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02.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60 心惊胆战的谈话

860 心惊胆战的谈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我也给陈雅静回了消息,我说:“我不但有口臭,我还有脚臭,腋臭,甚至某些地方也特别臭呢,就等着以后你要是嫁给我了好好伺候我给我洗呢!”

    陈雅静给我了一连串的呕吐,说:“恶心死我了你,赶紧滚回去做梦去吧,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我正准备继续逗陈雅静呢,陈冲突然给我来了个电话,接听后,他跟我说他那边现在出了点事,现在正在派出所呢,要让我跟一个民警谈谈,人家怎么问我怎么说,实话实说就行了,我还没明白陈冲这搞的哪一出呢,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就已经变了,有个声音比较有磁性的男声问我道:“你就是童童么?”

    我说对,然后问他咋了,出啥事了,人家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问了我几个问题,基本上都是关于那天我们在体育馆门口的事,比如陈冲的那个兄弟被打啊,老鹰跟陈冲单挑啊等等,他还问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比如陈冲找人砍老鹰什么的,这就让我一头雾水了,我说我回省城已经一段时间了,他后面问的这些,我完全不知情

    反正墨迹了好半天我才明白事情是咋回事,原来,前两天老鹰晚上回自己住处的时候,被几个戴口罩的男的给砍了,当时凑巧有个派出所的领导经过,人家本想上去救老鹰,结果也被人给砍了两刀,现在这个领导特别生气,决定要把这个背后凶手给揪出来,前一阵子陈冲不是跟老鹰在体育馆门口单挑了么,而且陈冲吃了败仗,老鹰觉得这几个砍人的,肯定是陈冲吩咐去的,所以给派出所的人说肯定是陈冲,这不,人家领导把陈冲给叫了去,一个劲的质问他是不是他搞的鬼,陈冲说这次真的不是他,虽然他心里面一直记恨那天的事,老鹰被砍他也很幸灾乐祸,但他真没有找人砍,他说肯定是老鹰得罪了其他人,其他人砍的。

    而关于陈冲的这些解释,没人相信,所以派出所的人让陈冲给我打了个电话,毕竟那天我也在场,看看我这边有什么可疑的情况没有。

    我把我的实情说完后,电话那头就挂了,至于这件事会怎么处理,我其实也不是很担心,因为陈冲说了,他这次真的没动手,不是他干的,我相信派出所的人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抓陈冲,肯定现在叫他去只是了解下情况,当现陈冲没嫌疑之后,会放了陈冲的。

    同时我还寻思呢,就算是陈冲找人干的,那又怎么样呢?陈冲家里在我们本地是比较有关系的,派出所这边,应该是可以打点好的吧?不过这次有点戏剧性的是,人家派出所的领导当时见义勇为了,而且受了伤,这时候人家要是追究起来,再走关系什么的,估计不太行得通。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都已经打算收拾收拾去公司了,这时候陈冲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出了派出所了,我让他给我说实话,老鹰被砍到底是不是他干的,他说不是,这次真不是。

    我说那派出所的人就拿你没办法啊,陈冲说那肯定没办法,他还说如果不是这次派出所的领导也被砍了,他根本就不会被吆喝到派出所来,不过来了也没坏处,刚好排除了自己的嫌疑,我让陈冲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是排除了嫌疑,那也是派出所那边排除了嫌疑,在老鹰那里,肯定还是认定陈冲就是幕后主使,他估计也会找人用阴招对付陈冲,陈冲说他才不怕呢,等着老鹰自找上门呢。

    后来陈冲还用那种很可惜的口吻跟我说道:“给你说实话啊,我是真的想过找人阴那小子,不过这两天太忙了,我就没顾得上找人去收拾他,现在他已经被砍了,派出所的人也盯上我了,我现在就算是真的想阴他,那也没可能了,只能过了这段风头再说吧!”

    我说你也别老想着阴人家了,就算是阴十次八次的,你跟人家单挑还是干不过啊,除非是你心狠点,阴断他一条胳膊一条腿什么的,我这话让陈冲不爽了,陈冲直接骂了我两句,很不服气的说:“谁说我单挑干不过啊,那天他能赢了我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啊,不信改天让我跟他再干一场,看我不打废他!”

