

    虽然保安说的这些话有点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他也没瞎说,而且这时候我有种很装逼的感觉,然然跟她的那帮小青年这时候也都不说话了,而是用那种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我,估计还不太相信我吧,而我这时候也继续跟然然说,想让她跟我聊聊,她并没有急着开口说话,而是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刚才那个二十岁的小青年,估计是想看小青年的意见吧。

    而小青年这时候根本没有表任何意见,只是在那不停的揉着腿,估计腿还难受着呢,过了好半天后,然然才跟我说道:“回头再聊吧,今天没心情!”

    说着,她过去问小青年有事没有,没事的话就走吧,小青年没吭气,而是直接走到摩托车跟前,跨上摩托车后动了摩托车,意思也就是说人家没事,可以走了,然然也没多说,直接坐在了摩托车后面,之后这些摩托党们便骑着摩托车走了,他们走后,保安还过来看着他们的背影跟我不屑的说道:“这帮小逼崽子,也就能欺负欺负学校里的人了,碰到你这种硬茬,他们还不是乖乖的啊!我看学校就该经常来一些你这样的人治治他们!”

    我说年轻人么,都是这样过来的,我当初在这上学的时候,跟他们不都差不多么,长大了就好些了。

    因为然然已经走了,我也没必要在这多呆了,所以跟保安简单聊了会后我就走了,在回去的路上,郑虎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公司那边出了点状况,有个老客户的单子公司这边已经完成了,结果那边说退货了不要了,如果这个单子就这么黄了的话,公司最少损失二十万,但因为对方是老客户,所以处理起来比较棘手,郑虎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处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