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336781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869 然然的俏皮闺蜜
    我问半仙然然能出什么事啊,她出事难道跟我之前联系她有关系么,半仙说现在他还不知道情况,也不敢肯定,八成跟我有关系,他说话的时候,能感觉的出来他特别焦急,看来然然在他心里的位置,确实很重要,我说那现在咋整,要不要报警啊,半仙说他的身份特殊,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报警。

    我当时犹豫了下后,寻思半仙现在人应该挺着急的,而且或许真的如他说的那样,然然出事跟我有关系,所以心里面也挺那啥的,我觉得我不应该袖手旁观,所以我给半仙说:“那不行我现在回去帮你找找吧,你应该不方便找吧,如果我找不到的话,我就打电话报警!”

    半仙说他也是这样想的,如果我愿意帮忙的话,他会非常感谢我的,其实我当时觉得吧,他感谢不感谢的,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他以后能敞开心扉了多给我说点我爸的事,这我就知足了。

    既然然然出事了,那这肯定是一件比较着急的事,我自然也没跟半仙多说,挂了电话后,直接买了张回老家的高铁票,然后去了车站,在路上我还给陈雅静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回去的事,陈雅静听完骂了我两句,说:“哪个狗信誓旦旦的说要去接我呢,现在我都上车好半天了,一会中午我到了,你能接了我?”

    我赶紧解释道:“这不是出事了么,没办法啊,必须得回去,你要是到了省城,就先自己打个车去我那吧,或者先去公司熟悉熟悉情况,郑虎虎妞他们都在呢,让他们接待你,要是不想去公司,你就去我那住吧,我估计一两天就回去了!”

    陈雅静说她才不去我那住呢,郑虎跟马朵朵小两口在呢,她要是住那,显得跟电灯泡一样,我说又不是一间屋子,怕啥,她说到时候再看情况吧,不行她就去找她的老同学玩,去老同学家住,我说那你看吧,怎么高兴怎么来。

    陈雅静后来还问我老家这边出了啥事了,为啥我这么着急的要回去啊,我犹豫了下后,还是给她说了实情,我说然然不见了,按照半仙的话说,应该是出事了,而且半仙说她出事可能跟之前接触我有关系,所以我得回去一趟找找人。

    陈雅静听完啧啧了一声,说:“哎哟,你们两这关系,展的可真迅啊,你们才认识几天啊,见过几次面啊,这人家不见了,都把你给着急成这样啊,唉,看来你就是喜欢年纪小的啊,长的嫩的对你来说,没有免疫力吧!”

    我给她说别瞎说,就算是我喜欢小的,那她那年纪也太小了吧,我要是有点什么想法的话,那跟畜生有什么区别啊,我就是单纯的把人家当妹妹,而且这次她出事,可能是因为我,所以我才觉得我必须得回去一趟呢,陈雅静说我本来就是个畜生,苏雅跟我的年纪都差那么多,我还是不放过人家。

    其实我也能感觉的出来,陈雅静这么酸劲大的跟我说这些,明显是吃醋了,而看着她吃醋,我心里面居然挺开心的,可能是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在她心里比较重要吧,因为我们两的车是对向行驶的,我后来还给她说可能一会咱们的车会相遇呢,咱们两如果同时朝着窗口看,可能还会见面打招呼呢,陈雅静说那我们两就得时刻报地名了,快接近的时候得集中注意力。

    但是后来证明,我们两的这个想法是很幼稚的,因为高铁的度特别快,两个车如果对向行驶的话,那列车“嗖”的一晃就没影了,想看清对面车上的人,根本没可能,如果是老以前的那种绿壳子火车,我估计还行,高铁没指望的。

    所以,我跟陈雅静虽然“擦肩而过”了,但我们两并没有看到对方,陈雅静坐车比我早,她自然也是先到省城,到省城之后,她并没有去我公司,也没有去我住的地方,而是找她老同学玩去了,我到老家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我也没耽误时间,直接打了个车去然然的学校,而从省城往回走的路上吧,我也给然然打了很多电话了,不过电话提示一直关机。

    到了然然学校后,我直接去了然然的班级,不过当时人家班里面正上课呢,而代课的老师,居然也是原来我们班的老师,只不过这个老师的脾气比较温和,原来也没跟我起过什么冲突,所以我们没什么太多的交集。

    因为我比较着急,也没等她们班下课,直接在老师上课期间就敲了门,然后推开了门,那老师当时都没认出我来,问我是干啥的,找人还是怎么,我先是吆喝了一声这个老师,问他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原来的学生,然后说我来这有点急事,想问问班里的同学。