    陈冲这明显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不足之处,性子太傲了,我说你先别急眼呢,人家现在明显练过综合格斗了,就算是面对比自己高壮的人,也很有把握能赢,更何况你跟老鹰的体格差不了太多,光靠以前那些干仗的经验,没有什么技巧的话,你是很难赢他的,说完这些,我还建议陈冲也去学学综合格斗,如果嫌老家那个武馆教的不好的话,可以来省城找个大的武馆啊,不说学多长时间,学上三个月,掌握了一些基础的技巧后再多加练习,回去应该是可以暴揍老鹰的。

    陈冲说总感觉那些都是花架子,没什么实用性,而且他现在都马上要三十的人了,老婆都有了,孩子也快出来了,这时候再去学什么综合格斗,别人听了不笑话么,而且以后的路还很长呢,他又不是靠干仗活一辈子,他靠的是自己的事业,所以陈冲的意思是没必要去学那个,纯粹是浪费时间。

    我觉得陈冲说的这些也有道理,但学综合格斗,也没什么坏处啊,还可以强身健体啊,又不是说让他学会后就去跟别人打架。

    我说你不行就在咱们老家学,每天或者每周去上一节课就行了,浪费不了你多少时间,就当是你自己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了,等以后你儿子生出来了长大了,到那时候你的格斗技术也成熟了,还可以教你儿子啊,那样的话,他上学之后,估计会跟他爸一样,在学校里面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啊。

    我这么一说,陈冲乐了,说这倒也是,自己现在学这个没啥意义,但是以后可以教自己儿子啊,他说他这两天就抽空去找个武馆,练练综合格斗,完事还问我我以前学的那个散打班,现在还开不,那里有综合格斗不,我说之前我去那边路过了,散打班已经不开了,据说是搬走了,但是搬到哪里去了我就不知道了,我说你认识的人那么多,随便一打听就打听出来了。

    跟陈冲聊完电话后,我心里面也感慨呢,自己也好多年没练武了,现在感觉身子有时候都有点乏力了,没有原来练武时的那种精神头了,当然了,这也可能是跟年龄有关,但我觉得运动运动对自己还是有好吃的,当然了,我现有的散打技术,就足够我应对平常生活中的突事件了,我没必要再去学格斗或者散打什么的了,我觉得我去健身房办张卡,没事的时候去联系联系就行了。

    这天晚上八点多左右,我正在家里看电视呢,手机突然收到了一个短信,当我看到这个短信的人时,立马傻眼了,居然是马朵朵给我来的。

    我之所以惊讶傻眼,那是因为当时马朵朵就在我跟前的沙上坐着呢,她也在那看电视,在她的另一边,就是郑虎,不过两人随便坐在一起,但各干各的,郑虎在那认真的看电视,马朵朵则一直在玩手机,谁能想到,她好端端的给我了个短信啊,何况当着郑虎的面,这怎么能不让我紧张。

    当时紧张的我都忘了看短信了,而是直接看向了马朵朵,我想用眼神示意她别在这给我搞乱子,但马朵朵似乎猜到了我这时候要看她,她根本就不看我,只是低头继续玩着手机,我实在没办法了,不知道马朵朵这葫芦里卖的啥药,所以只好打开了短信,不过我并没有坐在原地打开短信,而是装作要尿尿,去了洗手间之后才打开的。

    马朵朵的短信是这么说的:“我现在有点事要跟你谈谈,你能不能先去小区门口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出去!”

    看到这短信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心里大骂马朵朵,这狗日的想搞什么啊,有什么事非要这时候急着跟我说?等回头了郑虎不在的时候不能说?而且她到底有啥事要说啊,这么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当时想回马朵朵短信呢,但是又不敢回,因为我怕我回了短信,万一要是让郑虎看见了,那我可就真的完了,所以我仅仅是看了这条短信,然后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下后,才继续回到沙上看电视去了。

    不过看了没十分钟吧,马朵朵就又了个短信,我这时候又看了马朵朵一眼,刚好她也正在看着我,而且两个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丝毫没有要转移目光的意思,这家伙让我更慌了,这节骨眼上要是郑虎往我们这边看一眼,那肯定能看出点问题来啊,所以我没敢多想,也没继续跟马朵朵对视,直接站起身打算去小区门口,郑虎这时候还问了我句要干啥,我说没事干出去走走,他还说不行陪我去走走吧,刚好跟我聊聊天,我赶紧笑着说:“不用了,我想跟陈雅静打会电话呢!”

