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0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61 给郑虎开公司?
    可能是我说的有点直接了,马朵朵脸上有点挂不住,脸色不太好,不过她还是厚着脸皮跟我说道:“就算你说的有理吧,不过我这样做有啥错的地方么?我也是希望我们家能多赚点钱啊对不对?谁不想过好生活好日子啊,难道你不希望你自己赚的钱越来越多?”

    我说对,你想多赚钱这没有错,但是要切合实际啊,郑虎跟了我这么久了,他是个啥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他就不适合自己出去开公司,而且开公司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启动资金就得一大笔,郑虎现在有这么多钱么?而且要是赔钱了,到时候怎么办,你得考虑这些啊!

    马朵朵哼了一声,说:“口口声声说你们是什么生死兄弟,拿命来处的兄弟,郑虎现在是没钱开公司,那你呢,你公司开了这么久了,赚了不少钱了吧,你能借给他钱么?他就算是不会开公司,没经验,那你呢,你总有经验吧?你就不会教他?帮着他?我相信只要你帮郑虎,拿出你给自己开公司时的那股子劲,郑虎这公司,就不会赔!”

    马朵朵这话真是让我有点无语了,我说那你这意思,我出钱出力,这公司到底是别人开的,还是我自己开的啊!你还不如直接让郑虎找我要钱呢

    马朵朵冷笑了一声,说:“看看,现在开始把郑虎当外人了吧,你开公司的时候,郑虎难道不是把你的公司当成自己的公司在努力干?他付出的,比你少了还是怎么了?现在你牛逼了,有钱了,然后跟郑虎谈什么他开的你开的?你有把郑虎当成自己人?要真是当自己人,你就该把你公司一半的收入都给了郑虎,这才是自己人,对不对?”

    马朵朵这一连串的问话,居然问的我有点不知道该说啥了,公司刚开的时候,人家郑虎确实出力不少,而且我那时候为了追苏雅,经常去山东,公司这边都是郑虎一个人在张罗的,其实吧,郑虎要是自己跟我说这些,我肯定二话不说,哪怕把公司收入的一多半给了郑虎呢,这我都愿意,但是明显这不是郑虎的本意啊,这是马朵朵的意思,我就算把公司一半给了郑虎,那最终的受益人,肯定也是马朵朵,钱也会让她都挥霍光了,这我肯定不愿意啊,但马朵朵这话说的,又一点破绽也没有,让我怎么来反驳呢?

    可能见我半天没说话,马朵朵便继续展开攻势,她说:“怎么不说话了?你也觉得自己理亏了是吧?那行,现在我不让郑虎要你一半的收入了,我们想自己出去开公司,你就当是还你这个铁兄弟的人情了,借我们一笔用来开公司的钱,然后再帮忙把公司给开起来,这样的话,我就觉得郑虎交你这个朋友没有白交,你还算是有良心,当然了,如果你真的舍不得钱,而又怕开了公司会跟你竞争抢资源的话,你完全可以拒绝我,当我今天什么也没跟你说!”

    说真的,马朵朵这些话说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这明显是事先就准备好了的,寻思了片刻后,我说那行吧,如果你们真的想自己开公司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开,但是我得先看郑虎的意思啊,如果郑虎过来跟我说他要开公司,那我什么话也不说了,就怕人家郑虎不愿意开,到时候给他开起来了,他自己也没心思经营,投资了那么多钱,因为这个赔了可咋整?

    马朵朵哼了一声,说:“你跟郑虎这么多年了,郑虎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你认为就算他自己想开公司,他会找你开这个口么?肯定不会对吧?所以你要是真的为了你这个兄弟好,你就主动去跟郑虎说,劝他开个公司,至于公司开起来后他会不会去全心全意的经营,这个你不用担心了,你当初开公司的时候,他都那么用心,现在给自己干,肯定更用心了,你帮不帮这个忙,这才是关键!”

    马朵朵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一狠心,寻思开就开吧,如果在我的帮助下,郑虎真的能再开一家公司的话,那我也为他高兴啊,如果到时候开不成,赔钱了的话,那就算是让马朵朵长个教训,只要她以后能老老实实过日子,这也行。

    我给马朵朵说:“那行,我明天就劝郑虎去开个公司试一试,我也会出钱出力帮郑虎把这个公司开好,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公司到时候展不起来,赔钱的话,你可不要怪这个怪那个,以后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就行了,如何?”

    马朵朵见我答应了,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她点点头,说:“行行,只要你愿意投资,愿意帮我们,我就会改掉我身上的臭毛病!那你可不能反悔啊,明天你就去劝劝郑虎啊,他可能一开始会不同意,你只要坚持住,我再说说他,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我说那以后她也得对郑虎好点,不要再跟郑虎随随便便就吵架了,而且关于我们之前的那事,也要烂到肚子里,永远不能给人说,马朵朵激动的点点头,还举起手给我起誓来了,说她以后要是给别人说我们之前的那事的话,就天打五雷轰,出门让车撞。

    我寻思如果马朵朵真的能说到做到的话,那我就当是花钱来封马朵朵的口了,这也值得了。

    既然事情已经聊的差不多了,我寻思也该回去了,我给马朵朵说那没啥事的话就回吧,马朵朵说行,她先回,我一会再回,说着,她就转身朝着小区方向走去了,马朵朵走后,我心里面烦闷的不行,我总觉得我要是出了这笔钱帮郑虎开公司的话,最后肯定不会有个好结果的,而到了那时候,估计我跟郑虎还有马朵朵之间的关系,肯定也会出问题的。

    越想这些我就越心烦,后来干脆在旁边的市买了一包烟,然后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始抽起烟来,差不多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我打算回去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在旁边拍了我肩膀一下,吓了我一跳,当我回过头看的时候,现郑虎居然在我身后站着呢,这更是吓的我心里一紧,这家伙怎么在我身后?他啥时候过来的?刚才我跟马朵朵在这聊天的时候,他不会看到了吧?