    那老师先是愣了下,然后皱着眉看着我,还把他的眼睛扶了扶,后来估计是认出我来了,就哎呀了一声,说:“你不就是那个特别爱折腾爱干仗的童童么,咱们学校的大门都被你给推平过呢,我可记得你啊,这么多年不见了,长得都快不认识了!”我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说我是不是变得更帅了,更有魅力了。

    我这话一出来,这个班里很多女生都出了嘁的声音,还有人喊出了自恋等词,不过我也懒得跟她们计较,反正都是小孩子,这老师毕竟跟我不太熟,人家这时候也不想跟我过多聊天,接着就问我到底啥事啊,赶紧问完赶紧走,他还要上课呢,一会让学校的领导看见啥的,他就要受教育了。

    我这才抓紧时间,赶紧问班里的人,谁跟然然关系好,有没有然然的消息。

    我这话问完之后,班里大部分的人都把目光转移到教室后排角落里的几个女生那里了,估计这几个女生平常跟然然玩的比较好,其中有一个女生我之前还见过,就是那次陈雅静在夜市门口打然然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女生。

    我跟然然现在和好了,这个女生应该也知道,这时候她就给我说道:“她叔叔今天早上也来找她了,说找不到她了,我们也打过电话过短信什么的了,不过没有消息啊,现在她在哪我们也不知道!”

    她说着,直接站起身往我这边走,一边走一边给老师说:“老师,我去跟他出去找找去,一会就回来!”

    这女学生应该学习也很差劲,在学校八成也是混子女生,所以老师一方面不敢得罪她,另一方面可能觉得她上不上课的也无所谓,反正又不学习,所以没吭气,算是默许了,这女生我之前看的时候,就觉得挺漂亮的,这时候仔细一看,确实漂亮,与其说漂亮,不如说她长得比较俏皮吧,她很瘦,瘦小瘦小的,跟湖南妹子的身材差不多吧,现在的天气其实已经有点冷了,但她还是穿着个短裤,露出了细白的腿,至于上半身,她里面穿着的是个白色的小吊带,外面披着一件黄色的冲锋衣,反正看起来打扮很怪,应该算是现在小孩子里面比较懂得潮流的吧。

    她出来后,还跟我挤挤眼睛,然后拽着我到了旁边的走廊里,老师看不见之后,她才小声跟我说道:“在教室里面无聊死了,正好想出来走走呢,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啊!”

    说真的,这小姑娘长得太俏皮太可爱了,她这么冲我挤眼睛,我心里面还真有点受不了,不过我今天来是找人来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的,所以我赶紧问她然然的情况,她到底知不知道,或者能不能给我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她给我说可以确定然然现在肯定不在学校,所以我们还是先往校外走吧,去学校外面找去,至于有什么线索,她在路上慢慢给我说。

    我们从教学楼这往校门口走的路上,这个俏皮女给我说然然最近确实挺反常的,估计是跟在校外认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人有关,她说然然这人不但在学校里面混的比较开,在校外也有很多的关系,她之前也劝过然然,说社会上的人太复杂,认识几个关系好的就行了,别谁都去认识,要是被那些特别坏特别变态的人给缠上了就麻烦了,但是然然不听,她说现在然然出事了,可能就跟那些人有关系。

    说到这,俏皮女还问我道:“你干嘛这么关心然然啊,你们好像没认识多久吧,而且你们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还闹的很不愉快啊,她蹭了你的车还骗了你,为啥你现在这么担心她啊,还主动来找她,老实说,你们是不是上床了?”

    这小姑娘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我给问懵逼了,我寻思之前跟然然聊天的时候,她也是直接问什么上床不上床的,这个俏皮女说话也同样这么直接,难道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开放了?我真是后悔没生在她们这个年代啊,那样的话,上学的时候,周围全是开放的小姑娘,那日子可就舒服多了。

    我给她说别瞎说,我跟然然可一清二白的,之所以这么关心她,也是因为她叔叔,我其实跟她叔叔有一种特殊的关系,之前我跟然然不认识的时候,不知道她叔叔,现在知道了,所以也就把然然当妹妹了,而且我今天来这里,也是她叔叔先给我打了电话,我才过来的。

    俏皮女哦了一声,说暂且相信我。

    说真的,她刚才问的这么直接,还让我有另外一种猜测,那就是然然可能也很开放,跟很多男人上过床了,不然俏皮女也不会这么问,我问俏皮女然然是不是已经不是处了啊,俏皮女听完噗嗤就笑了,她说:“你这话问的我怎么感觉这么可笑呢,我这么跟你说吧,跟她上过床的男的,光我知道的,就有七八个了吧,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你自己说她还是不是?”

    俏皮女的话让我更震惊了,之前我也猜测过她早就不是了,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当初我们上学那时候,我认为最骚的陈可可,估计也没这么厉害吧,我问俏皮女然然这种女生,现在多不多,俏皮女很自然的说道:“不多,但也不稀奇,我们学校还好吧,你要是去了职高,那真是......啧啧,没法说!”