    我这么一说,郑虎直接愣住了,马上他的脸上就绽开了一朵花,他笑着用手指了指我,说:“你小子,可以啊!”

    我嘿嘿一笑,然后拉开家门出去了,等我关上门的时候,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我做了两个深呼吸,心想好他妈悬啊,这马朵朵真是要害死人啊,看我一会见了她不骂死她。

    我到了小区门口后,并没有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而是找了个光线比较暗的角落里坐下了,心里面也一个劲的祈祷,但愿马朵朵出来的晚一些,不要太早出来,这样的话,郑虎应该不会乱想。

    但让我想不到的是,我才刚坐下几分钟,便看见马朵朵从小区里面朝着这边走来了,这家伙给我气的在心里直骂她,说真的,她这么不顾及我跟郑虎的兄弟情,我都想直接过去给她两耳光。

    她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似乎是没看到我的身影,还四下观望呢,而我先是看了看她身后,确定身后没人之后,才小声吆喝着她,让她往我这边走,她听见我声音往我这边走的时候,嘴里面还嘀咕呢,她说:“你藏在那疙瘩地方干啥,搞的好像咱们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我说你他妈的好端端的给我个短信让我出来,你才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有啥事不能等郑虎不在的时候说,非要这时候让我出来?我没有给你短信的意思,你自己不明白?我现在根本就不想出来,你后来居然还敢给我短信,这他妈要是让郑虎现什么了,你说让我怎么办?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我当时都快到了歇斯底里的境界了,但声音却压得很低,马朵朵一点不觉得自己错了,反而还怪我,她说:“我就是跟你聊点正事,但是聊的事郑虎不方便知道而已,你怕啥啊,再说了,我现在跟郑虎吵架冷战呢,他是不会看我手机的,我就是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放在桌子上,他也不会看的,何况我手机还有密码呢,他打不开的!你怕啥啊!”

    说着,她还指了指小区外面的马路,说:“咱们两躲在这疙瘩地方,这要是被人现了,那才是让人怀疑呢,走吧,出去去街上走走,郑虎就算知道了,就说咱们两在路上碰见了,你劝我跟郑虎好好过日子呢呗,到时候郑虎兴许还感激你呢!你要是......”

    马朵朵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打断她了,我说别废话了,你有啥事就赶紧说吧,说完赶紧回去,我才不去马路上跟她聊呢,她说要跟我聊的事情有点复杂,一时半会肯定说不好,得去外面好好聊。

    说真的,我当时真想给她两耳光,但人已经出来了,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她聊了,最后也只好跟着她出去,在小区外面的马路边一边散步一边聊事情,而马朵朵跟我说的事情,居然是想让郑虎自己出去开公司。

    她说她早就给郑虎说过了,想让郑虎自己出去开个公司,一方面好看看郑虎的个人能力如何,也希望她能长点出息长点本事,另一方面这样赚钱也比较多,她说这人嘛,都是自私的,谁不希望赚钱多啊。

    如果说马朵朵真的希望郑虎能有出息能增强个人实力,这我都不说什么,但是马朵朵的真实目的我是知道的啊,她就是想挥霍钱,买名牌的包和化妆品,过那种奢侈的生活,所以我这时候也没给她留脸面,直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说:“你快算了吧,你在这嘴上说是为了郑虎好,但实际上你为了啥你我心里都清楚,不就是嫌现在的钱不够花么,没法买更多更贵的名牌包跟化妆品么,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样的啊,郑虎现在虽说没有赚大钱,但他的收入,在省城来说也算是特别高的吧,足够让你过上好生活了,你这么着急让他自己出去开公司,你就没想过万一赔了呢?到时候你跟着他去喝西北风去?你想过没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