    虽然心里面很紧张,但我表面装作很镇定,同时笑着问他咋出来了,啥时候过来的,郑虎坏笑着看着我,说:“刚过来啊,看你在这抽闷烟呢,咋回事啊,不是跟陈雅静打电话呢么,聊的不开心?看把你给愁的!”

    郑虎说这些话的时候,看起来神情什么的都挺自然的,看样子我跟马朵朵刚才聊天啥的,他并没有看到,这样一来我也就放心了,我摇摇头,说没愁啥,就是不知道咋的想抽抽烟,说着,我还问他怎么也出来了,他朝着小区那边看了一眼,然后说:“你那会出去之后没多久,马朵朵也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没事干,就寻思干脆出来走走吧,要是有机会的话,就跟马朵朵好好聊聊,但是刚才我往这边走的时候,跟她碰头了,不过我们两谁也没跟谁说话,接着我就继续走,然后就看到你了!”

    郑虎这么说,我心里自然更轻松了,随后我们两就坐在这聊起了天,我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给郑虎说开公司的事呢,但后来一想今天不适合说,我这才刚刚跟马朵朵说好,要是我这时候就给郑虎说的话,难免郑虎会怀疑,还是等明天吧。

    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把我想给郑虎开公司的事跟陈雅静说了说,陈雅静问我好端端的为啥要给郑虎开公司,我是钱多烧的了么,我说我这个公司能开起来,郑虎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给人家开个公司也没啥的,毕竟是自己兄弟,他要是达了我也高兴啊。

    陈雅静也是聪明人,她一下就猜出来我这样做的原因了,她问我:“是不是马朵朵找你了?她让你给郑虎开个公司?”

    我问陈雅静咋知道的,陈雅静说郑虎那人的性格,是肯定不会主动跟我说这个的,而我也不会好端端的要主动给郑虎开公司,那剩下的可能,也就只能是马朵朵唆使了,说着,她还骂了我几句,说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怎么能听马朵朵的话呢。

    我寻思如果陈雅静知道我跟马朵朵之间有故事的话,肯定会理解我这么做的,但她又不知道,我也只能找其他的借口,我给陈雅静说:“郑虎跟马朵朵现在经常吵架,两人这样下去的话,估计要闹离婚的,我知道郑虎特别喜欢马朵朵,所以不希望他们两走到那一步,而马朵朵跟郑虎吵架的原因,大部分可能也是因为钱的事,我寻思要是给郑虎开一家公司,回头赚的钱多了,两人的感情兴许会好一些!”

    我这话过去后,陈雅静直接把电话给我打过来了,但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我怕陈雅静说话的声音太大,被隔壁的郑虎他们听到,所以直接挂掉了,接着陈雅静微信给我了一堆骂我的话,她说:“你咋这么糊涂呢,郑虎又不是你儿子,你凭啥给他开公司啊,就算是你们关系好,是兄弟,那有句话不是还说呢么,亲兄弟明算账呢,你不能这样惯着他啊,再说了,就算是你特别念及你们的兄弟情,给他开个公司什么的,这我也理解,可你觉得你这样做有用么?他开了公司后,马朵朵真的不会跟他吵架了?两人的婚姻就能可靠了?你想的太简单了!”

    我说我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哪怕到最后郑虎跟马朵朵的结局还是不乐观的话,我也认了,反正我能帮郑虎的,也就是这些了。

    陈雅静随后又给我了一大堆话,反正那意思就是劝我别着急给郑虎开公司呢,她说如果公司开起来一切都顺利的话,那还好说,我跟郑虎的感情估计也会越来越好,就怕到时候公司开起来赔了钱,到时候郑虎跟马朵朵的关系要崩不说,郑虎心里面肯定也会觉得愧对于我,以后见了我都会躲着我,到时候我们兄弟两的感情,肯定也会出问题的,所以她建议我考虑清楚,别冲动。

    陈雅静说的这些,我何尝没想过呢,但我的苦衷她也不了解,怪就怪我当初没控制住自己的**,跟马朵朵做了不该做的事,这个苦果,也只能自己吃了,我给陈雅静说郑虎跟我的关系,跟亲兄弟其实也差不多,我也没有爸妈,他爸妈就跟我爸妈一样,所以我这时候愿意花钱给郑虎开公司,我也会尽力帮他把公司办好,也算是回报他们一家人对我的帮助吧。

    陈雅静说那我要是这么说的话,她也没什么好劝我的了,只希望我能做好充足的规划跟准备,虽然我现在的公司很成功,但这并不带便我开另一家公司就也会成功,一定不能马虎。

    我说这个是自然,可能是我们聊起公司的事了,后来我还给陈雅静说不行她回头就来郑虎的公司当会计吧,这样我跟郑虎也放心,陈雅静给我了几个白眼的表情,说:“那你为啥不让我去你公司当会计,然后让你公司现在的会计去郑虎那?你让我去郑虎那,那马朵朵岂不是成了我的老板娘了,你觉得我能在她手底下做事么?估计干不了几天就会跟她起冲突,然后干起仗来!”

    我说这个还真有可能,后来跟陈雅静聊完天睡觉的时候,我还寻思呢,不行以后有机会的话,就真把陈雅静给闹到我公司当会计来,这样我们也能经常在一起玩了,不然她自己在老家呆着,肯定也没意思的很,就是不知道他爸那边,会不会放她走。

    第二天早上我跟郑虎吃过早饭往公司走的时候,我便主动问郑虎:“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开一家公司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