    我寻思这果然是世道不同了,现在的小孩子都太疯狂了,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总觉得欧美的女孩子都很开放,现在看来,我们以后的趋势,也会朝着那个方向展啊,也不知道这是个好事,还是坏事。

    话说我们两到了门口的时候,门口的那个保安还给俏皮女要请假条,说学校这几天查得紧,没有请假条的话不让出去,俏皮女自然是没有请假条的,所幸的是,这个保安正是认识我的那个保安,这时候看我的面子,他还是放俏皮女出来了,而后我们两便朝着市区去了,俏皮女在路上还问了我很多原来我上学时的事,我讲起这些,那也自豪的很,讲到后面自己都激动起来了,恨不得立马回到原来,重新上一次学呢。

    当然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主要还是来找然然的,所以聊到后来的时候,我又把话题扯回到然然身上了,其实对于然然的失踪,俏皮女倒不是很担心,这并不是说她们两的关系不好,而是俏皮女说然然经常跟社会上的人鬼混,失踪也是经常的事,所以不用担心,基本上过个一两天就会出现的。

    我这时候也寻思,半仙说我的出现会给然然带来危险,但是现在按照俏皮女说的话,然然的危险,可能来自她自己认识的那些人,所以说,我可以这么觉得:然然这次的危险,其实跟我是没关系的,半仙也不用这么担心,本来想给半仙打个电话说这个事的,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然然人我都还没找到呢,到底咋回事也不知道,还是先找找再说吧。

    我跟俏皮女到了市区后,她还给一些人打了电话,询问然然的情况,不过对方都表示没有然然的消息,俏皮女后来还皱眉跟我说:“然然好像是喜欢上一个男的,还老给那个男的借钱花,两人现在处没处对象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然然这次失踪,可能跟这个男的有关系!”

    我说那这个男的在哪,你带我去找他,看看然然在不在那,俏皮女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说:“我不认识人家啊,而且也没人家电话,在哪我更不知道了,之前我们还让然然带我们认识认识,但是然然好像不愿意介绍他认识我们,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他的嫌疑最大!”

    我寻思你这话说了不等于白说么,没电话,也不知道住哪,这去哪里找去?我说那你认不认识然然其他的朋友,兴许他们之间有人认识呢,打电话问问啊,俏皮女说刚才能打的都打了,应该都不知道的,说到这,俏皮女突然哎呀叫唤了一声,说:“对了,我上次跟然然聊天的时候,她给我说过,这个男的打lol的技术特别高,还参加过省里的比赛呢,而且打这个游戏特别痴迷,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玩,然然最近打游戏的频率也高了很多,经常给我们说,偶尔还出去通宵打这个,不过我对游戏一点兴趣没有,所以没跟她出去过!”

    我说那这样的话,如果然然真的跟这个男的在一起的话,那两人在网吧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不管怎么样,咱们还是先去网吧找找吧。

    后来我们两在去网吧的路上,我还问俏皮女呢,她跟我也不认识,为啥愿意帮我啊,俏皮女笑了笑,说:“我不是给你说了嘛,在教室里面呆着无聊的很,想出来走走,还有一个原因嘛,我有点不好意思说!”

    我说有啥不好意思的,直接说就是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想呢,难道是我太帅了,她看上我了?想出来跟我玩玩?

    很明显我想多了,俏皮女看上的不是我的帅气,而是我的钱,她说:“之前然然蹭你车了不是,她给我说的时候说是宝马七系,我当时就觉得好牛逼啊,有钱人,所以准确的说,我喜欢那辆车啊,特别想去车里面坐坐,谁曾想你今天打车来的啊!没坐上,有点可惜了!”

    我寻思这小姑娘年纪这么小,就这么现实啊,不过人倒是也不虚伪,心里想啥就说啥,一点也不掩饰,我说她蹭我车的时候,那时候开的是朋友的七系,我自己开的是五系,但是在省城呢,今天回来的比较着急,没开回来。

    俏皮女听完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有点失望,不过她还是说道:“五系啊,那也不错了啊!”问完这个她接着问:“你今天早上从省城赶回来的?那也真可以了啊,在那干嘛呀,打工吗?”

    我说在那开公司呢,她听完还挺激动的,问我真的假的,看起来我一点不像是开公司的,我笑了笑,说那我像干啥的,她噗嗤笑了,说像拐卖儿童妇女的,随后她还问我,开七系的朋友,是在这呢,还是在省城呢,她这么问我也明白她意思了,估计是想坐车,我说在这呢,一会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带你去找人家,坐坐人家的七系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